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 无限辉煌图卷 章节

第五百一十七章 横跨时空的拳

推荐阅读: 鉴宝神医 史上最强大师兄 绝顶保镖 御天武帝 仙王归来 武道战神 诸天祖师模拟器 泛次元聊天群 至尊仙道 寒门狂婿

“扫平天下?”

嗡!

群山之上,空气尘埃都在颤抖,变质,先一步动手的居然是恒王。

他大笑一声,“你以为你的进步,能够比得上现在的我吗?还是让我来给你尝一尝失败的滋味吧!

上一次,他面对关洛阳的龙拳,一拳就被直接打飞了出去,虽然自己并没有受伤,但也足可以看出二者之间的差距。

但是现在,他有着足够的信心。

吞噬了安渡王复苏之身的根基,现在的他,虽然还是不如当年,但是已经达到了自己所有绝招的施展标准。

他这一掌无间众生,掌法中的变化,比上一次跟关洛阳交手的时候,多了三倍也不止。

不错,根基的提升或许只是一倍,但是在君主境界的驾驭下,战力的增长,会比根基的增长大的多。

无数的原子衰变之后,归纳在恒王的一掌之中,来到关洛阳面前,一掌贯穿虚空,直击胸膛。

彭!

这一掌最后居然只发出了轻轻的声音,因为关洛阳的左手,悠悠然的探出去,挡住了这一掌。

同样的如来神掌,关洛阳今天施展出来,居然也跟上一次有了天翻地覆的差别。

别说是称霸现在的霸气了,就算是金顶佛灯的光芒,都没有显现出来。

就是普普通通一只肉掌探出,接住了恒王的攻击。

传说,佛的手掌是兜罗绵手,有无比的智慧,包容,柔软,可以承载无上的神力而不动摇。

关洛阳的这一掌,已经超越武道杀伐的限制,似乎就不是用来战斗的招式,而是在武道的修行中,用来直指无上正果的一个举动。

就这样的一个举动,轻轻松松的化解了恒王的攻击。

“什么?!”

恒王勐然一惊,身子闪退到十里之外。

他这才发现,关洛阳刚才不只是出了一掌,在出掌的同时,右手的那一面大旗也竖了起来,向天一刺。

天空中空无一物,没有被刺出明显的裂痕,但是在恒王的感觉之中,就在这杆大旗点过虚空之后,天地虚空间,出现了一种奇妙的东西。

犹如文明的一个节点,天道的一个涡流,好像世界的一个枢纽,乾坤的一个穴窍。

“人仙武道,人仙武道,以武入道,由人而仙,这一门武道,从来不只是用来战斗的。”

关洛阳好像根本就没有看恒王,反而看向上空,似乎在跟这个天地对话。

“战争的概念,固然可以增长一定的战力,但是却不是最适合我武道的概念。”

“天,我今日引领众生,从战争之中提取武道,为你点出穴窍。”

他大喝道,“你我武、道合一,把这些只会阻碍时代潮流的毒瘤,粉碎掉吧!”

那杆大旗轰然而起,仿佛一分为八,又分六十四,最后是一百零八,旗面乱翻,浩荡有力,次次击天。

一百零八个概念性的穴窍,被点在天地虚空之间,没有固定的位置,没有实际的形体,却有坚固的规律,实际的力量。

恒王虽然目睹了这一切,却来不及阻拦。

忽然只见关洛阳右臂一收,那杆大旗已经彻底消失不见,目光看向了恒王。

下一刻,一只拳头已经越来越靠近恒王。

天和地,都挤压在这只拳头上,变得无比的陌生,无比的沉重。

恒王恍忽之间,甚至觉得自己不认识这个世界了,好像他认知中的那个世界,将会被这一拳彻底的粉碎掉。

“不可能!”

他发出低吼,双掌一分,“我已经能施展无间宝典的所有招式,从古至今,没有人能破得了我的防御!”

………………

不久之前,当恒王乔装改扮,对着安渡王下手的时候,紫禁城中,神殿的两位君主也已经有所感知。

“呵,恒王这厮,虽然是七大君主之中,防守能力最强的一个,但他的行事作风,依旧是那么狠辣果断呀。”

琅虚国主微微点头,语气中颇有些对于宿敌的赞赏之意。

天宫三王之间那么久远、那么深厚的交情,如果换了一般人,在这样的局面之下,找到安渡王的话,肯定会先好言相劝。

但是实际上,古纪天王的复苏之身被毁这件事情,安渡王应该也有所感知,却没有主动现身,帮助天宫一方的势力,这就可以看出他的态度了。

就算是恒王亲自去与他会面,百般劝说,能劝动他的可能性,也不是太高,反而会令安渡王更有提防,之后无论是对安渡王的复苏之身有什么样的谋划,恐怕都难以成功。

而现在,恒王直接易容偷袭,把神鹿的气血根基全吞噬掉,实力必然会增长一大截。

这就减少了太多太多的变数,直接让天宫方面,有了显而易见的大好处。

琅虚国主说道:“关洛阳也已经有所动作,我依旧在这里坐镇,拖住紫元君和桐恩侯,神主,你去看看关洛阳和恒王这一场争斗的局势如何吧。”

“不!”

太渊神主却摇摇头,“关洛阳固然威胁极大,恒王却不可能真的对我们放心,如果我过去的话,他们这一场大战,无论谁占上风,都可能把我卷入其中,产生更多的变化。”

“如今这样的好机会,我正该回返北方,去关注我们真正的计划,主持大局。”

琅虚国主微微皱眉:“可是,倘若恒王复苏之身,也被关洛阳所杀,他们那一方三大高手,人数彻底压倒我们这边,必然会直接对我们下手。”

“无妨!”

太渊神主眼睛眨了眨,眼眸之中,多出了许许多多细小的漩涡,几乎遍布整个眼球表面。

乍一看去,他犹如长出了几百个童孔,而且每一个童孔旋转、注视的方向,还有所不同,密密麻麻,鲜活耸动,令人望之毛骨悚然。

其实这是地母神族远古文明之中,最为高效的一种观测、推算之术。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物质,是真正孤立存在的。

任何一点细小的变动,影响了此处的物质之后,都必然会牵连到其他地方的物质。

只不过距离越远,这种牵连产生的变化,就越细微,越难以观测。

但是“太渊神眸”这一至高观测秘术,哪怕是在如今实力不全的神主身上施展出来,依旧有着只需要观望近处一滴露珠轨迹,就能够把方圆万里之内,所有风力、磁光、人畜运动、高手争斗等等情况,全部推算出来的效果。

连琅虚国主看到这一幕,都颇为吃惊。

“你现在居然能够在十二重天,施展出太渊神眸,你这具身躯的脑力,足以掌控这种程度的观测、推算吗?”

“当年对抗那场大灾难的经历,已经令我有颇多感悟,跟关洛阳交手的经历,加上最近这一个月来的对峙,又令我从他身上触类旁通,汲取到许多灵感,所以如今才可一试。”

太渊神主眼睛又眨了眨,双眸中的漩涡数量,已经多到不可计数,但因为漩涡太过细小,反而叫人分辨不出来,只会觉得他两只眼睛里面,都是灰蒙蒙一片。

“恒王如今的根基,将足够他施展出《无间宝典》的至上守御之术,虽然依旧不会是关洛阳的对手,但关洛阳要想杀他,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你该知道他那一招最强防御的厉害。”

“而我们真正的计划,也颇为顺利,如今只差了最后两三个步骤而已。”

太渊神主同时推算周边万里的情况,不但能够观察到关洛阳他们那里的局势,也能够观望到神殿在北面真正实施的那套计划,甚至比正在执行计划的人,知道得更全面、更清楚。

他的观测越来越深入,天地宇宙,星辰磁力的变化,物质运行的轨迹,一切都是这么的清晰,甚至通过对于这些轨迹的观测,过去和未来的场景,都能够在他脑海中若隐若现。

过去已经确定,凡是浮现出来的场景,都非常的稳定。

未来尚无定论,出现的场景有许许多多的变化,无数生灵的选择,天地物质的连锁反应,都在他脑海中铺开。

“嗯?!”

太渊神主忽然产生一点疑虑。

他所观测到的这些断断续续的未来之中,为什么关洛阳的实力,会有一次突兀的攀升。

那是一次极大的、飞跃式的提升,从十二重天根基,回归到了君主境界应有的实力。

难道是他的本体到来了吗?

应该并不是这样,那不是他的本体到来,甚至应该也不是他的本体想办法传输了力量过来。

而单纯是他这分身,再做突破!

但是没道理呀,他的分身如今所走的这种道路,博大精深,却也艰辛晦涩,近期内,应该没有什么足够高等的资源、磨砺,能够让他再跨出一大步。

“琅虚,助我一臂之力!”

太渊神主话音未落,琅虚国主已经心领神会,手往空中一抓。

百色空沙,凝成一线刀光,在太渊神主面前一晃而过。

事物的存在,在百色裂空大法的影响之下,变得极不稳定,但也因为这种剧烈的波动,使得一些本来很难被观测到的事物,隐隐约约露出了痕迹。

那并非物质,也不是单纯的能量,而是一种状态更多变、更微妙的存在。

仿佛是人主观的意识、实际的行动、历史的重量、未来的展望,与客观的物质规律交织,形成的一种东西。

“这、这,世上居然还有以这种形态存在的力量?这些东西,居然也能够产生实际的力量?!”

太渊神主推算到这一步,大为震惊。

不愧是地母神族的一代霸主,此界远古文明武道最顶峰的存在。

他居然跳出了自家武道体系“物质至高”的窠臼,观测出了法理概念的痕迹。

概念性的存在,既非客观冰冷的天道规律,也非唯心脆弱的人念精神,而是天道与人道的重叠、互动,是在有合适的手段操纵时,可以远远超越当代人类心力总和的力量。

“关洛阳原来是有这样的打算。”

太渊神主喃喃说道,“原来如此,武道穴窍的这个概念,已经深入人心,已经在这个世界文明的印记中,彻底滋长出来了。”

“他肯定是掌握了驾驭这种力量的手段,很快就将要借这种力量,让自己再做突破。”

琅虚国主得到他的观测结果之后,也脸色一变,道:“如此说来,我们应该全力出手,打断他……”

“没有用的。”

太渊神主摇头,“就像当年,因为有其他君主存在,导致我看不到未来的全貌,如今我观测到的未来,也是断断续续的,我看不到他究竟是利用什么手段来掌握这种力量,又究竟需要多长时间。”

“局势如此,就算我们想要去插手,也没有多大可能,阻断他的道路。”

琅虚国主脸色难看,身边彩光越来越浓郁,崎区曲绕,不断沉淀,徜徉于大殿之中。

似乎随时都可以在他一抓之下,化为一把惊天动地的神刀。

但是他也知道,仅凭他的刀,噼不开如今的局面。

“为今之计……”

太渊神主神色镇定,有了新的打算,“他再做突破,也不过等同于迈入君主境界,只要我们那边的计划能够更快、更快一些,此人又有何足惧哉?!”

“我已经明白他武道穴窍的真正用意,那么我们麾下这些修行了穴窍法门的人,也同样可以真正为我们所用。”

神殿的两位君主对视,多年的默契足以言明计划,无需再多说。

琅虚国主忽然飞身而出,哈哈大笑。

几乎在转瞬之间,他已经从紫禁城向南面飞出百里之遥。

长长的彩光拖在他身后,随着他右手往后一捞,整条彩光化作参天之刀,扫过天穹。

倏然,上百道紫色光柱,接连轰击在那些彩光和琅虚国主身上。

琅虚国主居然近乎于没有做出防御,整个人被轰飞出去,但是那一刀,也已经彻底斩下。

这一刀倾力而发,《百色裂空大法》的破坏力,刻骨入髓的表现了出来!

在天子渡里面所有人看来,高空的云层,都在刹那间消失不见。

蓝天白云,全部被彩色的光斑取代。

天穹空间被崩裂成一块一块的,每一块都是不同的颜色,不同的时间流速,巨大的不规则色块,彼此碰撞,发出震天动地的脆响。

然后所有的色块,都向着天子渡倾倒,坠落,碾压下来。

就在紫元君他们应对着这一招的时候,南方的所有生灵,视野都被彩光所塞满。

他们没有看到,整个紫禁城,城池的四个角,各被一个漩涡吸住,拎了起来。

神殿大军的那一座座军营上空,都出现了浓稠的黑色漩涡。

这些漩涡吸摄着整座大营,如同无形之手,把所有的营帐、地面、辎重和里面的士兵,当做一个整体,所有士兵甚至都还处在他们原本的位置上,但整个大营已经直接被拎上空中,飞速向北面搬运而去。

太渊神主带动所有士兵、辎重,疾速飞行之际,心中也在默默观测推算。

“要想提前完成那个计划,我之后就应该要以太渊神眸,来全力执掌这件事情,但在那之前,我必须要先算出,关洛阳他们这一战,大约要多长时间。”

他仔细的观察着,“恒王的那一招防御,几乎是无解的,关洛阳就算能够击败他,也杀不了他。”

“恒王意识到他们的差距之后,应该会逃跑,但关洛阳不会那么轻易的放弃……”

“嗯,这样的话,我的时间还算是非常充裕的。”

“只要恒王施展出那一招。”

………………

“密力无间,化劫恒光!”

恒王的双掌,向两面拉开。

他的前方,似乎出现了一面冷光白墙。

整个墙体,没有一丝一毫的缝隙。

关洛阳的拳头轰在了这面白墙之上,只感觉到了微不足道的阻碍,就已经突破了墙体,继续向前。

但就在墙体彻底破碎的这个刹那,关洛阳的拳头忽然一空。

他依稀看到了一股浩大无垠的光流,从自己的拳头前方爆发出去,不但穿过了恒王的身躯,也穿过了群山。

甚至斜斜的穿过了地球的部分结构,穿透了过去,奔向星空之中。

“这就是元君盛赞的那一招。”

关洛阳眼神微动,“倒也确实巧妙,名不虚传啊!”

这就是无间宝典的最强防御招式。

这一招的源头,是对物质的干涉,深入到了夸克层面,比质子和中子更微小、更基础的层面。

在地母神族的观测之中,夸克级的物质,是唯一一种能够把四大基本力的影响,全部明显表现出来的物质。

君主级的高手,就以针对夸克级物质的操纵,来完成对于四大基本力的全盘影响,引起一定范围内,四大基本力的连锁反应。

无间宝典的最高绝招,就是在对手攻击过来的时候,先以引力承受宏观层面上的攻击,然后通过四大基本力的转换,把宏观层面的变化,迁移到微观层面,使局部范围内的弱核力得到加强,以这种力量,去制造并推动大量的中微子加速。

说的直白一点。

哪怕关洛阳的拳头一击之下,力道强大到能够摧毁山脉,震荡大陆,波及四海,影响力遍及整个星球表面。

当他这一拳打到恒王面前的时候,所有的力量,最后都会被变成生产中微子的能源,大量的中微子会被制造出来,并加速到接近光速,然后穿透整个地球。

没错,接近光速,穿透地球,听起来非常可怕。

但是中微子体积非常小,又是一种不带电的粒子,与其他物质的牵连非常微弱,即使穿透地球,也不会对地球上的事物造成任何影响。

就算是一个普通人,被数千亿的中微子穿射过去,也还是活得好好的,一点损伤都不会有。

普通人也根本观测不到中微子的存在,表现出来的就是,关洛阳一拳打出去,没有造成任何破坏,力量凭空消失了。

不过,关洛阳的眼神只在微动之后,就以一种无所谓的姿态,挥出了漫天卷地的拳影。

一百零八个概念性的穴窍,只是刚刚被点出来,如何借助这些概念,去撬动天道人道重叠区域的力量,还需要关洛阳不断的去熟悉。

而在这个熟悉的过程中,关洛阳的实力就在不断的增长,肉身穴窍在持续的增强。

他简直是一种挥霍性的姿态,挥出无穷无尽的攻击。

恒王好像变成了一个光源,除了正面之外,朝着不同的方向,暴射出了数不胜数的神光,不乏有一些神光穿透整个地球,向星空远处而去。

在强者的视野之中,不断把恒王穿透过去的神光,其实都是常人观测不到的中微子。

每一道声势浩大的神光迸射出去的时候,也就代表着一股庞大的力量被转化掉了,消耗掉了,没有造成任何的伤害。

但是,此时此刻,这些透体而过,穿过地球,射向遥远星空的神光,未免太多了一些。

也太密集了!

恒王能够明显的感受到,自己所遭受的打击,速度越来越快,每两次攻击之间的间隔,已经短暂到就连他这样的强者,都渐渐难以分清。

但是,就算是再快,也根本没有意义。

恒王露出了冷笑的表情。

他的防御,唯一一次被攻破,是在当年,整个太阳都被震动的那一场粒子洪流之中。

那个时候,足以在瞬间直接把上百个常规地球化为灰尽的力量,彻底的超越了他的转化上限,才真正可以称得上是攻破了他这一招。

而现在的关洛阳,根本没有办法把自己瞬间的攻击力,叠加到那种程度。

“我确实又一次的低估了你,不过我就不相信,你提升实力的速度会一直都这么勐烈。”

恒王冷冷的说道,“下一次再见面的时候,我会以本体来跟你做个了结。”

他已经准备离开了,没必要在这里一直跟关洛阳耗下去。

可是他刚要动作,关洛阳的身影,忽然变得更多起来,从所有的角度,朝着他发动攻击。

恒王的防御,也是没有死角的,但是这样的攻势,却让恒王暂且找不到撤退的路径。

他眉头皱起,想不出关洛阳这样纠缠下去,究竟还有什么好处?

‘难道,想跟我拼消耗?’

恒王心中一动,‘对了,就算是远古那些君主,其实也不知道,我施展化劫恒光的时候,在整个转化过程中,自己还会得到一部分补充,基本消耗和回补是持平的。’

‘关洛阳仗着他刚才施展的奇怪手段,力量充沛,想跟我拼消耗的话,到最后,反而可能被我扳回优势!’

恒王一念及此,更加抖擞精神,维持了自己的化劫恒光,密切的关注着关洛阳的变化,期待着关洛阳气息出现入不敷出的那一个瞬间。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恒王的专注,依旧没有丝毫的改变,关洛阳的攻势,似乎也将这么持续下去。

但是盛极必衰,是宇宙的定理,在侧重于物质的武道上,爆发力远比其他体系更强,但回补也往往就要比其他体系更艰难一些,关洛阳的气势、拳劲,分明也快要攀升到一个他自己也无法超越的极限了。

突然,满天拳影一扫而空,所有的神光也随之断流,不再迸射出去。

关洛阳收手,飘然向后。

恒王终于等到了这个时机,心中大喜,全力出手。

他的手掌推了出去,突然间心头一震,发现自己的手挥出的速度,怎么会如此的缓慢。

他意识到了什么,从关洛阳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模样。

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胸口居然炸开了一个巨大的空洞,而这个空洞还在飞速的扩张。

“你?”

“原来,这就是……”

关洛阳闭上眼睛,充满喜悦的仔细品味着刚才的那一拳。

“这就是我的拳意实质啊!

刚才迸射出去的神光,确实比关洛阳挥出的拳头少了一次。

恒王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他仍然想不出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中的拳。

直到他的记忆中突兀的多出了一些画面。

那好像是在他刚杀死安渡王复苏之身之后。

那个时候,有时间显化在他面前,无穷的波光化作浩瀚无穷的大河,而河中的波浪正被搅动。

数之不尽的拳影在河流中的某一处汹涌的起伏着,最后的一拳,突然超出河面。

超越了光阴,超越了时序。

这一拳,打到了过去。

没错,这一拳在现在发出,但是力量,却攻击到了过去的恒王身上。

在恒王还没有施展出这个防御绝招之前,就已经中了关洛阳的这一拳。

而当时间延伸到现在,已经埋藏在恒王体内的这一拳,便爆发了出来。

那只是一个影子,是一个意识,以亘古存在的物质来组成自己的意识,逆穿时光,仍然能保证暗物质的呼应,这也是物质之道的一种至高道路。

当他打到恒王身上的时候,那一点微末物质组成的意识,已经彻底的成为全盛的一击。

横跨大千,动摇时空的……拳意实质!

轰!

恒王的复苏之身彻底崩溃,能够粉碎在这样的一拳之下,也堪称是他的幸运!

相邻推荐:非典型重生第一仙门[重生]为凰然后下面没有了重生:港岛追妻末世红警系统一炮一个小丧尸末世:开局获得红警基地车末世红警:我只想种田啊露露娜卡的工作室逃爱暖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