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战锤:以帝皇之名 章节

第六十三章 血脉在召唤

推荐阅读: 寒门狂婿 至尊仙道 史上最强大师兄 御天武帝 绝顶保镖 诸天祖师模拟器 武道战神 仙王归来 泛次元聊天群 鉴宝神医

银河系绚烂的五彩光芒从星空深处射来,它们洒在帝皇级战列舰高耸的建筑上,身披战袍,手持圣剑展翅向前的天使凋像沐浴在光芒中,那面庞上星辰在闪烁着。

星光闪耀在宏炮的炮管上,就仿佛蒙上了一层沙砾,高耸的光矛炮管耸立在宇宙的光芒中,仿佛通向天上的通天塔一般,将一根宽大的阴影投落下来,它在战舰侧面的宽阔甲板上留下了长长地影子。

那影子从停在这里的雷鹰之间穿过,它们静静的矗立在星光下,在绚烂而夺目的光芒中沉睡着,整条战舰都安静了下来,只有一名机仆从甲板上走过,将它长长地影子拉长在地上。

他一步又一步的僵硬行走着,走在星光下,腹部长长地软管被光芒透过,其中的液体闪烁着光,那张呆滞的面孔上,那双空洞的双眼似乎在星光下活了过来似。

爱森斯坦站在雷鹰边看着他,他坐在雷鹰放下来的舱门上,布满皱纹的脸在星光下仿佛年轻了不少,他仿佛回到了过去,坐在山阵的机库中,仰望星空,思考着那万千银河中的一切。

他记得自己小时候就很喜欢望着天空,那时泰拉的天空永远都被雾霾笼罩,他必须爬的很高,和那些自己连名字都已经忘记的儿时玩伴一起爬上教堂的高塔,从凋像间钻过,抓住屋檐爬上高耸的顶端。

在那里漆黑的天空上闪烁着无数的星星,他们会给他们取名字,那是爱森斯坦还不知道那里有些什么,对那未知的星空只有最美好的幻想。

他想象着,在宇宙的彼端,当他仰望着那颗星星时,那里也有另一个孩子也在仰望自己,长大后他才知道,那些星星都是最炽热的恒星,最灼热的太阳,在上面根本没有生命。

再大一些,当他加入战团,第一次搭乘战舰进入星空时他才知道,那片寰宇间没有梦想,没有一个和自己一样仰望彼此的孩子,在那里等待着自己的只有无穷无尽的敌人,仰望望去,满目皆敌。

但爱森斯坦还是会仰望星空,并不是因为幻想,而是一种渴望,就算知道那里有无穷无尽的魑魅魍魉,但爱森斯坦还是想要去那星空中看看,寻找那也许永远不存在的星星,在那上面,会有一个孩子在星空中眺望他。

他在战斗中也会望着天空,相信那孩子正看着自己,他赢得胜利,不仅是为自己,也是为了那个未曾谋面,也许也永远不会见面的孩子。

爱森斯坦看着那机仆,看着他的双眼,那被切除了脑叶的无魂面庞上,似乎有了灵魂,他停下脚步望着机库外的漫天银河,眺望着远方。

那会是那个孩子吗?就像泰拉上的那个,仰望着星空,最后以一种奇特的方式与他一起进入了宇宙。

“爱森斯坦,没想到会在这儿见到你。”脚步声伴随着低沉的声音打断了爱森斯坦的思绪,他从想象中抽离出来,朝那人看去,他身上穿着的动力甲在星光下闪烁着,肩上批着灰色的狼皮斗篷,那是他们军团独特的象征。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在都斗篷之下,那头狼永远在咆孝,就如他的名字一样,永远奔驰于太空之间,将属于人类原始的怒吼与咆孝带往那地方。

“奥拉夫,老狼,你没睡?已经很晚了。”爱森斯坦坐在雷鹰舱门上问,他手中握着一本书,奥拉夫走了过来,“没有,我来这儿看看银河,它总是让人看不腻。”

“是啊,它很美,就和许多年前人类第一次跨入宇宙时一样美,引诱着我们飞向它的深处。”爱森斯坦感慨的叹息道,望着那远处星云的深处,那就好像一片沙洲,在遥远的月光下闪闪发光着。

奥拉夫坐在了爱森斯坦的身边,他瞥见了爱森斯坦手里的书,“但我们也会想家,飞的越远,对家的思念就越深。”

奥拉夫伸手靠近那本书,爱森斯坦也没有拒绝,主动的将那本书递给了奥拉夫,后者打开翻阅起来,那上面有着许多的图片,插画或是照片,泰拉皇宫的高塔,壮丽的城市楼宇,太阳在荒漠上升起,金色的晨光刺破黎明前黑暗的第一缕晨光。

老狼翻看着那本书,手指抚摸着拿一张张照片,很美的照片,拍摄他们的人是个真正的摄影大师,他将泰拉最美的一瞬间永远的留存在了图片中,让那美丽永不消逝。

“泰拉还是那么美,我许多年前曾去过一次,那时我只是一名牧师新兵,我很荣幸,得到了赏识,并被送往泰拉接受灵能者的训练,我在那里呆了许多年,至今,王座的光辉也在我的心中存在着。”

“我很幸运,相比起许多灵能者而言。”奥拉夫欲言又止,将话语停在了喉咙里,仿佛那是什么禁忌,某些永远不该被提及的事。

“那里是很美,我在那里长大,我的骨髓里流淌着泰拉人的血液,他们说那是最纯净的人类血脉,我们也引以为豪,但我并不是在冒犯你的故乡,兄弟。”

爱森斯坦道歉道,向奥拉夫点头致歉,但后者却露出了微笑,合上那本书,望着星空,仿佛要在那万千星星中找到他的那一颗。

“我知道,许多人认为芬里斯是个残酷的世界,但那里的雪原养育了我,正如所有的芬里斯人都不会忘记它,我也不会,我永远记得那片白色的雪原,对我而言,那就是全宇宙最美的地方。”

“我不会忘记狼牙堡,不会忘记那高耸的山峰,我当年跨越冰雪,通过试炼成为了天空战士,但我不会忘记养育我的人,我的母亲,她是个坚强的女人,正如我的氏族一样,我不会忘记他们,如果我忘记了,我也就迷失了。”

“奥拉夫,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沉思许久之后,爱森斯坦低声问,奥拉夫则点点头,“问吧,兄弟,如果我能答上的话。”

爱森斯坦拿回了那本书,看着上面的图片,泰拉的高耸尖塔,怀念那金色的城墙,高楼,墙壁以及喷泉,王座的光辉,在喜马拉雅山山顶闪烁。

“如果有机会,你可以回到芬里斯的雪原上,你会选择回去吗?抛下一切,只为回到兄弟中去。”

奥拉夫沉默的看着爱森斯坦,睿智的老狼看出了兄弟表面冷静之下,内心所潜藏的纠结与苦痛,但他并未直接指出,而是望向那深邃的银河,芬里斯的野狼坐在雷鹰的舱门上,遥望着那不可见的家园。

“我想回到那白雪皑皑的芬里斯,再一次的站在雪地上,再一次,与我的部族兄弟们在宴会大厅中共饮,一起去打猎,在夜晚时坐在火边讲述彼此的精彩故事,在那北极光中眺望先祖的殿堂,但我不会回去,帝皇给予了我的身份与使命,成为一名天空战士不仅是一项荣誉,更是一份责任。”

爱森斯坦沉默了许久,随后缓缓地抬起头抚摸着书上的山阵号修道院,照片中的山阵沐浴在太阳的光辉下,与黎明一起冉冉升起,“就算是真正兄弟的召唤吗?血脉的召唤。”

老狼听罢望着星空,两名老战士坐在一起,一起坐在那雷鹰的舱门上,眺望着无垠的寰宇宇宙,什么也不用说,他明白。

机仆在前方走动着,从那沙洲般的星光下走过,脚步声回荡在两人耳旁,“我该怎么做?老狼,我该如何选择,帝皇给予我的使命,我的责任,我该去哪里履行他给予我的身份。”

“这是个艰难的抉择,兄弟,我知道。”老狼摁住了爱森斯坦的肩膀,向他点头,“我也曾做出选择,在其他兄弟需要我时,面临抉择,但我响应了血脉的号召,狼群在呼唤我,而我决定回应他们的声音。”

两名老战士互相对视,星光照耀在他们之间,透过那光辉他们对视着彼此的双眼,“但无论如何,无论你做出了什么样的选择,你都是我永远的兄弟,这一点不会改变,它是铁律,就像是太阳一样无法被改便,虽然你生在泰拉,我生于芬里斯,但时间与空间不能讲我们隔阂,我们的血管中流淌着一样的血,无论在何处,无论在何地,血脉将我们相连。”

“谢谢你,兄弟,能与你成为血脉兄弟,是我永远的荣耀。”“那也是我的,兄弟。”爱森斯坦也摁住了老狼的肩膀,接着他站起身来,沐浴在那星光下,眺望着远方的星空。

爱森斯坦离开了,走在星光下,在那片星光的沙洲上逐渐远去,“你做出抉择了吗?兄弟。”“还没有,我需要询问一个人。”“那会是谁?元帅吗?”“不,不是他,而是我们共同的父亲。”

相邻推荐:剑众生战锤神印霸武大主宰异界游穿成秦始皇他妈后,我靠强国系统带飞大秦异星遗迹猎人贫道应个劫大宋军神铁血始皇帝铁血小千户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