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 锦鲤福宝回村后,满朝权贵争着宠 章节

第320章 毫无音讯

推荐阅读: 仙王归来 绝顶保镖 御天武帝 史上最强大师兄 泛次元聊天群 武道战神 至尊仙道 诸天祖师模拟器 寒门狂婿 鉴宝神医

半个月的时光稍纵即逝,傅锦年派出去的人都如没有传来任何关于宁满满的消息。

她就好像石沉大海似的,再也没有鲜活的出现在傅锦年的生活和世界中,仿佛昙花一现,甚至让人不自觉怀疑,这一切的出现是不是都是一场恶作剧。

傅锦年踱步在庭前,黑瞳中的深邃如一潭死水,又似一口枯井,将人紧紧的锁在其中,动弹不得。

“半个月过去了,还一点消息都没有?”他审视的目光落在几个暗卫身上,不怒自威:“找,继续找,没有找到人之前,你们都不必回来了!”

若是他往后的生活里当真没了她的身影,活着也没有什么意义,何时死,如何死,也不重要了。

前半生的悲剧都已有结局,后半生他想要多为自己活着。

皇权富贵与他有何干系?自从确定自己的心后,他此后的每一步,都只是想让她往后能够生活得更无忧无虑而已。

此时的傅锦年身边除了一个福伯,再无多余的人手,可他丝毫不慌,将手枕在后脑勺后,空洞的双眸望向不远处的门口,期待着,等待着,那一道身影数十年如一日的跑来,笑容满面。

宁满满再次醒来时,眼前一片漆黑,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珠子,发现并无异样。

这是哪儿?我是谁?我为何看不见了?

她抿着薄唇,黑黝黝的眸光中满是彷徨,还有几分极力掩饰的惶恐。

“满满,你醒了?”一道熟悉的男音从耳畔传来,带着几分雀跃和哭意。

她昂起头来,可却什么都看不见。

她撇了撇嘴,试探地问:“你是谁?我又是谁?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我的眼睛怎么了……”

她像一本十万个为什么似的,频繁发问。

宁澜神色恍惚,抬手在她面前晃了晃,见她没有任何动静后,心像巨石陨落一样极速骤降。

他双手搭上宁满满的肩膀,语气温和:“满满,我是你的大哥宁澜,你一共有三个哥哥,我现在也不知道你的身体是怎么一回事,爹娘去镇上请医师了,我出去看看,你就乖乖坐在床上。好吗?”

宁满满听出他话语里的诚挚,点了点头:“好。”

即便她现在看不到眼前的世界,也不知道面前的人长什么样子,但是直觉告诉她,眼前的这个人值得信赖,是她很在乎的人。

她乖巧坐着,没多久,手上突然多了一个冰凉的沉甸甸的东西。

宁澜声音温润,略过宠溺:“这是你以前最喜欢吃的糕点,你尝一尝,我刚把温着的粥盛出来,等凉了你就可以吃了,现在先吃一点填填肚子。”

她眉目弯弯,摸索着抓了一块糕点放在嘴里,眼底瞬间像夜晚的星空一样璀璨:“真好吃,谢谢你。”

“不用谢。”宁澜压下眼底苦涩,别过头去,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安抚道:“这几块糕点都是你喜欢的,如果有哪个特别喜欢,可以告诉我,我再给你多拿几个。”

“好哦。”她梨涡浅笑,仿佛得到了糖果的小孩,被甜蜜包围:“我都很喜欢。”

宁澜见她情绪慢慢放松下来,试探的坐在她的床边,循循善诱:“满满,你还记得自己昏迷前的场景吗?”

宁满满一愣,僵硬吞咽,又因为太过着急,直接被呛到了。

她咳了好几声,又灌了几口温水,这才缓和过来,道:“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没关系。”宁澜皱紧的眉头舒展,带着几分不知名的惆怅:“不记得也好,过去的事过去了就过去了吧,无需在乎,人要往前看。”

他的话里带着没有说透的深意,以及无数担忧。

临离开去找父母前,他多次叮嘱:“现如今外面很乱,没有什么必要的事,你就呆在床上,不要下来,也不要乱走,等你彻底好了,哥哥再带你出去。”

面对宁满满狐疑不解的眼神,他无奈解释道:“我们家境虽不算多贫穷,但也不优渥,哥哥需要忙些其它的事情,早日强大起来,做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也做妹妹的英雄。”

宁满满虽然心中仍旧存疑,但是没有过多询问,点了点头,平躺了下来装睡。

宁澜看到她这么乖,忍不住的眼眶又一红。

这么多年来,妹妹从未让他过多操心过,可就是这份懂事,让他在过去,现在,哪怕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心存愧疚。

如果他足够强大,自然可以呵护妹妹天真无邪,不用为世俗之事过多所累。

他叹息一声,转身离开,背影萧瑟,带着几分辜负与惆怅。

忘记了也好,以后他一定会竭尽所能保护好妹妹,不让她再回到京城那个狼窝中,被人任意欺辱,却只能咬牙承受。

他的小公主,该衣食无忧,天真可爱,只负责吃喝玩乐!

“老大,怎么样,那姑娘醒了吗?”宁母一下马车就看到站在院门口的宁澜,急忙开口。

宁澜点了点头,主动搀扶着她:“人醒了,但是看不见东西,也记不得自己的身份名字。”

“那……”宁母心头一颤,泪水转瞬就流下来:“我能去和她说说话吗?”

“能的。”宁澜抬手替她擦拭掉夺眶而出的泪,温柔宽慰:“定是她的年龄和小妹相仿,所以你才因她而想起小妹,不过没关系,有殿下在,小妹她一定能够安然无恙的。”

自宁澜救起宁满满后,就故意制造一种假象,救起的人并不是自己的妹妹的宁满满而是别的小姑娘。

宁母哭着点了点头,蹒跚的脚步中,似乎染尽无数的迷茫和疲惫。

她不愿相信,明明不过几个月不见儿子,好端端的女儿怎么会变成那个样子!

“满满,娘的心肝儿。”宁母一看到宁满满的身影,泪水就忍不住夺眶而出。

宁满满明明什么都不记得,但是听到记忆深处熟悉感觉的呼唤,忍不住喃喃道:“娘,我想吃你做的糕点了。”

“哎,好,娘给你做,给你做很多很多。”宁母泪如雨下,握着她的小手,身子一直颤抖得不行,半响都无法平复。

宁满满抬手抱住了她,仿佛抱着自己心心念念的全世界,虽然一声不吭,但心底确实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和放松。

相邻推荐:我在巴西有块地回乡筑梦师木叶书屋井元书屋我做系统那些年重生回村里当巨富我,高考落榜,回村直播边海谎岛杨广传帝位给我杨广的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