首页 穿越 红楼春 章节

第一千一百章 铁腰子王!

推荐阅读: 寒门狂婿 诸天祖师模拟器 武道战神 泛次元聊天群 至尊仙道 绝顶保镖 鉴宝神医 史上最强大师兄 御天武帝 仙王归来

“闫帅?”

尹朝狐疑的看着齐筠,道:“齐小子,你一个爷们儿,这么推崇一个女人,还叫她闫帅?你这该不是溜须拍马,是个奸臣种子罢?”

齐筠无奈笑道:“让国舅爷说笑了。只是祖父大人自幼教诲小子,要懂得见贤思齐之理,不可小觑任何人。有能为的人,不分年岁老幼,小子思来,亦不该分男女。

小子稍有自知之明,也曾学习过一些海战之事,然而学的越多,就越发现闫帅于海战一道的天资,与古之名将亦相差拂远……”见众人面色怪异,齐筠忙道:“先前与西夷诸洋番海战,其实对面的船和炮甚至还在德林军之上。辎重补给,也比我们靠近的多。是靠闫帅出神入化的海狼战术,指挥着德林舰队生生将他们打败的。

那一战,既打出了德林军的威名,也让水师上下无人不敬服闫帅。要不然,西夷洋番们也不会千里迢迢跑来小琉球偷袭。”

虽未讲具体战况,但大家多少能想象出一些。

要知道,如今德林军内部,大部分都是从运河上送来的力夫,这些力夫靠做苦力的出身,生来瞧不起女人。

能让他们都对闫三娘敬服不已,可想而知那一战是何等精彩。

而闫三娘,竟然还只是一个小妾……

尹朝忽地看向林如海,面色古怪道:“林相,你这弟子了不得!”

林如海猜到他没好话,扯了扯嘴角,问道:“如何了不得?”

尹朝怪笑了声,道:“人家起兵造反,都是亲手打下江山,你这弟子靠纳妾找女人来打江山,他只要就会生孩子就行……”

林如海还未开口,齐筠面色就是一变,轻声道:“对了,闫帅好似也有了身子骨,今日大战罢,还得请郡主帮忙看看。”

尹朝闻言脸都气红了,他这边冷嘲热讽着,人家还得让她女儿好生伺候起来,这叫甚么事?

不过嘴碎归嘴碎,大事却不会干预,一甩袖子道:“和我说这些作甚?她们一家子的事,老夫管不着!”

只是到底憋屈,回头斜着眼看林如海道:“上回才说到当年的东虏,那些忘八有个****爵,世袭罔替,你们还寻思着,贾蔷那小子说不得将来能得一世袭罔替的王位,如今我突然想到了他的封号。

这边女人大着肚子给她打仗,京里那个好似也是大着肚子替他卖命,我看,不如给他起个铁腰子王的封号如何?”

林如海:“……”

对上这样混不吝的人,他也不知该气还是该笑。

不过也不好气,林家的血脉,是人家闺女几番出手保住的。

便是他自己的这条性命,当初也是人家闺女施针救治过的。

就凭这个,且随他胡闹几句罢。

左右此人心中没有半点权势之心,实在难得……

“炮声稀疏了!”

卢奇忽然高声说道。

齐筠抚掌笑道:“必是他们以为已经拔除了岸防炮,准备靠近炮轰安平城了,进入伏击圈了!”

林如海问道:“方才你说,船上的炮,并不如岸防炮?”

齐筠闻言,温声回道:“正如相爷所说,的确有所不如。虽然舰炮在攻,岸防炮在守。但在陆地上铸炮可以更重更大,炮身角度也便于调整。舰炮在船上,而船会随着海面始终上下起伏着,精准度自然就远不如岸防炮。”

林如海了然的点了点头,没有问既然如此,为何还要放进了打,又问道:“那就你们的预计,这一回,能否将来敌悉数歼灭?”

齐筠遗憾道:“不一定,多半只能重创,大军不在家。不过大军若在家,他们也不敢来了。但就算只是重创,那也足够了!”

卢奇素来和各国有交情,知道些他们的根底和性子,点头附和道:“若是这回能重创他们,他们就真的认可德林号强国强军的位份了……”

笔趣阁

尹朝奇道:“这是甚么鬼道理?在爪哇把他们打的落花流水,如今在家门口又要伏杀他们一场,还需要他们这群西夷忘八的认可?”

潘泽缓缓道:“国舅爷不知,在巴达维亚的尼德兰人,只有区区数千人,军伍更少。即便如此,大军也是靠以计奇袭里外联合才攻下的。就真正的军力而言,尼德兰之强大,不容小觑。小小一个尼德兰,人口不过数百万,巅峰时期就有两万余条商船纵横天下。这些商船需要护航,所以尼德兰有强大的水师海军,分散在各处。若聚集起来,单一个尼德兰就够咱们受的。当然,长远来看,大燕必胜。但眼下……

说到底,西夷们已经开海劫掠了一二百年了,底蕴之深厚,不是德林号准备了二三年就能追的上的。”

伍元亦颔首道:“王爷曾言,大燕与西夷之间,必有一场大战。大燕要赢,要赢的漂亮。但赢的目的,不是为了消灭对方,而是为了获得瓜分世界的入场券。唯有先得了这张入场券,才有资格往外走。不然大燕的商船往哪跑,都会被所谓的海盗拦截,那就很不好了。”

褚家家主褚仑不大理解,问道:“把他们打伏了获得尊重,这我理解。可取得入场券以后,难道就不再争斗了?”

齐筠笑道:“自然不是这样,说俗一点,这一仗,打的就是取得上台面分猪肉的资格。可到底谁能吃到最多最肥美的猪肉,就要看谁的刀更利些。

如今这一仗打完,大胜之后,大燕的商船在外面,至少明面上无人敢强拦了。”

尹朝闻言,扯了扯嘴角道:“怎么听起来,这边热闹哄哄的,还都是空架子?”

齐筠苦笑道:“国舅爷,德林号水师起家也不过二年,这还沾着四海王旧部的光。若非那些四海王旧部帮着将那么多运河力夫训练成海卒可以在船上操纵作战,德林号想到今天这个境地,至少也要五年甚至十年,如今已经极好了。在大燕周遭的海域,咱们已经有足够的实力应对任何战争。但早晚还要远洋,王爷说过:西夷可往,吾亦可往!

不过,等咱们实力不断壮大,根基越来越扎实后,会一家一家的教他们怎么做人!”

……

三楼月台上。

黛玉、探春、湘云、宝琴等,几个胆大的女孩子站在小小的女墙后,紧张兮兮的远眺海面战斗。

分明就十来艘战船排成列,对着港口上开炮,可感觉如同千军万马一般,那一排排炮筒一连串的放炮,硝烟弥漫,港口的四处炮台被炸的碎石飞起,已经哑火多时了……

探春小声问黛玉道:“林姐姐,该不会被西夷攻上来罢?”

湘云也紧张:“不会把我们抓去西夷当奴婢去罢?”

黛玉没好气道:“胡吣甚么?岛上那么多护卫,还有那些工坊里的工人,几十万,他们那些人才几个?若寻常百姓手无寸铁自然没甚好法子,可岛上的百姓,那是正常百姓么?”

宝琴笑嘻嘻道:“这些百姓一个个的,都将蔷哥哥当神明一样敬重,会为了他拼命的!”

妙玉此刻竟也在,看来这出家人六根是不怎么清静,还爱看这样的热闹。

她抿了抿嘴,道:“若王爷入佛门,则佛门必然大兴于世。”

诸女孩子闻言唬了一跳,不远处的晴雯怒视妙玉:“王爷不当和尚!”

妙玉淡淡道:“只是说王爷的宣扬手段高绝,他就是想当和尚,佛门也不敢收。”

众人笑了起来,黛玉知道妙玉性子,所以并不为忤。

且妙玉说的,也未见就是错的。

岛上近二年来运来不知多少花魁,在织造工坊劳动改造上半年后,择出各样的人才来,或当文员,或当录事,或当启蒙女夫子……

但还有不少人,被安排至戏班子。

戏班子里的戏,多是讲旱灾之艰难,多少人卖儿卖女,甚至易子相食的悲痛事迹。

对那些灾民而言,根本不用代入,那就是他们。

多少人看到这些戏都哭的喘不过气来,而贾蔷身为德林号东主,为救同胞,不惜倾家荡产出海买粮,和西夷东倭们浴血奋斗,几回回险死还生,终于买回无尽粮米,救活无数百姓。

又开辟荒地,分封给百姓们去种,将愿意做工的送去工坊里做工,谋条生路。

总之,对这些人而言,贾蔷就是活命的菩萨。

若是寻常男人跑去灾民面前天天逼逼叨叨贾蔷是圣人,多半会激起逆反心理,让人厌烦。

可如今这些宣传员都是花魁,是清倌人出身,按她们原本的身份,这个世上绝大多数男人一辈子都没有接触到她们这个层面女子的机会。

如今不仅在戏台上能见,平常宣传队里,都能见到她们。

那宣传的效果还能差得了?

每一句话都能走心!!

林如海都心惊过这等安排,都快类似邪教了,将岛上数十万人宣传成一心,当年黄巾贼也不过如此罢……

总之,岛上不缺兵源。

又有林如海这样的大才在,黛玉心中是真的相信,小琉球万无一失。

在这片土地上,她心中有一种自在,自如的感觉,不似在京城里,有时会隐隐担忧……

但这里不同,这里是贾蔷绝对掌控的地方。

她原是希望贾蔷能舍弃那边,直接来这里,一家人高高兴兴的生活在此,岂不受用?

只是没想到,贾蔷如此能折腾,在京城那边成了摄政王。

连贾母和薛姨妈等私下里都说,贾蔷是要坐江山了。

每每念及此,黛玉心中都有些恍惚……

怎会到这一步呢?

她如今还清晰的记得,当初在南下的客船内,贾蔷书写《白蛇传》,她誊抄书写的那一幕幕。

仿佛还在眼前,并未散去……

谁能想到,会有今日之盛?

外面的炮声渐渐稀疏,黛玉侧眸看去,遥遥只见一艘艘战舰往港口方向缓缓驶来,好似一个个恶狼,张开血盆大口,呲着獠牙,朝岛上咬来……

“娘娘,三娘子派人送来这个,请娘娘看一场烟花!”

正当黛玉遐思无限时,忽见姜英阔步进来,手里拿着的东西大家也都认得,是一根单铜管望远镜。

只是这顽意儿不多,以军用为先。

连家里原有的,都叫黛玉拿去送给了闫三娘。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三娘回来了?”

黛玉吃惊问道,周围人也纷纷纳罕。

闫三娘不是驾海船出征爪哇了么?

最近戏班子里都是贾蔷运筹帷幄万里之外,调海娘子闫三娘奇袭西夷,立大秦国的戏。

怎么闫三娘神不知鬼不觉的回来了?

探春急道:“先不管这些,林姐姐,快看看怎么样了,西夷罗刹打上来了没有?”

黛玉回过头,举起望远镜看了过去,就见七艘大舰,也就是所谓的战列舰,还有不少小一些的战船,缓缓驶向港口。

炮火仍未停歇,不断的向安平城两侧的陪城开着火。

但是岛上的反击炮,几乎没有了。

即便对自家有十足的信心,此刻黛玉心中都不禁有些打起鼓来。

敌人炮火之凶猛,每落一弹丸恍若有毁天灭地之威,和青史之上记载的那些冷兵器弓来箭往的,都全然不同。

难怪贾蔷每每同她在书信里顽笑说:大人,时代变了……

“怎么样了,脑袋打卷儿的西夷鬼子们撤了没撤?老太太已经开始烧香念佛,求菩萨保佑了。”

宝钗从后面走来,与尹子瑜一并过来,看到黛玉拿着个物什在瞧,开口笑问道。

她素来大气,此刻颇有几分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之姿态。

尹子瑜自然更平静,好似外面只是在放炮仗。

然而两人的大佬姿态并未维持太久,继而就感觉到一阵天崩地裂般的动静传来,且极近,好似就发生在跟前一般。

探春、湘云、宝琴并几个丫鬟们都尖叫起来,尹子瑜面色亦变得苍白起来,宝钗更是花容失色,满面惊恐。

独手中握着望远镜的黛玉,和一身戎装的姜英面色未慌。

黛玉脸色非但没有惊怒,反而露出小兴奋来,素手一挥舞,虽也因炮声震的俏脸发白,可还是高兴的跳了跳脚。

盖因海面上最大的那七艘大舰,有三艘当场炸翻,其余四艘也开了花,正在拼命往后逃!

那些小些的舰船则更惨,当场沉默的,爆炸的更多。

不过也没高兴多久,当黛玉亲眼看到几个活生生的人瞬间支离破碎飞向四面八方时,俏脸猛然雪白,弯腰干呕起来……

……

相邻推荐:璀璨城13科的吉恩九天仙缘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医流武神快穿之养老攻略英雄无敌大宗师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家有悍妻怎么破东晋北府一丘八我从凡间来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