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黑河湾风云 章节

一百四十二 等待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大师兄 鉴宝神医 御天武帝 寒门狂婿 泛次元聊天群 诸天祖师模拟器 至尊仙道 武道战神 仙王归来 绝顶保镖

荒芜烧焦的黑土地上,硝烟袅袅。蜿蜒的河堤顺着夕阳的余晖一直延伸到远处一座大坝。古老的大坝就像一个累了的老农躺在苍茫的原野上,抬头望着遥远的天空,守护着这一片本该翻滚着麦浪却苍凉的大地。他用他坚强倔强的身躯储蓄着生命之源——几十亿方的湖水,养育滋润着方圆几万里的土地。

兰卡象一断木桩般竖立在河堤上。一只田鼠从洞里探出了它的小脑袋,它活泼的眼睛提溜着观察了一下世界,然后迅速窜了出来。太阳就要下山了,炮声也停了。这个长长的大堤就是它的世界,夜里就是它的天下。它不明白,那些恐怖的炮弹是什么东西,从哪里而来,但是总是把它的世界炸得百孔千疮。它的爸爸妈妈,兄弟姐妹全都被这可怕的天雷炸死了。

可是它还要活下去,它要寻找吃的。它迅速的从兰卡边上逃过,然后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巨人。自从这些巨大的魔鬼来到了这河边,那天雷就一直打,应该是他们把天雷招来的。它对他们是又恨又怕,于是它冲着他吱了吱牙然后躲进了草丛里。

傍晚的风有点凉,兰卡跳了几下感觉暖和了一点。白天巨大的炮声让他到现在还有点耳鸣,他静静的等待夜幕地降临。夜里虽然冷了点,但是就没有炮声了,他可以想念点什么?

远处一棵扭曲着枝干的老树,绽放出了几片新叶。红紫的晚霞飘在了它的天空上。它就像一个染了头发的老妇人站在了河堤上,在晚风中凌乱着。

树下站着那圣洁的修女,她那黑色宽大的修女袍让她显得更加的瘦弱。但是那白色头巾下眼神依然坚定而有光。侯三坐在了两米外的草地上,他咬着一根草根,看着眼前那泛着波纹的河面。他在想着是不是要参加兰家军,还是回山里去做山匪,甚至渡过河去加入苏家军也不是不可以。

在他心里,跟谁打仗都没关系。只要能够打胜就可以,这样他想要的生活才可以实现。想着那荣华富贵,为所欲为的生活,那涌过来的波纹好像一枚枚的金币。他看直了,想呆了。

“上帝的力量是无处不在的,你看天上美丽的晚霞,这树上刚绽放出来的新绿,河里欢快的鱼儿,都是上帝给予它们的。”这一路上,她追着侯三几乎把圣经里的故事都给他讲了三遍了。可是侯三依然不为所动,甚至很厌烦了。好几次她能感觉到侯三对她的恶意。

可是她不怕,主给了她无畏的力量。

“上帝在哪啊?他真的无所不能吗?那他能给我把这朵朵浪花变成无数的金币吗?把这石头变成巨大烤羊腿吗?把这棵摇曳多姿的树变成美女吗?”他回过头很轻蔑的看着修女。小时候他也信上帝,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感觉村霸是他们庄的上帝,接着山匪是他们那片山的上帝,现在他觉得那戏子村长就是他们兰家的上帝。

“上帝应该是在我们的心里,在早晨的第一缕阳光里,在春天的一滴雨露里。他指引着我们向光而行,滋润着我们干涸的心灵。”修女头望着耀眼的夕阳,张开了双手虔诚的拥抱着这个世界。

“我怎么觉得他在地主的鞭子上,土豪的金库里,军阀的刀枪上。他们才是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在他的心里,上帝住在天上离他太远了,管不了他的事。而现实中这些人才是他的上帝。

“这世间因为有太多的魔鬼,他们让我们觉得痛苦。所以我才需要上帝的救赎,这样我们才能获得心灵的安宁。我们需要聆听上帝的福音,让我们的灵魂得到安生。”

“你不敢怀念过去,不敢思考未来,你现在正让魔鬼吞噬你的心灵,让酒精麻醉你的精神,让暴行疲惫你的身躯。你不敢。你敢不敢闭上眼睛想想你故乡的母亲,你充满阳光的童年,还有你闭上眼睛那一刻是上天堂还是入地狱”

夜风缓缓的把黑色的纱幕从天边悄悄拉了过来,刚刚还明亮灿烂的湖面像孩子的眼睛一下子闭上了,天地好像睡着了。

夜黑沉沉,世界静悄悄。

侯三能感觉到修女那直逼心间的目光。他讨厌这一份安静,静到他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候三从不愿意回忆过去。他从小就没见过父亲,他八岁那年,村霸玷污了和他相依为命的母亲。母亲临死时那种欺辱,无助,悲愤的表情一直藏在他的心间。于是他等了上帝十年,希望上帝能把那魔鬼般的村霸收走。可结果,上帝没来,那村霸依然神仙般逍遥。于是他拿起了刀,偷袭了那个村霸。最后他上山成了山匪。

他也不去想天堂和地狱的事,因为那太遥远。而且他害怕去想。这些年,他成了山匪头目,吃香喝辣,耀武扬威,俨然是这片山的主宰。可是他知道这手里血债累累。

虽然他已经不再相信上帝了,可是他不敢去审视自己深处的那份初心。他有时觉得自己已经变成了魔鬼,但有时他又觉得自己就是上帝。

“呀,呵,呵”他突然发了一声怪笑。他仰着头,指着天空。

“上帝,上帝在哪里。他能看到人间的不平事吗?他能消除这人间的饥饿,疾病,战争吗?”

“他在哪里,他怎么还没出现呢?”他癫狂的旋转,跳动。这个夜真的太压抑了。而他想摆脱这死一般的寂静。

下游,兰卡躺在了河堤上,他侧着耳朵静静的聆听着浪花的声音。他有时候真的希望自己是河里自由的一条鱼,没有欢乐,也没有痛苦。

天边的星辰依次点亮了夜空,那明亮的星球似乎在召唤着他什么?他好像也在期盼着什么?等待着什么?

大壮伏在草丛里只等这夜更深一点,兰家的士兵睡得更沉一点。他们准备渡河回到对面的苏军基地。

一只深灰色的猫头鹰飞到了他前面一枝光秃秃的枝丫上,它转着头俯视着这夜色中的原野,好像这旷野精灵般高高在上。

它发现了藏在草丛中的大壮他们,它那深邃而尖锐的眼神盯着大壮。它展了展翅膀,一声深远的鸣叫划过了这苍凉的原野。

大壮也盯着那深蓝色的眼睛一下子着迷了,如这夜空般的眼睛里竟然有着梦幻般的星星点点,好像遥远的宇宙星辰,藏着无数的秘密,令人不禁的沉浸其中。

这只智慧女神的神鸟,女巫的信使,黑夜的精灵把大壮的思绪吸引到了远方。天边仿佛飘来了一首蒙家的民歌,那曲调悠扬而穿透人心,宁静而令人遐想。

“穿过旷野的风你慢些走

我用沉默告诉你

我醉了酒

乌兰巴托的夜

那么静,那么静

连风都听不到,听不到

飘向天边的云你慢些走

我用奔跑告诉你

我不回头

乌兰巴托的夜

那么静,那么静

连云都不知道,不知道”

此刻苏兰战场的最前线是如此安静。没有炮声的轰鸣,没有恐惧的呼声,没有伤员痛苦的哀叫。只有思念,恬美,等待的音符从天边飘来,吹过了河面,拂过了草尖,潜入了人们的心。

兰卡闭上了眼睛,脑海里出现了一片黄色的海洋,黄色的波浪。他想起了家乡的麦子应该快要成熟了。那飘着麦香和花香的田野上,奔跑着无忧无虑的孩子们。姑娘们穿着碎花裙子,带着野花编织的花环,哼着动听的歌谣。田野里弥漫着丰收的喜悦。

侯三终于转晕了,跳累了。他趴在带着硝烟味道的土地上,大口喘着气。他的疯狂举动并没激起这原野的一丝波动,世界依然安静。他突然觉得很孤独,没有人懂他,这黑色的土地不懂他,东张西望的田鼠更不懂他,甚至他也不懂自己。

一丝邪恶的念头在那荒芜的心田滋生了出来。

“你不是说上帝是万能的吗?他还无处不在。他惩恶扬善,普度众生吗?”他跪在了地上,用双手支着地,用诡异的眼神看着修女,嘴角带着一丝邪笑。

“上帝与世界同在,他是人们心中的一盏明灯,指引着迷途的孩子们。”修女虽然看不清侯三的表情,可是她感觉到了一股寒意,不是杀意。

“那你能帮我问下上帝,如果上帝现在能赐予我一个女人,我愿意从此全心信奉上帝,弃恶从善,做一个上帝的信徒。哈哈”候三盯着修女发出了淫邪的笑声。

他站了起来,一步,一步慢慢的逼近了修女。他希望看到她崩溃的样子,然后转头就跑。

侯三的话像鞭子一样抽在了她的灵魂上,她那苍白瘦弱的身躯在宽大的黑色教袍里不住地颤抖。她咬着牙,瞪大了眼睛恐惧地盯着候三。她没想到有人在上帝面前还可以如此作恶。这比杀了她,还让她害怕。

她曾有一丝念头,想要救赎一下这个魔鬼。但是恐惧和恨意很快淹没了她的意识。她的手向后抓住了树干,她的身子贴紧了树干,这样她才不至于瘫倒在地。

那个修女恐惧和悲愤的表情,让候三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他的心好像被刀扎了一下子,他很恨现在的自己。

可是他的表情依然邪恶,脚步依然一步步的靠近,张开的爪子仍旧像魔鬼。

修女终于调整了一下呼吸,掉头就跑。她不知道接下来等待她的会是什么?

候三带着卑微又邪恶的想法追了上去。他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于是上帝的虔诚的信徒在前面颤巍巍的奔跑,魔鬼带着邪恶的笑容在后面追赶。

不一会儿,修女腿一软,跌倒在了这冰凉的土地上。候三一下子抓住了她的衣服。

她的心一下子剧烈收缩,眼睛猛地张到了最大,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这一刻,时间仿佛停止了。

突然天边传来一声巨响,把这凝固的世界打的七零八碎。

相邻推荐:这,不是末日蚁贼极品草根太子合久不分大唐妖念力系统人到中年,走上仕途巅峰!忽悠戏大明我用标签改造世界我的仙路有无限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