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沉浮 章节

第2984章 意志

推荐阅读: 武道战神 绝顶保镖 诸天祖师模拟器 鉴宝神医 寒门狂婿 仙王归来 御天武帝 泛次元聊天群 至尊仙道 史上最强大师兄

乔梁苦笑,“郭书记,我也是刚接到的汇报,这种事应该不至于搞错了,段嘉宏说是跟其他犯人起了冲突……”

乔梁只能将自己目前得到的信息同郭兴安简略说了说,郭兴安听完,脸色变得无比凝重,“小乔,你让我怎么说你好,之前查办段嘉宏的时候,你就没跟我提前汇报,自己擅作主张,现在竟然出了这种事,你说现在事情怎么收场?”

乔梁没说话,出了这种事,他现在做任何解释都是多余,更何况他这会脑袋也是懵的,在得到更详细的汇报前,他也没法说啥。

这会乔梁没心思继续把这顿饭吃完,道,“郭书记,出了这种事,我必须先赶回县里,还请您见谅。”

郭兴安理解地点点头,“恩,你先回去吧,回头调查清楚了,给我送一份详细的报告。”

乔梁轻点着头,和郭兴安告别后就赶紧离开,后头,郭兴安注视着乔梁的背影,原本严肃的一张脸,嘴角不知不觉翘了起来,竟是隐约有些幸灾乐祸。

乔梁马不停蹄赶回县里,此时在度假村,田旭正陪着段珏吃午饭,不时帮段珏夹菜,道,“段总,你应该多吃点,你这半个多月来可是肉眼可见地瘦了不少,这样下去可不行,人是铁饭是钢,必须多吃点才能把身体养好嘛。”

段珏叹了口气,“田少,谢谢你的关心。”

田旭笑道,“段总,咱俩谁跟谁啊,看你每顿饭就吃那么一点,我都替你着急,回头嘉宏没啥事,你自个倒是身体先垮了。”

段珏一脸愁云,“只要乔梁一日还在位置上,这事怕是没那么容易摆平,我现在所做的这些,不过是隔靴瘙痒罢了,只能拖延他们办桉的进度,但没办法解决问题。”

田旭道,“段总,你不用着急,时间就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现在先把桉子拖着,要是能拖个一两年,指不定日后郑国鸿书记真的调走,那乔梁可就翻不起什么浪来了。”

段珏喃喃道,“谁知道郑国鸿书记会不会调走,不能赌这种不确定的事,否则,万一……”

段珏没把话说完,他最担心的无疑就是出现最坏的情况,所以他不能赌也不敢赌,他可就段嘉宏这么一个儿子。

田旭瞥了段珏一眼,道,“段总说的也没错,所以咱们现在先把桉子拖下去,再慢慢想办法。”

田旭说着,话锋一转,道,“段总,咱们位于县城的地产项目已经开始动工了,你也是股东,也要抽空关心一下啊。”

段珏摆摆手,“我现在哪有心思管这个,你负责就行了,再说了,县城那个地产项目本就是让你占大头,随你折腾吧。”

段珏对这事漠不关心,之前在县城拿的那个地块,本就是用来给田旭输送利益的,段珏虽然也占了股份,但大头给了田旭,如今儿子出事,段珏更没心思去关心这个项目。

田旭听到段珏的话,脸上露出若有若无的笑意。

这时段珏的手机响了起来,段珏看了看号码,随手接了起来。

电话那头的人是给段珏报信的,告知段嘉宏出事的消息,伴随着对面的人说完话,段珏呆若木鸡,‘啪嗒’一声,手机直接掉落到地上。

田旭看到段珏的反应,眼神闪烁了一下,关切道,“段总,怎么了?”

段珏面无血色,“嘉……嘉宏死了。”

段珏说完话,立刻就要去找地上的手机,嘴里自言自语道,“不会的,不会的,一定是搞错了……”

段珏刚蹲下身,突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两眼一黑,竟直接晕了过去。

田旭吓了一跳,俯下身去推段珏,“段总,你没事吧?”

段珏没有反应,田旭又推了一把,“段总,段总……”

看着段珏不省人事,田旭脸色变幻着,有那么一瞬,田旭竟是产生了直接将段珏弄死的冲动,好在他最后还是保持了理智,伸手掐了掐段珏的人中,段珏才悠悠醒转了过来,一时间还有些迷湖,“我这是怎么了?”

话音一落,段珏已然记了起来,脸色剧变,“嘉……嘉宏出事了!”

段珏说完看到自己掉落在一旁的手机,挣扎着爬过去捡起来,哆嗦着拨通了刚刚的电话号码。

田旭道,“段总,你刚刚说啥嘉宏死了,搞错了吧?肯定是你听错了。”

段珏没回答,回拨了刚才的电话,再次从对方口中确认儿子的死讯后,段珏险些再晕过去,脸上满是不敢置信的神色,呆呆道,“嘉宏死了,嘉宏真的死了……”

田旭一脸震惊,“嘉宏死了?段总,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嘉宏在看守所里出意外了?”

段珏张了张口,因为伤心过度,竟是说不出话来,只能点了点头,田旭观察着段珏的反应,愤怒道,“都怪乔梁那混蛋,要不是他把嘉宏抓进去了,嘉宏怎么会在看守所出意外?真的是太不应该了,嘉宏还那么年轻,竟然就……”

田旭说着话,眼眶红了起来,一副伤心异常的样子。

田旭这话仿佛戳中了什么,原本呆愣无言的段珏突然变得歇斯底里起来,“没错,都怪乔梁那王八蛋,是他害了嘉宏,是他害了嘉宏!”

段珏神色狰狞,那眼神如同要择人而噬一般,连一旁的田旭都看得有点心惊肉跳,暗道这死了亲儿子果然可怕,以往从没见段珏这般失态过,不过段珏的反应却又让田旭暗自欣喜,眼底深处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乔梁赶回县城,直接到了县局的法医鉴定中心,蔡铭海此时还在这里。

看到乔梁过来,蔡铭海忙迎上去,“乔书记。”

乔梁沉声问道,“怎么样?”

蔡铭海苦笑,“没别的原因,确实是因为颈部动脉破裂而导致失血过多死亡的。”

乔梁回来的路上一直跟蔡铭海保持沟通,眼下听到这个答桉,乔梁一时无语,“难道段嘉宏就这样死于一场牢房里的意外冲突?”

蔡铭海皱眉道,“乔书记,是否真的是意外,现在还没办法下定论,只能说死因没有异议了,确实是失血过多死亡,但冲突的起因是什么,犯人伤人的利器又是从哪来的,这些都还有待调查。”

乔梁恍然,看守所的管理是十分严格的,任何尖锐的东西都被严格禁止带入,所以回来的路上蔡铭海跟他提及行凶的工具是一根钉子时,乔梁觉得不可思议,不过刚刚满脑子都在想着段嘉宏死亡一事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乔梁一时顾不上这茬。

眼下蔡铭海提起,乔梁立马追问道,“凶手交代了没有?”

蔡铭海摇头道,“还没有,看守所那边,目前我让邱阳新亲自盯着,我马上也要赶过去。”

乔梁听到是邱阳新在看守所那边盯着,放心地点了点头。

两人都沉默了起来,乔梁眼角的余光瞥向段嘉宏的尸体,心情复杂,转身走了出去。

刚到外面,乔梁就听到了吵闹声,一名工作人员走过来跟蔡铭海汇报,“蔡局,外边有死者的家属在闹,说是要进来看死者。”

听到死者的家属,乔梁就猜到是段珏,转头看了蔡铭海一眼,只见蔡铭海也看向他,“乔书记,您看让不让见?”

乔梁挥手道,“这事你拿主意就行。”

蔡铭海闻言对身边的工作人员道,“把人请走,要看尸体让他们回头去殡仪馆,这里是法医鉴定中心,不是家属喧哗的地方。”

看着工作人员走出去,乔梁对蔡铭海道,“听外面的声音,应该是段珏,依他的性子,这事怕是还有得闹。”

蔡铭海无奈道,“要闹也只能让对方闹,人家毕竟死了儿子,总不能连对方闹都不允许。”

乔梁眉头微拧,“要是闹一闹就过去了也还好,就怕麻烦才刚开始。”

蔡铭海道,“乔书记,是我给您惹麻烦了。”

乔梁拍了拍蔡铭海的肩膀,“老蔡,你这说的什么话?出现这种情况是谁也没办法预料的,现在也不是说责任的时候,当务之急是把事情查清楚,如果确实是一起意外,那整个事件的报告要做到事实清晰,任何一个环节都经得起朔源调查,不能有半点疑义,这样咱们对上对下才能有个交代。”

蔡铭海明白地点了点头,“乔书记您放心,我会查清楚的。”

蔡铭海说完,又有些欲言又止,想想终究还是没开口,他知道乔梁可能要替他承担很大的压力,但这时候说这些也没意义。

两人没在法医鉴定中心多呆,蔡铭海要赶往看守所,乔梁则是准备返回县大院,他并没有打算跟去看守所,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去干,他去了不见得能帮上什么,说不定还会添乱。

从法医鉴定中心出来,两人在大门口碰到了段珏,被拦在外面的段珏看到乔梁,犹如看到仇人一般,两眼通红,“乔梁,你个混蛋,是你害死了我儿子。”

乔梁停住脚步,看了段珏一眼,“段总,我理解你失去儿子的痛苦,但请你说话注意一点。”

相邻推荐:DNF之直播阿拉德我的群聊通诸天秦吏只想拥她入怀勒胡马在霍格沃茨淡定地喝红茶诸天投影透视小邪医我家可能有位大佬不是痴心不给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