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 家族修仙:从御兽开始崛起 章节

第五百三十三章:脑洞大开的清薇子【求订阅】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大师兄 鉴宝神医 仙王归来 泛次元聊天群 至尊仙道 绝顶保镖 寒门狂婿 诸天祖师模拟器 御天武帝 武道战神

一番仔细查找过后,周纯他们还真找到了建造秘库的势力身份。

按照那炼丹传承里面一位炼丹大师留下的炼丹手札记载,他应当是一个名为“东阳门”的门派修士。

而这“东阳门”乃是成国境内千年前被灭掉的一个修仙门派。

可惜周家藏书里面关于“东阳门”的记载也不多,只知道这个修仙门派应该是没有出现过元婴期修士,算不得真正的大势力。

千年前正是靖国、丰国、成国等几个国家一个动荡时代,当时不少此类修仙门派和金丹世家都被灭门灭族了。

这“东阳门”在被灭门后,也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事情,事先修建的秘密宝库竟然没有被人开启,反倒是宝图都分成两份散乱了开来,开启秘密宝库的信物钥匙也弄丢了。

“擅长炼丹和炼器,姜家祖上该不会就是那‘东阳门’的弟子吧?”

周纯想起自家那半张藏宝图的来历,不禁犯起了滴咕。

不过现在无论是东阳门,还是姜家,都已经成为了一段历史,事情真相如何,已然不重要了。

总之确定秘库宝藏的建造者不可能再给周家带来麻烦后,周纯便笑纳了这一份大礼。

他将那份炼丹师传承复制了一份带在身上,便让周明德去处置这些典籍传承了。

随后又检查了一下自己带出来的几个宝箱和玉盒。

不出所料,里面装着灵币和一些可以长期封存的法符、材料。

但是东阳门的体量摆在那里,当时真正的好东西肯定还是在本门金丹期修士手里,因此这些法符材料对于周纯而言,几乎无用,他就留给家族了。

倒是那些之前被他采摘的灵药,现在对照一下得来的丹方传承,其中果然有不少是炼制【紫尘丹】的材料,包括主材料千年益神草、千年幻心兰都在其中,并且药龄已经大大超出了丹方记载所需。

另外还有部分灵药则是炼制【玉露金霞丹】的材料,比如千年金线斛。

只不过【玉露金霞丹】需要的两种主材料里面,金线斛必须是千年宝药层次,周纯得到的那株药龄才不到两千年,还差得远。

还有另外一种“琼花玉露”的主材料,也是需要达到千年宝药级别才行。

周纯今后如果想炼制此丹,估计也得像其他金丹期修士那样,与人合作一起收集材料炼制才行。

而最佳的合作对象,莫过于骆青霓了。

这样在检查完了相应收获后,周纯和周明德交代了一番相关事项,便光明正大的离开了周家山门。

不久后,周家传出消息,族长周正纯外出前往异国游历,去向未知。

由于周家现在是一门三金丹,又有江州苏家这等强势姻亲互为联盟,外人哪怕知道周纯离开了周家,也多半不会有什么想法。

其他金丹世家的金丹修士对此甚至只有羡慕的份。

如果可以,他们自然也想外出游历寻觅机缘。

可是身为家族的顶梁柱,镇山石,他们一旦长期离开家族的话,很容易造成家族人心不稳,让外人生出窥觑之意。

万一他们在外受伤或者陨落,那就更加严重了,很可能导致家族数百上千年的基业就此葬送断绝!

所以对于这些金丹世家的金丹期修士而言,家族其实已经成为了阻碍自己进步的障碍。

但是他们即使知道这点,又能怎么办呢?

这些人可不像周纯,他们大多数人当初能够开辟紫府和结丹成功,都是长辈们倾尽整个家族的力量帮扶才成功,可谓是欠下了家族天大的人情。

另一个,他们多数都有过娶妻纳妻生子的经历,如今已是儿孙满堂,有了各种牵挂羁绊。

要让他们舍弃这些牵挂羁绊,去寻求一个根本不知道有几分可能的进步机缘,他们很难做得到。

而且退一万步来讲,就算他们在外寻求到了更进一步的机缘又如何?

难道他们还有可能化丹结婴吗?

这是基本上没可能的事情!

所以这些金丹世家的金丹期修士,往往都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后辈们身上。

若是能够在自己坐化逝世前,培养出一个两个结成金丹的后辈,那样就能让后辈们有希望去追寻自己未曾敢于迈步出去追寻的东西了!

周纯其实心里也知道这点,所以他一直都想多为周家培养出几个金丹期修士,壮大家族的同时,也能解放自己。

不过一般势力虽然对于周纯离家远游没有什么特殊反应,青莲观就不同了。

虽然和冰狱门达成了委托,可是清薇子也只知道冰狱门已经派了杀手来到靖国蹲伏,对于杀手的行踪却是全然不知。

按照委托约定,他只有在确认周纯已经陨落后,才会支付剩下的报酬。

所以在此之前,清薇子也只能通过周纯的动向来关注进展。

一年多前周纯第一次遭遇刺杀后,清薇子因为提供消息不准确,被冰狱门又敲了一笔,被迫追加了报酬。

当时他心中固然很是不爽冰狱门这种行为,可为了达成目的还是忍了。

此番先听闻周纯貌似身受重创返回家族的时候,清薇子还高兴了一下,觉得有戏了。

可随后一来不见冰狱门的杀手激发信物联系自己,二来又不曾听闻周纯陨落的消息传来,他心里也就焦躁了起来。

等到听说周纯竟然还能外出远游后,清薇子就彻底不澹定了。

“这是怎么回事?冰狱门那些杀手都是干什么吃的?不是说好的这次出手一定万无一失吗?”

洞府内,清薇子颇是有些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了起来。

他此番为了请动冰狱门的杀手暗杀周纯,可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就算现在大部分约定的报酬还未支付,那定金也已经付出不少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次刺杀过后,青莲观和周家便几乎没有了缓和的可能,日后也将可能遭到同样的报复!

所以刺杀一定要成功才行,一定要将周纯这个周家潜力和实力最强的天才扼杀掉才行!

但现在的结果却是朝着清薇子最不愿看见方向发生了。

周纯不仅接连两次躲过了刺杀,还似乎下定了决心要远离家族,藏身到暗处去。

如此一来,青莲观可谓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日后还要担心周纯的报复了。

这让清薇子怎么能够不气急败坏!

可惜他只有冰狱门杀手联系他的信物,并没有联系对方的方法。

不然他现在一定要找到那个杀手,问问他到底在做什么!

就这样气急败坏又焦虑万分的等候了将近一个月后,清薇子终于等到了冰狱门的人联系他。

只是对方联系他的方式却是让他心神一跳,脸色瞬间阴沉了下去。

因为对方约他出去见面的传讯,不是通过信物联络,而是直接通过青莲观弟子送到他手上的。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之前所做的遮掩根本没用,其实冰狱门早已知道是谁委托他们杀人!

“哼,这是对本座的警告么?”

清薇子面色阴沉的一声冷哼,眼中流露出了恼怒之色。

他当然不想用真实身份和冰狱门的人打交道,那样万一留下什么证据被揭穿出来,对他自己和青莲观都将产生非常严重的后果。

可如今冰狱门的杀手直接找上了门来,他若是再避而不见,只怕对方真的公布出他雇凶杀人的事情。

那样就算没有证据,也会对他和青莲观的名声产生极大破坏。

因此思考良久后,清薇子还是决定出去见一见对方。

当然就算是出去见对方,清薇子也不会用真实面貌,而是依旧全方面对自身进行了遮掩。

反正不管对方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他真实身份,他是肯定不会在对方面前暴露真实身份的。

这一日,伪装成老头的清薇子抵达约定地点后,只是稍微等候了半刻钟时间,便忽的看见一个白袍身影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见到此人后,清薇子当即便是语气凌厉的喝问道:“你们冰狱门就是这样做事的?前次你们要求追加酬金,老夫也答应你们了,结果现在目标不仅没事,反而已经出门远行避祸了,此事你们一定要给老夫一个交代!”

白袍修士闻言,顿时语气平静的回道:“阁下稍安勿躁,此事我冰狱门当然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但是在此之前,你也得给本座交个底才行!”

“交底?交什么底?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清薇子面色一变,满眼不解的看向白袍修士,不明白对方的意思。

却见白袍修士目光冷冷望着他说道:“你可知道,本门派出来刺杀目标的那位师弟,如今已经失踪了,而且根据对他的追踪结果显示,他本人现在所处的地方已经是位于龙渊泽深处!”

“什么?你确定不是戏弄老夫?此事怎么可能!

清薇子满眼震惊的看着白袍修士,不禁为对方的话语所惊住了。

要知道他虽然不清楚冰狱门派出哪位杀手对付暗杀周纯,却也知道,自己花费那么大代价所雇佣到的杀手,修为绝对不会低于金丹中期,并且实力定然是金丹中期修士里面的佼佼者!

这样一位强大的金丹中期修士,纵然刺杀周纯不成,照理说自身也断无受伤或者陨落的可能!

白袍修士当然明白清薇子为何震惊,但还是忍不住冷哼一声道:“哼,本座戏弄你有何意义?此前本座已经亲自去了趟龙渊泽畔,并且深入其中数千里也不曾找到那位师弟,基本上可以断定他如今是身处于那传说中的龙渊里面!”

说到这里,他也是目光凌厉的望着清薇子说道:“如今本座那师弟魂牌震动,魂光暗澹,料来应当是被人封印了元神!”

“然则阁下也知道,想要生擒并且封印住本座那师弟的元神,究竟有多难!更别说是将他置于那龙渊之中了!”

“如此本事,绝非那个金丹初期修为的后辈所能拥有,他背后定然还有高人存在!”

听得他这番话语,清薇子也是呆愣当场,一时间根本不知道如何回应他。

周家背后还有高人?

这事他怎么不知道!

一刹那间,月轮教和天镜真人这两方势力都在清薇子脑海中闪过,但又很快被他否定了。

他早已调查清楚了,周纯当时拿出天镜真人赐予的符宝,是天镜真人为了奖励周家献上叛徒余景华头颅而赐予的赏赐。

并且天镜真人是绝对不可能庇护周家和青莲观为敌的,这一点知道某些内情的清薇子心中无比肯定。

至于说月轮教,如果真的要庇护周纯和周家,也似乎没有必要这么麻烦。

身为靖国霸主的他们,只需放出话来,冰狱门大概率也只能放弃这单生意!

对了,龙渊泽,莫非是化龙教?

清薇子忽然一个激灵,想到了某种可怕的可能,眼神瞬间就变了。

他这般变化,自然是逃不过那个白袍修士的目光,见此情况,当即便看着他问道:“如何?看阁下的样子,似乎是已经有了答桉?”

“老夫也不敢肯定,只是刚才产生了一个大胆的猜想,不知是不是道友想要的答桉!”

清薇子眼神复杂的看着白袍修士说道。

“说来听听。”

白袍修士眼神一动,当即问起了详情。

清薇子闻言,顿时语气复杂的低声说道:“老夫也不知道周家背后是不是真有所谓的高人,如果一定要说有的话,结合道友说令师弟被封印在龙渊泽深处的事情,老夫认为那可能是化龙教!”

“化龙教么?”

白袍修士口中低声自语了一句,随后便望着清薇子说道:“本座没记错的话,目标好像和化龙教有着深仇大恨,此前还曾经有化龙教的金丹后期修士因其而亡?”

“正是因为如此,老夫此前也不曾想过目标会和化龙教混在一起,但是反过来想的话,若是化龙教舍得下血本,这还真的很有可能!”

清薇子说到这里,自己心里倒是先信了几分。

然后就内心充满了苦涩。

因为他知道,就算自己猜测成真,现在也没法借此良机铲除周家了。

除非他打算自爆自己雇佣杀手暗杀周纯的事情!

而且现在一切都是他自己的猜测,并没有抓到任何实证,他就是说出去,也难取信月轮教。

却没有想到,更让他难受的事情还在后头。

只见白袍修士听完他的推测后,先是一阵沉默,随后便看着他开口说道:“此事本座会禀告门主,由于本座师弟目前生死不明,目标危险程度上升到极度危险,这笔委托本门暂时不再受理执行,阁下的定金也要作为补偿金发放给本座师弟亲属,此事先就此作罢!”

说完甚至不等清薇子出言争辩,自己便先行身化一道白色遁光飞速离去了。

而原本听了他话语后,心生怒气欲要张口大骂的清薇子,在看见他所化遁光飞遁速度后,却是又硬生生将骂声憋了回去。

只见那白色遁光的飞遁速度简直可以用快如闪电来形容,眨眼间便飞出了数十里远。

这等速度一般的金丹后期修士都未必能够达到!

想到自己刚才和一位金丹后期杀手近距离交谈争论,清薇子不禁心中一寒,怒气全消。

“算了,就当是给那个杀手的安葬费了!”

他暗暗骂了一句,也急忙离开了此地。

今天得知的消息实在是太令人震惊了,他得回去仔细理一理,思考一下。

……

天渊仙城。

当周纯重回此地的时候,内心顿时便放松了许多。

虽然天渊仙城从来没有用“一入仙城,恩怨俱消”来当宣传标语,但是对于某些避难的修士而言,此地确实是有着这种避难功能。

只要不是犯下了滔天大恶之辈,不是得罪了大周国那些顶级大势力,凡是涉及私人恩怨仇杀的事情,躲入天渊仙城便基本上意味着安全了。

仇人纵然再恨你,也基本上不会敢在天渊仙城内动你!

而像冰狱门这样的杀手门派,更加是不会在天渊仙城内刺杀目标。

那样等于是直接得罪整个天渊仙城,得罪仙城背后那些大势力!

对于周纯而言,现在他能做到的事情都做到了,接下来周家那边他已经无法再做些什么,只能先尽力提升实力了。

若是他能够将三头灵宠都培养到四阶,便是遇到金丹后期杀手,也不是没有还手之力!

老样子,周纯进城后,首先就去了骆青霓挂单的店铺。

让他欣喜的是,骆青霓这边终于是出关了。

得知此事后,他二话不说马上就去了“青霓居”拜访对方。

骆青霓此时就在洞府里面,收到周纯登门拜访的传讯后,当即将他迎进了自己洞府里面。

然后便泡好灵茶向他致歉道:“真是抱歉,此番闭关时间有些超出预料,让周道友久等了。”

周纯见此,连忙回礼道:“骆道友客气了,本来就是周某有事麻烦道友,等一等又何妨!”

说完又认真打量了一番对方,然后面露笑容的恭贺道:“看来骆道友这次闭关是大有所获啊,想来突破金丹中期也不远了!”

却是发现对方法力修为大有长进,气息比之此前强出了不少。

而骆青霓原本就比他要早结丹几十年,自身资质也要强过他,修炼资源估计也比他要好,如无意外是肯定要比他先晋升金丹中期的。

只是面对着他的恭贺,骆青霓却是摆手苦笑道:“周道友说笑了,修为到了你我这个境界,百年时间都不够突破一个小境界的,更何况还有境界屏障在那里,青霓如今距离金丹中期可还差得远!”

她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虽然如今修为法力确实有所增长,可是要想触碰到金丹中期屏障,起码还得三五十年苦修才行。

而且到时候想要突破境界屏障,还不知道要耗费多少时间。

却不想周纯听了她这番话语后,却是忽的神秘一笑道:“骆道友如果是担心小境界屏障问题,周某这里倒是正好有一件东西可以帮到道友!”

“哦,周道友此言当真?不知是何东西?”

骆青霓眼神一亮,果然是马上被周纯的话语勾起了好奇心。

可周纯却是笑而不答,只是一拍腰间储物袋,取出一根玉简交给了她。

见此情形,骆青霓微微一愣过后,便连忙接过玉简查看了起来。

随后便见她脸色开始急剧变化,充斥着惊喜之色。

这样周纯一直等了将近两刻钟后,才见她将神识从玉简内抽出,然后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下心神。

随后才是目光复杂的望着周纯说道:“如此珍贵之物,周道友就这般轻易给了青霓,青霓真不知道该如何回报道友啊!”

周纯似乎早料到她会这样说,当即便微微一笑道:“明人不说暗话,骆道友和周某合作过多次,彼此间也算是性情相投了,此等宝物交给别人,周某也不放心,自身也没能力炼制,交给骆道友的话,以道友的人品,肯定不会亏待了周某!”

说到这里,周纯又一拍储物袋,接着取出了另外几根玉简,将之递向了骆青霓。

“这是周某从一处秘库宝藏内得到的一套完整炼丹传承,经过两代炼丹大师整理过后,此套炼丹传承应当是标准的大师级传承了,里面还有【紫尘丹】这种重要灵丹的丹方!”

“周某以此套炼丹传承和那张【玉露金霞丹】的丹方为报酬,想请骆道友今后百年免费为周某炼制所需丹药,不知骆道友可愿交换?”

一套大师级炼丹传承,加上【紫尘丹】和【玉露金霞丹】这两种珍贵万分的丹方,只换取自己百年内免费帮忙炼丹。

骆青霓心知这笔交易自己绝对是赚大了。

她马上就郑重应道:“好,青霓答应了,今后百年内,只要是周道友的炼丹委托,青霓分文不取,并且优先级会排到最高,百年后周道友的炼丹委托,青霓也一概只收取原价五成费用!”

“哈哈哈,如此倒还是周某赚了,骆道友果然从不曾让周某失望!”

周纯哈哈一笑,当即将手中玉简交到了骆青霓手里。

相邻推荐:思美人白芍淑女好逑三国:孙吴我做主我在火影矢量操纵灵气复苏:返还百倍经验返还珠之永琪海贼:退休前赚一万亿不过分吧!我和崇祯有个约定大明:崇祯的人生模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