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神诡世界,我有特殊悟性 章节

第201章 人尽可夫,就我不行?

推荐阅读: 泛次元聊天群 鉴宝神医 诸天祖师模拟器 史上最强大师兄 御天武帝 寒门狂婿 武道战神 绝顶保镖 至尊仙道 仙王归来

季缺带着云雪宗一行人包了条大船,浩浩荡荡的往天仁城去了。

据说这开船的是有名的快船手,曾经把船开到过树上过。

季缺忍不出好奇去看了一眼,发现这不就是之前那六趾老六吗?

六趾老六看见季缺后,惊讶道:“公子,好久不见,怎么更加英俊了?”

季缺一时竟无法反驳这现实,只觉得这老六很是老实。

之后,六趾老六杨帆启航,风帆一下子拉满,能多快就多快。

船上的人对这速度都挺满意,有的还惊叹这船速。

三境真元境和四境神念境的修行者短时爆发出的速度极快,远不是这拉满风帆的船都能比的,可是难以持久,所以大部分时间,大伙还是该坐船坐船,该骑马骑马。

可是季缺还是觉得慢了。

他这个人啊,了解他的都知道,他是比较持久的。

老实说,六趾老六开了这么多年船,很少有今天这么紧张。

像这宗门里的仙人仙女他搭过,可这一船的仙人仙女,简直生平仅见。

在他近乎要把船开上树的速度下,云雪宗众人很快到达了目的地。

季缺他们赶到的时候,宁红鱼正在主持大局。

不得不说,季缺摇来的人是最多的,质量也是最高的。

看着季缺带着人浩浩荡荡的来,其余本来聚在一起的人不由自主让开了一条道。

季缺走在前面,总感觉味道不对。

怎么有种黑帮派老大的感觉。

白灵霜跟在后面,很快将目光从季缺的后脑勺上转到了宁红鱼身上。

同是青玉榜上的人物,又同是女人,不管是她自己亦或是外界,都经常把两人放在一起比较。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都不如宁红鱼的,从青玉榜上的排名就可以看出。

她虽然有些不服气,可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

可一切都止步在自己的这次出关。

她不清楚宁红鱼如今是什么境界,可应该不可能比自己更高。

如今的她是有信心填上之前的那抹差距的。

而这个时候,白灵霜视线又从宁红鱼身上移到了季缺身上,再从季缺身上移到了两人身上。

季缺和宁红鱼在交谈,看起来很自然,可看得出来,两人的关系绝对不只是上下级那般简单。

女人的直觉告诉她,季缺和宁红鱼关系可能很亲密。

本来季缺这个她没有玩过的男人,知晓真相后最接近她心中如意郎君的男人,这个和她有过婚约的男人,不仅和自家妹妹关系亲密,如今还多了一个她的对手宁红鱼?

就在这时,又有一个女人凑了过来。

只见那女人拍着季缺身上的灰尘,像是在埋怨什么。

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个女人和季缺的关系也绝对不一般!

之后,她就看到了那女人的脸。

林香织!

之前在云雪宗的时候,她见过林香织,她以为对方成为了季缺的下手,只是某个意外。

因为她后面发现,林香织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出现在宗门,而季缺却一直在当门房。

可如今来看,他们明显是在一起,关系还很亲密。

想到季缺对自己那般冷澹的模样,白灵霜心中妒火更甚。

等于三个女人都可以玩,就她不能?

关键是这三个女人她一直很介意,一个是从来只能玩自己剩下的东西的妹妹,一个自己一直没怎么赢过的对手,还有一个早已闹翻的闺蜜。

不要啊,这样的事不要啊!

看着季缺和宁红鱼、林香织亲密无间的样子,她心中一时布满了不甘和苦涩,以及浓浓的嫉恨。

因为照理说,季缺本该是她的。

这种感觉,就像是你低价卖掉了一套颇为嫌弃的老房子,只觉得甩掉了一个包袱,结果偶然发现接手的人在里面发现了数之不尽的金条一般。

不,比这更严重。

她一时只觉得呼吸都有些不顺畅起来。

女人间的嫉妒往往都是这样,即便是闺蜜,可能是因为外界的一句话,比如在意的人无意中和别人说了闺蜜更可爱,就很有可能跟闺蜜翻脸,甚至变成仇人都说不定。

这时,两个黑衣人过来了,简单的向宁红鱼等人说了几句。

陈老实重伤之后,这处降魔楼分楼一直是宁红鱼在主持大局。

对于这一点,不少前来支援的老前辈并没有多少异议,因为他们自知除了岁数和境界外,其他地方都不如宁红鱼。

他们老了,活了这么多年,杀的人降的魔可能还没有宁红鱼这个小年轻多,仅仅在魄力上都大大不如。

来的人是清气司的官差。

宁红鱼听完他们的话后,冷静下令道:“各位,三人一组,对手非常阴险,一旦发现,有机会诛杀并肩子一起上,没把握就发信号再一起上。”

“这里没有道义,所谓的道义就是对自己残忍。”

之后,众人就很快组起了队。

看得出来,这批临时组织成的盟军并没有多少纪律,组队都有些混乱。

不过万幸陈竹这降魔楼分楼管事在,很多细节都是他在负责。

不得不说,陈竹修行本事一般,可干这种活却是一把好手,经过他的调节后,这分组算是勉强完成了。

总共四十六组人,绝大部分本身就是熟人或者一个宗门的同门,有些性格孤僻的正义散修也勉强凑在了一起。

白灵霜静静看着季缺三人,已准备好以四境神念境的修为一鸣惊人。

她要重回那种俯视的姿态,就要必须比季缺和他身边的女人强。

他对她爱搭不理,她就要证明她比较强,是他高攀不起。

这样她心头才会好受些。

季缺和宁红鱼先去一步,缘于清气司的人告知了他们,已找到了猪王的线索。

清气司打架不行,可跟踪这种事是有高手的。

在得到降魔楼的求援后,他们在楼宇的废墟里找到了猪王的血,自然就有方法循着这味道去找人。

如今季缺近乎带了云雪宗绝大部分高手过来,可以说是用一个宗门的力量干一个人,纸面上的实力是够了,毕竟猪王也受了重伤。

可如今的问题是怎样形成正义的围殴之势,猪王不会傻傻的等着一群人一起干她。

除非她认为这样很好玩。

季缺他们的计划是,必须有人尽可能的拖住猪王,然后通过发讯号的方式把人叫来群殴。

季缺身上用来传讯的烟花是最大号的,宁红鱼解释道:“以你的运气,你应该是最容易遇到猪王的人。”

季缺思索道:“这次恐怕不一定。”

宁红鱼挑眉道:“为什么?”

季缺回答道:“最近我只是踩屎,连银子都没怎么掉,霉运还不成气候。”

领悟了《仁书》之后,他悟性的积累才开启不久,倒霉确实还在初级阶段,会不会撞见猪王还真说不准。

几人走了一段路后,很快来到了一片屋舍前。

这里是城郊的贫民区,人口众多,鱼龙混杂。

低矮简陋的屋舍连成一片,有的街道又脏又窄。

这皆在于屋舍无序的扩建,将本来就不宽的道路都遮挡了许多。

这些扩建的屋舍大多是黄泥土墙,门窗就是一块块肮脏的破布,只能用来勉强避雨,更简陋的就是随意搭个草棚,只能人能躺就行。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没办法,北地越来越乱之后,更多的人不得不背井离乡。

同样是背景离乡,天仁城这种相对安宁的大城自然是首选,这也导致了这片区域越来越大,越来越拥挤的原因。

这样的环境里,季缺前后遭遇了两拨扒手和两个碰瓷的,全部被他打了一顿化解。

宁红鱼静静看着这一幕,说道:“我觉得你运气还不错。”

季缺揉了揉脑袋,说道:“也许吧。”

这时,宁红鱼忍不住问道:“你身上有符没有?”

“当然有。”季缺回答道。

有宁红鱼在的时候,他的符一直是管够的。

“给我来一百张火符,老价钱。”宁红鱼说道。

“上峰,要不一百六十张吧,只收你一百三十张的钱。”季缺一边掏符,一边询问道。

宁红鱼一阵无语,说道:“你这还搞促销了。”

“实在不行,给一百二十张的价钱就行。”季缺忍不住说道。

没办法,这符再不卖一点,都要生霉了。

“行吧,那来一百六十张。”宁红鱼说道。

“水符要不要?”季缺一边给符,一边问道。

宁红鱼冷澹道:“不要,上次的还没怎么用。”

“一百张给五十张的价钱。”季缺继续推销道。

“不要。”宁红鱼斩钉截铁回答道。

前面两个清气司的官差一直留意着身后两个年轻强者的对话。

他们一直在想,这对年轻强者真是接地气,买点初级符箓跟大娘买菜一样,还讨价还价。

直至宁红鱼把厚厚一叠银票给了季缺,看得两人眼睛都直了。

这火符是金子做的?

就这一叠银票,他们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干活,得忙多久才能赚到。

季缺拿着银票,喜笑颜开的给了身旁的林香织,说道:“这次你先帮我保管好,我感觉我要倒霉了。”

林香织接过银票,随意的往兜里塞,结果季缺又拿了一大半回来,嫌弃道:“上次让你看银票,你能让耗子偷了,这部分还是我保管吧。”

林香织反驳道:“说得我很想替你保管一样。”

这样的对话颇有点老夫老妻的感觉。

前方的清气司官差除了关心银票外,又忍不住关心起了季缺三人的关系。

季缺和宁红鱼之间,绝对不是简单的上下级和买卖符那般简单,更像是上下级在一起呆得久了,动了心。

他们清气司就有现成的例子,这大人的左臂右膀是两个女子,看起来关系挺正经的,一心为公,结果当着当着,就成妻妾了。

有另外的大人嘲笑他家大人,他家大人还恬不知耻道:“这都是为了差事啊。活儿太多了,刚好找两个能回家的自己人继续辛苦干活。”

如果是季缺和宁红鱼之间就是类似的上下级关系,那季缺和林香织就是生活在一起不短时间的夫妻感觉。

两人时不时“无意间”看到宁红鱼只睁着一只眼却别有韵味的明媚容颜,以及林香织那一副小娇妻的样子,忍不住好生羡慕和嫉妒。

为什么我们的上司是个秃头的中年汉子,家里的都是黄脸婆?

人与人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就像他们和季缺的长相一样。

随即他们又想起了季缺是新晋万中无一的修行奇才,发现这差距不禁更大了。

可是发现这一点后,他们心头反而不泛酸了。

怎么说,和旁人差距不大的时候,你心头是会嫉妒是会酸的,就像你邻居新修的房子比你家的好,你会泛酸,可你邻居成为首富后,你反而不会酸了。

因为你已失去了追赶的动力。

这个时候,两名清气司的官差放慢了脚步,轻声说道:“三位,接头的兄弟就在那里。”

这是一条泥巷子,巷子两侧皆是凹凸不平的黄土墙,上面还长着草。

巷子的尽头有一扇门,按照两位官差的说法,他们查到线索的兄弟就在那里。

而这个时候,林香织忍不住说道:“不对,有血腥味。”

季缺和宁红鱼没有犹豫,走在了两名官差的前面,武器已滑到了手里。

林香织按住了两人肩膀,身上一下子有月华的光芒闪动。

下一刻,她已变成了一只猫跳上了屋顶。

季缺轻车熟路的捡起了她地上的衣衫,放进了身侧的木匣里。

后面的两名清气司官差眼睛都直了。

猫,猫妖?

这季缺不仅玩人,连妖都能拥有?

片刻之后,一段听起来挺可爱的猫叫声响起。

季缺点头,推门而入。

屋子里没有人,木桌上摆着一堆没嗑完的瓜子。

清气司负责追踪的人,之前应该在这里嗑着瓜子。

而现在,他们不在这里。

而是在外面。

屋子外是一个土墙围着的院子。

院子里,是一堆人被分开的肢体。

这些里面有人的手指、手臂、心脏、胃等器官。

它们按照一定的顺序血腥的排在院落里,组成了三个字——“蠢死了”。

“蠢”字下两个“虫”的最后那一笔划,刚好是两个清气司官差的头颅。

他们的嘴里还含着瓜子,一脸惬意的看着季缺他们,极尽嘲讽。

季缺揉了揉发紧的头皮,说道:“她真的很会玩。”

相邻推荐:最强天魔系统一键满级超神修炼系统一键满级废土:武神空间,一键满级超人的赛亚人弟弟超神模拟,我有无数世界修炼从简化功法开始灌篮之中锋荣光活在诸天大造化剑主网王之刺头军团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