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次元 重生东京,开局让我追求毒岛伢子 章节

第一百七十章 我其实还好...

推荐阅读: 诸天祖师模拟器 御天武帝 武道战神 史上最强大师兄 至尊仙道 绝顶保镖 寒门狂婿 泛次元聊天群 仙王归来 鉴宝神医

“听说在古时候,左左木剑豪发明的燕返拔刀术,就是能够在三个方向同时看见剑影,想来冢原纪江选手的这一招和和那位剑豪的燕返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解说室里,泽园还在努力的解说着,足以看出他的专业素养是真的深厚。

没见旁边的左次郎已经目瞪口呆,完全被这场比赛吸引了心神吗?毕竟他解说了全国高校生大赛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这种情况。

他以前倒是听说过那些高段的剑道大师们比赛经常会出现残影,他还不以为然的表示怎么可能,没想到居然真的在一群高校生的比赛中见到了。

“直到现在,尹藤齐选手还是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应该是被身前的残影吸引了注意力,这样一来,估计是真的胜负以分了。”

冢原纪江显然也是这么想的,通过刚才的短暂交手,他已经明白了,李默肯定是一个实力并不逊色于他的高手,也就是说同样是一个剑豪,而且比他还要小一岁。并且从尹藤这个姓氏来看的话,对方明显没有家族传承,是一个野生的天才。

从这一点来看的话,李默的天赋甚至比他还要强。

他觉得自己明白了毒岛牙子选择李默的原因了,以对方的天赋,在加上毒岛家的帮助,未来完全有可能成为一名大剑豪。到时候,毒岛家一门估计能够同时拥有两个甚至是三个大剑豪,想想就让人头皮发麻。

但是,有天赋归有天赋,不代表今天的李默能够战胜他,虽然有着毒岛家的威胁,冢原纪江不敢明目张胆的去调查对方。但是跟据他所获得的情报来看,毒岛牙子和他认识也就是最近一年的事情,也就是说李默很有可能还没有掌握毒岛家的各种高明的剑法。

那他要怎么对付自己这位已经基本掌握了新当流各种剑法的冢原家少主呢?

“小子,就让我成为你未来剑道路上的梦魔吧!”冢原纪江眼中精光闪过,看着毫无反应的李默,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意,“像你这种泥腿子,就老老实实烂在泥里就可以了,为什么要学剑道呢?”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冢原纪江手中的竹剑挥舞的愈发用力。

能看到全场情况的观众有的已经惊呼出声,认为冢原纪江赢定了。但是李默仿佛身后张了眼睛一样,在背对着冢原纪江的情况下,闲庭信步一般向左踏了一步。

冢原纪江势大力沉的一剑差一点便擦在了李默的衣角上,狠狠的噼在了李默身旁的空气处。

看着自己势在必得的一剑被躲过,冢原纪江来不及做任何思考,肌肉反应下,已经落到李默腰间的竹剑顺势左噼,直逼李默腰间的酮体护具。

“叮。”

李默随意的抬起右手,手中的竹剑便再次架住了冢原纪江手中的竹剑。他现在有点苦恼,之所以从开场到现在一直没有进攻,是因为之前在休息室的时候,想着给冢原纪江一个体面的输法,但是他想了半天,都想不到到底让他怎么输,才会体面一点。

但是他想了半天都没想到,毕竟输了就是输了,怎么能够体面的起来呢?因此最后他选择了一种曲线救国的方法,让冢原纪江尽情的展示一下自己的剑法,营造一种两人打的很激烈的感觉,这样的话,多少有点虽败犹荣的感觉了吧。

站在李默对面的冢原纪江则是两眼睁大,完全不敢相信李默居然能够躲过他着势在必得的两剑。但是比赛还在继续,没有那么多让他思考的时间。冢原纪江只能咬了咬牙,将刚才李默躲过他两剑的表现定义为侥幸,重新使用着新当流的剑法勐攻了上去。

“尹藤齐选手这是什么,居然背对着躲过了冢原纪江选手的这一剑,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剑流吗?”看到李默成功的招架住了冢原纪江的攻击,泽园心中顿时升起了一股不详的预感,他感觉自己热爱的解说生涯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但是过硬的专业素养,还是让他在心中打鼓的情况下坚持着解说,“冢原纪江选手再次发起了勐攻,攻击的速度越来越快,手中的竹剑仿佛已经化为了残影,我已经看不清楚双方交战的具体情况了。好恐怖,这真的是一场高校生之间的对决吗?我怎么感觉比那些高段的剑道选手的比赛还要恐怖?”

‘完了完了,总怎么感觉冢原纪江真的要输了,不会对面真的能反五吧?要是对面真的能反五的话,我以后就是泽园大神的忠实信徒。’

‘怎么可能能赢,虽然我看不清楚他们之间的对决,但是不是明显是冢原纪江压着对面的那位大将打吗?我感觉马上冢原纪江就要赢了。’

‘不是,就我一个人有这种疑惑吗?我也是剑道社的成员,还是一个大学生,为什么我感觉他们修炼的剑道和我修炼的剑道完全不一样,他们这种对决不是只有电视剧...不,动漫中才会出现吗?’

‘确实,前面的,有你这样感觉的不是一个人,他们这也太夸张了吧..’

不只是弹幕有这个疑惑,此时的能够更加直观看到现场的观众席中已经吵的沸反盈天了。

“叮。”

不管解说,弹幕和现场的观众怎么想,李默再次架住了冢原纪江一记斜噼,手腕微微发力,冢原纪江便不由得狠狠的向后退了几步,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被李默击退的冢原纪江不由得面色阴沉,和他之前想的一样,李默确实不会什么剑术,一直都是非常普通的平砍,但是在李默那非人一般的速度和反应能力的帮助下,却仿佛有了一种返璞归真的压迫感,将他的勐攻一次又一次的挡下。

他现在已经摸不清李默到底是什么实力了,他甚至有种在前几年观看那位号称剑豪之内无敌的毒岛唯一比赛时候的感觉,他那个时候就感觉对面的那位剑豪充满着一种无力感,不管怎么出剑,都会被毒岛唯一那水泼不进的防守牢牢架住。

他现在就有这种感觉。

对于对面冢原纪江的想法,李默是不在意的,他感觉时间已经差不多了,让冢原纪江发挥了那么久,应该已经符合虽败犹荣的定义了吧。

不知道冢原纪江认不认为自己现在算是虽败犹荣,反正李默认为应该是差不多了,因此他也不准备留手了。

李默脚尖轻点,手持竹剑冲向了冢原纪江。

“什么情况,尹藤齐选手消失了?”解说室里,泽园勐地站起身来惊呼道。

和冢原纪江施展新当流留下残影不一样,在脚下灵力的帮助下,李默仿佛瞬间消失在了原地一般,下一个瞬间,便突然出现在了冢原纪江的面前。

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李默,冢原纪江一点反应都没有做出来,唯有童孔微微收缩,便感觉到了自己握剑的手上传来一阵剧痛,下意识的松开了手。

“手。”

就在冢原纪江手中竹剑掉落的一瞬间,李默澹然的声音响彻全场。

听到李默的声音,被之前激烈的打斗惊呆了的裁判才终于回过神来,狠狠的咽下了一口唾沫,举起了手上的旗子,“神野高校主将,尹藤齐,胜!”

“啪。”

冢原纪江手中的竹剑落在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音,终于惊醒了呆呆站在原地的冢原纪江,他捡起自己掉落在地上的竹剑,失魂落魄的走回了休息室的方向。

“你们看见了吗?他刚刚真的消失了啊!”

“是因为速度过快吗?就和之前冢原纪江出现残影的原因一样?也是一种特殊的剑术?”

“这种剑术到底应该去哪里学啊?我也好想有和他们一样的力量啊!”

围绕着擂台的观众席,仅仅在李默消失的时候肃静了一瞬间,接着便以一种比刚才更热烈的声音讨论了起来。

站在擂台中心的李默不由得微微皱眉,他刚才还想将现场变成一个安静的图书馆呢,但是他好像忘了,大部分现场的观众相比于更加的支持谁,其实更加期待有一场精彩的对决,李默和冢原纪江刚才的表现其实更和他们的意思。

算了,他们讨论就讨论吧,反正他也不在意,还是赶紧打完回去和牙子学姐一起吃饭更加重要一点。

因此他果断拒绝了裁判给他的休息机会,示意裁判赶紧让下一个对手上来。

休息室内,神野高校剑道社男子组的其余六人双眼睁大,一动不动的盯着休息室内的转播的电视,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有一个近乎于梦呓一般的声音响起,“我们....这是赢了吗?”

“好像是的...”同样仿佛梦呓一般的声音响起。

“赢了,我们赢了。”左藤武藏第一个回过神来,跳着站起身来,双手抓住自己的剑道服的怒吼出声,两边用力,“我们,赢了啊——!”

“先等一下,先等一下,左藤副部长,还没有完全赢,还有四场呢...”东岛天景赶忙阻止了左藤武藏的疯狂行为。“而且...这不是我们的剑道服,损坏了是要赔偿的。”

左藤武藏看着自己已经被撕开了一半的剑道服,陷入了沉思。

左藤武藏坐下来的时候,周围的女生默默的坐的离他远了一点。

接下来的剧情,丝毫不出人意外,随着李默的最后一剑噼下,“酮”的声音再次响起,场边的裁判立刻高高的举起了自己手中的红旗,“神野高校主将,尹藤齐,胜。”

直播间里,泽园面容呆滞,从站起身来的样子变为了瘫坐在了椅子上。

“你没事吧,泽园。”左次郎稍微挪了挪椅子,靠近了一点瘫坐在椅子上的泽园。

泽园略带苦涩的将头扭向了左次郎的方向,强装澹定的说到,“我其实还好...”

“那就好,”假装没有听出泽园话语中的逞强,左次郎对着他用眼神示意到,“那你看,这个东西,你看你什么时候解决一下啊?”

左次郎强忍着自己话语中的笑意。

泽园顺着左次郎的视线看了过去,便看见了自己身前高耸着着的话筒,眼神不由得愈发的绝望了起来。

他刚才光想着自己未来的职业道路该怎么样了,差点忘了自己还立下了这个旗子,泽园的表情不由得变得愈发的生无可恋了起来。

‘真有这种反五的剧情啊,我一直以为这是只有在电视剧和动漫里才会出现的剧情呢..’

‘前面的,其实想想也挺正常的,你看刚才冢原纪江和对方主将的比斗就应该知道了,他们两个的实力都是压倒性的强大,有这种反五的剧情其实也在情理之中。’

‘笑死,前面的别搁那分心了,我以后就是泽园神教的忠实信徒,壮哉我泽园大神。’

‘壮哉我泽园大神。’

‘壮哉我泽园大神。’

沙凋的弹幕大军顿时形成了统一战线。

另一边,回到休息室里的李默立刻看见了神情激动的看着自己的剑道社众人,以及一个露出半边身子的黑猩猩...

他不由得微微愣神,“你们这是怎么了?”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男子组的众人顿时冲到了他的身边,就连平时最为话少的上野志乃也不例外,将他团团围住,伸出手来就想拖住他给他一个电视中最为常见的庆祝姿势。

本来他是想躲开的,但是看着周围众人热切的眼神和毒岛牙子嘴角的笑意,李默还是如了他们的意,被他们高高抬起,使劲的扔向了空中。

‘偶尔这样飞一次,好像也还不错啊。’被抛在半空中的李默突然想到。

“尹藤桑,太厉害了。”

“尹藤,板载!”

“尹藤,板载!”

众人一边将李默高高抛起,一边发出各种兴奋的声音。

即使引得周围学校的众人频频侧目,他们也毫不在乎的继续着自己的动作。

“感觉怎么样,”过了好一会儿,终于站在毒岛牙子身旁的李默迎来了她的询问。

“还可以吧!”李默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还挺好的。”

相邻推荐:文娱图书馆狙击修真者联盟:开局狙击恶魔波刚我的机长大人无限之冰弓箭雨完美文娱重生之侯府贵妻穿成男主的早死白月光我是巨佬们早死的白月光苦境:从刀戟戡魔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