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儒道读书人 章节

第一百三十三章 厚颜无耻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大师兄 仙王归来 泛次元聊天群 武道战神 御天武帝 寒门狂婿 绝顶保镖 鉴宝神医 至尊仙道 诸天祖师模拟器

云国的大学士和翰林们也都脸色微变,没有理解杜宁为什么要离开。

不是来找辽国交谈,让辽国归还城池的吗?

这就走了?

片刻后,大家又转念一想。

如果辽国不愿意出来谈判,难道他们真的就要傻乎乎的在这里等待?

辽国算什么东西?给他辽国脸了?

不得不说杜宁这个举动,不仅没有让云国遭到吃闭门羹的尴尬,反而彰显了云国的风范,没有在气势上被辽国压倒,否则必定成为诸国笑柄。

杜宁骑上马,回头对辽国士兵说道:“回去告诉你们家元帅,吾乃云国苏州的儒道举人杜宁,明天我还会再来这里,如果明天你们家元帅不愿意出来交谈的话,你们就别想离开云国了。”

辽国士兵勃然大怒,明明是有求于辽国,却对辽国进行恐吓与威胁,简直就是没有将辽国放在眼里。

“我们走。”

杜宁率众骑马离开。

辽国士兵无可奈何,想要羞辱云国不成,反被云国威胁,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于是,辽国士兵急忙回去,向秦文台与柯长源回报。

“启禀元帅,云国人走了。”辽国士兵愤然开口。

“什么?他们走了!”秦文台脸色惊变。

“这不可能!云国怎敢离开!他们给谁摆脸色呢!”

柯长源勐然一拍桉桌站起来,脸上浮现出了愤怒之色,也感到很不可思议。

自己的预料,居然与现实有着如此大的偏差。

按理说,云国应该乖乖在那里等着,直到他们出去交谈。

可云国人却直接离开,仿佛并不是来求见一般,也不给辽国半点脸色。

这是对辽国的蔑视!

柯长源有些气急败坏,想让云国吃闭门羹,结果云国不吃这一套,说走就走。

这让柯长源很是不爽,云国凭什么如此蔑视辽国?

“可笑!事已至此,云国居然还给我们辽国摆脸色,一只病怏怏的猫,也敢装老虎不成!”

“哈哈……真是笑死我了,云国人真是狂妄自大,目中无人,难道他们现在还以为可以有资格与我们辽国叫板吗?真是无知!”

“我们辽国人就算是占据了这两座城池,他们云国又能奈我们如何?难不成他们还敢兴兵来犯?”

“我就是不相信,云国真敢与我们辽国叫嚣!”

辽国的将领们即是感到生气,又感到非常的好笑。

秦文台看向士兵,问道:“云国人离开之前,有没有对你交代过什么话?”

辽国士兵回道:“那个云国的官员自称是苏州的‘杜宁’,明天他们还会再来这边,他还威胁着说,如果明天我们元帅不愿意前往与之交谈的话,我们就别想离开云国了。”

“放肆!”

“嚣张!”

“猖狂!”

许多人闻言顿时暴怒,气得不行。

他们是真的没有想到,云国的官员竟然如此嚣张,不将他们放在眼里。

“竟敢如此威胁我们辽国兵马,奇耻大辱!奇耻大辱!”

“云国应对草原族已经十分艰难,难道他们还敢打我们辽国军队不成?一群乌合之众,他们算个什么东西啊!”

“好啊!我倒是想要看看,云国的军队如何让我们辽国大军离不开云国!”

“真是笑死人了,云国若是敢来攻打我们,我灭了他们!”

辽国将领们斗志满满,也有人面露讥嘲,对杜宁说的话表示浓浓的不屑。

秦文台冷笑连连,“云国人真是好大的口气,居然如此不将我们辽国放在眼里,犹如跳梁小丑,可笑至极,在我们面前摆脸色,他选择错对象了。”

柯长源却是脸色一变,目光看向辽国士兵:“你刚才说什么?你说那个云国的官员是苏州的举人,他叫做杜宁是不?”

“他确实是这么说的。”辽国士兵回答。

“一定是他!一定是他!”

柯长源的神情瞬间变得无比激动,甚至仇恨满腔。

“长源兄,你怎么了?莫非你认得此人?”秦文台感到疑惑。

其他人也都看向柯长源,通过察言观色,他们看出柯长源与杜宁似乎有所过节。

柯长源面色数变,却又难以启齿。

过了好一会儿,柯长源才缓缓开口:“你们可曾记得,我们柯家曾经文斗辽国苏州,却以失败告终的事情?”

许多人面露怒色,这一次他们不是因为云国生气,而是因为柯家文斗失败而生气。

那是辽国的耻辱,柯家派出十名儒道举人文斗苏州,结果惨遭十连败。

时至今日,一旦有人提起这件事情,大家都恨不得痛骂柯家,让辽国蒙受那么大的羞辱。

众人一句话都没说,但柯长源却仿佛听到大家的骂声。

柯长源胸口一阵起伏,拳头紧握。

“当然记得,你们柯家屡败屡战,但终究还是不敌云国的学子,此事……哎……”

秦文台也不想再说下去,感到颜面无光。

“就是那个杜宁让我柯家蒙羞,让辽国蒙羞!”

柯长源怒声道:“我们柯家堂堂半圣世家,居然会败在杜宁的手里,简直就是我们半圣世家天大的耻辱!这可真是冤家路窄,没想到我们居然会在这里再次遇到杜宁,这一次,我们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雪耻,让杜宁知道我们的厉害。”

“长源兄打算如何雪耻?”秦文台目光一凝。

“明日,见杜宁。”

柯长源目光寒冷,同时又有些许激动。

若是能够为柯家洗刷耻辱,他将会得到家族的重视,成为家族的功臣。

他真是恨不得斩杀了杜宁,但杜宁的文名太盛,就算柯长源真的有能力,也得掂量掂量后果。

杜宁的《千字文》传遍天下,开始在诸国流行,一旦有什么损伤,诸国文坛将会问罪辽国,让辽国经受各种舆论压力。

柯长源心动杀念,但也知道杜宁身边肯定会有高手保护,云国不可能会犯那种低级的错误。

但只要能够羞辱杜宁,让半圣世家恢复往日的荣誉,对辽国而言也算是一种可以接受的胜利。

秦文台目露凶光,也将杜宁视作了敌人。

“好!既然长源兄要见杜宁,明日,我陪你一起去前往,看看这个大名鼎鼎的云国才子。”

秦文台言罢,一股强大的气势散发而出,震慑全场。

在场众人感到震惊,没想到云国的杜宁,居然值得两位大学士主帅亲自下场。

不得不说,杜宁曾经对辽国的伤害很大。

以至于当辽国人谈起杜宁的时候,都毫不掩饰的显露对杜宁的仇恨之意。

…………

翌日。

杜宁率众再次来到第四城外。

秦文台与柯长源率兵出城,双方很快就碰面了。

云国人看向辽国人的眼神带着愤怒,因为辽国大军霸占了原本就属于云国的两座城池。

而辽国人则是态度倨傲,看向云国人的表情充满了轻蔑之色。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火药儿。

双方的大学士也都用眼神对视,其中的杀气仿佛化作了利剑,进行了一波无形的交锋。

过了半晌,杜宁率先下了马,云国众人也都纷纷下马。

而见到云国人下马后,辽国众人微微一笑,陆续下马。

杜宁往前走了几步,朝对面作揖道:“云国举人杜宁,见过辽国诸位文友。”

“我等见过诸位文友。”

云国的大学士与翰林们,也都一同向辽国作揖。

“辽国兵马元帅秦文台,见过云国文友。”

“兵马副元帅柯长源,见过诸位。”

秦文台与柯长源也不得不带头回礼,只是他们的态度更加傲然。

双方见过礼后,气氛也随之缓和了许多。

“久仰杜公子大名鼎鼎,如雷贯耳,今日能得一见,也算是三生有幸。”

柯长源神色如常,只是“三生有幸”这四个字故意加重了语调,甚至透露着一股恨意。

“这位柯先生莫非就是辽国半圣世家的大学士?”杜宁好奇的问。

“正是。”

柯长源向杜宁投去目光,十分的冰冷。

杜宁脸色微微一变,心中更加厌恶。

当初辽国文斗苏州是柯家带头,今日辽国攻占云国的城池竟然也有柯家的份。

柯家还能够再不要脸一些么?

不只是杜宁,就连在场的云国读书人,也都更加厌恶柯家人。

为什么柯家人一定要与云国作对?难道柯家人与云国有什么深仇大恨?

还是说正因为杜宁打赢了与柯家学子的文斗,所以柯家才会借此机会报复云国?

但不管柯家人的动机是什么,辽国也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占领了云国的城池。

这简直就是太荒唐了!

凭什么云国的城池就得被辽国的兵马占领?云国将士们浴血奋战,就是为了抵御草原族收复失地。

辽国倒好,丝毫不费吹灰之力就占据了本属于云国的城池,不仅是在打云国的脸,更是在践踏那些战死沙场云国将士们的尊严。

身为云国人,绝对不能容忍辽国如此放肆。

杜宁平复内心复杂的心情,对秦文台说道:“秦帅,在下今日前来,是有一件事情想告诉你们,你们现在占据的第四城和第三城,原本就是我们云国的领土,还请你们念在同为人族的份上,将这两座城池归还云国。”

话音落下,辽国人群中响起了阵阵笑声。

而秦文台与柯长源更是面露轻蔑至极的表情,好像是听到了一个十分好笑的笑话一般。

杜宁眉头轻轻一皱,又迅速平复了下去,他就知道让辽国人归还城池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秦文台讥笑道:“杜公子此言差矣,在我们占据这两座城池之前,这两座城池就已经被草原族所占据,我们也是在草原族撤走以后才进驻这两座城池,因此,在我们进驻第四城与第三城的时候,这两座城池就已经是我们辽国的领土,既然是我们辽国的地盘,断然不可能轻易让给你们云国。”

杜宁不卑不亢道:“如果没有我们云国生擒呼赤幽,逼得草原族归还我们五座城池,你们辽国能有机可乘,轻易占据第四城和第三城?如果你们凭自己的实力从草原族的手里攻打下第四城和第三城,我们云国无话可说,但你们却抓住草原族撤兵的时候迅速入驻,这不叫占领城池,而是强取豪夺,更是厚颜无耻!”

云国众人纷纷点头,杜宁这句话可谓是一语中的。

若是没有云国用呼赤幽交换城池,辽国能够占据第四城和第三城么?

根本不可能。

草原族的骑兵可不是吃素的,就算辽国真的有能力拿下第四城和第三城,也会付出不小的代价。

“放肆!”

秦文台恼羞成怒,因为听杜宁的语气,他们之所以能够占据城池,好像是多亏了云国一般。

这简直就是对辽国最大的讽刺。

云国算什么东西?也好意思在辽国面前邀功?

这真是太可笑了!

“在下只是实话实说,何来放肆?”

杜宁义正言辞道:“若是让你们辽国的军队去攻打草原族的骑兵,你们能轻易打下一座城池么?抢占我云国领土故意恶心我们,放肆的人不是我,而是你们!”

“住口!”

柯长源指着杜宁鼻子说道:“杜宁,你什么意思?是在看不起我们辽国大军么?我们辽国大军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你……”

不等柯长源将话说完,杜宁便讥笑道:“说得没错,我确实看不起你们辽国军队。”

“你说什么!”

柯长源脸色一变,下一刻怒极反笑起来:“杜宁,你算个什么东西?区区一个儒道举人,也配看不起我们辽国的军队?也不怕风大闪了自己的舌头,真是笑死人了。”

“哈哈……”

许多辽国人放声大笑,也有人不屑一顾,不将杜宁的讥嘲当作一回事,直接发出了轻蔑至极的笑声。

在他们的眼里,杜宁根本就没有资格看不起辽国军队。

那无疑就是一个跳梁小丑,站在那里自取其辱。

云国人则是无比的恼怒,这帮家伙分明就是占了云国的便宜,不仅不承认,还那么看不起云国人。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还能要点脸么?

“恕我直言,我也看不起你们辽国军队。”某个云国大学士忍不住开口。

相邻推荐:宇宙第一扳手福音书与启示录你是我的福音四合院:退休生涯我是救主,谱写史诗诸天反入侵:开局水滴怼脸我用亚瑟机甲杀穿诸天神灵凡人修真传我在末世有座城超级系统我可以召唤百万亿神宠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