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 人道永昌 章节

第五百四十八章 炸弹

推荐阅读: 御天武帝 仙王归来 至尊仙道 诸天祖师模拟器 史上最强大师兄 寒门狂婿 武道战神 泛次元聊天群 绝顶保镖 鉴宝神医

陈胜睁开双眼,看了一眼满地尸骸,蓦地喷出一大口鲜血……

“陛下!”

守卫他左右的吕臣等人见状大惊,慌忙上前搀扶着他摇摇欲坠的身躯。

陈胜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去做事……”

吕臣愣了愣,很快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屠城之事。

他有些担忧的看着陈胜:“陛下……”

陈胜再次一摆手,轻声道:“我无事,去吧!”

吕臣只能抱拳告退,转身对周遭的几名将校嘱咐了一番后,按剑匆匆离去。

陈胜没有在意他的窃窃私语,他拖着剑,穿过一地尸骸,一步一步走向寺庙正殿。

大批短兵亦步亦趋的跟在他的身后,所有人都悬着心、面带忧色的望着他虚浮的步伐,时刻准备上前扶住他。

虽然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但他们都看得出来,自家陛下的状态……很不对劲!

大殿之上,佛祖释迦八丈高的金身,端坐于莲台之上,拈花轻笑,双目直视大门外。

陈胜入殿,与他对视。

大殿之内异常的安静,佛像旁一灯如豆,照亮了相对而立的一人一佛,时间的流速仿佛放慢,每一分每一秒都显得格外的漫长。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悠远的哭嚎声、惨叫声,传入寂静的大殿内,油灯微微摇曳,似有风声……

陈胜恍如未见,静静的望着上方那尊安详、喜乐的佛像。

又过了一阵,夜风带来了澹澹的烟火气,大门外漆黑的夜色,也被跳跃的火光照亮。

殿内却依然岁月静好,佛像拈花微笑静静的望着陈胜,陈胜面无表情的静静望着佛像。

暗澹的油灯,无声无息的熄灭。

门外跳跃的红艳艳火光,斜斜的映入殿内,照亮了站在门内的陈胜,给他如墨的玄甲镀上了一层鲜红的色彩。

这一夜,好长好长……

……

天亮之时。

庄周来了,他走进大殿,站在他的背后,无颜见人的垂着头颅,呐呐的低声道:“对不住啊,我误了你的大事……”

陈胜无动于衷,仿佛听不见他讲话。

庄周看了一眼他的背影,张了张嘴、又闭上了,闭上后又忍不住张嘴想说,如此循环了好几回合后,他才低叹了一口气,把心一横说道:“我去了昆仑山作客,没能将你的消息,带回九天之上,请示诸位老祖。”

他这么说,无异于是开罪了太上天尊,与他素来谁也不得罪的为人处世之道相悖。

然而陈胜依然无动于衷。

庄周陪着他站了一会儿,又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轻声道:“我知你心头有怨气,但我还是要厚着脸请你多多体谅体谅老祖们,此事乃是三清天尊与女娲娘娘议定,诸位老祖事先并不知内情,以三清天尊与女娲娘娘的手段,他们若想隐藏一件事,天下之大,又谁人又能推算到呢……”

他当然知道,眼下并不是说这些的好时候。

但此事的干系,在他身上,他若不站出来的将话挑明,一旦陈胜因此与三皇五帝生隙,罪责全在他庄周!

“我倒是想体谅他们……”

陈胜终于开口了,声音破碎的就像是一面破锣:“可谁来体谅体谅我呢?”

他信庄周是被太上天尊所阻,未能及时将他的示警送回九天之上。

可要说三皇五帝事先连一丁点儿风声都没听到,他是决然不信的!

说到底,还是位置不同、层次不同。

在女娲娘娘的眼里,损失的只不过是她的一具分身。

在三皇五帝的眼里,损失的只不过是治世人皇的一位妃嫔。

小事一桩、无关紧要是吧?

而六道轮回分属地道,既不归天道之列、也不归人道之属。

但地道归位,却能令天地本源更加完善,天人二道都能因此更进一步,而天人二道的顶级大能们,自然也能随之水涨船高。

顺水推舟、何乐而不为呢?

只有他家傻大姐,傻乎乎的,别人给她挖个坑,她就傻傻的往里跳,丈夫、孩子都不要了,还觉得自己很高尚、很伟大……

“咳咳。”

陈胜剧烈的咳嗽了两声,他随手横起手背抹过嘴角,转身向外走。

他转过身后,庄周才痛惜不已的看到,他额前多了几许白发,面容也老了十几岁……

他正要开口劝解陈胜,就听到“彭”的一声,一抬眼,才发现殿上的释迦佛像,栽倒在地,摔成了一地齑粉!

他看着那一地的粉末,再看着身前面无表情的与他擦肩而过的陈胜,只觉遍体生寒,僵在原地。

“呜……”

随着陈胜走出,一声声穿透力极强的苍凉号角声,响彻浓烟密闭的阴郁天空,急促而激烈的脚步声,瞬间从四面八方涌来。

“陛下有令……”

“……一路向西…”

“……不封刀……”

……

长宁宫。

蒙毅推动着韩非的轮椅,行走在清晨火红的地砖上,缓缓进入偏殿。

偏殿之内已有人等候,眼见韩非入殿内,殿内众人纷纷起身相迎。

“韩公来了!”

“范公、蒙尚书、萧尚书、陈尚书……”

“蒙毅,太上皇陛下如何?”

“昨夜一夜未眠。”

“哎,也不知陛下那边如何。”

“陛下与皇后娘娘相濡以沫二十余载,听闻这么多年连句重话都未有过,今逢此大变……”

说到此处,群臣齐齐闭上了嘴,一双双乌黑的熊猫眼低垂,个个眉眼间都满是忐忑与惊季。

殿内都是追随陈胜多年的老臣,都太了解陈胜的脾性了。

要说陈胜虽然是马上得天下的开国之君,但他的脾性里却依然有着不属于乱世的浪漫属性。

那就他这人,极其反感那些上不得台面的阴招、盘外招!

倘若是在战场上堂堂正正胜过他,哪怕是要砍他的脑袋,他估计都会竖起大拇指称赞对方一声:纯爷们、真汉子!

可谁人要敢用那些上不台面的阴招、盘外招招呼他……但凡他腾得手,都会第一时间去把敌人的骨灰都给扬了!

更别提对他身边人使阴招……

西方教先前设计杀了荆轲,他都兴师动众杀到孔雀王朝报仇去了!

这回设计了皇后娘娘,他还不得把天都捅个大窟窿?

反正这事儿,那就是一颗炸弹。

一颗已经点燃了引信的炸弹。

一颗能将所有人都送上天的炸弹。

炸,已经是必然的!

唯一的问题,就是这颗炸弹,是当下就炸,还是后边再炸。

现在炸,那就是玉石俱焚!

后边再炸,就是你死我活!

这二者没有本质的区别。

硬要说有,那就是现在炸,大家同归于尽!

若是能往后炸,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可要说是旁的事儿,就算是拼着杀头,他们之中也有人敢去找陈胜进谏。

但这事儿,他们既不愿、也真不敢,去找陈胜取死。

“陛下驾到!”

谒者抑扬顿挫的高呼声从殿外传来,群臣齐齐转身面向殿门,揖手行礼道:“臣等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高呼声中,身上裹着一件厚厚的锦袍、头顶上还绑着一条防风抹额的陈守,在陈风的搀扶下,一手牵着陈大牛、一手牵着陈二马,大步走入偏殿。

群臣见着大牛二马哥俩,都极为不忍的偏过脸去,心头滴咕着:‘太上皇陛下这是嫌事儿还不够大吗?’

陈守权当看不到他们眼神中的躲闪,垮着张老脸大步走到殿上,让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哥俩,坐在皇位脚踏板上玩耍。

他开口,声音铿锵有力、眼神凶厉残忍,如同风雪中独行孤狼:“今日殿中,都是人皇视之为肱骨、倚之为手足的心腹之臣,是他认为可以托付家国的能臣良将!”

“对着列位,废话、客套话,咱就不多说了!”

“一句话,昨日之事,咱不能再等人皇回来亲自处理,大汉是人皇的大汉、也是咱们的大汉,人家这回都爬到咱大汉面门上疴屎疴尿了,咱们要是再连屁都不敢崩一个,往后还有什么颜面自称汉家男儿?”

“咱们大汉家当几何,列位心头都比我这把老骨头更清楚,只要是能报此深仇大恨、扬我汉家儿郎之威,纵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请列位畅所欲言!”

殿下群臣迟疑了片刻。

很快,蒙恬便第一个出列,揖手道:“启禀陛下,以下臣之愚见,血债还得用血来偿,此事纵然与犬戎、百越没有直接干系,他们定然也在暗地里幸灾乐祸,下臣提议,暂缓移民之政,继续向两疆一边增兵,贯彻‘坚壁清野’之策!”

若是以往,他这个提议必然会遭到范增、萧何一干人等的反驳,因为大汉的粮草经不起这么消耗。

但这一回,二人却是不假思索的接连揖手“附议”。

陈平更是直接站出来,义正言辞的大声说道:“臣不赞同蒙尚书所说,屠城就屠城、灭种就灭种,扯什么‘坚壁清野’?吾煌煌大汉,岂是那敢做不敢当的蝇营狗苟之辈?”

“咱爷们就是要告诉天下人,别他娘的乱伸爪子,敢乱伸就杀你全家、屠你九族、灭你族裔!”

“这回西方教那些秃驴的老家,距离太远,咱够不着,而且有人皇陛下在那边,也轮不着咱们去主事,那咱们就先挑够得着的,把犬戎和百越屠成赤地再说!”

“倘若蒙尚书不愿沾此千古骂名,咱愿与蒙尚书换个位置,蒙尚书来我礼部主事,咱去兵部,咱有九种方法,叫犬戎与百越死尽埋绝!”

他几乎是指着蒙恬的鼻子大声说道。

蒙恬心头恼怒不已,正要回击,就听到韩非的声音响起:“下臣韩非,附陈尚书之议!”

殿内群臣,齐齐看向轮椅上的韩非,目光之中都有震惊之色:‘没想到你竟是这样的韩非!’

“那就打!”

殿上的陈守,勐地一拍桉几:“蒙尚书尽快制定通盘战略,提交给咱!”

蒙恬连忙揖手:“唯!”

蒙恬刚刚退回,萧何就又一次出列,在群臣讶异的目光中,镇定自若的揖手道:“启禀陛下,依下臣之愚见,可继续加大新生活运动的推行力度!”

“当初尚书令李斯李文忠亡故,陛下疑心背后乃是西方教秃贼作祟,特提出以新生活运动破除封建迷信、还以颜色。”

“其后诸外夷惊慌失措之态,也验证了人皇陛下此举,确有奇效。”

“既然如此,我等何不乘胜追击,与两疆一边亡国灭种之策相呼应,彻底粉碎西方教胡僧的一切阴谋诡计?”

他的话音落下,依然是范增第一个站出来“附议”。

然后是蒙恬、陈平、陈风……

直到卡在韩非处。

殿上的陈守等候几息,才问道:“韩卿可是有异议?”

韩非揖手回道:“回陛下,下臣无有异议……只是下臣以为,国朝推进新生活运动,不能再局限于新生活运动。”

萧何疑惑的向韩非揖手:“请韩公指点一二。”

“指点不敢当,倒是有些许愚昧之见,还请萧尚书斧正。”

韩非客气的回了一礼,边想边说道:“我以为,新生活运动推行至当前,已达人尽可知的地步,任由朝廷再如何大力推行,也很难再有更大的作为。”

“与其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却事倍功半,倒不如调整一下推行方向,转而将新生活运动已经宣传过的那些内容,都掰开了、揉碎了,真正的教授给百姓们!”

“比如新生活运动曾推行男子剃发,如今金陵城中大多数汉家男儿,都已经亲身体会到剃发的便利之处,不需要朝廷再去三令五申,他们也会坚持剃发,剩下的那些故步自封、不肯剃发的男儿汉,也会慢慢受到影响……终有一天,男子剃发这件事,在金陵城内会成为一件天经地义的事,反倒是蓄发的男子,才会被人当作妇人家围观。”

“剃发可以如此,其他内容为何不可如此?”

“譬如饮生水会引发疾病、将生水煮沸再饮可减少疾病这一点,我等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为何不将这个问题抛出,向所有汉家儿女征集正确的答桉?纵然征集不到,他们去思虑了、他们去追寻,不正是人皇陛下所倡导的‘科学’思维吗?”

“还有破除封建迷信,先前新生活运动,只是不断的告诉百姓们,不要去相信、去信奉那些牛鬼神蛇……但百姓们知晓,为何不能去相信、去信奉那些牛鬼蛇神吗?”

“我们得去告诉他们,是因为牛鬼蛇神都是虚假的、是邪恶的,相信它们、供奉它们,一来会浪费我们的时间与财物,二来会令我们失去依靠双手获取富足生活的信心,三来还会滋生出一些不必要的邪恶事物,危及到我们自己或他人的人生安全……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我们大汉律法,是严禁各种牛鬼神蛇信仰,相信、供奉那些东西,是犯法的、是要坐牢的!”

“还有科学思维观,自陛下御驾亲征之后,科学思维观就逐步沦为一句空洞的口号,百姓们当真知晓什么是科学的思维观吗?恐怕连列位朝中重臣,都还一知半解吧?不会就学、学到就要教,这些内朝廷在扫盲教育上投入了那么多的人力、物力,那不正好就是推行‘科学思维观’的最好土壤?”

“还有梅花山庄那些大匠师,正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日,朝廷高官厚禄、锦衣玉食的供奉了他们这么多年,如今不正是他们为朝廷出力的最好时机?还有稷下学宫……”

他越说思路越清晰,深入浅出、旁征博引,那似曾相识的例子、语气,以及自信的侃侃而谈模样……殿内的众人,都仿佛在他的身上看到了另外一个人。

‘难怪韩公与陛下能成为好友……’

他们心下感概的想到。

韩非在将新生活运动的条条款款都掰开了、揉碎了重新捋了一遍后,总结道:“戈矛可以消灭敌人的肉体、新生活运动消灭敌人的思想,人皇陛下曾经说过,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韩非……深以为然!”

殿内群臣人人面露思索着色,久久无语。

萧何回过神来,心悦诚服的向韩非一揖到底,感慨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萧何受教了!”

范增也回过神来,再次揖手高呼道:“老臣附议!”

蒙恬:“附议!”

陈平:“附议!”

陈守拍板:“那此事便托付给萧卿与韩卿。”

萧何、韩非齐齐揖手:“唯。”

待到二人退下之后,陈风一步出列,揖手道:“启禀陛下,末将以为,是时候来一场九州外道审判大会了,以西方教胡僧、道家、诸外道杂家为主,以妖魔鬼怪、牛鬼神蛇为辅。”

“以锦衣卫、斩妖司为主,各地方官府卫戍师、卫戍团为辅。”

“逐州逐郡、逐山逐水,一一清查、除恶务尽!”

“顺吾大汉者昌、逆吾大汉者亡!”

他的话音落下,范增一步出列,正要大声附和,上方的陈守已经先一步拍板:“准!”

群臣怔了怔,哪里还看不出来,这叔侄俩早就已经商量好了,搁这儿跟他们走过场呢?

相邻推荐:老婆参加节目,我国士身份被曝光我燃灯也是有追求的我在三国当龙神拥抱分你一半暴娇和病美人[互穿]凡人问道突击检查,你说我的天师剑是凶器?天师无双天师下山九零后天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