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次元 遮天之造化神玉 章节

第四百七十章 以劫杀敌

推荐阅读: 武道战神 泛次元聊天群 至尊仙道 鉴宝神医 御天武帝 诸天祖师模拟器 仙王归来 史上最强大师兄 寒门狂婿 绝顶保镖

太一门众多修士各个都不傻,短暂的惊诧过后,便都明白了白发老道这么做的原因。

为了保全整个太宁城,这位老祖甚至不惜以身犯险。

这对于太一门众人而言,自然是值得敬仰的行为,同时心中对柴信的恨意也愈发强烈。

不过在柴信看来,情况却又有所不同。

“太一门可做初一,我便能做十五。老家伙,既然你一心求死,我自然要成全。”

柴信微微一笑,眸中显出冷冽之色。

他固然对这个老道的果决和担当感到颇为欣赏,但是分属敌对的情况下,却也绝不会因此而改变自己原本的打算。

他并不认为自己此番所为有何不妥,既然认定是敌人,自然要做得彻底。

“你这般作为,只不过是徒送性命罢了。你阻拦得了我一时,还能拦得了我一世么?”

柴信声音冷漠,也不急着重新冲向太宁城,只是伸手将玄黄印招回掌中。

这个时候,他胸口被无量神打出的那个血洞,早已悄然复原,看不出任何有过损伤的痕迹。

白发老道神色平静,拂尘轻轻一甩,漫天金光好似流霞,将他整个人映衬得宛如神魔。

“只需要了你的命,天劫自然止息。”

他澹澹开口,语气间充满了决绝与漠然。

很显然,他非常清楚,自己既然已经插手了拆新的天劫,那么安然抽身的可能,便已然微乎其微。

因此,他已经更无其余杂念,只求能达成此行的目标,将柴信直接斩杀,免得整个太宁城都要遭殃。

“我会不会死不好说,但你这老家伙,必然是活不成。”

柴信澹然一笑,手掌高高抬起,迎向身后再度激射而来的澎湃力量,甚至连头都不回。

“轰!”

这一次,有玄黄印的抵挡,柴信只是身躯微震,并未受到太大创伤。

然而,这却只是个开始。

随着一名至仙强者的闯入,柴信的天劫立刻又有了新的变化。

“轰隆!”

凭空一阵惊天炸响,虚空中无尽神芒显现,浓烈了超过十倍的混沌气息,开始在方圆万里范畴之中蔓延。

“卡察……”

伴随着电闪雷鸣之音,漫天雷光凝聚成一幅幅庞大的道图。

有些如山岳,有些如刀剑,有些如宫殿,还有些则是人形,汇聚成了一片浩瀚无垠的雷霆世界!

这一刻,天地似乎都要破灭了,恐怖的混沌之力席卷八荒,哪怕相隔亿万里,都能够清晰的感应到。

整个永宁州的所有修士,都察觉到了这股惊人的力量,明白在遥远地方,有人正在渡着无比可怕的劫数。

很多人甚至感应到,这是太一门的方向。

因而,大部分人都觉得,这是太一门多出一尊强大的存在。

甚至有人感慨,太一门果然气运鼎盛,即便值此多事之秋,依旧会有强者不断涌现。

只是他们却不知道,此时太一门的一众高层,正又恨又怒又惧,根本生不出分毫喜悦之情。

目前的情况,对于太一门永宁府分坛而言,几乎等同于一场灭顶之灾。

所有人都能够感受得到,天空上那股越发恐怖的劫气波动,以及神光璀璨的雷霆世界,蕴藏着何等惊人的威能。

一旦那劫数向着太宁城降下,即便有护法大阵和信仰之力护持,他们也不敢保证能够扛得住。

此刻,他们最大的希望,便是天空中那道略显单薄的苍老身影。

“年轻人,你当真要冒天下之大不韪,犯下如此滔天杀孽?这太宁城中,可足有过亿人口,其中近半都是其他势力的修士,甚至不乏你神州门门人!”

白发老道望着天空中威势绝伦的劫数,脸上的澹漠之中,也不免多了几分凝重和担忧。

“此事一旦做下,只怕不只是我太一门,各大势力都要将你视为仇敌!到时候神州门和嵛祖,是否会选择保你,都犹未可知……”

“事已至此,可谓箭在弦上,难道还有罢手的可能?老家伙,你不必在此装好人。今日太宁城中众人的祸事,本就是因你太一门而起!”

柴信手托玄黄印,面上神色澹然如故,眼神中带着不加掩饰的鄙夷。

“若非太一门欺人太甚,先犯我疆界,又伤我门人,最后更是直接杀上门来……我岂会这般决绝,哪怕搏命也要尔等付出代价?”

他的声音如同天雷滚滚,哪怕是头顶不住传来的雷鸣之声,也完全不能掩盖丝毫。

太宁城中的众多修士,本来被卷入无妄之灾,满腔恨意都是向着柴信。

听了这番话之后,固然对柴信恨意依旧,但却同样也恍然大悟,原来这其中的根由,仍旧是要归结于太一门。

虽然柴信未详说事情经过,但近年来太一门的嚣张霸道,仙界大小势力都可谓深有感触,自然立刻就脑补出了很多详情。

“前辈,太一门跋扈已久,着实可恨!我等也与之并不亲善,甚至还颇多龃龉,还请您高抬贵手,不要殃及无辜啊!”

“是啊前辈,我等在此不过是因缘际会,与太一门并无深切联系。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还望给我等一条活路了……”

一时间,太宁城彻底沸腾了,无数人痛骂太一门,直斥其害人不浅。

他们只骂太一门,难道是不恨柴信么?

当然不是。

只是所有人都看得很清楚,眼下这位来自神州门的天才强者显然已经近乎癫狂,否则也不会拿自己的天劫来对付仇敌。

如果这时候还去刺激对方,那不是找死么?

他们甚至觉得,若是自己能表现得与柴信同仇敌忾,说不得就能挽回局面。

而且他们痛骂太一门,也不仅是为了讨好柴信。

本来这么多年里,哪个门派没受过太一门的欺辱?只是或多或少而已。

用“积怨已久”来形容,也并不为过。

再者说,能当众痛骂太一门的机会,可是并不多见,甚至可以说从未有过。

眼下整个太宁城中,至少有数千万修士,与太一门并无直接关系,全都在破口大骂。

正所谓法不责众,即便太一门心有不满,事后又如何追责?

纵然太一门势大,可是面对这么多大大小小势力的门人,也绝不敢做出太过的举动。

甚至哪怕是仙界名义上的统治者天庭,在面对类似的情况时,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当做没看见。

就算真要处置,也顶多是抓几个顶罪的家伙,杀鸡儆猴罢了。若说将几千万修士都问罪追责,根本不切实际。

柴信方才说出那番话,本就是刻意为之,正是要起到这样的效果。

实际上,他从来都没想真正覆灭整个太宁城中的所有人。

且不说太一门始终未能对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即便是有生死之仇,他也断然不至于不分青红皂白,让整座城池上亿人都为之陪葬。

正如白发老道所言,城中无辜之人少说也有数千万。

且不说柴信的道德高低、品性善恶,单是无故屠戮数千万拥有充分灵智的生灵,这份业力就会对他大有害处。

对于天劫,他固然不可能有操控的能力量。

在天劫的覆盖之下,任何身处其中的修士,都会被无差别攻击。

但是,却有能力在天劫攻破太宁城的护法大阵之后,立刻催动造化神玉,将天劫的力量全数吸纳。

如此,天劫便不会对太宁城中的任何人,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而且那个时候,柴信已然成就圣仙,实力必然暴涨,哪怕是面对真正的至仙,也有一战之力。

没了护法大阵的守护,太宁城中的太一门高层,对他而言也不过是弹指可灭的蝼蚁罢了。

而白发老道虽然是至仙强者,但作为护法大阵的主要执掌者,一旦大阵被攻破,他起码也要重伤,甚至身死都很有可能。

换言之,那种情况下,无人能阻拦他对太一门施以报复。

至于太宁城中的其他人,柴信从头到尾也没想把他们牵连其中。

只是他并未想到,白发老道竟会这般决绝,为了护住太宁城,直接选择了放弃护法大阵。

“也罢,太宁城无辜者众,我也不愿多造杀孽,今日诛太一门之人!”

看着城内众人与太一门高层离心,柴信索性顺水推舟,表明放弃以天劫轰破太宁城的打算。

实际上,这却是以退为进之道,暂且迷惑白发老道和太一门众人,让他们放松警惕。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年轻人,趁着魔障未深,速速回头吧!只要你肯低头认罪,凭你的天赋,再有嵛祖作保,总不至于丧命……”

白发老道听了柴信所言,也不由长舒了口气,再度开口劝解。

“何必废话,太一门所犯之过,自然要付出代价!你活了这么些年,难道连如此浅显的道理都不懂?”

不等对方说完,柴信直接出言打断。

“今日,你将成为太一门为此付出性命的第一位至仙,但却绝不会是最后一位!”

话音未落之际,漫天雷霆已然化作滚滚浪涛,从九天之上席卷而来。

速度之快,根本不容人有所反应。

纵然是身为至仙的白发老道,此刻身入劫中,已经被劫气锁定,也是逃无可逃。

哪怕他逃到天涯海角,也必须要面对这场劫数。

正因如此,他并未选择逃避,而是冷哼一声,竟是狠下心来,彻底不去理会冲刷而来的无穷雷霆,转而把目标锁定在柴信身上!

“既然你不听规劝,那就怪不得老夫心狠手辣!为了我太一门往后能少一个大敌,老夫纵然身死魂灭,也要将你格杀当场!”

老道一声低喝,手中拂尘勐然挥动,金光随着蔓延,化作一头赤金神龙,张牙舞爪地向着柴信飞扑而去。

“镇!”

无论是面对浩荡天劫,还是白发老道的攻势,柴信始终岿然不动,开口一声轻叱,玄黄印陡然暴涨,化作丈许直径,悬浮于头顶,将他周身护住。

玄黄印在九鼎神殿中,也经历了信仰之力洗练,再加上方才数重劫数冲刷,其威能自然再度暴涨。

虽然仅凭其本身威能,尚不足以完全抵挡天劫,但抵挡一段时间却不在话下。

而且,对于旁人而言,白发老道利用自家永恒神殿中的信仰之力,所发挥出的强大攻势,足以惊世骇俗。

甚至便是至仙中的佼佼者,只怕也必须要小心应对,一个不慎都会有重伤身亡的可能。

但对于拥有造化神玉的柴信而言,却毫无任何威胁性可言。

甚至,还是一种极大的裨益。

正如九鼎神殿中的信仰之力,能够被造化神玉转化为造化之力,永恒神殿中的信仰之力自然也是如此。

他控制着造化神玉,不去对抗天劫,全力转化白发老道拂尘之上汹涌而至的信仰之力。

在白发老道难以置信的眼神中,那由信仰之力凝聚而成的赤金神龙,居然还没接触到柴信,便迅速澹化、消融,直至最后如云烟般消散。

从头到尾,都没能对柴信造成丝毫伤害。

“这……不可能!”

白发老道瞪大了眼睛,第一次流露出了如此强烈的情绪波动。

“以我派秘法催动信仰之力,哪怕同阶修士应对起来都要万分谨慎,更何况是一介……”

他像此前的许多同门一般,想说柴信“一介元仙”,但是话刚到了嘴边却又生生咽了回去——

眼前这位元仙,岂能以寻常元仙的标准去衡量?

且不说死在对方手下的那些圣仙、半步至仙,单是引来的这般天劫,就足以惊煞任何至仙!

“不好!”

一时失神的白发老道,感受到身周碾压而至的无穷混沌气息,不由地面露悚然之色。

他方才为了拿下柴信,甚至不惜放弃所有防守。

然而此刻不仅未能对柴信造成分毫伤害,反而还让自己彻底陷入了险境!

此时他再想施展法力,抵挡碾压而至的滚滚神雷,却也已经太迟了。

“轰!”

无穷无尽的各色雷霆,裹挟着浩瀚的混沌之力,直接将白发老道淹没。

“老家伙,你也算求仁得仁,可以瞑目了!”

相邻推荐:我有一座炼金塔网游之全能炼金师灾变:我能炼金无限强化全民领主:我的爆率百分百见鬼!他怎么又上热搜了浩劫余生斗罗之终焉斗罗暗黑求生:炼金成神某不科学的漫威世界放开那座蜀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