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次元 从龙族开始打穿世界 章节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赌局

推荐阅读: 武道战神 寒门狂婿 诸天祖师模拟器 仙王归来 泛次元聊天群 鉴宝神医 史上最强大师兄 御天武帝 绝顶保镖 至尊仙道

“可敖天终究是没能去试试,没有试过的事,谁知道结果如何?”

雪月峰中有一人开口道,脸上带着冷笑,和古龙窟弟子针锋相对。

“不用试也知道,我天师兄纵横同代无敌,没有他闯不过的试炼,所谓登龙梯试炼,本应是为敖天师兄存在的才对,只是被陆晨那小子运气好抢了先。”

古龙窟的那名弟子道,他是敖均,同样是古龙窟嫡系,论亲戚关系,他还是敖天的小侄子,只是在宗门内,都称之为师兄。

“还是先打过了再说是不是真的同代无敌吧。”

人群中有人讥讽,看不惯古龙窟的嚣张。

敖均也不恼,只是饮酒看景,“陆晨算什么,在我敖天师兄面前,只是个弱者罢了,这场赌斗根本没有悬念,即便那陆晨没有受道伤,也必然是败北的结局,至于现在,他能撑十招就不错了。”

“呵,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敖天呢。”

陆青青冷笑一声,澹澹道。

“你!”

敖均眼中冒着怒火,直视陆青青。

“怎么?想先打一场?就不用去云战场了,城外一战,我可直接杀你。”

陆青青站起身来,煞气向前压去,杀机充塞整座飞仙楼。

“陆师妹,别这么大火气嘛,无殇城内禁止互相搏杀的。”

开口的是一名身穿白色轻纱的美丽女子,身姿妖娆,容颜清雅,整个人带着一股祥和的气质,与陆青青正相反。

“是姬和公主,她居然也来此观战了。”

人群中有人认出了这位新出现的女子,有些惊讶。

“公主殿下。”

大夏皇室的弟子们纷纷向姬和行礼,她只是浅浅的点头。

陆青青的煞气被无形的压了回去,姬和的实力深不可测,外界传言她是大夏皇室中除姬星河外第二位突破入帝王经最后一境的人,若真是如此,在场的所有人加起来都不够她杀。

古龙窟的几名弟子见到姬和,也收敛了几分狂傲,“原来是姬和公主,听闻你避世八十载,却不想还有心思出来看这种无聊的赌约。”

姬和公主莞尔一笑,“怎么能说是无聊的赌约呢?能让我皇兄如此羞愤的敖天,和那闯过登龙梯的陆晨决战,怎么看都是很有水准的,看看他们的战斗,总比在屋子里坐着死悟要好。”

“那姬和公主怕是要失望了,陆晨在我敖天师兄手下,根本撑不了几招。”

敖均说道。

“还没打,不知道呢。”

姬和温婉的笑着,“三日后便是决战开启了,我还在想这次该压谁。”

姬和公主所说的自然是外围的赌局,武神山与古龙窟赌斗,是势力间的博弈。

但因为敖天和陆晨两位天骄过于博人眼球,无殇城主,一位神秘至极的强者开了盘,让大家进行下注,赌陆晨和敖天的胜负输赢。

并非是庄家和闲家的赌斗,而是无殇城作为公正平台,给大家提供一个下注的地方。

作为中介,无殇城抽取0.1%的佣金,作为运营费用,若是和赌场对比,无殇城的佣金比例可谓是良心到了极点。

但架不住这次来关注这次对决的人太多,尽管只有0.1%的比例,到时无殇城也能赚上一大笔。

此时在飞仙楼顶层,东侧墙壁上悬挂着一张大玉盘,上面显示的正是目前赌斗双方的赔率。

23:1

二十三比一的赔率,自然是压陆晨能有二十三倍的赔率,压敖天赢的话,即便敖天最后赢了,也赚不了几个子儿。

在飞仙楼顶层的年轻弟子们讨论时对敖天的狂妄多有不爽,对古龙窟弟子们的言辞也十分不满,可下注时却很诚实,因为他们可不想输钱。

其实在一个月前,这个比例远没有这么离谱,只是七比一的样子,仍旧是敖天的胜率较高,大多数人认为敖天能取得最终的胜利。

但陆晨出关后,在诸多师兄弟面前咳血的消息外传,大家都知道陆晨道伤仍未被治愈,瞬间赌局就变成彻底的一边倒了。

“公主殿下,还用想吗,肯定是压敖天啊,虽然少,但稳赢不赔。”

一位大夏皇室弟子传音提议道,在他看来,陆晨是不可能赢的。

若是身体无恙,或许两者也只是五五开,更别说陆晨走路都咳血了。

各大势力的情报组织都有暗中观察过陆晨的状况,在凡间游历时,还时不时咳血,道基开裂严重时,甚至不得不当街进行调息。

就这种状态,别说跟敖天决战了,能不能动手都是个问题。

姬和公主看了眼自家的师弟,没有答话,忽然扭转秀颈,看向无殇城外的一个方向。

只见一名男子踏空而来,背负三叉戟,如一柄利剑,不紧不慢的走到无殇城外的云战场上方,静静伫立。

“敖天回来了!”

有人惊声道,无殇城内的所有人都注视着云战场的方向。

这个惊艳的天骄在一路挑战完各大势力强者后,又回到了云战场,静静等待他的对手到来。

除却古龙窟,四大势力中唯一没有被挑战的就是武神山,因为敖天心中武神山的主菜只有陆水流,而陆水流不在。

敖天站在那,锋芒收敛,整个人像是与道融合了,一年来无数的胜利累积,加之他八千年不败,无敌之势以成,站在那里,就像是无敌的代表。

飞仙楼内,此时再看那赔率玉盘,已经变成了二十五比一,陆晨更加不被人看好了。

武神山的一众弟子觉得憋屈,陆风站起身来,“老子下去买晨师弟,就不信了,要是晨师弟赢了,赔哭你们!”

陆青青喊住陆风,甩给陆风一块儿星金神铁,“帮我也买晨师弟。”

无殇城作为中介,接受任何下注形式,他们会帮忙估价,给出一个合理的金额,不会有太大出入。

武神山的弟子们纷纷下注,心中当然是渴望陆晨赢的,只是经过一系列的事,他们心中也觉得,陆晨获胜的希望微乎其微。

此时下注给陆晨,不是指望能赢钱,只是不想落了武神山的气势,这可是古龙窟与武神山的赌斗,若是赔率如此,岂不是代表他们武神山不行吗。

玉盘上的赔率表不断变动,但敖天的赔率明显还在变低,陆晨的赔率还在变高。

“看来都还是聪明人,没有哪个傻子会去压必输的人。”

古龙窟的敖均笑着说道,“那些想要投机高赔率的人,多半会哭的很惨。”

说话时他看向方才那些武神山的弟子,或是赌气压陆晨的人,同时他又从袖子中取出一株珍贵的药王,嘱咐自己的师弟,“师弟,帮师兄再加一注。”

古龙窟的另外两人也是面带笑容,他们也有这个想法,敖天师兄是无敌必胜的,能赚一点是一点。

这几日时光,玉盘上的赔率不断变化,但始终赔率没有超过二十五,总有些赌徒,不想进行没有大收益的赌博。

见敖天的赔率太低,都想着反着买,看看陆晨能不能爆冷,万一赢了,那可就是暴富。

在决战即将开始的最后一日,各大势力陆陆续续也都派人赶来,无殇城内押注的池子越来越丰厚,赔率逐渐趋于稳定,最终定格在二十四比一。

天空群星闪耀,月轮游转,修士们是不需要睡眠的,在各酒楼中高谈阔论,等待着太阳初升,那便是赌斗约定好的时间。

就在太阳即将升起的半刻钟前,飞仙楼的年轻弟子们忽然发现,赔率玉盘发生了巨大的变动。

从二十四比一,直接变成了十比一!

这相当于有人,投入了超过原本压注敖天人半数的资金,压了原本不被看好的陆晨。

飞仙楼的年轻天骄们面面相觑,古龙窟的弟子冷笑连连,“到底是有人是最疯狂的赌徒,还是为了面子,愿意付费呢?”

他目光看向武神山的弟子,意思再明显不过,认为是武神山的人出了巨资,将赔率表拉了回来,想为陆晨壮一壮声势。

武神山的弟子各个面带怒容,被陆青青拦了下来,若不是无殇城禁止厮杀,他们绝对已经将这几名古龙窟弟子安排了。

可陆青青也有些皱眉的看着赔率表,自家若是为了壮声势给晨师弟下了重注,最后输了的话,岂不是血本无归?

年轻天骄一阵骚乱,讨论着到底会是何人有此财力,下了这么重的注金。

忽然,一道黑衣身影出现在武神山弟子们身前,让他们一阵惊讶,连连行礼,“大长老。”

古龙窟的几名年轻弟子也都噤声,不敢乱说话,没想到武神山的大长老没有前往去主持对决,先来了飞仙楼。

在这种杀神面前,无殇城的规矩可不好使,即便无殇城背后的主人出来了,也不是陆天华的对手。

得瑟也是要分时机的,要是惹恼了这位老人,一年前在原初矿洞外陨落的四位古龙窟长老的下场就是参考。

陆天华看了眼悬挂在墙壁上的赔率玉盘,“十比一吗,老夫养老用的本钱都扔进去了,总不能让老夫血本无归吧?”

没有人敢回答陆天华的话,这时大家知道下重注的人是谁了,是这个葬神星上的至强者,亲手押了注。

.陆天华的到来给人的震惊还未过去,又有一名老妪现身,姬和公主连忙行礼,“姑祖!”

cxzww.com

老妪看着赔率玉盘,声音沙哑,“这么赌有个什么意思?小团团,帮我拿着这个,下去压一注。”

姬和公主脸上闪过一丝红意,那是她的小名,已经很久没被人叫过了,但她还是恭敬的接过老妪手中的东西,在场的年轻天骄一阵惊讶。

“是永恒黑金,那么大一块儿,足可以练兵了吧。”

有眼力好的弟子认出了那是什么东西,雪月峰弟子阵营中的冷月也有些惊讶。

这金属放在遮天世界内被叫做龙纹黑金,乃是炼制帝兵的材料,大夏皇室出手如此阔绰,将原本的闹剧赌局变得更可怕了。

“老祖,团团……该压谁?”

姬和公主请教道,她有些不确定,老祖只说让自己下注,可没说压谁。

她手中的这块儿仙材太过沉重了,对于大夏皇室来说也是宝贵的财产,若是求稳的话,绝对应该是压敖天,但她不敢完全肯定,所以要询问一下。

谁知老妪菊花一般的脸笑了笑,“傻孩子,老身都说了,这么赌没意思,要想有意思点,当然是要压……陆晨了。”

古龙窟的弟子一脸懵逼,没想到这位老前辈居然要压陆晨,单纯的只是为了赌吗?

可您这块儿永恒黑金压上去,赔率就不会是一比十了啊,到时候赔的血本无归,反而便宜了那些原本赔率不高的敖天信徒。

但不管怎么说,对方押注对他们来说是好事,不然即便赢了也赚不了多少。

“老祖您……确定?”

姬和公主以为自己听错了,那可是陆晨啊,现在道基开裂,走路都咳血的陆晨!

老妪看了眼姬和,“老身可不觉得武神山是傻子……”

她转头看向陆天华,“天华,你说是吧?”

大长老咧嘴笑了笑,“这可难说,我只是给后辈壮声势罢了,你可别跟着我赔了养老钱。”

姬和公主下去押注后,赔率玉盘再次变化,这次成了四比一,原本离谱的差距瞬间被缩短,只因为两名绝世强者的下注。

“哎幼,你们都玩这么大啊,我记得凡间赌徒们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下注反着赌,房子靠皇都?”

此时,飞仙楼内又响起一道声音,一名上身赤果的蛮族大汉身影显化,背后扛着一柄开山斧,凶蛮之气不言而喻。

他上来锤了下陆天华的胸口,陆天华也不闪不避,笑了笑,“怎么,也想压点养老金?”

巫王谷的弟子见到这名大汉纷纷行礼,“大长老。”

蛮族大汉挠了挠头,似乎是在思考,“要是再压下去,是不是也没多少赚了?”

说着,他从腰间的兽皮口袋中掏出一颗珠子,“就押这个吧,以小博大,看看能不能赚到。”

在场的年轻天骄都惊呆了,因为刚来的巫王谷大长老,看样子似乎也要压陆晨!

------题外话------

明天超级爆更!

相邻推荐:诡异的女权世界女权世界的校草龙族之拔刀挽落樱人在龙族刚成时王我是龙族滚滚兽汉鼎余烟山河不夜天[穿越]UAAG空难调查组斩妖十三年,举世无敌我用灾厄拯救世界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