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 红楼春 章节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只望安好

推荐阅读: 寒门狂婿 诸天祖师模拟器 武道战神 泛次元聊天群 至尊仙道 绝顶保镖 鉴宝神医 史上最强大师兄 御天武帝 仙王归来

西夷们很惨,不过东倭最惨。

也只不过一年前,葡里亚、东倭联合四海王部内鬼,攻破安平城,将四海王闫平杀成残废,蒯鹏等旧部带着几百老幼病残逃出生天。

那时虽然按照约定,葡里亚、东倭没有占领小琉球,但还是暗中将岛上防卫摸了个透,尤其是岸防炮台的位置,并模拟过强攻安平城的实况战场。

舰炮精准度的确很低,可若设定好射击诸元,打起来也并非太难。

现实也的确如此,东倭、尼德兰、葡里亚、佛郎机甚至连英吉利都来插了一手。

不是他们相亲相爱,相互扶住,而是因为马六甲就在茜香国,本是尼德兰手中,如今被闫三娘搂草打兔子,用围点打援、调虎离山二计,给拿在了手里。

这是一处要命的所在,能扼住海上通道的咽喉,果真夺不回来,以后西夷商船穿梭通过此地,就要在德林军的炮台下穿行。

这对西夷们来说,简直不可接受!

而德林军用诡计偷袭了巴达维亚和马六甲,占领了两地强大的炮台阵地,连炮弹都是现成的,他们不愿去硬碰硬,正巧东倭跳出来四处勾连,想要直接灭绝德林军的老巢,釜底抽薪。

在顺利拔除安平城四周的炮台后,联军开始靠近,一边直接炮轰安平城,一边派了数艘兵船,开始登陆。

自然,以倭奴为主。

其实眼下东倭正在闭关锁国,几十年前西夷们跑去东瀛传教,挑唆百姓造反,闹的极大。

而后东瀛就开始锁国,除了西夷里的正经商人尼德兰人外,对了,还有大燕商人,余者一律不准登陆东瀛。

上回之所以和葡里亚人联合起来,抄了四海王,也是因为四海王想干翻矮骡子国,相中了人家的江山……

等到闫三娘得了贾蔷的支持,以迅猛之势翻身,并一举打残葡里亚东帝汶总督,并让濠镜跪唱征服后,东瀛人就没睡过一天安生觉……

眼下幕府将军德川吉宗算得上中兴明主,不乏魄力和勇武,自然要消除“恶患”于国门之外。

他一直等着彻底解决德林号的机会,也密切关注着小琉球,当得知德林军倾巢而出前往爪哇大战后,他认为机会来临了……

然而这位东倭明主怕是想不到,贾蔷和闫三娘等候他们多时了!

“砰砰砰砰!!”

几乎在同一瞬间,隐藏在隐蔽工事里的岸防巨炮们同时开炮!

整整八十门四十八磅重炮齐齐开火,在不足六百码的距离,战舰挨上这样的重炮轰击,能逃脱的希望十分渺茫了。

而岸防炮和舰炮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岸防炮可以随时调整炮身角度,可以不断的精确射击诸元!

此次前来的七艘战列舰,已经算是一股极强大的力量。

一艘战列舰上就有近七十门大炮,仅三十六磅重炮都有二十余门。

七艘战列舰,再加上其余稍小一些巡洋舰,合计数百门大炮。

这股力量若在海上放对起来,足以横行东亚。

装备实心炮弹的木质帆舰之间最大的一次海战,英吉利也不过出动了二十七艘战舰。

然而此刻,面对八十门岸防炮守株待兔式的突然暴击,整个联军在仅仅经历了三轮炮击后,就开始打起白旗来。

太惨了,太狠了!

尤其是运兵船已经靠近海港码头,放下了近二千身高不足五尺的罗圈腿倭奴,被轰炸的惨不忍睹。

然而即便看见有人举起白旗,炮战仍未停止。

对于那些狼狈逃窜的联军战舰,岸防炮尽情的挥洒着炮弹。

直到四五艘靠后些的战舰,带着伤终于逃出了岸防炮的射程内,然而也失去了战斗力,死伤惨重……

白旗再度扬起,联军投降。

……

安平城内,城主府议事厅。

林如海、齐太忠、尹朝并诸多天下巨室望族族长们,终于看到了当世传奇女英豪闫三娘。

司马绍的神情最是复杂,当初是他带着闫三娘千里奔波,去京城寻贾蔷求助的。

原是想着司马家将四海王旧部给吃了,壮大家族实力。

结果被贾蔷让岳之象连敲带打,好一顿拾掇后才灰溜溜的回了扬州,一番苦心为贾蔷做了嫁衣……

再看看现在,司马绍不由心酸,若是当初让司马家子弟娶了闫三娘,如今司马家是不是也能有一个如此海战无敌的女大帅?

不过也只是酸一酸罢,司马绍心里明白,闫三娘果真嫁进了司马家,也只有在深宅大院里伺候爷们儿一条路可走。

天下能容得她驾巨舰纵横大海的,唯有贾蔷一人。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天命所归了罢……

闫三娘与林如海等见罢礼,林如海温声道:“老夫也是才知道,你竟有了身孕。既然如此,何必这般奔波操劳委屈自己?果真有丁点闪失,蔷儿那边,连老夫也不好交差,更何况其他人。”

齐太忠呵呵笑道:“林相所言极是,不拘是爪哇还是甚么,都没有姨奶奶腹中婴孩重要。王爷如今在京城,已掌控大局,晋为摄政亲王,真正的万金之体。姨奶奶身份自然愈贵,还是好生保养的好。”

尹朝不惧这两个,啧了声道:“分明人家打了大胜仗,不说些好听的,非说这些扫兴的。这位闫……”言至此,忽然卡壳。

尹朝一时间也弄不清该怎么称呼闫三娘。

只叫闫姨娘罢,似乎有些轻贱了。

若称姨奶奶……

他就落不下这个脸。

忽地,尹朝眉开眼笑道:“闫帅闫帅,仗打的漂亮!贾蔷那小子不指着你们这些能干的小老婆,他能当个屁的摄政王!”

见林如海先呵呵笑了起来,余者才哄堂大笑。

闫三娘却正色摇头道:“天下间,能惯着我们做自己想做之事的人,也唯有王爷。德林号为王爷一手所办,若无德林号,绝无今日之局面。王爷才是真正英明神武,运筹帷幄千里之外的世之英雄!”

尹朝闻言,一张脸都要扭曲了。

敢情这个傻女子,打仗厉害归打仗厉害,结果还是被贾蔷吃的死死的。

小琉球岛上那些宣扬贾蔷的戏班子说书女先们,着实太狠了!

伍元等大笑过后,林如海问闫三娘道:“外敌尽去了?”

对于黛玉之父,闫三娘极是尊敬,忙回道:“还没,眼下正组织人手去搜救落水的水手。”

许是担忧林如海不明白,她又解释道:“对方已经投降了,按海上规矩,他们有活下去的权力。落在海里的船员若不救,都会死去。战后通常会将还活着的没受重伤的人救起来,成为战俘奴隶。他们家里若有钱,可以来赎人。若没钱,就当奴隶。另外,还要让人打捞沉船,不能堵住港口。那些船虽然破了,可好些木头都能用,炮也还能用。这一仗打下来,收获极大,连爪哇那边我也放心了。”

林如海笑道:“可是因为,他们再无余力去攻伐小琉球?”

闫三娘高兴道:“正是!这次海战,西夷诸国的实力损失惨重,想重新恢复过来,要从万里之外的西夷各国再运兵船过来。可马六甲如今在德林号手里,他们想安稳的过去,也要我们答应才行。

如今就等着他们派人来谈判求和!!”

看着闫三娘激动的神情,林如海笑了起来,道:“国舅爷方才的话不是没道理,蔷儿能有你这样的红颜知己,是他的幸事。既然如今大事已定,你可愿随老夫一并进京,去见见蔷儿?”

齐太忠在一旁笑道:“这可是了不得的殊荣了,其他王妃娘娘各位奶奶们都没这个机会……”

闫三娘闻言,脸都羞红了,低头道:“相……相爷,家里都没人回,我也不好回,得守规矩。”

尽管,她极想去见贾蔷。

林如海呵呵笑道:“不妨事,有老夫作保,玉儿她们不会说甚么的。也是着实想不出,该怎么嘉奖你,就由蔷儿去头疼此事罢。令尊可还好?”

闫三娘忙道:“劳相爷挂念,我爹如今还好……这次连东瀛倭奴一发收拾了,还会更好!”

林如海思量稍许后笑道:“你可以去问问他,愿意不愿意进京,做个海师衙门的大臣,封伯爵。你的功劳着实难封,就封到你父亲身上罢。如今开海成为朝廷的首要大事,可朝廷里知海事的寥寥无几。老夫回京后要主持朝政,需要一个知海疆兵事的可靠之人,常请教一二。”

闫三娘闻言大为感激,赶紧替闫平谢过后,又担忧道:“相爷,家父腿脚……”

林如海笑着摆手道:“不妨,以口述为主。另外,若愿意同去的话,令堂大人最好亦同去,要同封诰命。”

闫三娘高兴坏了,从来只听说,大丈夫纵横天下马革裹尸还,所求者不外乎封妻荫子,光宗耀祖。

如今她的作为,能帮到丈夫贾蔷已是荣耀。

不想还能让父亲封爵,母亲得诰命,让闫家彻底转换成为当世贵族!

见闫三娘感激的落泪,齐太忠等却是钦佩的看着林如海……

替女儿拉拢住一个天大的帮手倒不算甚么,重要的是,闫家在小琉球的权势太炙,尤其是两场大胜后,军中威望太高。

贾蔷若在倒也还好,贾蔷不在,一旦有个反复,小琉球几无人能制。

不是说要打压哪个,只是眼下,闫三娘暂不适合再留在德林军。

不过正当他们这样想时,林如海却又忽地问道:“德林军这边,可还有甚么要紧的事没有?”

闫三娘闻言面色一变,迟疑稍许,神情终究冷静下来,道:“相爷,此战过后,德林水师自爪哇回来修整稍许后,要直接兵发东瀛,耽搁不得。回京之事……”

林如海闻言呵呵笑道:“既然如此,那自然是正事要紧。只要你能担保照顾好自己,便以你的事为主。

水师上的兵事,老夫等皆不插手。

你父亲那里倒是可以问问,若愿意,他和你母亲随老夫一道回京即可。”

闫三娘闻言大喜,神情振奋道:“父亲那里我自去说……相爷,劳您转过王爷,待教训完倭奴后,我立刻就去京城!另外,会让西夷各国和东瀛的使者都去京城见王爷,给王爷道贺服软!齐总管说,这也算是万邦来朝!”

……

待闫三娘急匆匆下去后,齐太忠看着林如海笑道:“武英殿的那几位,若能有相爷一半的胸襟,事情何以至今日?”

林如海轻轻一叹,摇了摇头,目光掠过诸人,缓缓道:“二韩仍以旧时之目光看此世道,焉能不败?然小琉球不同,小琉球很小,不及大燕一省,但小琉球亦足够大,但有才华,诸位可恣意施展,不必忧心功高盖主。”

尹朝气笑道:“有贾蔷那个怪胎在,谁的功劳还能迈过他去?咦……”

“如何?”

尹朝忽地挑眉笑道:“林相你一家,我一家,再加上四海王闫平一家,咱们三家一道回京,都是贾蔷那小子的老丈人,啧啧,真有意思!”

众人见林如海无奈苦笑,不由放声大笑起来。

这一家子,却是普天之下,最贵的一家子了……

不过这个尹朝还真有意思,贾蔷都到了这个地步,尹家最大的靠山宫里皇太后分量大跌,尹朝居然毫不在意,仍旧各种嬉戏浑闹,也真是不易……

……

内堂。

看着黛玉面色苍白,姜英面带愧色。

贾母说话就不大好听了,怪罪她将望远镜给黛玉,唬住黛玉了……

黛玉摆手强笑道:“哪里就怪得了她,老太太也会指派。是我自己瞧着热闹,未想到的事……”

李纨笑道:“林妹妹还好这等热闹?”

可卿轻声道:“岂是真看热闹?到底放心不下外面的情形,做当家奶奶的,王妃心里担负着许多呢。”

李纨啐道:“偏你这小蹄子知道的多!”

可卿也不恼,抿嘴一笑,美的让一室女人都觉得耀眼……

凤姐儿在一旁看着好笑,笑问可卿道:“可看过七郎了没?这样大的动静,别受惊吓了。”

可卿眸光柔软许多,轻声道:“看过了,不当紧呢。有峥儿照顾着弟弟妹妹们,不当紧。”

峥儿,李峥。

贾蔷长子,和才会爬就要四个嬷嬷随时照看着的姐姐晴岚不同,李峥静的不像个孩子。

黛玉、宝钗她们甚至暗自担忧过,孩子是不是有甚么隐疾……

直到子瑜几番检查后,确定李峥虽有些单薄,不似姐姐晴岚健壮,但并无甚疾病,只是孩子天生好静。

不过,又和子瑜那种静不同。

李峥很乖,极少听见他哭闹,才不到两岁,就喜欢听人讲故事。

而且有他在,其他几个小孩子们,居然也少有爱哭的,很是神奇。

原本看到这一幕,都暗暗称奇的人,又十分惋惜,李峥是个庶出,还不姓贾姓李,甚至不为其母李婧喜欢。

因为李婧觉得这个儿子一点没有绿林扛把子的体魄和气息……

但等京里传来消息,贾蔷姓李不姓贾,有些事就变得有趣起来。

值得一提的是,李峥虽会说话,但很少说话,唯独在黛玉面前,叽叽咕咕的会讲故事。

这会儿听可卿提起李峥来,黛玉笑道:“这孩子和我有缘,小婧姐姐忙,以后就养在我这边好了。”

贾母语重心长道:“虽是蔷哥儿心疼你,可如今这么多孩子了,你这当家太太都当多少回嫡母了,也该准备准备了……大家子里,以后多少烦心事?你对那孩子太好,未必是件好事。”

听闻此言,一众女人都微微变了面色。

这样的话题,平日里都极少谈起……

若为了她们自己,她们绝不会有任何争斗的心思,因为知道贾蔷不喜。

可为了各自的骨肉……

感觉气氛变得有些微妙起来,黛玉好笑道:“哪里有这些是非……王爷早与我说过这些,想来和她们也多少提起过。咱们家和别家不同,不拘嫡庶,将来都有一份家业在。

不过王爷的本心还是希望,家里的哥儿们莫要一个个伸着手问他讨要。有能为的,十多年后自己去打一片疆土下来,那才是真能为。”

见诸人气氛仍有些古怪,黛玉脸上笑容敛起,眉尖轻扬,道:“我素来不在姐姐们跟前拿大,也是因为家里情形虽复杂,可却一直相安无事,不争不闹的。如今多有了子嗣,连紫鹃也怀上了。紫鹃同我说,当娘的,就没有不想为自己儿子多争些的。

我同她说,有这等心思,情理上可以理解,道理上说不通。都这般想,都想多占些,家里会成甚么样子?如今京城里的皇上,为何就一个闺女?便是因为其他子嗣都叫嫡母给害了。若连我也这样想,你们又该如何?

既然王爷已经定下了规矩,将来不拘孩子如何总有一份基业。其他的,要看孩子到底争气与否,那么这件事就算是定格了,连我都不会去多想。

今后谁也不许再提,该怎样就怎样。咱们还这样小,孩子更小,便是愁也没到时候。

哪个好日子过的腻味了也不当紧,只是到时候莫要怪我不顾忌往日里的情分。

将来若有得罪之处,我先与你们赔个不是。”

说着,黛玉起身,与堂内诸妇人们屈膝一礼,福了下去。

一个人操持着这么大一家子,何况还不止一家子,还有岛上诸多杂事,天性聪颖的黛玉成长的极快。

yqxsw.org

众人岂敢受她的礼,一个个面色发白,纷纷避让开来,各自还礼。

虽未说甚么,但显然都听进心里去了。

薛姨妈面色有些复杂,等众人重新落座后,才轻声问道:“王妃,这蔷哥儿……王爷,怕不是要登龙椅,坐江山罢?这太子……”

“妈说甚么呢?”

宝钗闻言面色一白,心里大恼,不等薛姨妈说完,就恼火的截断责怪道。

这会儿开口说这个,真真是……

生怕别人没筏子可做,把她的亲女儿上赶着送给人家开刀不成?

薛姨妈回过神来,忙赔笑道:“不过白话两句,没旁的意思,没旁的意思……”

见她越描越黑,黛玉浅笑了下,小戏谑的看了眼气的脸发白的宝钗,道:“咱们家都到了这个地步,还在意那些?我也不指望他给我换身衣裳穿穿,只盼他能平平安安,照顾好自己才是。”

很是思念呢,只望安好。

……

相邻推荐:璀璨城13科的吉恩九天仙缘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医流武神快穿之养老攻略英雄无敌大宗师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家有悍妻怎么破东晋北府一丘八我从凡间来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