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次元 诡异降临?还好我是十殿阎王 章节

第171章 催眠……指导员?

推荐阅读: 鉴宝神医 泛次元聊天群 绝顶保镖 诸天祖师模拟器 史上最强大师兄 御天武帝 武道战神 仙王归来 至尊仙道 寒门狂婿

空荡的楼道内。

身材消瘦的季主任老神的看着眼前的杰作。

被殴打到蜷缩在地的年轻主任也一脸惊喜的看着,不过他内心还有一个疑惑:明明他跟季主任的恐怖级别是一样的,按理来说灵异袭击的效果也是一样的才对。

可现在,他的灵异失效了。

季主任的却生效了。

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另一边。

15号小女孩也惊恐的看着沉健陷入灵异影响。

她脑海中走马观花,已经将自己自从遇到沉健之后所干的事统统回忆了一遍。

明明她才是受害者啊。

这位叔叔愤怒什么?

而在众鬼的目光下,沉健似乎回忆起了什么让他愤怒的事,整个人完全被灵异所影响,嘴里骂骂咧咧,像是在组织语言,要发泄自己内心的不满。

终于。

他似乎想好了。

两位主任也阴笑起来。

想知道眼前这位假冒医生的病人究竟会以何种残忍的手段,在自己的同伴身上,发泄自己的不满。

可谁知道,沉健大步朝他们走来,噼头盖脸的就骂:

“医生医生,救死扶伤,可你们看看你们,一个扭人脖子,一个故意制造内在矛盾,你们哪里像个医生,分明就是三流九教的街熘子。”

“你们真特么的该死。”

季主任:???

两位主任有些懵逼。

你这矛盾点,是不是找错人了?

我明明是对你跟15号病人使用的灵异袭击,你将矛头对准我们干啥子?

季主任还没来得及开口。

就见沉健越说脸色越庄肃。

有一种救死扶伤的正道之光。

“今日,我就为医学界肃清门户,铲除你们这些害群之马。”

季主任狐疑。

对方的样子似乎真的受到了灵异影响,但对方的举动却出于了他的意料。

而且对方的速度越来越快。

就这么几句话的功夫,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前,举起了令他感到心季的白色骨棒。

“你……”

他话语未落。

就见沉健已经重重敲下,那一瞬,他终于明白了躺在地上的那个蠢货为什么不选择反抗。

这哪里是不反抗,这分明就是要噶了。

砰砰砰。

哭丧棒有节奏的敲下。

季主任有节奏的惨叫。

一时间,楼道中的气氛显得无比和睦。

一顿毒打后。

两位主任蜷缩在墙上。

瑟瑟发抖。

沉健吐出一口浊气。

恶狠狠道:“这里除了你们,还有多少只厉鬼?”

“一个……”

“嗯?”

“两个,除了我们,还有一位主管,他负责疏导病人的心理,就在心理辅导室,剩下一个是院长,院长经常躲在自己的实验室中忙碌。”

年轻主任被毒打了两顿,已经彻底怕了。

一股脑就将其他人出卖。

“没出息。”

季主任暗暗啐了同事一口。

二五仔,叛徒,孬种,不是男人……等等词汇一一接连冒出。

沉健挑眉。

就四人的研究团伙啊。

这也太少了。

不过也侧面说明了眼前两人的珍贵之处。

看来不能收去挖矿了。

想了想。

沉健问道:“知道我是来干什么的吗?”

季主任摇头。

谁知道你们两个病人是来干什么的。

他还以为是哪个不怕死的疯子想冲击第一病栋呢。

啪。

一个大逼兜过去。

“我都说过了,我是来为医学界肃清门户的,你还不知道,是不是欠打?”

沉健骂骂咧咧。

又走向年轻主任:“现在知道我是来干什么的了吧。”

年轻主任讪笑:“为医学界肃清门户。”

沉健满意点头。

目光又看向季主任:“知道我们为医学界肃清门户的目的是什么吗?”

季主任:??

啪。

“又不知道,当然是为了占领这里,成为新的院长。”

沉健恨铁不成铁,又扇了一个大逼兜过去。

而后看向年轻主任。

“你知道我们的目的吗?”

年轻主任点头:“杀院长,抢病栋,当主人。”

沉健满意点头。

又走向季主任。

季主任:!!!

“等等,你可以先从那边问起吗?”

沉健不置可否。

走向年轻主任。

“你刚刚说的心理辅导室,院长实验室都在哪里?”

“心理辅导室在三楼,院长则是在顶层忙碌自己的小实验,门牌号上有提示。”

沉健满意点头。

季主任大喜。

因为论起对这座第一病栋的了解,他可比对方强多了。

别说是具体位置,就算是主管和院长的灵异能力,他都有所了解。

回答这些问题还不是轻轻松松。

“你知道院长珍藏的鬼心在哪里吗?”

季主任:???

什么鬼心?

你怎么不问我另外两人的灵异?

啪。

疑惑之际,又是一个大逼兜扇了过来。

“就你特么一问三不知,在这里吃干饭的吧,真捞呐。”

季主任:……

他懵了,也傻了。

狰狞面容隐隐要控制不住。

双目死死盯着沉健,怒火已经不言而喻。

“怎么?还想试试?”

沉健掏出哭丧棒,一脸跃跃欲试。

季主任:我**~&**

“不敢。”

他屈辱的低头。

那一刻,他似乎听到了卡察声。

那是他道心崩坏的声音。

……

三楼心理辅导室。

张主管也听到了楼下的声音,他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副画面。

一个找死的病人意外闯入了这座第一病栋。

被听到动静过来的主任医生以残忍的方式杀死,再将尸体摆放到手术台上,开刀解剖,手术台上,响着动人的哀嚎。

很快。

张主管听到了棍棒敲打的声音,还有他想象中的动人哀嚎,只是这哀嚎声,似乎有些熟悉?

应该是这位年轻的主任大意轻敌,而对方的数量众多,一时不察下,吃了一点小亏。

就在这时。

他又听到了季主任的声音。

这让他精神一震,露出自信的神色。

季主任的灵异袭击最适合针对多人,可以引发一次次的内乱矛盾。

他脑海中又有画面了。

季主任发动自己的灵异,冲击第一病栋的病人纷纷将矛盾指向自己的队友,原本有秩序的团伙,顿时变成了充满怨气和愤怒的敌人,纷纷临阵倒戈。

然后……

熟悉的棍棒殴打声又开始了。

这一次哀嚎的,似乎变成了季主任?

错觉。

这肯定是错觉。

两只红衣级厉鬼发动袭击,除非整座黄泉病栋的病人都跑过来,否则绝不可能让两位主任医生陷入这般境地。

这很有可能是一只可以模拟声音的病人的惨叫。

张主管这样想着。

然后就听到了电梯停下的声音。

他下意识走出辅导室,就见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拎着一根白色骨棒,出现在电梯口。

来的正是沉健。

他也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张主管,相当热情的走了过去,“哟,这不是那个谁谁谁主管嘛。”

说着。

沉健眯起眼睛,仔细的看了两眼对方的工作牌,才继续道:“老张,对,就是老张,没想到这么久不见,你已经从一个小瘪三变成了主管,还真是屎壳郎找屎,实行阶级跃迁了啊。你还记得我吧?”

张主管嘴角扯了一下。

你特么是当不把自己当外人啊。

演戏都不带避人的。

他的神色开始变得越来越危险,对方能越过两位主任来到这里,肯定是有一些自己的真本事,但这里是心理辅导室,是他张主管的地盘。

比起主任,他的级别要更高。

恐怖级别自然也要强过两位主任。

他能轻易将眼前的人类玩弄于股掌之间,但既然这个人胆子这么大,主动来了辅导室,他自然要更好的方式折磨他。

“你不是我们这里的医生吧。”

“你不用害怕,第一病栋是治病救人的地方,并且比起黄泉病栋更加专业,像你这种病人,我们已经医治了许多,来,跟我来,我带你去治疗。”

张主管十分大度的伸出手,另一只手也摊开放在一侧,表明自己没有任何威胁。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这是接近精神病人最好的方式。

当然,还得加上他的灵异能力。

随着他的开口,鬼音也在楼道间回荡,发出了喊大山的回音。

沉健顿了一下。

眼中闪过一抹惊诧。

这只厉鬼的灵异,是催眠?

太……太妙了。

他第一时间已经想到了无数种用法。

这个灵异,他一定要得到。

沉健自语,改变了计划。

他需要好好了解一下这份灵异,是不是他想象中的催眠。

沉健脸上的漠然转为狐疑,抱着一丝不可置信的语气开口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废话。

张主管嘴角又是一抽。

他们这里可没有人用这种棍棒打人。

张主管强压住面部肌肉的抽动,保持着春风拂面般的笑容:“因为我也是一名医生,医术比起其他人更加专业。”

沉健迟疑:“我真的是医生,不过不是你们这里的而已。”

“我相信你。”张主管微微一笑:“看你手中的棍……医疗器械,你应该是……应该是骨折科的医生吧,像你这样的情况很常见,一般我们当医生的,其实都面临着巨大的心理压力,患上精神方面的疾病也不可避免,不用太过避讳。”

“对了,你患的是什么疾病?有过哪些症状?”

张主管收回手,和睦春风道。

沉健沉吟了一下:“我没猜错的话,我应该是得了精神病,自从得了这个病,你还别说,我整个人都精神多了,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喜欢出去到处乱跑。”

张主管:……

神特么精神病让你精神。

他额头青筋暴起,已经快控制不住表情管理。

他再次加大了灵异的力量。

一般而言,过大的灵异会导致病患直接死机,但眼前这位还能胡扯,应该可以撑住才对。

果然。

他看到沉健的脸色开始变幻。

“我的病,不,我没病,我没……不对,我有病,我有严重的妄想症。”

听到这话。

张主管终于笑了。

需要他动用全部灵异才能勉强催眠,这个病人还真是强大。

但在他的灵异下,这一切虚妄都会被撕破。

“你得了什么病,有过什么症状。”

他再次问了一遍之前的问题。

“我……我有严重的妄想症,总是幻想自己是阎罗王,要重建地府,为此我进入这里抓鬼,要填补十八层地狱的空缺。”

“有时,我还会幻想自己是别的身份,社长,幼儿园园长,学校校长,医院院长,社区管理员,老师,水管工,有时还会客窜一下威胁美人妻的老头。”

张主管听完。

整个鬼都不好了。

一方面他听到男人大逆不道到自称什么阎罗王,重建地府,还要到处抓鬼。

另一方面总觉得对方幻想的这些职业有些耳熟,似乎经常出现在一些特殊的影视作品中。

你特么,你小子是懂得幻想的。

张主管差点没绷住。

但两个问题下去,张主管基本确定了催眠是成功的,于是问出了最重要的问题,“你人生中有没有一些经历,是印象最为深刻,最无法忘却的?”

“它们可以是一次痛苦的回忆,某件最内疚的事,某次离奇的经历,往往伴随着尖叫,哀嚎,和恐惧……”

“没有怎么办?”

冷不丁的,沉健开口问道。

张主管:???

怎么会没有呢。

你特么都是精神病了,没点离奇的经历怎么可能。

“刺激的算吗?”

张主管:……

刺激,应该是指惊魂未定,血腥暴力的事吧。

“没错,我指的就是这个。”

沉健陷入了回忆:“那就多了,我就说说最近的一次吧,我是一名医生,要治疗一位患有双重人格的病人,这位病人同时拥有夫妻两种人格,妻子为主体,丈夫则是分裂出来的次人格,而两人的矛盾根源是丈夫出轨。”

“所以,我采取了一种激进的治疗方式。”

“什么方式?”张主管追问。

这个神经病,竟然真让他冒充成了医生给其他病人治疗。

黄泉病栋那边的人都死了不成。

“我告诉那位妻子,既然她丈夫可以出轨,那她也可以,而我身为他们的主治医师,拥有着严格的职业素养,绝不会将此事曝光,于是,我成为了那位妻子出轨的对象。”

张主管:!!!

我超,你是懂治疗的。

怪不得你会幻想这些职业,敢情你还实践过。

“那然后呢,那位丈夫的人格不会闹事吗?”

沉健一呆。

似乎陷入了沉默。

“怎么了?是不是事情不顺利?”

“该死。”沉健这次也懊恼道:“对啊,我当时为什么要让丈夫人格陷入沉睡,明明他保持清醒状态更刺激,该死,我竟然忘了这一茬。”

张主管:……

他如鲠在喉。

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还还真是一次刺激的经历。

但我要问的不是这种事啊。

张主管脸色难看。

他这心理辅导室存在的意思,就是利用催眠的能力勾起对方最痛苦,最不堪回首的经历,再通过深入研究,彻底让对方变得癫狂,让病情加重,最终转交到院长手中。

可现在。

对方哪里痛苦,哪里不堪回首了。

他甚至怀疑,只要他继续问下去,对方还能说出一大堆类似的刺激经历。

虽说他也有些心动……

等等。

这时。

张主管勐然愣住了。

他越想越不对劲。

一位精神病人的诞生,必然是经过一段不愿回想的痛苦才形成的,而眼前这个假冒医生的病人,他的经历哪里会形成精神疾病了?

只会被苦主打成傻子。

对方会患上精神疾病,这件事绝不是诱因。

也就是说,对方还有抵抗的能力。

他,真的被自己催眠了吗?

他说的真的是自己隐藏在内心最深处的秘密了吗?

一想到这。

他脸色大变。

勐然抬头。

正好对上了沉健那一副勾笑的脸庞。

“老张,是不是很刺激?我忘了说,我其实还有一个幻想职业,那就是学校指导员,而这,就需要借助一下你的催眠灵异。”

说着。

沉健背后的影子突然拉长。

一只完全由影子凝聚的三维立体黑影冲入了张主管的体内。

再出现时。

手中已经多了一颗跳动的鬼心。

“红衣级厉鬼就是好啊,一身灵异完全寄托到了鬼心身上,不然还得驾驭你,太让我为难了。”

沉健啧了一声。

“你的灵异很好用,现在是我的了。”

“来,张主管,告诉我你结婚了没?妻子芳龄几许?是否貌美?可计划好几时生育?我这个医院院长,可是可以代劳的。”

沉健的声音经过鬼心的跳动,回荡在空荡的楼道,一阵阵回音袭来。

一身灵异被夺的张主管童孔放大。

眼神逐渐恍忽。

完了。

相邻推荐:从教父开始的美综人生末日游戏:次元超越末日游戏:丧尸饲养手册末日大游戏系统内部号:我在末日游戏里当托君有云长生武道:从武当大黄庭开始修道从刨坟开始乾坤图诸天:我用呼吸法纵横玄幻下水道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