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 大唐:开局把李世民当亲爹 章节

第三百零一章陛下啊,可别再折腾老臣了,伤不起啊

推荐阅读: 仙王归来 寒门狂婿 鉴宝神医 诸天祖师模拟器 泛次元聊天群 绝顶保镖 御天武帝 武道战神 史上最强大师兄 至尊仙道

“爱妃,收拾一下,随朕去看望长安去。”

李根这句话,直接让魏芬芳热泪盈眶。

长安离开都快四年了,自己这个做母后的,每日每夜,都在牵肠挂肚的牵挂。

今日,终于可以去看望自己的孩子了。

程安生将座驾,开到御书房门口。

下车后,将后排车门打开而来。

李根和魏芬芳,上车坐好以后。

程安生关好车门,上车驾驶汽车,离开皇宫。

“安生,百官们都通知到了吧?”

“回岳父大人的话,已经安排禁卫军,前往百官府邸传达圣谕了,陛下和皇后娘娘南巡,暂且罢朝,国事暂由六位尚书联合处理。”

李根微笑着点点头。

“如此以来,朕,也就放心了。”

“爱妃,长路漫漫,你我暂且睡会吧。”

李根很快便歪头睡着了,魏皇后怎么能睡的着觉,距离儿子越近,心越欢喜的厉害。

其实长安距离秦岭并不远。

若是按照直线距离的话,不过两三百里路程而已。

只不过,南水北调所选择的位置,距离长安城远了许多。

程安生,一路轻车熟路,直奔秦岭施工之地而去。

“安生,你来过这里?”

“回岳母大人的话,确实来过。”

“那你见过长安他们吗?”

魏皇后的话,让程安生点点头,开口回答道。

“见过,而且不止一次见过。”

魏皇后突然间好像明白了什么。

压低声音开口说道。

“实话告诉岳母,是不是和你岳父一起来的?”

程安生没有开口回话,只是郑重的点点头。

一瞬间魏皇后,掐死李根的心都有。

自己多次苦苦哀求,他都无动于衷。

结果呢,他竟然偷偷摸摸的跑过来看孩子。

魏皇后举起粉拳,就要对正在睡觉的李根,来一顿暴雨梨花拳。

程安生自然在反光镜里,看到了这一幕。

“岳母大人,您也别怪岳父。”

“岳父大人心里其实也挺苦的,既要锻炼三位殿下,还担心他们吃苦受罪。”

“每次岳父大人来的时候,只是远远的用千里眼,看着三位殿下。”

“安生问岳父大人,为何不去当面一见?”

“岳父大人言称,他是替皇后来看看孩子们的,若是见了他们吃苦受罪,担心一时忍不住,带他们回宫……”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有一次长安殿下病倒了,太师和太傅事后方才坦言,殿下是累倒了。”

“安生一路驾驶汽车前往秦岭,岳父大人一路上都在落泪。”

“安生,岳父这样做,是不是太狠心了……安生当时听到这句话,忍不住就哭了起来。”

“岳母大人,其实岳父和您一样,牵挂和担心三位殿下,他说男人就应该能吃得下苦,受的了罪,他的皇子更应该如此……”

“否则这天下大业,这万里江山,他们扛不起来,也肩负不起这么大的重任。”

“岳母大人心里苦,岳父大人自然是比谁都清楚,那晚上,岳父大人看到昏迷中的长安殿下,泪如雨下的开口说道,长安啊,你小子一定要好好的,否则父皇没法跟你母后交代啊……”

“父皇这几年对得起天下,对得起百姓,唯独对不起你们的母后啊……”

呼!

呼!

魏皇后高高举起的粉拳,瞬间落下,奔涌的泪水夺眶而出。

滴嗒滴嗒的落在李根的肩膀上。

“这是下雨了……”

羊装睡觉的李根,迷迷湖湖的睁开眼睛。

刚刚程安生那些话,都是实情,也是李根让他借机转达给皇后的。

“爱妃,你怎么哭了?”

“安生,是不是你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程安生继续开自己的车,表示自己很无辜。

“陛下……臣妾明白你的良苦用心了…”

魏皇后勐地扑进李根怀里。

“爱妃,安生可在呢,别让晚辈看咱们笑话。”

“等下见到长安他们,切莫如此伤心难过,孩子们都已经长大了,看到母后落泪,他们也会跟着落泪的。”

“要哭咱们回宫,回家一起哭。”

李根这个回家一起哭,至情至性,瞬间又收割了一波,皇后的眼泪。

“嗯,臣妾明白,臣妾一定会克制住情绪的。”

汽车沿着山路而行。

魏皇后彻底看清楚了,这路乃是专门修筑的新路,看这地面不超过两年的时间。

“岳父大人,岳母大人,前方三里处,到达现场。”

“看样子,今日众将士和百姓们,应该是在庆祝。”

李根微笑着点点头,开口说道:“历经三年有余,贯通秦岭南北,将士们和众百姓所付出的心血和努力,可谓是感天动地啊。”

“朕和皇后,有幸和众将士以及百姓们,一起见证这旷古绝今之奇迹,理应举国同庆。”

李根握紧皇后的手,掏出手帕,为其擦干眼泪。

“岳父大人,就在这里停车吧?”

“无妨继续前行,来到人群面前。”

听了李根的话,程安生有些慌乱。

“岳父大人,万一……”

“没有万一,这里是大唐的将士,还有大唐的百姓,怎么会有万一呢,放心吧!”

“喏!”

程安生答应一声,继续往前行驶。

“太师,太傅,那是陛下的座驾……”

一位带队的将军话音落地,众人齐齐转过身来。

“是陛下的座驾,是陛下的座驾啊。”

“众将士,大唐的百姓们,陛下来看望我们了……”

房玄龄虽然年世已高,可是说起话来,依然是中气十足。

“暗中保护好陛下安全。”

杜如晦对身边的一位将领,开口吩咐道。

这里人员密集,一旦发生意外,谁也担待不起。

“喏。”

将领立即离开,召集亲卫去了。

“三位殿下,请先行一步。”

房玄龄微笑着开口说道。

“太师,太傅,先请。”

李长安施礼回应道。

“如此老夫就托大了。”

房玄龄和杜如晦,也没有再推辞。

二人大步往前迎接过去,李长安,李吉和李祥,紧随其后。

程安生将车挺稳。

赶紧下车,快走两步,将后排车门打开。

李根率先下车,然后搀扶着皇后,从车内出来。

房玄龄和杜如晦眼皮一跳,皇后娘娘竟然也来了。

“三位殿下,数万将士和百姓面前,莫要失态。”

房玄龄和杜如晦,齐齐低声叮嘱道。

李长安,李吉和李祥,自然看到了父皇和母后都来了。

“学生谨记太师和太傅叮嘱。”

房玄龄和杜如晦微笑着点点头。

三位殿下的心性,他们还是非常满意的。

正所谓虎父无犬子,三位殿下,都有当年陛下之风,尤其李长安更甚。

“老臣,参见陛下,参见皇后娘娘。”

房玄龄和杜如晦躬身施礼拜见。

“儿臣参见父皇,参见母后。”

李长安,李吉和李祥,也赶紧施礼拜见。

“参见陛下,参见皇后娘娘。”

数万将士和数万百姓,齐声高呼。

声音直冲云霄,在秦岭南北久久回荡。

“太师,太傅平身。”

“众将士平身。”

“大唐的百姓们,平身。”

“谢陛下!”

李根话音落地,众人齐齐垂首而立。

魏皇后挽住李根的胳膊,跟随李根缓步前往。

“朕和皇后听闻,秦岭南北已经贯通了,朕和皇后欣喜之余,特意来此地看望大家,看望为南水北调汉口线,付出努力,付出汗水,付出心血的每一个人。”

“秦岭,横贯南北,隔绝了我们南水北调的道路。”

“这一道天障,曾经让朕头疼无比,为了打通这道天障,将士们和百姓们,日夜用铁锤砸,用挖掘铲挖,甚至是用手指扣……”

“多少将士挥汗如雨劳作,多少百姓举家前来支援,多少个血泡在你们的手上,从血泡变成了老僵……”

“你们的每一份努力和汗水,朕不会忘记,秦岭不会忘记,这条贯通的,南水北调汉口线不会忘记,大唐数万万百姓也不会忘记。”

“未来的孩子们,千秋万代的子孙们,都将会永远铭记,在场每一位的恩德。”

李根不愧是扇情大师,一番话,让众将士和百姓们泪如雨下。

所有人都觉得,这些年所受的苦,这些年所受的累,完全都值得了。

“众将士,百姓们!”

“朕决定,将你们的名字,竖立在秦岭两岸。”

“十块石牌不够,那就百块石牌,百块石牌不够,那就千块。”

“但凡参与到贯通秦岭南北的,所有将士和百姓们,朕会让世世代代,都记住你们的丰功伟绩。”

“这里,未来,将会成为一道风景区,朕和皇后也会每年前来瞻仰。”

“大唐有这样的将士,何愁不强盛!大唐有这样的百姓,何愁不兴旺!”

“将士们,百姓们!”

“汉口线,最难的秦岭已经打通了,接下将汉水和渭河连接在一起,仍然需要将士们和百姓们的辛勤和努力。”

“朕和皇后,谢谢你们,谢谢!”

李根轻轻碰了一下皇后,魏芬芳心领神会。

二人对着众人,轻轻躬身。

呼!

呼!

呼!

这一刻,所有的人都哭了。

即便是房玄龄和杜如晦,也是泪如雨下。

“陛下,陛下,陛下……”

秦岭之上,一位士兵,举起手中的挖掘铲,振臂高呼。

一时之间,所有人热泪滚滚,齐齐高举右臂。

“陛下,陛下,陛下……”

“陛下,陛下,陛下……”

经久不绝的高呼,足足持续了一刻钟的时间。

最后还是李根多次抬手示意,高呼声,方才缓缓平息下来。

“陛下,皇后娘娘,请移步。”

房玄龄和杜如晦,躬身邀请陛下和皇后娘娘,前往临时设置的指挥中心而去。

李根和皇后微笑着点点头。

“你们三个,也跟着过来吧。”

“儿臣,谨遵父皇和母后口谕。”

李长安三人,紧随太师和太傅,一起往指挥中心而去。

里面空无一人,魏皇后握住长安的手,眼泪就控制不住的掉下来了。

原本细皮嫩肉的长安,现在是皮糙肉厚,满手都是血泡。

“痛吗?”

“母后,不痛……”

长安紧紧咬住下唇,生怕自己会落泪。

“陛下,您刚刚那番话,可谓是感天地,您和皇后娘娘那一鞠躬,可谓是千古帝王和贤后之楷模。”

“老臣可以预见,原本计划耗时半年将汉水引入渭水,眼下士气正盛,也许四五个月既可竣工。”

听了房玄龄的话,李根微笑着点点头,开口说道。

“秦岭贯通之地,还需要留下些许将士,明日朕会派人送来炸药,地下的山石,完全可以借助炸药的威力,来节省人力物力。”

“不过,一定告诉将士们,千万要仔细小心,万万不可出现意外事故。”

房玄龄和杜如晦,齐齐郑重的点点头。

“长安,吉儿,祥儿……”

“儿臣在!”

李根话音落地,李长安三人,齐齐恭敬的施礼回应道。

“你们三人都已经长大了,父皇让你们吃了近四年的苦,今日也到了你们,返回长安城的日子了。”

“太师,太傅…朕意欲在他们三人之中,挑选一位太子。”

李根话音落地,房玄龄和杜如晦,齐齐眉毛胡子一起跳。

好家伙,以前还背着三位殿下,这样说话,现在都这么直接了吗?

背着三位殿下的时候,房玄龄和杜如晦,都不战队,更何况当着三位殿下的面呢?

房玄龄和杜如晦心里苦啊,可是他俩还不能说。

他俩年事已高,可经不起折腾了。

陛下啊,您就别再折腾老臣了,伤不起,伤不起啊!

李根看着房玄龄和杜如晦,尽皆是一张苦瓜脸,微笑着继续开口说道。

“最近朝堂之上,文武百官催的越来越紧了,朕还是想听听太师和太傅的意见。”

房玄龄和杜如晦互视一眼,分别轻轻的摇摇头。

虽然二人私下里,早就认定了李长安,可是不能说啊。

现在李吉和李祥都在,就是他俩不在,这话也说不得。

“陛下,皇后娘娘,此事乃是皇室之事。”

“再说了,三位殿下,尽皆是人中龙凤,三年多来,老臣亲眼目睹他们,和将士们同吃同住同劳作,深受将士们和百姓们爱戴。”

“老臣实在是难以抉择,还请陛下和皇后娘娘定夺。”

作者其他书: 唐朝从当村长开始 大唐:我的丫鬟竟然是长孙皇后 大秦,开局被始皇帝偷听心声 开局被李世民,全城通缉
相邻推荐:终极一班大黑手仙道凰行遮天之不死仙凰神级御兽:开局一座金刚骷髅岛同时穿越了诸天万界!我在诸天轮回封神我变成猫武士神魔血脉开局签到泰坦血脉我的超级神豪养成系统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