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 一切从大唐双龙开始 章节

第一百九十四章 赵敏来访

推荐阅读: 至尊仙道 诸天祖师模拟器 寒门狂婿 御天武帝 鉴宝神医 仙王归来 泛次元聊天群 绝顶保镖 武道战神 史上最强大师兄

与徐子义一行三人相见后,范遥便很快返回的万安寺。

由于天宁寺内关押了六大派高手的关系,因此他与玄冥二老的等人夜晚都需在此休息,以防不时之需。

不过待到范遥返回万安寺时已是戌末,万安寺内除去塔外的守卫武士,再无旁人走动。

与他一同负责镇守万安寺的玄冥二老,又被教主以雷霆手段各自震断一臂,更是废了其精修多年的玄冥阴气,自然也无心思在天宁寺内巡视。

见到万安寺依旧如常,范遥心中不由一喜,连忙便趁此朝着宝塔走去。

而今玄冥二老在塔内碍事,自然给了便宜行事的机会!

众武士见到范遥,一齐躬身行礼,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两人未到塔前,乌旺阿普得手下报知,已迎了出来,说道:“苦师父,你老人家今日兴致好,到塔上坐坐么?”

这乌旺阿普正是鹿杖客的大弟子,负责镇守宝塔,范遥冲着他点点头后,便要迈步进塔,忽然宝塔东首月洞门中走出一个人来,却是赵敏。

范遥饶是心性过人,也是不由大吃一惊,当下只得硬着头皮,缓步上前参见。

原来昨日经过徐子义这么一闹,赵敏却不知明教只来了三人,只怕他们大举来袭,因此要亲自到塔上巡视,见到范遥在此,微微一笑,说道:“苦大师,我正在找你。”

范遥点了点头,丝毫不动声色。

赵敏道:“待会请你陪我到一个地方去一下。”

范遥心中暗暗叫苦:“他刚奉了教主之命,要将十香软筋散的解药,分给高塔内的六大派高手服下,大功便即告成,哪知道这小丫头却在这时候出现。”

要想找甚么借口不去,仓卒之间苦无善策,何况他是假哑巴,想要推托,却又无法说话,只能无奈点头。

范遥紧跟在赵敏身后,一直走出了万安寺,又是焦急,又是奇怪,不知她要带自己到哪里去。赵敏拉上斗篷上的风帽,罩住了一头秀发,悄声道:“苦大师,咱们瞧瞧魔教那教主去。”

范遥又是一惊,斜眼看她,只见她眼波流转,粉颊晕红,却是七分娇羞,三分喜悦,决不是识穿了他机关的模样。

他心中大安,回忆昨晚在万安寺中她和徐子义相见的情景,哪里是两个生死冤家的样子:一想到“冤家”两字,突然心念一动:“冤家?莫非郡主对我教主暗中已生情意?”转念再想:“她为甚么要我跟去,却不叫她更亲信的人?是了,只因我是哑巴,不会泄漏她的秘密。”当下点了点头,古古怪怪的一笑。

赵敏嗔道:“你笑甚么?”

范遥心想这个玩笑不能开,于是指手划脚的做了几个手势,意思说苦头陀自当尽力维护郡主周全,便是龙潭虎穴,也和郡主同去一闯。

赵敏不再多说,当先引路,不久便到了徐子义一行人留宿的客店门外。

范遥暗暗惊讶:“郡主也真神通广大,立时便查到了教主驻足的所在。”随着她走进客店。

赵敏向掌柜的道:“我们找姓徐的客官。”

原来她心知徐子义为人高傲,定然不会用假名。店小二进去通报。

徐子义正在闭目打坐,他刚得张真人传授太极之秘,如今又有闲暇时间,自然要好好参透其中奥秘。

忽听有人来访,甚是奇怪,迎到客堂,见访客竟是赵敏和范遥,徐子义眸中奇光一闪,上前一揖,说道:“不知郡主驾到,有失原因。”

赵敏道:“此处非说话之所,咱们到那边的小酒家去小酌三杯如何?”

徐子义点头道:“甚好。”

赵敏仍是当先引路,来到离客店五间铺面的一家小酒家。

内堂疏疏摆着几张板桌,桌上插着一筒筒木快。天时已晚,店中一个客人也无。赵敏和徐子义相对而坐。

范遥打手势说自己到外堂喝酒。赵敏点了点头,叫店小二拿一只火锅,切三斤生羊肉,打两斤白酒。

见到赵敏不请自到,徐子义心中也是大感意外。

赵敏斟了两杯酒,拿过徐子义的酒杯,喝了一口,笑道:“这酒里没安毒药,徐教主尽管放心饮用便是。”

徐子义笑道:“郡主召我来此,不知有何见教?”

赵敏道:“喝酒三杯,再说正事。我先干为敬。”说着举杯一饮而尽。

徐子义拿起酒杯,火锅的炭火光下见杯边留着澹澹的胭脂唇印,鼻中闻到一阵清幽的香气,也不知这香气是从杯上的唇印而来,还是从她身上而来,徐子义神情不禁有些微微古怪,嘴角的笑容更是变得似笑非笑起来。

瞧出徐子义笑容古怪,赵敏看似强装镇定,可她的粉颊晕红一片,心知被徐子义看穿了想法,但赵敏依旧羊装无事道:“再喝两杯。我知道你对我终是不放心,每一杯我都先尝一口。”

徐子义知晓赵敏足智多谋,身份尊贵,可为了表现诚意,也难得她肯先行尝酒,心中也不禁多出一丝异样情绪。

接过她连喝了三杯她饮过的残酒,徐子义心神不禁有些微妙,一抬头,只见她浅笑盈盈,酒气将她粉颊一蒸,更是娇艳万状。

见到赵敏如此表情,徐子义岂能猜不出这位郡主心中所想,于是也忽然笑道:“郡主一片苦心,鄙人自然不能浪费!”

话落,便将这三杯残酒一饮而尽。

其实以徐子义如今的武功,即便赵敏不提前以身尝试,徐子义也是心中无惧。

之前或许他还会因十香软筋散心生顾及,可顾及这十香软筋的解药早已落入他手,自是已无顾及!

见到徐子义将酒水一饮而尽,赵敏不禁俏脸上一红,低下头去。

片刻后,赵敏又抬起头说道:“徐教主,不知你师从何派?”

有关这个问题,早已被赵敏藏在心中许久了。

须知自从大元入主中原后,中原各大门派都或多或少在暗中反对,因而大元朝数代人下来也已将中原大小门派底细掌握了清楚。

可是徐子义的出现却仿佛是个例外,赵敏身为大元皇帝册封的郡主,父亲又是执掌天下兵马的汝阳王,手底下可谓是能人辈出,然而费劲心思仍是找不出任何蛛丝马迹。

这一切,自然引起了赵敏的好奇。

如今她与徐子义面对面坐着,于是便开口问出这个她最为好奇的问题。

“我无门无派,一身所学不过是机缘巧合得来!”

对于赵敏的问题,徐子义回答的也是极为果断。

有关师门的来历,徐子义根本无需隐瞒。

听到徐子义所言,赵敏明显很是怀疑,接着便听她道:“徐教主,今天我可是彰显出了诚意。”

“我的确无门无派!”

看出赵敏怀疑,徐子义也只得笑道。

见到徐子义神情不似作伪,赵敏心中顿生疑惑,于是接着问道:“那不知徐教主家在何方?关于我这个问题,还请教主想好在回答我!”

说完便自顾拿起快子,夹起了一旁的小菜浅尝一口。

“关于我的来历,郡主不必白费心思了,因为我并非此界中人!”

明白赵敏的想法,徐子义微微一笑后,却说出了一个令赵敏大感惊讶的回答。

“并非此界中人?那莫非你是神仙不成?”

听到徐子义这般解释,赵敏不由嫣然一笑。

可待她看到徐子义神情如常,根本不为她言语所动后,心中又不免莫名一动。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她虽非江湖中人,可自幼年起就拜得高手为师,一身武功或许还算不上江湖一流水准,可自身眼界却已大大远超江湖九成人选。

须知徐子义自现身之日起,就无一败绩,无论是鏖战六派高手,还是在武当山挫败她手下三大高手,还不提今日在天宁寺内出手重伤玄冥二老的傲人战绩!

如此武功,又是这般年轻的年纪,自是隐隐间引起了赵敏心中一阵猜测。

良久后,只见赵敏抚弄酒杯,半晌不语,提起酒壶又斟了两杯酒,缓缓说道:“徐教主,我问你一句话,还请你从实告我。”

“郡主请说!”徐子义道。

“不知教主为何执意与我作对?”望着面前的徐子义,赵敏缓缓问道。

“郡主,并非是我执意与你作对!你抓了六大派高手,又嫁祸到我明教头上……”说道这儿,徐子义便摇摇头。

赵敏道:“若我答应愿意放了六大派,教主可愿与我化干戈为玉帛?”

“郡主若能如此,自然最好不过!”

似是看出了赵敏的想法,徐子义再次补充道:“若郡主想要我明教归顺朝廷,还是休要再提!”

“徐教主为何对我大元如此仇视,你乃明教教主,若能劝明教弟子归顺朝廷,待我爹爹奏明皇上,每个人都有封赏,如此岂不美哉!”

见到徐子义如此敌视朝廷,赵敏明显有些不解。

“这中原本是汉人故土!”徐子义言简意赅道。

赵敏忽得站起,说道:“你竟说这种犯上作乱的言语,那不是公然反叛么?”

徐子义道:“我本来就是叛贼,难道郡主到此刻方知?”

赵敏向徐子义凝望良久,脸上的愤怒和惊诧慢慢消退,显得又是温柔,又是失望,终于又坐了下来,说道:“我早就知道了,不过要听你亲口说了,我才肯相信那是千真万确,当真无可挽回。”这几句话说得竟是十分凄苦。

“郡主若想饮酒说话,我自当奉陪!”

见到赵敏这般难过,徐子义也是不禁心中长叹一声,便缓缓开口道。

事到如今,他怎能看不出这位郡主已对他暗生情愫!

听闻徐子义言语,赵敏忽然一笑,缓缓的道:“有时候我自个儿想,倘若我不是蒙古人,又不是甚么郡主,只不过是像徐教主身旁那个小丫头一样,是个平民家的汉人姑娘,那你或许会对我好些。徐公子,你说是我美呢,还是你那位丫头美?”

徐子义闻言,见在灯光掩映之下,更是衬托她娇美无限,毫不犹豫说道:“自然是你美。”

“紫衫龙王”黛绮丝有第一美人之称,小昭遗传其母之姿,可碍于年纪尚幼,如今自是远远比不过面前的赵敏!

赵敏伸出右手,忽然按在他手背之上,眼光中全是喜色,道:“徐公子,你喜不喜欢常常见见我,倘若我时时邀你到这儿来喝酒,你来不来?”

徐子义的手背碰到赵敏柔滑的手掌心,心中不由暗叹,定了定神,说道:“若郡主相邀,我自然不会拒绝!”

“不过我在大都不能长待,过几日就要离开!”

徐子义接下来补充道。

赵敏道:“徐公子,你可要去南方!”

徐子义点头道:“不错!”

赵敏眼望窗外的一轮皓月,忽道:“你答应过我,要给我做三件事,总没忘了罢?”

徐子义道:“自然没忘。便请郡主即刻示下,我尽力去做。”

赵敏转过头来,直视着徐子义的脸,说道:“眼下我还没有想到,待到我想到了便会告诉徐公子!”

“不过徐公子若要离开大都,事前还请提前告知我!”

接着赵敏又好似想到了什么,忽然望向徐子义说道。

一句话没说完,突然间窗外红光闪亮,跟着喧哗之声大作,从远处隐隐传了过来。

说道这儿,赵敏忽然起身,缓步走到窗边一望,惊道:“啊哟,万安寺的宝塔起火!”

“苦大师,苦大师,快来。”连叫数声,苦头陀竟不现身。她走到外堂,不见苦头陀的踪影,问那掌柜时,却说那个头陀一到便走,并没停留,早已去得久了。

赵敏大是诧异,忽然想到先前他那古里古怪的一笑,不禁满脸都是红晕,低下头来向徐子义偷瞧了一眼。

徐子义见火头越烧越旺,心中顿时明了一切,想必范右使趁郡主与她商谈之际,便悄悄返回了天宁寺。

如今寺内火光四起,定然是有六大派高手脱困。

只是这些都是在暗中瞒着身旁的赵敏,想及此处,徐子义心中也不免多出一丝惭愧之感。

可是随即徐子义念头又是一转,想及天宁寺尚有方东白等一众高手镇守,唯恐范遥寡不敌众,便开口道:“郡主,少陪了!”一语甫毕,便身形一动,闪身出了酒楼。

赵敏叫道:“且慢!我和你同去。”待她奔到门外,徐子义早已身影消失不见。

相邻推荐:梦想加速人生加速世界的独角兽月夕美人图美人图大话众妙之门都市国术女神我的女仆想毁灭世界从当女仆开始的骑士道从灭族之夜开始逃亡忍界从流金岁月开始游历诸天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