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 红楼春 章节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闫帅

推荐阅读: 寒门狂婿 诸天祖师模拟器 武道战神 泛次元聊天群 至尊仙道 绝顶保镖 鉴宝神医 史上最强大师兄 御天武帝 仙王归来

神京,皇城。

西苑勤政殿。

贾蔷一身单衣蟒袍坐于御座上,脸上神情也没当回事。

四周走兽冰鉴的兽口往外喷着白雾寒气,殿内清爽宜人。

他笑呵呵的看着永城候薛先、临江侯陈时、景川侯张温、荆宁侯叶升等,道:“近来五军都督府的议会卷宗本王看了看,这会大家越开越有名堂了,比本王想象中的要好的多。军功爵制弄的比本王想的还周到,封国对子民数量的要求,这一点很好。”

陈时笑呵呵道:“也是没法子的事,眼下一家也就百万亩封国,谁家手下没有万把人,要求不严些,怕地不够封……”

贾蔷笑骂道:“临江侯这是在与本王哭穷,那百万亩也不是你们的封国,你们的封国在别的地方,爪哇的土地,都是本王的封国,国名为秦。一家百万亩,是赠与尔等经营赚银子用的。没银子拿甚么去开国?你们拿去经营上十年,必可累积得到富可敌国之财富,再以此财富出去开海。这十年内,西夷攻来有大秦庇佑。这样好的条件,你若不满意,本王现在就送你们一片封国,十个百万亩都不止,你要不要?”

陈时哈哈笑道:“罢了罢了,还是跟随王爷,稳扎稳打的好!”

贾蔷自然不只是做善事,汇聚这十家王侯的力量底蕴,正好可以开发出爪哇来。

不然仅凭德林号一家,还是太慢。

再者,将诸为军头们最强的力量拉去,也是为了借助其兵力一用。

要知道,爪哇岛上现在还有四五百万土著呢。

笑罢,贾蔷屈指叩击着桌面,道:“现在看来,五军都督府还是很有用的。先前有军机处,虽挂着军机之名,但诸大臣里除了赵国公挂个名外,就没第二个武人了。没军伍之人,也敢叫军机?”

此言就太引起共鸣了,连性格沉稳些的薛先都骂道:“历朝历代,除了开国之时,余者皆文贵武贱。七品小吏,自仗功名在身,清贵文官,就敢在兵部清选司呵斥二品参将。但凡顶嘴,就是罪过。”

其余诸勋亦纷纷开口大骂,尤其是二韩。

贾蔷呵呵笑道:“这种情形断不可取,今后也不允许再发生这样的事。不过,古来常有武人为祸,也不可不防。不止大燕要防,各位将来的封国内也要防备。一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成了多少人造反的出师之名。如何破之?当然不能将命运交到文官手中,所以本王之意,由五军都督府出面,另立一军中大理寺,组建宪军,以正大燕百万大军军纪军法。

怎么立法,该设几人,何人当为第一任军法都督,该如何肃整军中法纪,皆由五军都督府来定这个规矩。立下这个规矩后,诸位所执掌的,就不只是京营兵马,而是督查普天之下所有兵将之荣辱,所以务必要慎重。”

诸将听着面色本有些微妙,这些日子以来,贾蔷将一层又一层的枷锁套了过来。

姜家在京营中抽调走了整整八千人,再加上各家剥离出的数千兵马,京营被抽走了一万两千人。

十二团京营总计也不过八万人,去掉被贾蔷干掉的两营兵马,剩余七万兵。

再去处水分,剔除吃空饷的,实额连五万都不到。

去掉一万两千实额兵马,剩余三万余兵。

而要合并成前后左右中五军,还差两万兵丁。

这两万倒是很快都补充齐全了,但任谁都知道,这些兵马十之八九都是贾蔷的手下。

再加上皇城御林军、五城兵马司甚至连步军统领衙门都为其掌控,贾蔷的权势,每过一日都在飞速的增长中。

这才过去一个半月……

不过,幸好贾蔷不是那等过河拆桥的主儿,虽然不断的在削弱他们的力量,但给予的好处也是实实在在的。

今日虽然又抛出一个主意,要肃整大燕百万大军,既要清理军务,又要他们去当这个坏人,对军中举起屠刀……

但不可否认,贾蔷也给予他们越来越大的权力。

从一介军头,变成操持天下兵权的巨头。

只要他们不想造反,这就是最好的选择。

“近来可有人寻你们勤王?”

热闹罢,贾蔷忽地开口问道。

众人面色一凝,有几人面色不大自然。

贾蔷呵呵笑道:“大同镇淮安侯华文和辽东镇怀远侯兴才都书信于孤,问孤甚么个情况。为何短短不到两个月时间内,有三四波人往他们那跑,劝他们甚至逼他们起兵勤王?华文特意将其子华安派了回来,兴才也将世子兴远派了回来,以表寸心。

怎么,他们一个远在大同,一个更身在辽东,尚且被赋予深厚期望。你们就在京城,以麾下精锐起刀兵,事发突然,只要剿杀本王,则大功成矣,就没人去寻你们?”

见话音落地后,几乎盏茶功夫,勤政殿内一片死寂,贾蔷轻声笑道:“不管有还是没有,本王都希望诸位能想清楚一事,那就是得与失。且不说能不能办成,果真办成了,顶了天了,也就是赵国公当年。可是姜老鬼后面付出了甚么样的代价才苟全性命的?你们以为,你们或是你们的后人,能有他那样的手腕和魄力,将自家一刀刀给凌迟了?即便你们有这样的手腕和魄力,你们在军中有他那样的威望,一言出而无人敢反抗?到头来,终究不过是天家的一条狗罢了,想吃狗肉时,就杀了解馋,或是立威。

而如今咱们做的这番事业,又意味着甚么,本王不信你们看不到前程……”

“王爷!”

永城候薛先出列,面色肃重拱手道:“王爷,近来的确多有说客登门,许下的诺言已经到了荒唐可笑的地步。臣等之所以没有擒拿下来,砍了脑袋送与王爷,一来碍于一些世交老亲的情面,但这并非主要缘由,真正的缘由,是王爷连罪魁祸首和二韩等都未诛之,只远远打发走了。臣等着实想不出,王爷会杀这些人的道理。所以与其再由王爷不疼不痒的放了,索性不理会,也不动手。”

贾蔷哈哈笑道:“原来是本王自己种下的祸根……”

永定侯张全轻声道:“王爷,臣等非蠢货。若无当日太和殿兵变,臣等中间或许还会有人被说客迷了心,转向走回头路。可当日臣等坚定的站在王爷身后,此刻再转向,即便侥幸事成,回头来也绝难逃清算。此事,臣等只要非蠢货,就不会不知。所以王爷真不必担心臣等忠心,封国之诱惑,没人能挡得住的。”

荆宁侯叶升亦抱拳沉声道:“只要王爷不负臣等,臣等绝不负王爷!”

见其余人也纷纷附和,贾蔷揉了揉眉心笑道:“本王之过,让你们产生了混乱,以为……罢了,现在还是说清楚的好。二韩等之所以不杀,是为了减少大燕十八省造反的可能,譬如云贵那边的何澄。眼下好了,何澄已经被绣衣卫秘密押解回京,过些时日就到京了。”

陈时笑道:“他肯乖乖的回京?”

贾蔷没好气道:“当然是赚回来的,用韩彬的印信调回来的,不然必生风波。但当时不杀二韩等,是为了天下安宁,如今将那些暗中挑事的斩尽杀绝,也是为了天下安宁。这里面的道理,不用本王赘述了罢?”

诸武勋自然明白,纷纷暗自点头。

贾蔷道:“那好,从今天起,再有说客上门,一律杀无赦,最好连背后之人也一并杀了。等本王先生回京,操持朝政后,本王就要奉太皇太后和皇太后南巡。京中局势,甚至是天下大势,都操于诸卿之手。不干净利落狠辣一些,怎能震慑屑小?”

slkslk.com

听闻此言,薛先皱眉道:“王爷,这个时候,您怎好离京?”

贾蔷摇头道:“这个时候离京,巡幸天下,同样还是为了天下安宁。诸卿,开海要有一个稳定的大后方。这样,咱们在封地种出来的粮食,才有卖的地方。种出来的甘蔗榨成糖,才有富庶的百姓来买。这里面有很深的学问,但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大燕越安稳平定,咱们的封国就能建起的越快越强大!咱们这一辈子所有的目标,都是围着这个进行。本来可能需要百十年几代人的努力付出,但本王贪心些,想咱们这一代人,就把事情办了,起码也要打下坚实的基础!”

诸勋臣闻言,纷纷点头。

若有的选择,谁愿意做狗?

如今,他们有的选择,所以选择做人,操持天下权柄的人!

尽管还有贾蔷在他们头上,可一个全心全意想要开海的伟略君王,他们并不觉得屈居于下是一种耻辱。

君不见,李燕天家的太后,都沦陷了吗?

……

“轰隆!”

“砰砰砰砰!”

“轰!!”

不绝于耳的大炮声,传入安平城内,清晰的震颤感,更让人心生恐惧。

安平城城主府正堂上,林如海、齐太忠、尹朝并江南九大姓中的六位,还有粤州十三行伍家家主伍元、潘家家主潘泽、卢家家主卢奇和叶家家主叶星等。

便是林如海和齐太忠这等当世一等一的人杰,见多识广,却也未亲身经历过如此炮战,因而一个个面色凝重,心里没谱。

因为小琉球的主力船队,并不在家……

战争的阴影,就这样突然降临。

“这蔷哥儿搞的甚么名堂?阖家老小都在这里,竟让德林军大部走的远远的!如今仇家杀上门来,岂不是一窝端了?”

尹朝心里烦躁,在堂上来回踱步埋怨道。

如今天下间,敢用这样语气埋怨贾蔷的人已经不多了。

林如海没有说话,倒是齐太忠微笑道:“国舅爷何须担忧?老夫虽不知兵事,不过猜想以王爷的谋算之力,再加上对家人的亲近在意,岂会让小琉球出事?”

尹朝闻言恼火道:“他有甚么谋算之力?除了能生儿子!”骂罢,自己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林如海闻言也是哑然失笑,对这个尹家二爷,他并无厌恶之心。

相比于满心官场算计,做梦都想往上爬的尹家大爷尹褚,这位尹家二爷单纯的让人喜欢。

对于贾蔷生了那么多儿子,他在林如海当面都抱怨过几回了。

但这位尹二爷又希望他闺女生的也是儿子……

伍元等见林如海、齐太忠等还有心思说笑,都钦佩不已,到底是通了天的大人物,非比寻常。

卢家家主卢奇最是年轻,这会儿坐不住道:“爪哇是尼德兰最要紧的殖民地,被咱们偷袭攻占了后,必怀恨在心。他们不敢和德林水师打,就绕到小琉球来,偷袭老巢。而且……”

“而且甚么?”

林如海问道。

卢奇道:“而且,未必是尼德兰一家。恐怕还有葡里亚,倭奴,甚至佛郎机、英吉利等国。毕竟,他们谁也不愿看到一个如此强大的东方大国崛起。尤其是倭奴和葡里亚,上一回就是他们两家合谋起来,和四海王内鬼勾结,打下了小琉球。”

潘泽缓缓点头道:“外面的炮声太密集,恐怕正如卢员外所言,麻烦大了……”

“何来麻烦之有?”

潘泽话音刚落,就见齐筠大步从外进来,面色从容带着微笑。

进来后,先与林如海、尹朝、齐太忠等尊长见了礼,尹朝也知道此人为贾蔷亲信,急问道:“齐小子,你何时从爪哇回来的?就你一个人回来的?”

齐筠笑了笑,躬身道:“小子前来请罪,回来已经三天了,一直在周边小岛上藏匿着。原以为这伙子不会来了,还好,终究还是来了。”

“嗯?”

“咦?”

一连串惊疑声响起,回来三天了?

齐太忠闻言,看了看自己的得意孙儿,而后转头看向林如海。

林如海颔首笑道:“看来,这些西夷贼寇的到来,是你们预见的了?还是就是你们引来的?”

齐太忠在一旁眼角跳了跳,这可是两回事,若是后者,那就犯了大忌了……

好在齐筠忙解释道:“老相爷明鉴,我等纵然有一万颗脑袋,又岂敢以主公家眷为饵诱敌深入?这等事便是做成了也是功不抵过,稍有闪失,都是倾天大罪。实是此次大军倾巢而出,以巧计奇袭巴达维亚,占领了巴达维亚后也接手了他们强大的防备炮台,和尼德兰交手后,对方在吃了几次亏后就远遁了。闫帅说他们走的古怪,必有阴谋,又几经侦查后推测,他们的目的许是要放在小琉球,围魏救赵,故而我等才随闫帅星夜兼程,乘船速快的小船连夜饶道赶回来……”

齐太忠皱眉道:“大军未回?只你们乘小船回来,又有甚么用?”

齐筠笑道:“祖父大人勿忧,闫帅说,小琉球乃王爷基业所在,岂敢轻忽?这半年来造出的大炮,只有小部分用来壮大船队,大部分都布置在岸防上。战舰上的炮虽厉害,又如何能和岸防炮比?上回那些西夷东倭们用阴谋攻入安平城,就算有心将岸防炮的位置记了去,也是白费心思,因为大部分新炮都不在老炮位上。他们将老炮位上的炮轰去后,若以为高枕无忧了,敢靠近前来甚至登陆,那今日,便是彼辈葬身海底喂鱼之日!

闫帅说,这一仗若是顺利,王爷开海之路,就算是真正趟开了!”

……

相邻推荐:璀璨城13科的吉恩九天仙缘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医流武神快穿之养老攻略英雄无敌大宗师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家有悍妻怎么破东晋北府一丘八我从凡间来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