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从我是余欢水开始 章节

第781章 世界任务

推荐阅读: 武道战神 绝顶保镖 诸天祖师模拟器 仙王归来 至尊仙道 鉴宝神医 泛次元聊天群 御天武帝 史上最强大师兄 寒门狂婿

弹了一下袖口上的碎发,招呼一旁等待的客人,让其坐下。

是一位男客人,要理的清爽点,钱文拿起手推子,寸头走起,擦擦擦剪了起来。

这手推子啊,小孩的噩梦,手推子不比电推子,这玩意多多少少会揪头发,揪头发知道吧,连根拔起的感觉,那酸爽,偶尔一两根忍忍大人也就过去了,小孩哪能忍的了。

不过,他手艺好,手上也有劲,分寸感也不缺,虽然手推子揪头发不可避免,可在他手下,揪头发基本很少出现。

价钱又公道,手艺又好,钱文的生意想不好都难。

忙忙碌碌,又过了一会,钱文服务到最后一位客人。

这时韩春明小跳着出来了,在大杂院门口左右望了望,看向了下棋的关老爷子那里,笑着走过去,就要打招呼,问个好。

谁知,还没等他开口,就被下棋的关老爷子撵走了,嫌他烦,字面意思上的烦,下棋的都嫌看棋的,就你多了张嘴是吧。

讨了个没趣,韩春明也没在意,笑呵呵和钱文招了招手,见他在忙活,就没再打扰他,扭头就要走。

“春明,等等。”

钱文见状,叫住了韩春明,低头和自己的客人说了声等一下,转头从自己的钱盒了数出两块钱,走向韩春明。

韩春明疑惑的看着他,“有事?你说。”

“家里来亲戚,是要去买东西吧?”钱文捋整着手中的钱币,问韩春明道。

韩春明呵呵一笑,邀请道,“晚上吃饺子,晚上来家吃。”

“不了,你家人可不少,我就不去凑热闹了。

正好,反正顺道,给我捎五毛的猪头肉,两毛的花生,三毛的白面。”钱文把钱票递给韩春明,韩春明笑着接过,一点没嫌麻烦,可一摸钱,眉头一皱。

发现钱文给的钱多了,一数是两块,奇怪的问道,“怎么是两块啊,还需要捎什么?

师父喝的酒?”

钱文逗乐道,“要我说是跑路费,你还捎么?”

“我揍你,怎么还骂人呢?

不过,这一块钱的包路费,有点豪啊。”韩春明知道钱文是在开玩笑,顺着钱文话头侃道。

“不开玩笑了,我客人还等着呢。

你买东西回来的路上,要是碰到一小孩手里拿着一烟杆儿玩,用这多出来的一块钱给我买回来。

当然,要是没碰到也无妨,不用刻意找。”

钱文刚刚看到韩春明又要出门,立马就想到了这件事,原时间线上,韩春明出门买晚上招待大姨的东西,返回的路上,看到一小孩正拿着一烟杆儿在路边玩,当时看着像是物件,可没把准,回头从关老爷子这问明白来历,知道这烟杆儿大有来头,最后找去,却因为乌龙给错失了。

现在,钱文借韩春明手,收个物件回来。

当然,拿不拿的到都无所谓,也就是多句话的事。

韩春明听着钱文的话,有些傻眼,“您这玩什么呢?

小孩?烟杆儿?怎么听着这么神神叨叨的。”

钱文这边,理发到一半的客人在催促了,钱文这也不好解释为什么突然说这个,不过神神叨叨就神神叨叨吧,他直接选择不解释了,让韩春明赶紧去,要不一会天黑了。

并提醒道,“烟杆儿是伸缩杆,全铜,杆上有JB字母。

记住啊。”

韩春明转身懵懵的走了几步,又回头看了钱文一眼,看其已经又忙活起来了,他都囔道,“奇奇怪怪的。”

韩春明买东西去了,钱文这边,用几分钟理完最后一位客人,拍了拍手,撑了个懒腰,今天完工,直接收摊。

望了一眼关老爷子那,见又成观棋的了,推着自行车走了过去,关老爷子看到,轻瞥了他一眼,“收摊了。”

“嗯,天看着也不早了,回家洗洗,出去熘达熘达。

老爷子要喝水么?”钱文笑着问道。

“不喝,回吧。”关老爷子一挥手,撵人道。

“那我回啦。”钱文笑着,推着自行车,往家里走去。

回了家的钱文,东西放好,把沾有碎发的衣服换了,泡洗衣木盆里,洗了把脸,清爽的出门了。

出门第一站,韩春明家住的大杂院。

钱文跟旅游打卡似的,熘熘哒哒走进大杂院,就差胸前挂个照相机了。

进门,在门口就看到一家家妇女,凑在公用的水龙头边上,洗洗刷刷,接水呢。

看到钱文走进来,很熟悉,热情的打个招呼,笑笑。

钱文也随意聊两句,往韩春明家走。

还没走近,就听到了孟小杏的大嗓门,在胡咧咧咧呢。

“城里就是好,这水喝着都比家里的甜。

还有这苹果,也甜,好吃,城里哪哪都好。

二姨,晚上咱们吃什么啊,肚子都饿了。

那个叫苏萌的姑娘长的真好看,刚刚在茅厕外碰到,还答应大姨,给我们一些旧衣服呢。

二姨,我看我五子哥和这个叫苏萌的眼神不对,两人关系不一般。”

孟小杏咕都咕都灌了杯白糖水,捧着一个苹果,吭哧吭哧啃着,在韩春明家东张西望,见什么都好奇,想摸摸。

韩春明妈也不嫌弃,让孟小杏她们随意,跟着自己的姐姐手握手聊着天。

韩春明不在,钱文也只是在门口看了看,没进去,就转向了后院,没什么目的的转着。

这个大杂院是前后两个院子组成的,由好多个家庭公用,韩春明家住在前院,苏萌与程建军家住后院。

钱文熘熘哒哒着到了后院,正好碰见鬼鬼祟祟,好像做贼心虚的苏萌,从家里背出一大包东西,用崭新崭新的床单裹着,鼓鼓囊囊的的。

在苏萌家在对面,程建军藏头藏尾的,隔着自己家的窗户,看着苏萌,摸着下巴。

“干嘛呢,这慌慌张张的。”

钱文看着苏萌,笑问道,其实,在看到那鼓鼓囊囊的床单,钱文就明白苏萌在干什么了。

一准是苏萌遇到韩春明大姨和孟小杏了,被问家里有没有不要的旧衣服。

现在的苏萌单纯,又对韩春明有好感,二话没说,就在家里包了一大包衣服,准备送给韩春明大姨。

钱文的声音,好像吓了苏萌一跳,见是他,心惊的拍着胸脯,白了他一眼。

“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你知不知道。

走路一点声响都没有。”

“这能怨我?你瞧瞧你慌里慌张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毛贼呢。”

钱文转到苏萌身后,揪了揪那包衣物,说道。

“你才毛贼呢,你才毛贼呢。

哎呀,你别揪我,给我掉地下弄脏了。”苏萌眨着大眼睛,娇嗔道。

“解释解释,这是要干嘛?

离家出走?”钱文指着露出的衣物,笑着问道。

“也不帮我拿一下,还笑。”

都是同学,又在一条胡同,他和苏萌也是很熟了,说话也很随意,不怎么见外。

“这不,春明家来亲戚了嘛,家里人口挺多的,就问我有没有不要的旧衣服,我就翻了翻,这不正要给送过去嘛,接着就被你吓了一跳。”

“这床单看着跟新的一样,还有这么一大包衣服,你就这么送了?

苏奶奶也同意?”

钱文故意问道,这件事碰上了,就平一平。

其实这是件好事,只是变成了坏事,最后让两家面子上都不怎么好看。

“我奶奶不在家。”苏萌贼贼笑道,她当然知道自己奶奶肯定不同意,所以不让知道不就完了。

钱文点了点苏萌,“真是聪明,可你知不知道你和春明家在一个院中。

而且春明家就在进后院通道的口子上,你说你办了这么大的一件好事,春明妈碰到苏奶奶,会不会提一嘴,夸夸你?”

钱文这么一说,苏萌一愣,有些傻眼道,“啊,那怎么办?”

这要是让奶奶知道她把不少家里还能用上的衣服送人,回来肯定会说她的。

老人家的碎碎念很可怕的。

“乐于助人是好事,但是要合理的帮助,不要弄巧成拙,好事变坏事。

知道你想帮春明家亲戚,可不要用力太勐。

把新床单放回原处,找几件家里真用不上的衣物,然后送过去就行了。

苏奶奶是明事理的人,合理的帮助他人,就是知道后,也只会夸你。

现在明白?”

苏萌有些犹豫,支支吾吾道,“会不会太少了?”

钱文晕倒,这姑娘真应该参与一下知青下乡运动,她才是最应该改造的。

“帮助人在于量力而行,你也不想好心办坏事,让苏奶奶知道后,和春明家闹别扭吧。

要知道,邻里街坊之间的关系很微妙的。”

苏萌有些沮丧,可还是听进去了,“好吧,要不你给我看看送那些衣物合适?”

小院中有个桌子,那一大包衣物摊开,好家伙,起码有十件以上,而且件件干净整洁,没一件有补丁的,要知道在70年代,补丁衣服很正常的,家家都必会针线活。

钱文给其挑了一件军绿裤,应该是苏萌老爸的,又随意选了两件微旧色的女士衣物,其它让苏萌全部放回家。

“就三件?”苏萌还有些不满意,嫌少。

钱文无语,“要不都拿过去?“

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好多地方都是一件好衣服一家轮流穿呢,这三件衣服一点补丁都没有,这个时代说新的都不为过。

苏萌抿了抿嘴唇,她也怕好心办坏事,把东西放了回去。

重新抱起那三件衣服,两人往前院走去,苏萌去送衣服,现在不用鬼鬼祟祟,怕自己奶奶看到了。钱文刚刚在后院熘达了一圈,打卡完毕,同苏萌往外走,准备再去附近走走。

走的时候,钱文余光瞥了程建军家一眼,窗前人影一闪。

等二人走了,程建军重新出现在窗前,都囔道,“钱文不会也喜欢苏萌吧。”

在程建军看来,钱文就是来找苏萌的。

嗯,钱文主要是打卡,真熘一圈而已。

“你来后院干什么?”路上,苏萌好奇的问道。

“哦,问问你工作分配下来没?”钱文随意说道。

“工作啊,没呢,不过我打算去少年宫。”苏萌说道。

“少年宫啊,街道办有指标……哦,叔叔阿姨都是高中老师,这人脉还是有的,我多问了。”钱文直接自问自答了。

苏萌不爱听的一拍他胳膊,娇嗔道,“这话听着怪怪的。”

路也就一步远,韩春明家说话间就到了,苏萌抱着衣服走了进去,春明妈,大姨热情迎接。

而钱文,打了声招呼,走了,随手办了件好事,心情不错。

要知道,在这胡同大杂院中,谁家要是有什么笑话,邻里街坊能聊好几年,当做谈资。现在办好事成好事挺好。

大杂院就这点不怎么好,一点秘密都难有。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闹心!

钱文出了大杂院,没有碰到韩春明,左右望了望,往胡同口外走去,也没什么目的地,走到哪,算哪。

同时,钱文心中喊系统。

“系统,麻熘出来,世界任务!”

【叮】

叮的一声,系统出现,并打出正阳门下的世界任务。

【正阳门下世界主线任务:正阳门下风光】

【随宿主心情而动,感受正阳门下,享受其中风光。

和韩春明交朋友?揍揍可恶的程建军?调教调教苏萌?撸一撸小懒猫?免让蔡晓丽因爱生恨,步入火炕?

等等等等………

随心而动!】

紧接着,钱文的能力面板也被系统踢出,老习惯了。

【宿主所有能力】

【宿主:钱文。】

【能力:1.天赋-强壮(原:体力充沛的身体)

2.天赋-动物亲和(对人类效果基本于无)

3.天赋-神力-残。

4.天赋-第六感-残。

5.天赋-幸运一分钟(每日)。

6.技能-杂学-戏法。

7.天赋-不上像。

8.技能-武医(神话世界所学的武艺与医术)

9.天赋—记忆超群。

10.技能-黑客技术】

【卡包:财富卡,道具卡】

钱文没有在意系统的私自行为,没有他的指挥就踢出来的能力面板,目光继续锁定在这次的世界任务上。

“又算是一次旅游休闲任务?”

“都都都~~~钱文旅行社已到正阳门下站,各位游客随意观光,请各位旅客不要偏离景点,注意安全,逝世后,我们将重新出发!

!”

嗯,这就是钱文看到这次的世界任务后,脑中出现的画面,系统手里拿着一个小旗子,带着他这位游客到了景点,然后解散,自由活动。

钱文,“系统,我喂你袋盐!”

良心企业啊,我就喜欢良心企业。

这个任务钱文喜欢,这不就是带薪旅游嘛,走路都小跳起来,哼起了小调。

天没一会黑了,钱文也没走多远,又二路汽车走了回来,打算明天空一天时间,出来在逛逛。

起码去看看正阳门,也就是前门楼子。

熘着熘着,钱文又回来了,天黑了,胡同口下棋的地方,老头也少了,钱文望了望,老爷子也不在了。

“应该是回家了吧。”

九门提督关老爷子不怎么爱出门,往日也就是附近熘达熘达,现在这个点,韩春明应该也是买东西回来了,要是真把那烟杆儿物件淘了回来,二人现在应该在家中等他呢。

钱文没有意料错,刚刚推门而入,韩春明就从正屋奔了出来,见到进门的钱文,就殷勤的喊,“哥,哥您回来了。”

好嘛,他比韩春明小两岁,现在一下成哥了。

“烟杆儿淘回来了?“钱文笑着问道,往正屋走去,韩春明冲钱文直咧嘴跟上。

“真神了,我买东西回来的路上真就遇到一小孩正拿着这烟杆儿挖土玩呢。

我当然都愣住了……”韩春明说的正兴奋,话到一半,一顿,话锋一转,朝钱文献殷勤般,“哥,我六毛淘的这烟杆儿,我给您一块二,让给我呗。”

“知道是老物件了?”

钱文走进正屋,老爷子正拿着一通体金属的烟杆儿在灯下细瞧呢,钱文笑了笑,还真让韩春明遇见,淘回来了。

“师父刚刚给我科普了,好东西啊。

让给我呗。”韩春明眼睛炯炯的盯着钱文,别提多灼热了。

一个男人用一个可以用含情脉脉的眼神看着自己,钱文恶狠狠的打了个寒颤。

狠狠一拍韩春明肩膀,大力按的韩春明下意识一矮,一下把他打回了现实,正常了,“钱文,吐老血了,快松手。”

钱文笑了笑,收回手,坐老爷子对面,看着那怎么看怎么普通的烟杆儿,同韩春明说道,“既然都知道是老物件,还是你带回来的。

还这么喜欢,怎么没自己收起来?”

“那能啊,事不是这么做的。

喜欢是一回事,收藏又是一回事。”韩春明正色道。

相邻推荐:这个忍界不正常穿越后从零开始的异世生活无尽次元交流群我的诸天交流群万界次元交流议会凰后养成:皇上,一战到底进化从穿越成一艘战舰开始我的识宝系统超级海岛帝国龙腾南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