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次元 精灵:开局捡到重生伊布 章节

第三百五十一章 密勒顿降临,陷入绝境的夏琛!(7.2k,加更5/8)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大师兄 绝顶保镖 寒门狂婿 鉴宝神医 至尊仙道 仙王归来 诸天祖师模拟器 泛次元聊天群 武道战神 御天武帝

故勒顿突然起身向房门外走去,不知是想要离开还是做什么。

但从它还有些摇晃的身形来看,它的身体明显还没恢复完全。

夏琛赶忙拉住故勒顿,“你现在的身体状况,要去做什么?”

故勒顿身体微微发力挣开了夏琛的手,没有回话,只是继续前进。

然而沙奈朵却挡在门前,夏琛不想让故勒顿离开,那她便会践行他的意志。

“故勒!”

故勒顿没有出手,而是发出了一声怒吼,震耳欲聋的声音让房间内的物品都有些晃动。

但沙奈朵依旧坚定地站在它身前,没有让步。

夏琛不想让冲突扩大,他沉声道:“故勒顿,听我说,我们现在所在的这片海域离陆地很远,方圆十海里内也没有什么岛屿,我可以帮你。”

夏琛拿出一颗精灵球,诚恳道:“进入精灵球中,那个精灵应该就找不到你了,我们明天就会回帕底亚大陆,到时候你的身体应该也好多了,可以直接离开,你知道的,精灵球束缚不了你。”

故勒顿转过头,面无表情地凝视着夏琛。

[没用的,我被一颗精灵球收服过,而那颗精灵球并没有损毁。]

一道浑厚庄重的声音蓦然在夏琛心中响起,无疑,这道心灵感应来自故勒顿。

“你会心灵感应?”

夏琛又惊又喜,语言无疑是效率最高的沟通方式,故勒顿会心灵感应的话,做什么事都方便了许多。

可之前它怎么没用心灵感应,不屑?

夏琛心中暗自腹诽。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他明白故勒顿的意思,收服故勒顿的精灵球没有被损毁,就意味着它无法被其它精灵球所收入其中。

故勒顿没有回答这个白痴问题的闲心,它继续传音。

[密勒顿的实力不是你和你的精灵们能够抗衡的,不想死的话就让我走。]

密勒顿吗...

夏琛微微沉思。

…………

从名字就能听得出来,故勒顿、密勒顿绝对存在着密切的关系。

如果帕底亚地区是那个世界宝可梦的第九世代游戏的话,这两个家伙说不定就是封面双神。

仙布曾经说过故勒顿是摩托蜥的古代悖谬种,那么密勒顿就是...摩托蜥的未来悖谬种?

十有八九就是这样了。

也就是说,密勒顿是一只实力不逊于故勒顿的传说精灵,如果它们俩都是全盛状态下的话。

微微凝思后,夏琛问道:“你知道我们人类对精灵约定俗成的实力划分吗?就是道馆级天王级冠军级这些。”

故勒顿眉头微皱。

[知道,你想说什么就快说,那家伙的速度不下于我,你没有多少时间。]

夏琛点头,语速极快地问道:“我想知道,你现在的实力,和密勒顿现在的实力分别是多少?”

既然故勒顿现在的实力大打折扣,夏琛觉得密勒顿也极有可能不处于全盛状态。

如果那只密勒顿的现有实力没有超过天王级,那也许还有拖延摇人的机会。

[我现在在天王级,密勒顿...虽然比起全盛时期弱了许多,但也已经超越了冠军级。]

故勒顿的回答让夏琛眉头紧皱。

超越冠军级...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冠军级虽然是人类定下的最高精灵等级,但却远不是精灵真正能达到的水准。

这一点,自尹裴尔塔尔苏醒,并造成了人们从前无法想象的巨大危害之后,人类社会就有了共识。

在那之后的舆论中,大部分人已经默认了冠军级之上还存在着“神兽级”的精灵,虽然这个并没有得到官方的认可。

而故勒顿所说“远不如全盛时期,但也超越了冠军级”便说明了一件事,神兽级也只是一个简单概括性的笼统划分。

夏琛这个穿越客完全能够理解这一点,因为在前世的游戏中,即便是传说精灵,坊间依据也根据背景和种族值划分为一级神、二级神、幻兽这好几种。

总之,眼下唯一能够确定的是,密勒顿现在的实力绝对没有当初的尹裴尔塔尔那么让人绝望,却也不是普通的冠军训练家能够处理的。

普通的不行,那希罗娜...

不行不行,这么危险的事,绝不能把她牵扯进来。

夏琛心中刚生起这个想法,便把它掐灭掉。

那么,还有谁能处理这个家伙呢?

当时的尹裴尔塔尔好歹可以拖到哲尔尼亚斯来制裁,而这回,能与之相抗衡的故勒顿这副吊样...

难搞啊...

…………

“总之,我们先去驾驶舱,那边的雷达可以监测十海里范围内的东西,在昨天你来之前一分多钟我们就发现了你的踪迹。”

硬跑肯定是快不过那个家伙的,故勒顿没有其他办法,暂且同意了夏琛的提议。

“沙奈朵,你去甲板上叫一下鸣依她们,先躲进...”

夏琛本来是想说躲进船舱里的,但仔细一想,一只实力超越冠军级的精灵,躲哪儿好像都没用。

揉了揉眉头,夏琛无奈道:“给几艘快艇加满油吧,必要的时候咱们直接跑路。”

“飒奈...”

沙奈朵忧虑地应了一声,然后朝着甲板方向去了。

夏琛则带着故勒顿和黏黏宝走向驾驶舱。

好消息是,也许是今天黏黏宝报信比较早的原因,船载雷达目前还没有像昨天一样,显示有不明精灵以超音速的速度接近,这让夏琛还有时间可以想想别的办法。

想了想,夏琛问道:“故勒顿,你们都是从第零区跑出来的,有什么办法可以对付它吗?”

故勒顿不屑一笑,[如果有,我们会出现在这里吗?]

夏琛有些不信,“那你为什么还会被收进球里?”

故勒顿一时语塞,沉默了好几秒才回道:[你少打听。]

夏琛无奈,眼下也只剩最后一条路了,向外界求援。

希罗娜夏琛不想找,但帕底亚本地的冠军他就没那么多负担了。

毕竟这就是帕底亚境内发生的事件,本来就应该由她负责。

而找到冠军也慈也很简单,她是橘子学院的理事长,克拉韦尔绝对有她的联系方式。

想到这,夏琛将黏黏宝放在控制台上,叮嘱道:“黏黏宝,你在这边看着雷达,一有消息马上就喊我。”

“黏!”

黏黏宝肃然点头应答。

夏琛则跑到门外去打电话给克拉韦尔。

电话很快接通,那头传来克拉韦尔有些惊讶的声音。

“夏琛,你怎么突然打电话给我了,你不应该在和奇树直播吗?”

这老头怎么对自己的事这么清楚...莫非他是自己的粉丝,或者是...奇树的粉丝?

哪个好像都不太正经的样子...

不过目前不是深究这个的时候,夏琛赶紧解释道:“我这边发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向也慈冠军汇报。”

鉴于夏琛的过去,克拉韦尔对其的信任度不低,他没废话地就把也慈的私人号码告诉了夏琛。

“是很严重的精灵暴动事件吗?有没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地方?”

克拉韦尔严肃问道。

“对帕底亚大陆没有什么威胁,多谢你的帮助,事态紧急,我先去找也慈冠军了。”

…………

挂断和克拉韦尔的电话,夏琛又立刻拨给了也慈。

这位帕底亚冠军应该没有像克拉韦尔一样在看直播,等待了十几秒才接通。

“我是也慈,您是哪位?”

夏琛是用陌生号码拨进去的,也慈干净利落地如此问道,突出一个高效。

“我叫夏琛,是一个在帕底亚地区旅行的东煌人,我在东帕底亚海这遇到了一只传说精灵,且不久后会有另一只传说精灵过来,其目的或许是追杀和我在一起的这只,传说精灵实力强大,我需要您的帮助。”

夏琛言简意赅地把情况与也慈说明。

沉吟两秒,也慈语气肃然地回复道:“夏琛,我知道你,你说的传说精灵是不是一个像摩托蜥一样的橙红色精灵?”

夏琛并不惊讶也慈知道故勒顿和密勒顿的信息,仙布说它们都是从第零区跑出来的,第零区能封锁普通人,绝对封锁不了冠军。

“是的也慈冠军,我已经从故勒顿口中得知了密勒顿目前的实力,据它所说,密勒顿已经超越了冠军级,我想,除了你也没有谁能处理此事了。”

夏琛把现如今的大致处境说了出来。

“我明白了,我会马上过去的,你知道你现在的具体位置吗?”

“我们现在在[电海燕号]上,船上有定位器,租船给我们的船舶租赁公司知道具体位置。”

“了解,我现在离酿光市大概需要一个多小时,你要保护好自己,如果真的事态紧急的话...就让它们两个在海上打吧,你们离远一点。”

夏琛默然,一个多小时,还是到酿光市而非海上,夏琛不知道密勒顿还有多久能到,但黏黏宝既然有了预感,时间便很大可能不会太久。

而也慈的意思也很清楚,如果她没赶到...故勒顿,只能让其自生自灭了。

夏琛轻声回道:“我明白了。”

他已经做到了自己能做的所有事,剩下的,他也没法做更多了。

“对了,你是在和奇树直播对吗?如果可以的话,直播不要停下,我需要时刻保持关注,先说到这,我出发了...超能艳鸵,去酿光市!”

没等夏琛回话,她便挂断了电话。

“所以...你有什么想法,故勒顿?”

夏琛和也慈的通话没有避讳,故勒顿听的一清二楚,它威严肃穆的面容中豁然流露出一丝温情。

[...足够了,谢谢你,人类,剩下的交给我吧。]

夏琛突然问道:“如果密勒顿找到了你,它会对你怎么样?”

故勒顿双眼一眯。

[至少,会像当初我对它那样...甚至,真的试图湮灭我也不一定...]

看来这对神兽的关系就像固盖那样势同水火啊...

还有,第零区、悖谬种、古代未来...这些信息的背后究竟藏着怎样的真相呢?

夏琛现在完全不得而知。

…………

[你们先离开这个地方吧,或是让我离开这边,总之,你们不要和我靠的太近。]

故勒顿传音道。

夏琛摇了摇头,“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养精蓄锐,有雷达监视,不会出现密勒顿突然袭来的状况,等它快到了你再离开也来得及。”

说着,他又拿出了些食物和药品递了过去,故勒顿没有矫情,当即吃了起来。

夏琛也把仙布和沙奈朵叫了进来助故勒顿疗愈,眼下,时间就是生命,在密勒顿赶来之前,故勒顿的实力每恢复一分,一会儿的胜算便能更高一分。

此时,甲板上的鸣依和奇树看见仙布和沙奈朵的忙碌,也发觉出了事情的不对劲。

找了个理由和直播间的观众说了一下,她们来到船舱中找到了夏琛。

夏琛没有隐瞒,又将即将到来的危险和二人说了一遍。

“你们先坐快艇离开这片海域,密勒顿的实力超越了冠军级,它若是真的动用了全部实力,波及范围很有可能极为广阔,一会儿故勒顿会向另一个方向飞,尽量不会波及到你们。”

鸣依敏锐地发现了夏琛话语中一直在说你们,她皱眉问道:“那你呢?不和我们一起走?”

夏琛解释道:“我需要和赶来增援的也慈会长保持联系,等雷达中出现密勒顿踪迹的时候,我会过来和你们汇合的。”

鸣依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夏琛补充道:“放心吧,这和昨天故勒顿过来的时候没什么区别,我不会拿自己和仙布她们的生命开玩笑的。”

鸣依没好气道:“尹裴尔塔尔那次呢,你不也是这么想的?”

夏琛无奈苦笑:“你这就没道理了啊,那次是那尊大神追我,我被迫反击,这次密勒顿摆明了是找故勒顿麻烦,和我没关系。”

这话有理有据,鸣依一时有些语塞。

一旁的奇树冷静道:“与其继续纠结这件事,不如我们现在就出发,这才是对夏琛最好的帮助。”

夏琛朝奇树投去感激的眼神,点头道:“是的,赶紧出发吧,快艇的油箱我已经让沙奈朵加满了。”

鸣依也不是那种拎不清状况的人,她没有再多纠结,用力地和夏琛拥抱后,她便转身和奇树离开。

“奇树小姐,请帮我照顾好她。”

临别前,夏琛请求道。

奇树没有回头,向后挥了挥手。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

快艇轰鸣的声音中,鸣依和奇树带着她们的精灵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游艇上只剩正尽可能回复着实力的故勒顿和夏琛,以及他的精灵们。

雷达中依旧没有动静,夏琛无事可做,便来到了甲板上接管过了还在直播的手机洛托姆。

此时,直播画面中是一片碧海蓝天的景象,这场景自然让无数直播间内的观众们打起了问号。

“什么情况?上厕所上了十几分钟?而且精灵们也都去上厕所了?”

“不会是今天中午的食材有问题吧?”

“别猜了,中场休息开趴去了,可恶啊,开趴不带我是吧?”

“某些弹幕能不能收收味啊,这里是奇树的直播间,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别开这种下流玩笑。”

“她们到底去哪了啊,不会出了什么事吧?有没有人出来说明一下情况啊!”

直播间中的弹幕众说纷纭,讨论着不知去向的主播和精灵们。

就在这时,夏琛恰时入镜。

他神色严肃地面对手机洛托姆,像是一个新闻播报员。

“还在观看奇树直播的朋友们,大家好,很抱歉中止本次直播,因为即将有一只实力强大的神秘精灵降临此地。”

“奇树、鸣依和精灵们已经乘坐快艇离开了这里,而我因为需要向已经动身赶来的也慈冠军及时报告进度暂且留在这里。”

“所以这个直播间目前暂时用于向也慈冠军汇报情况,大家请见谅。”

夏琛的发言只有短短两分钟,却霎时在直播间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实力强大的神秘精灵,帕底亚冠军也慈...这两个极为吸睛的关键词,让本就热闹的弹幕讨论声更加激烈。

“卧槽,真的假的,这么刺激的吗?”

“想想也知道是假的啊,直播的好好的突然除了这码事,哪有那么巧,一眼顶真,鉴定为炒作狗。”

“啧,说鸽师傅炒作的麻烦上可达鸭百科搜一下[尹裴尔塔尔苏醒事件],看看那次有多少人被打了脸。”

“不用查也知道肯定是真的啊,也慈冠军都搬出来了,要是假的,以后绝对信誉全无。”

“同意,就是不知道这次会不会是传说精灵...鸽师傅该撤咱们就撤,海洋上没有什么人需要去救,保护好自己的安全最重要!”

…………

鉴于夏琛的过去,弹幕很快就达成了信任的共识,而这个消息也不胫而走,以极快的速度在网络中传播。

进入奇树直播间的人越来越多,但此时,他们的目的显然不是看美少女直播,而是前来吃所谓神秘精灵的瓜。

夏琛没心思管这个,说明完情况后,他便回到了驾驶舱的位置继续监测,而手机洛托姆也紧跟着夏琛的步伐漂浮在他身后。

理所当然的,正在尽全力恢复状态的故勒顿进入了镜头之中。

而这一幕,也让直播间里的百万人近乎疯狂。

“卧槽卧槽!

这只精灵是什么,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神秘精灵的存在是真的!等等,这好像不是夏琛说的即将到来的神秘精灵,也就是说,还有另一只没见过的精灵?”

“不管那只精灵是什么了,有没有人揭秘一下这是只什么精灵啊?!”

“看上去像摩托蜥,但比摩托蜥帅多了,也大多了,合理预测这是摩托蜥的进化型。”

“那就是说,神秘精灵并不是神兽?”

“不知道,还从没有一只传说精灵是从普通精灵进化而来的。”

“不对,有只精灵算半个,传说中小碎钻的突变体,钻国公主蒂安希,但目前也没有关于她的影像资料,并不知真假。”

“不管是不是传说精灵,这无疑又是精灵届的重大发现,而且精灵的实力应该也非常强大,不然也不会让也慈冠军赶过来处理。”

“看上去这只摩托蜥状态不是很好,它在疗伤?所以赶来的那只神秘精灵是它的对头,过来追杀它的?”

“是宿敌吗?这种关系...和盖欧卡和固拉多,帕路奇犽和帝牙卢卡之间的关系好像,越看越觉得像传说精灵!”

“只有我一个人在疑惑这个家伙是怎么出现在海上的吗?看上去也不会飞的样子啊...”

“如果是传说精灵的话,那会飞就是基本操作了,你说对吧?()”

“固拉多(即答),送分题。”

弹幕中疯狂讨论着关于这只从未有人见过的精灵的一切。

而故勒顿的出现,也理所当然地被无数观众以截图或录像的形式,发表在了各个社交平台之上,吸引着无数目光转向这个直播间。

…………

这次事件显然没有去年的尹裴尔塔尔苏醒事件那么重磅。

除了酝酿的时间没那么长的原因之外,更重要的事,这次的事态也远没有上回那么紧迫。

尹裴尔塔尔苏醒于映雪市旁的迷幻森林,距映雪市或是百代市的距离都很近,稍有不慎便会对人类社会造成极大的影响和危害。

而这次则不同,事发地点在海上不说,更是对人类没什么威胁,自然就没有了那种紧迫感。

不过对直播间观看现场的观众们来说,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至少,他们不用因为担忧而紧张地抠脚趾,单纯看两只疑似神兽的神秘精灵打架也足够刺激了啊!

在现场的夏琛可就没有观众那么悠闲自得了,他存在着一些私心。

虽然才和故勒顿接触不到两天,但他还挺喜欢这只完全没有神兽威严的非典型传说精灵的。

夏琛不想看到它被密勒顿欺凌,乃至像它自己所说的...“湮灭”。

但冠军级之上这个层次,夏琛做不了什么事,唯一能做的,便是帮助故勒顿尽量恢复状态,以及祈祷密勒顿能晚点过来了。

手指下意识敲着驾驶舱的桌面,夏琛心事重重地盯着船载雷达的显示面板。

仍旧没有出现昨天那样异常的情况,但越是如此,夏琛心中却越是隐隐不安。

不知何时到来的密勒顿就像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样悬在他头顶,让夏琛有些喘不上气。

“黏!”

心乱如麻之际,黏黏宝突然一声呐喊,夏琛应激般地迅速看向雷达图,没有改变。

那黏黏宝为什么要叫?

黏黏宝从来不会无的放失,夏琛心中登时生起了些不好的预感。

有没有一种可能,密勒顿能逃过雷达的扫描?

这个猜想来的有些晚,因为故勒顿蓦然睁开的凌厉双眼,和它脸上从未有过的郑重神情,似乎确切地证实了这一点...

密勒顿,来了!

…………

船舱外。

原本风和日丽的万里晴空倏然暗沉,天色暗的可怕,沉闷的空气似是预示着某种超乎自然法则的强大存在的到来。

海洋中的野生精灵们惴惴不安地望着这一幕,一股似气压般若隐若现的强大威压让它们下意识钻回了水下。

而海面上的大嘴鸥和大电海燕这些精灵入不了水,便扇动着翅膀急促地朝远方飞去。

虽然不知道哪尊大神来了,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但野生精灵的求生本能让它们下意识地想要逃离此地。

不多时,一道深紫色的雷霆于天际边蓦然划过,不寻常的是,电闪过后,并没有震耳欲聋的雷鸣。

伴生的,却是一只浑身萦绕着丝丝电光的,似蜥蜴,更像龙的,充满科技感的神秘精灵。

它通体呈紫色,和摩托蜥以及故勒顿一样,这只精灵的身前也有一个像是轮胎一样的存在。

头顶四根澹紫色的角形似闪电,身后与雷电同色的尾巴像是一根蕴藏着恐怖能量的电鞭。

蜿蜒却挺拔的身形,如神般澹漠的气质,以及向周遭散发的无形威压,无一不彰显了这只精灵的强大。

夏琛看着这只伫立于半空中,彷若来自未来的精灵,面色发苦。

最糟糕的事真的发生了,密勒顿没有任何预兆地便出现在了此处。

是它有某种能力屏蔽雷达探测,还是速度快到根本无法让雷达感应出来,这一点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此时距夏琛和也慈的通话时间还不足半个小时。

也就是说,援军至少要一个小时才能抵达,且很可能不止。

还是太自大了啊...妄想着人类的科技真能监视着传说精灵的一举一动。

夏琛心中没有后悔,只是在感慨着反思。

[还是把你牵连进来了...抱歉,你走吧,我来拦住它,它的目标是我,不会追你的。]

故勒顿传音道。

夏琛抿了抿嘴,回道:“嗯,多谢,还有,保重...”

他没有矫情,一看密勒顿这气势就知道,这完全不是自己和仙布她们能处理的。

留在这里除了当炮灰没有任何用处,更是极有可能死于密勒顿的不明aoe。

精灵们本就大多在球中,只有仙布死活不肯进球,夏琛没办法,只好抱着她一起朝停泊快艇的地方跑去。

然而,此时天空中的密勒顿双眼一凝,电光闪过,一张深紫色的电网蓦然出现,将整个游艇方圆几百米的海域完全封锁。

电网间的间隙不小,但让夏琛乘着快艇钻出去却是绝对无法做到的。

换句话说,他被困在此处了!

夏琛惊愕地抬头望向天空中如同一尊神祇的密勒顿,却见它自始至终就没看过自己一眼,只是面部表情地与故勒顿对视。

显然,这个电网是为了防止故勒顿的逃窜。

但同时,也将夏琛逼入了绝境!

相邻推荐:没钱上大学的我,继承了爷爷的地府朕,没钱蛰雷咸鱼系统传奇:我在末世具现装备借神长生:从拐走仇人的道侣开始重生1982从煤老板开始崛起从紫霞功开始的武侠之旅无限传奇之废墟战神美漫剑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