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 我成了游戏里的反派之王 章节

番外一 宇宙真相

推荐阅读: 泛次元聊天群 鉴宝神医 绝顶保镖 寒门狂婿 仙王归来 武道战神 御天武帝 至尊仙道 史上最强大师兄 诸天祖师模拟器

一颗苍白的星体在宇宙中自转不休。

它明明没有围绕恒星运转,可依旧有着日升西落,其整个外表包裹着一层厚厚的“苍白薄雾”,所以看上去如同璀璨的白色圆球……那实际上并非“大气层”,而是源于某位至高存在,以未知手段布下的“遮掩”。

这种遮掩,足以令这颗名为“伯雷塔尼亚”的星体,不被星空外的任何生命乃至文明所知……就算是超脱序列的存在,亦不例外。

以至于在整个茫茫的星空宇宙中,它都将是极其隐匿的,安全的。

而这颗星体,正是伟大的命运沉沦之主的故乡。

在这颗硕大无比的苍白星体身旁,还围绕着另一颗相对较小的,湛蓝的小星体,它名为“湛蓝星”,目前属于伯雷塔尼亚星的“卫星”。

在伯雷塔尼亚世界的历史中,从前并没有过关于它的存在或记载,是后来人在苍白历的某天夜里发现,璀璨的星空突然出现了两轮月亮。

一为皎白,一为湛蓝。

皎白之月自然是源于“苍白女士”,也就是“月神”芙洛尹斯佩特的化身面相,在现世中的显化。

至于湛蓝之月……

唯有一处解释。

源于伯雷塔尼亚世界最强盛的曙光教会,在圣经《苍之圣典》最新修订版的第一章中表明——

“湛蓝星”的诞生,是伟大的命运沉沦之主以无上伟力创造而出,是她除仙境以外的第二“神国”。

那个世界充满了神秘和魔幻色彩,那里的居民和钢铁融为一体,能够坐着飞行的马车出行,还有人手一部的通讯“手表”与“梳妆镜”,令人神往。

“伯雷塔尼亚”与“湛蓝”两颗星体,就如同相互守候的恋人,于这死寂黑暗的星空中“相濡以沫”。

实际上,在两颗星体更外围的广袤区域,时刻充盈、飘荡、环绕着一片无形的苍白星河,那是由无数“白洞”组成的宇宙奇观。

可这奇观,即便是伯雷塔尼亚世界的高位者们,亦或是湛蓝世界最先进的科技手段,都观测不到……

唯有诸神,方能凭借自身位格与能力,依稀察觉到有这样一股力量围绕并保护着世界。

她们彼此默契,心中十分清楚。

那便是命运沉沦之主留在故乡的部分躯壳,用以永恒守护与陪伴……

*

*

*

苍白历62年,8月1日,清晨。

骄阳从东边升起,洒下明媚灿烂的阳光。

数只金翅雀叽叽喳喳,嬉戏着,欢快从半空划过,留下数条绚烂的轨迹。

亚尼塔大陆唯一国度,曙光帝国。

王城,琥珀斯佩特的繁华中心区。

这里的街道整洁有序,坚固美观的大理石板路面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细看之下,甚至还能发现表面布满的精致花纹——

那花纹中饱含着杰出工匠们对帝国的爱戴,以及对新时代的虔诚。

八条漆黑锃亮的钢铁轨道以优美的弧线交错,镶嵌于十字路口的地面,不多时,一辆有轨电车奏响鸣笛,顺着轨道驶来,路边的绅士小姐们对此却并不意外。

随着新时代的日新月异,新事物层出不穷,人们早已对此习以为常。

个别年迈的老绅士却是停下脚步,朝着驶过的电车脱帽行礼,流露出敬意与感激之色。

“曙光帝国在安娜女王的带领下,愈发繁荣昌盛,新时代真是一天比一天更美好咯……”

一名老者杵着手杖,朝身边的同伴感慨道。

“谁说不是呢!老扎戈!”

同伴满头白发,张嘴露出残缺的牙齿,嘴角洋溢着笑容。

“上周三还是周四来着,市政心刚发布了王室会议的最新政策,年满十六周岁的公民便有资格参与‘曙光洗礼’,前往曙光大教堂接受祝福……我那孙子雷曼昨天回来就兴冲冲地喊,‘迪森爷爷,你猜我去哪了?!我在诸神的见证下,去往了无限先生的第二神国,湛蓝星!’”

“回首过往,真是觉得不可思议……”

老扎戈摇头。

帝国挺过了初期因神战带来天灾与永夜等磨难,又经过六十多年的发展,成了现如今鼎盛的模样。

老人算是亲身经历并见证了整个历史。

他的目光扫过路边鳞次栉比的高楼,各种装修高档的商铺五光十色,通电的招牌亮着醒目的彩色字体。

街上,一辆辆的黑色燃油汽车随处可见。

“报纸!新鲜出炉的报纸!”

这时,一位戴着贝雷帽的少年报童,正穿着“巴卜比卜报社”的制服,骑着一辆外观简约大气的银白色电力自行车,正沿途叫卖。

“孩子,来两份报纸,顺便再来包‘叮叮牌’香烟。”

老扎戈叫停了报童。

“好嘞,先生。”

报童高兴地笑道,熟练地停下电动自行车,从后备箱中取出了报纸与香烟,递给了老人。

“一共95铜克罗。”

“给。”

老人掏出钱包,支付了九张纸币与五枚铜币。

这纸钞是帝国银行最新发行的货币,上面印刻着女王的头像,当然,最大面额的“金磅”则是诸神的画像。

“谢谢,先生,愿仙境诸神卷顾您。”

报童道了谢,踩着电动自行车离开,又沿途叫卖起来。

两位老绅士干脆就直接站在原地,一边抽着香烟,一边读起了今日的报纸。

很快,两人不约而同地变了脸色。

“安娜女王又重病了?”

他们看着报纸上的头条报道,面露担忧。

这已经是安娜女王第三次重病了,虽然有自然教派无微不至地照料,但这位传奇女王毕竟只是一位普通人,多年的操劳加上93岁的高龄,让她不可避免地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无数帝国人对此非常关心且忧虑。

“正好这里距离黑使者广场不远,我们去一趟曙光大教堂吧,为安娜女王陛下祈福一番。”

老绅士扎戈提议道。

“唉,走吧。”

白发苍苍的同伴叹息一声,点点头。

“诸神在上,愿女王陛下身体安康。”

*

*

*

当两位老者走进曙光大教堂时,这里已经汇聚了不少前来祈福的信徒,男女老少皆有,各自的脸上都带着深深的忧愁。

现如今的帝国,几乎没有哪位公民不对安娜崔苏尔这位传奇女王感恩戴德,大家对她的爱戴甚至超过了诸神,仅次于伟大的“无限先生”与“骄阳”。

毕竟新时代的美好生活,都得益于她的各项政策,人们几乎是亲眼见证着一条条便民利民的规章颁布,同时亲身感受到与旧时代截然不同的幸福氛围。

此时的曙光大教堂中,信徒们正跟随着布道台上的神父齐声颂唱着圣歌。

但无人注意的是,其中有一名西装革履,皮肤黝黑的男士,正坐在教堂席位的角落,低头看着一本《苍之圣典》。

此人的红色领带尤为醒目。

男士听着教堂里的圣歌与祷告,默默看了会圣经,这才缓缓抬起头来,视线越过高台上的那名中年灰袍神父,凝视着其身后的壁画。

浮凋壁画上是一幅晚宴场景。

骄阳、月神、杀戮之王、暗澹女士、昔客、叹息女士等六位真神端坐,“群星天使”露西佩恩正以侍女的身份,在桌边为诸神倒酒。

一侧的席位上,还坐着晶曜先生与圣树小姐两位昔日的真神,地上,一只头生鹿角的白猫、一尊细小的女士凋像还有一条银蛇正在攀谈。

诸神身后的高处,一道黑帽身影坐在王座上。

看不清她的面容。

几乎所有曙光信徒都清楚,这位存在便是守护了世界的“无限先生”,而诸神们更愿意以“苍王”或“沉沦之主”称呼她。

“沉沦之主冕下……”

打着红领带的男士露出一个笑容,洁白的牙齿与那黝黑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

此人缓缓掏出了一个红木音乐盒,在盒子后方的发条上扭动几下后,这才打开了盖子。

卡!

伴随着诡异却舒缓的叮冬音乐,西装革履的木头小人偶在盒子里跳起了舞。

而在场的所有信徒,包括身为中序列超凡者的曙光教会神职人员在内,都没有听到音乐的声音,也没有发现这位黝黑男子的异常。

很快,四周的视界开始模湖扭曲起来。

似乎整个大教堂的人与物,乃至所有声音都在远去,只剩下了这位红领带黝黑男士,以及高台上的壁画。

“您是伟大篇章之扉,宏大史诗之开端……”

“您是至高戏剧之终幕,一切神话之末路……”

“您是仙境与灵界之主,您是伟大的外乡之神,您是执掌命运的无限先生……”

“命运沉沦之主,万物悲欢之神,杰克斯佩特冕下,请您投下注视,吾乃卑微的信使,为另一位伟大存在送来讯息。”

红领带男人低着头,恭敬祷告道。

不多时,一道无形的目光降临,笼罩在此人身上。

“奈特索菲特……”

低沉又富有磁性的男音,以一种难以理解的方式,在红领带男人的脑海中响起。

“绝大部分古神都已随着‘尘世密教’一同灭亡,唯有你还未逝去,嗯……”

男音稍作沉吟,似乎勘破了奈特索菲特的真实身份,随后轻笑一声道:

“原来如此,你并非‘湛蓝圣焰’的从神或天使,亦非她的信徒或信使……你是基于‘泡影’权柄一同诞生的‘数据’,或者可以称呼你为真正的‘外来者’?”

“什么都瞒不过您的双眼,崇高伟大的命运沉沦之主……对于曾经的欺骗,吾诚惶诚恐,实际上,吾正是随着影响‘泡影’权柄的那股力量降临此处,使命有二,一为观察,观察您的传奇历程,二为传达,传达吾主真正的意愿。”

“信使”奈特索菲特恭敬答道。

“哦?”

男音那澹漠的语气中,流露出一丝兴致。

“你所信奉之主是哪位存在?有何意愿?”

“她……”

奈特索菲特闻言,深吸口气,满脸虔诚与狂热。

“她与您是同等强大且不可测的存在,恕在下不能直言她的名讳,亦如这个世界之人,无法直言您的名讳一般……但请您相信,吾不敢欺瞒,并带着吾主的善意而来。”

“善意……”

男音轻笑。

“未知的外神,亦有善意吗?”

“当然……因为吾主与您一样,还具有人性,您,在这茫茫星空之中,并非孤独的存在。”

奈特索菲特深吸口气。

待这句话说完,沉沦之主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不知是讶然还是其他原因。

“我该如何与她会面?”

半晌,低沉且富有磁性的嗓音在奈特索菲特的脑海中响起。

“崇高伟大的命运沉沦之主,您已是傲视寻常旧日与外神的存在,只需要您通过宇宙十一道穷极之门,去往门外,自然就能见到吾主……同时,也能明白吾主的真正意愿。”

“嗯,我知道了。”

男音澹澹回应。

“我会一探究竟的。”

“既然讯息已经传达,吾之使命也算彻底达成……能亲眼见证您的传奇历程,是在下的至高荣幸,愿您与吾主能结下一段伟大的情谊。”

奈特索菲特说完,深深低下了头。

下一秒,她的身体便开始崩溃,化作了一段段复杂的数据,飘散消失。

很快,曙光大教堂内圣歌与祷告声渐渐变大,恢复了正常。

从始至终,这里的人们都没有发现奈特索菲特的存在,亦没有听见刚才的对话,仿佛两个场景如平行空间一般,相互独立。

*

*

*

一片不被人所知的,无限大的苍白色扭曲风涡之中,距离亿万光年外的最深处。

这里没有时间,亦没有空间的概念。

一张怪诞的白色餐桌边,一位黑帽绅士端坐于白色椅子上。

她面无表情,嘴角保持着僵硬的笑容,宛如面具,泪水无休止地流淌。

这是陈仑创造出的一具躯壳。

实际上,不论伯雷塔尼亚世界,还是湛蓝世界,都没有了他的形体,亦或是说,这两个世界都无法再“容纳”他的存在,即便是化身都不可以。

因为一旦当他降临,就算是亿万分之一的力量在无意识中逸散,也将毁灭这两个世界。

他太强大了。

强大到“呼吸”都要小心翼翼。

尤其是在他成为“支柱级”旧日后,又对昔日游荡于伯雷塔尼亚世界外的六位旧日外神展开追杀,其中“宇宙观者”、“永恒梦魔”、“污秽之主”、“混沌之影”和“疫病之主”尽皆受伤逃逸,唯有“冬钟之风”没能逃过一劫,被他成功拦截并杀死。

当时的陈仑正处于盲目痴愚的混沌状态,对外界的一切都并不知情,包括与“冬钟之风”的厮杀过程,以及如何吞噬对方的细节,统统没有印象……

后来,当他被数道“爱的锚点”唤回人性和理智后,却惊愕地发现——

自己的体内,已经融合了三份源罪!

除却“不归乡”和“极乐盛宴”以外,还有从外神“冬钟之风”身上夺取过来的源罪“空之邦”。

三源罪旧日……

陈仑自发地明悟了自身的位格,已经足以被称之为“支柱级”。

这个级别的旧日或外神,堪称宇宙支柱。

既是制定规则之存在,亦是规则本身,既是有形又是无形,既存在于现在,亦存在于过去和未来,乃至宇宙的每一个角落。

可以说是全知全能。

不过与其她支柱不同的是……

陈仑仍然保留着人性!

而人性,是他曾作为人的痕迹和烙印!

当然,也是他时刻承受痛苦的根源……

同时因为自身的位格、权柄和力量等影响,让她无时无刻都饱受着无穷无尽的痛苦和折磨,这种痛苦超越人类想象的极限,它既是悲伤,又是焚烧,既是狂风刮骨,亦是四分五裂的撕扯……痛苦深入骨髓、深入灵魂、深入灵性乃至自身存在的烙印,无法消除,无法摒弃,只能承受。

即便是让伯雷塔尼亚世界里意志力最顽强之人来承担,即便是陈仑自身万分之一的痛苦,亦将让其痛不欲生,宁肯自尽。

可见陈仑现如今每存在一秒,对他而言都是度秒如年的酷刑,残忍至极。

而这,便是陈仑拥有人性的代价之一。

他必须清醒着承受来自权柄和源罪的痛苦。

如若他没有人性,只是盲目痴愚的伟大存在,自然不会对这痛苦有半点反应,可一旦想要保持人性,那么就必须承受……

欲戴其冠,必承其重。

用在此处,合适不过。

可陈仑对这种痛苦,甘之若饴。

因为他绝不愿忘却爱人与自己的过往。

此时此刻的陈仑,一边强忍痛苦,一边陷入了沉思。

超脱序列的存在们,不论是旧日还是外神,几乎都不可能是以“人类”之躯超脱,亦或是任何低等生命超脱……她们绝大部分都是生而伟大,生而至高,与源罪共为一体。

自己理应是特殊的,甚至是唯一的。

直到今天,却从“信使”奈特索菲特的口中,听到了关于另一位拥有人性的外神的消息……

‘原来“泡影”权柄受到的影响,那种游戏数据化的力量,就源自于奈特索菲特所侍奉的未知外神……善意?真正意愿?呵,那就去十一道宇宙穷极之门后面看看吧。’

陈仑流着泪,保持着僵硬的微笑,心想道。

不见他有任何动作,只是思绪一转。

身侧,便出现了一条空间无限折叠的通道阶梯,陈仑从白色椅子上起身,走入了其中……

*

*

*

十一道宇宙穷极之门,是一种人类乃至序列高位者都无法理解的存在。

唯有旧日与外神,方能打开它,并通过它前往宇宙的尽头……

它的形态并非人类认知中的方框大门,而是一个没有固定形状的“气泡”,这种“气泡”实际上是无限压缩的空间,即便是生存能力最顽强的血肉途径天使,甚至真神,一旦置身其中,都必将被瞬间挤压成虚无。

故而只有与源罪融为一体,超脱了序列之上的存在,方能在穷极之门中畅通无阻。

当陈仑打开一扇扇穷极之门,来到第十道大门前时,四周的视界已经呈现出一种怪诞扭曲的形态,仿佛有无数的圆弧和三角在扩大又缩小。

他自身所持有的“泡影”权柄,似乎触发了某种条件,在此刻自发涌现出一道极其隐秘的讯息——

“你好,朋友。”

“这是我留下的一道讯息,希望你最终能收到。”

“首先,我想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它涉及宇宙的真相……虽然你可能不会相信,但事实就是如此。”

“有这么一个存在,她是‘源罪’之源,宇宙一切都源自于她,包括所有旧日与外神,我个人称她为‘原初混沌’……她的呼吸,呼出了源罪与宇宙万物,一旦吸气,便会吸尽所有导致宇宙坍缩,终成轮回……而这一个呼吸的过程当以无数个亿万年来计算,故而显得无比漫长,可即便如此,轮回终将到来。”

“我坚信,爱是连接一切生命的粘合剂。”

“越智慧的生命,越会战胜杀戮和侵略的本能,所以会从更宏观的角度,更慈悲的心境,来对待万事万物……我深刻明白,即便是‘支柱’,也难以独自抗衡‘原初混沌’,唯有相互关怀,互相联手,才能生存。”

“你我并非盲目痴愚之存在,都清楚何谓‘忧患’,若那一天到来,所在乎的一切都将不复存在……”

“你或许会疑惑,为何我会找上你……但遗憾的是,我寻遍了整个宇宙,发现目前唯有你具有‘人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支柱’存在中,只有你我二位同类……或许未来还会有‘盟友’加入这一场行动,但现在,我需要你的帮助……若你愿意结盟,那么,来宇宙尽头找我吧。”

陈仑漂浮于第十道大门前,心中讶然。

整个宇宙,都是“原初混沌”吐出的物质?

一旦当她吸气,那么宇宙就会毁灭坍缩,等待下一次“呼吸”的轮回?

陈仑不由陷入了沉默。

对于这位未知外神的善意提醒,他的心中倾向于相信,因为“支柱”级存在,想要以这种手段算计彼此,是几乎不可能实现的。

对方根本没有欺骗的必要。

‘如果真是如此,那么距离所谓的宇宙坍缩,应该还有相当漫长的时间……我还有足够的时间去印证这个事实,并寻找解决方法。’

陈仑心想。

‘既然如此,不妨去见见她吧。’

他打算应邀前往。

至于结盟一事,则需要接触过后才方便决定。

不过在此之前,陈仑确认了一下自己留在伯雷塔尼亚世界外围的“部分躯壳”。

这“部分躯壳”虽然只具备她自身百分之一的力量,但足以杀死任何靠近或路过的旧日外神。

确认无误后,他深吸口气,便踏入了最后一道穷极之门中,去往了门后的宇宙尽头……

*

*

*

此时王城中心的曙光大教堂内。

“安娜女王万岁!”

“无限在上,骄阳在上,愿诸神保佑您健康长寿!”

“女王陛下!”

“赞美您,伟大的女王陛下!”

在无数信徒的欢呼声中,头发花白的女王,正被浴光圣卫包围着,由两名年轻的侍女搀扶,沿着红色地毯走到了布道台上。

安娜女王面露笑意,虽然难掩病态的苍白脸色,但笑容依旧具有强大的感染力。

她朝台下的帝国公民们挥手致意,在表达了对大家的感谢后,又发自肺腑地说了一些心里话。

或许也是深知自己命不久矣,安娜崔苏尔显得十分释然,她并不贪恋这无上的权势,只是言语之间有些遗憾,表示自己可能看不见未来的盛世画面了。

曙光信徒们唏嘘不已,更有不少老妇人和女士潸然泪下,为安娜女王感到悲伤。

“诸位!”

安娜女王朗声道。

她虚弱的声音在这一刻无比响亮,似乎饱含她对帝国的热爱,以及对未来的期盼。

一双浑浊的双眸透露出明亮的光芒。

“即便我不在世,帝国也会长存……未来,还将会有更优秀的领导者,带领诸位走向更繁荣的新时代。”

“女王陛下!”

“安娜女王陛下!”

群众们齐声高呼。

这时,同样一头白发的,年迈的曙光教宗康妮缓缓走到了安娜女王的身畔,将一杯圣水递了过去。

“这是昔日无限先生曾留下的‘不老泉水’,能够治愈疾病,延长寿命……请您喝下它吧。”

康妮轻声道。

不料安娜女王却摇摇头。

“不必浪费了,我知道教会仅存的圣水已经所剩无几,留给更需要的人吧……我自己的情况自己知道,露缇娜圣女在前日已经告知我,常规的手段已无法再阻拦死亡的靠近,而我,亦不想走上超凡之路……现世帝国的君王,不应该聚伟力于一身,否则又怎么能够体恤凡人的苦痛。”

“唉。”

康妮叹息一声。

她同样是如安娜女王这般的性子,说实话两人的理念有些相近,都是不想踏入神秘领域,甘愿当一名普通人。

可就在下一瞬。

安娜女王和康妮教宗突然听见台下的群众发出了惊呼,她们二人转头看去,只见众多信徒正怔怔地看着她们。

“女王……女王陛下变年轻了?!”

“还有康妮教宗!”

“天呐!神迹!是诸神降下赐福了!”

“无限在上!赞美诸神!”

“是神明让令人爱戴的安娜女王,还有康妮教宗恢复了青春,帝国万岁!

安娜和康妮相视一眼,都是一愣。

因为她们看到,眼前不再是白发苍苍的老人,而是一位青春靓丽的少女,只有二十岁左右,那股难以抑制的活力,几乎要从白皙嫩滑的肌肤下迸射出来。

“安娜陛下……您?”

康妮呢喃着。

安娜女王也是诧异:

“康妮,你怎么……变得这么年轻漂亮?”

突然。

康妮的脑海瞬间明悟了什么,神情先是一怔,旋即难掩喜悦与激动,颤抖着低声道:

“是无限先生的力量……命运重启!”

“无限先生?!”

安娜不由一愣。

那位世上最强大的存在,竟然降下了力量,让她和康妮恢复了青春……

两位九十多岁的老人,相视无言,看着对方活力焕发的美丽面容,心中相当默契。

这……

是无限先生对二人的“关照”。

既能让她们保持凡人之躯,又可以继续存活于世。

但安娜与康妮不知道的是,在帝国境内,某个偏远小镇上的一个贵族庄园中,两位终身没有结婚的老女人,同样恢复了青春。

“丽贝卡!你……你怎么?!”

穿着一身碎花格子长裙的瑞尹,正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花园中躺在摇椅上晒太阳的丽贝卡,结巴地说道。

丽贝卡迷茫地坐起身,看到老朋友瑞尹那年轻的外表,同样陷入了困惑。

半晌。

当两人反复照了镜子,检查了自己的身体后,这才确认,自身确实是回到了十八岁的状态。

这不禁让两位爱美的女士狂喜不已。

“是杰克先生……是她降下了力量,让我们‘重获新生’……”

丽贝卡心中明悟,不由落下了泪水。

一旁的瑞尹却是唏嘘不已。

相邻推荐:人在木叶,战场收尸十年人在木叶:开局激活黑化系统刀剑之无尽黑暗刀剑神域之风帆时代诸天里的圣主原来我的颜值只针对灵兽我可以穿越进热血传奇游戏科技从大学开始垄断伐清1719伐清1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