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 长平长平 章节

第49章 瞭望哨

推荐阅读: 御天武帝 诸天祖师模拟器 鉴宝神医 武道战神 泛次元聊天群 史上最强大师兄 寒门狂婿 绝顶保镖 仙王归来 至尊仙道

晚餐时,王龁点评了今天各军的表现,指出需要改进的地方。白起始终未出现,也不提什么建议,更不下达命令,吃了几口炒粟,就在王龁的帐中酣然入睡。

夜间,巡探报告,一支部伍人数众多,出现在漳水河边,有可能进入上党长子城。王龁吃了了惊,连忙报告白起,两人带了随卫,匆匆而去。

秦军占据山谷后,沿山谷周围各制高点都安排了瞭望哨。长子城是韩国上党郡守所在,现在只有少数老弱病残在那里苟延残喘。但坚固的城池依然使它有潜力成为重要的攻守据点。目前,长子对秦赵双方来说是不是当务之急,所以谁也没有余力加以占领,但对那里始终保持着关注。所以当瞭望报告长子城来了增援,王龁立即警惕起来。白起对长平周围的地理环境也十分熟悉,自然对长子的重要性了然于胸。听说长子进驻了赵军,也有些紧张。

王龁的大帐设在整个山谷最高峰的下方。在最高山峰上,是全军的主瞭望哨,驻扎着五百人,专门负责四周山地的警戒瞭望,重点观察东面山地中赵军营地的活动,和北边的动向。从王龁的大帐上到主瞭望哨要走十几里山路。白起和王龁一行虽然骑着马,也不敢快走,沿着崎岖的山路走了大半个时辰才到达营地。上来之后,顿感天高地阔,心胸之为一开。这里的主将是一名公大夫,手下还有一名官大夫,专负责北面的瞭望。北边的瞭望哨在东北方向约十里处,两处能相互看见,但如果要过去,则要下山再上山,所以单设了一名副将主管。

不用去北面的哨位,在半轮月光下,主峰上就能看到天边有一群人在聚集。公大夫报告说,最早在日落时就发现那边有人,但稀稀拉拉,不成行列;黄昏时人渐渐多了,这才向山下报告。

王龁道:“此必来援者。若得一奇兵袭之,必有功。”

白起很有兴趣地抬抬眉,道:“汝其有道出之乎?”

王龁指着山脊道:“此山非险峻,若以数百人若千人行之,必可!”

白起道:“数百千人,无足能也。若以万人出之,将奈何?”

王龁道:“若得其道通之……”

两人似乎想通了什么,同时道:“筑道!”

白起道:“司马大夫曾佐应侯筑道,或通其技,令其主之,必得其善。”

王龁道:“臣当令人察勘其道,以待大夫!”

白起道:“未可!既为奇兵,未足显于众也。汝当归营,一按昔日之状,频频袭扰之。吾当归安邑,与司马大夫议。若得通上党……赵括儿辈……”

他突然像想起什么,问公大夫道:“赵人故有至者否?”

公大夫道:“臣于六月掌哨,曾未之见也。”

白起道:“今者七月即望,二月乃得一输……”他在心里默算片刻,对公大夫道:“汝令士卒细观其动静,能知所输粮秣之数者,有功!”公大夫高声应喏。

观看了一会儿,那边渐渐升起火光,人影不再移动,显然是安营扎寨,准备过夜了。白起让王龁下山回营,自己就留在哨位上观察,明天直接从这里回安邑。王龁不放心,白起道:“此处数百人,人胜地也,何伤!”

待王龁走后,白起和公大夫一边眺望远处的长子城,一边闲聊。白起极有兴致地听着公大夫讲述着自己下属中发生的快心事和糟心事,询问了他的家庭情况。山很高,蚊虫不多,远处的士兵围坐在一起,多数已经睡去。白起知道他们都来自巴蜀,已经出来快三百天了。三百天里,他们在河东与关中移民交往,和关中诸将交往,相处融洽,相互都能扯着对方的乡音相谈;但思乡之情仍不时奔涌。

白起问这名公大夫道:“汝何时入蜀?”

公大夫道:“臣随司马错入蜀,十数载矣。”

白起问道:“曾归乡否?”

公大夫道:“家在陇西,未得归也。闻家中父兄亦颇有得爵者,惟不及臣也!今家于蜀,想亦难见也。”

白起道:“吾闻蜀亦多山,比今何如?”

公大夫道:“蜀地多山,然蜀人多世居江边,多食鱼鐅,偶有山居者,盖寡矣。蜀山皆雄,高入云端,非此山所能匹也。”

白起指着周围的山道:“若许高山,曾不能匹?”

公大夫道:“蜀东之山,或与之齐;蜀西之山,时不见顶,盖为云雾所掩。”

白起道:“云雾所生之处,或有仙人?”

公大夫道:“颇有所闻,惟无所见也。”

白起道:“若吾解甲,当往蜀地觅之!”

公大夫道:“臣当扫室而迎之!”

白起又问起分配到北面主持哨位的官大夫的情况。公大夫说两人情况差不多,都是随司马错入蜀,参加平楚大战的士兵。积功升至此位。

白起道:“蜀民难服而易叛,何也?”

公大夫道:“蜀地四塞难通,春夏则江水泛溢,秋常难获,是以民常贫。故易叛而难服也。”

白起道:“上郡尉李冰,甚通水利,或有助焉!”猛然想起,李冰还曾当过河东尉,也是公大夫。不知这次有没有被征发到河东来。

闲谈半夜,白起在公大夫的帐中就地躺下,他告诉公大夫和自己的随从,一时后出发,倒头就着了。

鸡叫头遍时,白起醒了。他叫起随从,让公大夫派一人引路,下了山,往北边的哨位而来。这里离长子更近,可以观察到更多细节。从山上下来,白起意外发现,山间竟然有一条小溪流过,他强忍心头的狂喜,跟没事人似的,跟着军使来到十几里外的北面哨位——就在小溪的上游。那名军使脚步轻便,跨沟过坎,如走平地。白起等人虽骑着马,只能小心翼翼,倒也拉不下他。

对上口令后,白起上了北面的哨位。这些蜀地来的官兵,包括昨天的公大夫,其实并不认识白起,公大夫之所以对白起恭敬,主要原因是王龁对白起恭恭敬敬,让公大夫感到这位长者地位不低。这一次,带路的军使也只是简单地告诉官大夫,这位长老是将军的长老!官大夫见白起并未戴王标志爵位的冠弁,只用一带布带将头发束在脑后;身上也是简简单单的衣裳;应该是一位没有爵位的白身。但连随从都有马骑,都有爵位,而且有些随从还戴着大夫的冠服,彰显着这位老者身份不凡。官大夫也就客气地将白起请进帐去。

白起没有进帐,而是让官大夫带自己到瞭望哨去。官大夫悄然想起,刚才那名军使说这人是将军的军师,必是为将军出谋划策之人。想到这儿,脸上更加恭敬了,跑跑巅巅地把白起带到瞭望哨的位置。白起问他,夜来远处之人有何动静?他回答说,但见火起,别无所见。

这时天已大亮。到了这里,白起首先看到的就是对面朱丹岭的赵军壁垒,似乎比到刚才的哨位还要近些。白起下意识地伏了伏身,以躲避对方的观察。官大夫笑道:“先生勿虑,吾处山高草长,彼但见其形,不见其人。”

白起很有兴趣地看了看赵军营地内的情况。这是他以前没有到过的地方,可能最近几个月才被开辟为瞭望哨位。这里可以观察赵军在山谷中的设营情况,的确拥挤。现在应该已经到了点军的时间,各营就在自己营地内集合,连营前的场地都没有。

白起向天边望去,火光虽然在晨曦下显得不那么耀眼,但依然清晰可见。很明显,那里的部队并没有例行的天明点兵制度。

白起对这里的位置十分满意,决定再偷一天闲,好好看一看赵军的动态。他倚着一块石头坐下,透过草丛,观察远处和近处的赵军。

整整一天,秦军都在这里或那里进行着冲锋训练。相应的,赵军也在进行着防御作战训练。在南面,那里的将军十分积极,不断将一支又一支队伍送出壁垒。而南面的秦军也打足精神,坚决迎战。两边在小山包附近一进一退,互为陪练。从对面山上延伸过来的山脚挡住了视线,白起看不见南边营垒内的情况。

在丹水一线作战正急之时,白起意外发现一支庞大的军队出现在山后,大约有两三万人。这让白起吓了一跳,他没有想到,在丹水前线作战正酣之时,在山后竟然还隐藏有如此巨大的兵力。但随即在心中冷笑道:“置大军于无用武之地,诚不识兵要也!”本来粮食不够吃,还要养闲人,这不是雪上加霜么!不过由于丹朱岭的阻挡,这支部队大部分行动路线他都观察不到。但很明显,这些人拉着不少车,应该是来运输的。

白起叫来官大夫,道:“汝之士卒能计车数乎?”

官大夫往远处看了看,道:“当得大略。”

白起道:“能得其数者,有功!”

官大夫当即叫来几个人,命他们专门观察车数,两人轮流报数,两人轮流记录。

相邻推荐:另一个世界的舰娘故事抽卡从阿兹卡班开始长生可否重生朱棣之子神豪的咸鱼人生霍格沃茨变身主播轻井泽半妖养仙途恐鳄传说我在黄泉当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