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从港综签到成为传说 章节

第0877章 什么王所?你敢报警?

推荐阅读: 鉴宝神医 史上最强大师兄 至尊仙道 寒门狂婿 泛次元聊天群 绝顶保镖 武道战神 御天武帝 诸天祖师模拟器 仙王归来

有了赵学延的辅助,八里河派出所逮捕某个偷包贼就效率多了,半个多小时后。

赵总已经在高朝副所长和曹建军、陈新城等资深警察陪同下,拿到了自己的包,看着偷包贼被押上警车,他也在清点物品时,高所和曹建军等人才走了过来。

高所更是带着一丝不好意思笑道,“赵先生,东西没少吧?失物全找回来了?”

赵学延点头,“对,这次多谢贵所了。”

高朝连忙摆手,“不敢当,别这么说,我们也没帮什么忙,关键还是……对了,赵先生,我有点好奇,能不能问下你是怎么在这么大的平陵找到这抢包贼的?”

警察们还一无头绪,正头大,压力也大呢。

失主本身破案了,他们警方充其量当个工具人,虽然破案是好事,但众警察的尴尬一点也不少。

别说高朝了,曹建军和陈新城也是一脸的尴尬和好奇,脸上也全是求知欲。

赵学延笑着摆手,“都是运气……”

正说话间,他手机响了,赵总笑笑就抓出手机接通,当高所等人起步要走,给他私人打电话空间时,赵学延就声音一抬,“什么?你是孙兴?你怎么有我号码?”

“不是,你要绑架我叔叔?我没听错吧?”

电话的确是孙兴打来了,对方还开口就是大威胁,要绑架赵学延融入这个位面时,产生的背景关系里那个叔叔……话说在背景表里,赵总目前位面三族之内近亲,就那一个个叔叔了。

对方三十多岁,还没结婚,属于大龄剩男。

因为这些话,才走出两步的高朝高所、曹建军和陈新城都猛地止步,回头望来。

赵学延过了最初的惊讶后,平静笑道,“孙老板,别逗了,你无缘无故绑架我叔叔做什么,虽然我知道你杀人、强女、放高利贷逼三位数良家下海替你赚钱,还嗑药。”

“但咱们平时之间没联系啊……”

“嗯?郑潮告诉你的,……,算了,先别急着动手,你听我说,我是为你好,我叔叔就一个普通大龄剩男,三十多岁单身汉也没钱,你绑架他有什么用。”

赵总是为了孙老板好啊。

自从知道这个位面有三族以内血亲,不用再造反诛九族就可以牵连在一起……他在做各种事之前,早就给那个叔叔开挂了。

一个恩怨分明正面挂,就不怕那个叔叔被牵连。

恩怨分明技能效果有多强,用过的都知道,当年港综位面的赤柱高级惩教主任鬼见愁,就是在警校打靶练习几个月,工作加入狱警体系后几乎再无动枪机会,随便开个挂,都能狙杀一群埋伏他的牛不落超级退役精锐,毫发无伤的。

孙老板就算是从郑潮那里知道了他,和他有关信息……而潮哥,潮哥手下老彪是十一假期,就去过鹏城高尔夫球场埋伏赵总打黑枪的,足以见证那边更早几步就查出了他信息。

无非是老彪失败后,郑潮就沉寂了,不敢再搞风搞雨。

现在,郑潮潮哥和孙兴勾连在一起了??

这有点玄学啊。

好心劝了孙兴两句,赵总再次道,“这样,我现在在鲁东平陵,你要是等得及,我回鹏城再找你聊,你要是等不及就来平陵……真的,别派人绑架我叔,我是为你好。”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孙总!”

这话下,电话对面沉默几十秒,孙兴才破口大骂,“赵学延,你一个大一新生装什么大尾巴狼?你算个屁的老人??”

“你给我等着,你和你的人戏弄我这么久,这事没完!!”

等孙老板挂了电话,赵总也无奈耸肩,收电话,然后就看到精神大震,各自一脸凝重和不同程度激动之色的警察走了回来。

没等高所开口,曹建军这个资深警察就不可思议道,“赵先生,有人要绑架你亲属,长辈?”

话,曹警官都没说完。

像是赵学延之前描述的“我知道你杀人、强女、逼三位数良家下海”什么的,一面之词,曹建军还有点不敢相信,这都2015年底了,还有人那么凶残没底线,那么罪大恶极。

至少在八里河这地界,那么有组织有规模的有活力社会团体,曹警官不知道哪里有。

逼三位数下海,是一个两个人能搞定的?

赵总看看三人,笑道,“我刚才和朋友开玩笑的,没事。”

高所三人面面相觑,一分钟后,曹警官试探着笑道,“赵先生,之前听你语气,不像开玩笑啊。遇到困难可以求助警察,我们一定会做事。”

赵学延无奈一叹,“不是我不想做什么,有些事,你级别太低,插手的话压力太大。”

说着说着他又眼前一亮,“咦,不对啊,姓孙的在中江混得很野,被判了死刑还能跑出来,整容后改头换面重新当大佬,要是在平陵就不好说了。”

曹建军,“……”

高朝和陈新城都目瞪口呆,三人又面面相觑一阵子,还是高所尴尬道,“不会吧?”

赵总的话,信息量有点太大。

大到他们都有点不寒而栗!!

赵学延没有说话,发动言出法随,推演了一下眼前这一波警察出自那个故事……警察荣誉。

不止眼前高所、曹建军、陈新城等人出自警察荣誉,就是之前那个猛一看挺漂亮,大笑起来却很魔性的姑娘夏洁,也是出自警察荣誉。

纵观全局,这还真是一群可以信赖的警察。

想到这里他就好奇道,“我要是把我叔叔喊来平陵暂住一阵子,那当一群和我有误会,想搞死我的人来这里搞事,你们能保护他安全么?”

早就施加过恩怨分明正面技效果,一直开着,赵总不担心叔叔安危,谁去对付他只会稀里糊涂被坑死,不过,送一堆功勋给一些值得信赖的好警察,不是坏事?

至于怎么和那个叔叔解释……太简单了,我找了份勤工俭学的工作,帮大老板买比特币我抽佣,钱还很多,你来帮我照看下。

这可比他那个大龄剩男级的叔叔原本工作好多了。

高朝立刻道,“赵先生,咱们回所里聊?多的我不敢说,在平陵,我一定不会让违法分子胡来!”

“践踏我们的制服和荣誉!”

………………

羊城某大酒店。

孙兴气的摔了一个手机后,又抓起一瓶凉茶吨吨吨吨吨喝光,才点了根烟,坐在沙发上大喘气。

赵学延是怎么知道,他杀过人的??这特么不科学啊,多年前知道某些事的,都被灭口了啊……

其实,孙兴不知道,冒充外星人骗他五十万的是赵总,他只是听郑潮这个同样的受害者说,在羊城各种让混蛋人渣吃臭豆腐榴莲炒酸奶的,是赵学延一伙。

那一伙让人吃那个借黑网贷平台,孙兴手下就被坑了近百万。

当从潮哥手里得知赵总一些信息,他就主动打了过去,要搞事,先威胁一下,可赵学延随口说他杀过人,还强女……这特么等于爆了他的一堆料啊。

那些是秘密,对方怎么知道的??

沉着脸等了好久,思考了很久,孙兴才重新拿出了一个手机打给赵学延。

………………

八里河派出所。

这一刻接待赵学延的不只是高朝高副所了,王守一王所长也在,一群警察原本是面容肃穆凝重的想和他探讨案情的,还没开口,赵总就笑道,“事情比较麻烦,从头解释起来,太浪费时间,我空口无凭,你们也未必相信。”

“简单来说,我保证我叔叔是奉公守法,从没违法记录的,开车连红灯都没闯过,他来平陵生活一段时间,我希望贵所能保护他的安全,不被人绑架、袭击乃至暗杀什么的。”

正凝重的王所长都噎了一下。

等他想说什么,赵总手里电话又响了,他抓出一看,笑道,“又是陌生号码,八成还是孙兴,这样,我开免提,大家可以一起听听。”

一屋子警察不说话了。

赵总也接通开了免提。

电话对面,很快响起了孙兴压抑的声音,“姓赵的,你之前说的那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赵学延还是很淡定,“哪些??”

孙兴冷笑,“就那些。”

赵学延好奇道,“你是说你被判死刑,没蹲几年就逃出来,还整容换名字,没人追究?”

“啪!!!”

电话对面响起了一阵玻璃碎裂声,还有剧烈的喘息和低骂声,足足几分钟后,孙兴才喘着粗气道,“卧槽,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啊?”

实锤了!!

王守一、高朝、曹建军和陈新城一群警察都是连呼吸都刻意控制的几乎无声了。

赵学延笑着耸肩,“我说老孙,你身上背了那么那么多事,你不明讲是哪件事,我哪知道你说的是哪件?别给我打哑谜啊。”

“你到底想说什么,直说,我最恨谜语人了!”

“交流起来太累!”

孙兴又喘息几句,“说吧,你要多少钱,我给!”

赵总瞪大了眼,“开什么玩笑,我问你要钱岂不成了勒索?我没招你没惹你,人在平陵呢,你打我电话说要绑架我叔叔,现在你问我这个??”

siluke.com

孙兴又被噎的无话可说。

是啊,他一开始联系赵学延,是被坑了近一百万,想要出气发泄而已。

事情怎么就发展到这一步的?

赵学延再次道,“哎,老孙,你要没话说,那我问你个事,你在哪整的容?假证又是在哪办的,这么多年了,你老家就没人发现你是个死刑逃脱者?那些发现的,不会被你全灭口了吧。”

孙兴,“噗~”

那边喷了一大口凉茶,才手忙脚乱道,“等等,姓赵的,我给你一千万,你本人来取,怎么样?这件事记住保密,你若是告诉第二个人,别怪我不讲礼貌。”

赵学延失笑,“哎,老孙,我听说你手里很多药,是从哪买的,羊城富佬么?那个粤东最大的毒枭……”

孙兴咬牙切齿,“两千万!”

赵总乐的不轻,“我听说你高叔叔也是放贷的,不过高叔叔没你那么low那么逊,你光骗大学生拍特殊照片、骗白领、良家妇女拍照片,等她们陷入高利坑没钱还,就推下海帮你赚钱。”

“高叔叔玩的高啊,只借钱给企业家,借一亿出去至少收回三亿,还不起就派人砍杀……你这档次,多少年才比得上高叔叔一单生意?”

孙兴突然笑了,笑的前仰后合,“槽,姓赵的,你连高叔也敢威胁?你死定了,我说的,耶稣都救不了你!”

就是他大笑声里,赵学延看向王守一,“王所,都录下来了吧?这电话里姓孙的承认了不少事,能当证据么?”

王所,“……”

王所和高所等人面面相觑呢,对面的笑声戛然而止,孙兴声线都尖锐了好多度,“姓赵的,什么意思?什么王所??”

“你特么竟然敢报警??”

赵学延无语道,“别激动,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说的王所是平陵一处供电所所长。”

孙兴不说话。

赵总喝了口水,才斟酌道,“而且上次电话你说要绑架我叔叔,你现在回想一下,你当时是不是,没有警告我不许报警?”

“你没警告啊,别说王所是供电所的,就算是派出所,也不怪我啊。”

孙兴再次大骂,“你当我是三岁小孩么?你给我等着,这事没完!你死定了!”

骂声下挂了电话。

赵学延抓起手机捣鼓一下,确定录音没问题,看向王守一等人,“你看,我要是从头解释,你们也未必信,这通电话就验证了很多事。”

“我在鹏城不担心自己的安全,等我叔叔来了平陵,就拜托诸位警官了!”

王守一等人纷纷起身,曹建军更是激动道,“赵先生放心,就算豁出这条命,我也会保证市民的人身安全!”

“这些犯罪分子想搞事,先从我尸体上踏过去再说。”

赵学延,他有点无言以对。

知道警察荣誉是什么故事,他当然知道曹建军也是个好警察,当然,缺点也不少。

后来因为破大案立了个人二等功,一时高兴,觉得可以在一直看不起他的丈母娘面前扬眉吐气了,就多喝了几杯。

然后酒驾、肇事逃逸,被抓回交警队继续因为喝太多,上头,脑子一热继续逃,继续酒驾肇事……被开除,还蹲了半年。

然后在警方抓捕一个连环杀人犯时,自己都被脱了衣服了,还主动去各种帮忙,帮一个见习警察挡了三枪,牺牲了。

他就是一个心心念念想要破大案,做大事,证明自己,想要在看不起他的丈母娘面前扬眉吐气的。

性格缺陷有。

无可辩驳。

不过遇到这种大案子,他现在说的话还是可信的……这是真敢豁出命办案的。

小一号平康白雪啊!

几秒后,赵学延压了下手,“几位警官,咱们继续。”

王守一,“???”

赵总开始主动拨号了,还是免提,号码打通那一刻他就开骂道,“郑潮,你这扑街不讲道义啊,撺掇孙兴绑架我叔叔?你出来混这么多年,祸不及家人的道理不懂么?”

“是不是小日子过得太不错了?之前你买凶进看守所暗杀傅国生的烂摊子摆平了?”

骂声下,对面沉默几十秒解释道,“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老傅是我最尊重的人,我怎么可能暗杀他。”

赵学延鄙夷道,“你拉倒吧,你们两个大小粉庄不就是为了生意,你想赚更多钱干掉傅国生么,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免费消息。”

“有和你一样的人,想干掉傅国生取而代之,你没搞定那个野心家,就算杀了老傅,也是替别人做嫁衣。”

郑潮急了,“谁?谁想对老傅不利,想杀他?我对傅哥的衷心天地可鉴,日月可昭啊!”

赵学延失笑,“算了,我也懒得和你扯这么多,反正若我叔叔出了意外,我不会让你好过,会收集你所有走粉销粉证据,送给警方。”

郑潮更急了,“你这是污蔑,诽谤,你诽谤我啊!”

赵总平淡道,“张安如把你招了,老张比你痛快多了,要是按刑法,你们都可以用加特林超度了。”

郑潮这才笑道,“瞎说,张安如是谁?我根本不认识……”

赵总还是很淡定,“你等下,我给你调一点音频,你听下。”

等他操作一下调出来当初搞张安如时留下了的一些音频,里面就清晰讲述了老张是如何一次次从潮哥手里拿货的。

讲着讲着,郑潮打断道,“够了,你要多少钱?我手里没多少钱,姓赵的,做人要厚道啊!你不能这样!”

赵学延笑道,“现在承认你是羊城大粉庄了?”

郑潮压抑的很,“你到底想怎么样?我特么销粉又没祸害你,你也不是警察,你盯着我搞做什么?有意思么?”

赵学延看向王守一,“王所,他招了,录音就是最好的证据。”

王所,“……”

郑潮,“???”

郑潮不像孙兴那么暴躁,懵逼几秒才笑道,“姓赵的,你不就是想要钱么?说什么王所吓唬谁呢,你说个数吧,我能做到就给你凑。所长算个屁,粤东缉毒警盯我这么久,有用么?”

“你要敢捅给警察,我死了你有什么好处?给你一面锦旗么?”

“一二百块一面锦旗,你玩什么命啊!”

“而且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你们团队在粤东疯狂绑架勒索,勒索多少个亿了?逼人拍吃米田共视频借黑网贷,这种黑底子这么厚,你敢报警??”

赵总又看向曹建军,“曹警官,你也听到了,这个郑潮他威胁我。”

曹建军也没说话,绝大部分情况下,不管是见义勇为举报者,线民、卧底特勤等等等,遇到这种大案子不是越保密越好?

赵学延这先后两次正谈着谈着,就和他们警方打招呼,套路太不一般啊。

还有,逼人拍吃米田共视频勒索是什么鬼?这能勒索好多个亿?粤东现在都这么发达了么?

曹警官从警这么多年,一时间都有些恍惚,没见过这么劲爆的作案方式啊。

这是粤东风评受害啊!

赵学延见状,也没急着解释什么,对手机道,“好了潮仔,你也别瞎扯了,我问你个事,你交代了,那你撺掇孙兴绑架我叔叔的事,暂时就算了结。”

郑潮又沉默几十秒,“你说。”

赵总语气多了些凝重,“你们团伙里,是谁杀了卧底警察关海飞?”

郑潮耻笑起来,“你这是让我出卖自己兄弟?条子想搞死我们,那我们杀了他也是天经地义。”

赵总继续追问,“是谁,你说。”

郑潮这才无奈道,“我说了你真愿意了结这件事?好吧,我说,是疤鼠,带指虎活活打死的,尸体脸部都变形了。”

“你可别对外说是我爆的料,要是说出去我就完蛋了。”

这件事说出去,郑潮会很麻烦,但之前张安如那些音频资料同样超级麻烦……

两害相权取其轻嘛。

赵总这才看向王守一和高朝、曹建军等人,此刻几位警察都是脸色压抑的不像话,不用他再问,曹建军就开口了,“疤鼠是什么人,现在在哪?”

郑潮,“……”

郑潮足足沉默几分钟,才低骂道,“卧槽,你身边真还有其他人?你有病吧。”

赵学延失笑,“那要不你来灭口?”

潮哥再次大骂一句神经病就挂了电话。

羊城,某玩具厂,同样对通话录了音的郑潮,又重新听了一遍,才略安心的掏出了一根烟,这段录音虽然他承认自己是该打靶的人渣了,但不承认也没用,张安如那段录音爆出去,一样很致命。

然后他没承认暗杀过傅国生,还一直表忠心。

至于卖了疤鼠……疤鼠兄弟应该能理解,谁让赵学延抓着他的把柄呢,出来混卖兄弟保自己,不是基操么?疤鼠肯定理解。

总的来说,不敢谈优势在我,但劣势也不是太大。

至少他也留了证据,证明除了他,还有人想干掉傅国生取而代之,那他就可以把看守所暗杀老傅的杀手,推给对方了。

“不可能是警察……姓赵比我还黑,他不敢报警的,难道是他同伙吓唬我?”

郑潮也知道,某个悍匪团是一个团队,人很多的!

………………

八里河派出所。

收起手机那一刻,赵学延才看向左右一群脸色复杂的警察,“几位警官,你们相信之前阿潮说的,在粤东有人拍逼人吃米田共的视频,勒索,还能赚几个亿么?”

本就脸色复杂的人群,表情更诡异了。

实话实说,他们不太信。

上世纪90年代港岛出现过悍匪王绑架勒索大富豪的,也是按亿算,但也不可能离谱的拍米田共视频就能成。

还是搞黑网贷??

………………

几天后。

八里河派出所,赵学延带着一个三十多岁青年踏步入内时,迎面走来一道身影,冲着两人就热情招呼起来,“赵先生来了,这位是??”

赵总笑着介绍,“这是我叔叔赵青阳,叔,这是曹警官。”

三十多岁的大龄剩男赵青阳,长相七分以上,若是忽略比较肥胖……也不对,其实赵青阳一米七七身高,看体型只是有个小肚腩,属于微胖以上,达不到肥。

他悲催的是脸胖,脸一胖颜值就大幅度下跌了。

哪怕是小李子发胖成玩水枪大叔,颜值跌幅也不少了,赵青阳外观还有点邋遢,不懂或懒得装扮自己。

看起来就是个平平无奇小胖叔了,这也是他33了还单身剩下的最大原因之一,另外就是没钱、不善言辞。

先是和曹建军客套两句,当曹警官领着两人进入所内时,赵青阳才压低声音道,“学延,你这……我来帮你看看比特币生意,有人卖就代买一下,没什么。”

“我才刚到,来派出所做什么?”

赵学延笑道,“就介绍一些朋友给你认识,刚好我朋友大部分在派出所,以后有事也可以找人帮忙。”

简单解释后,进了派出所,赵总正带着叔叔一一认识朋友呢,意外看到前阵子见义勇为那个警校生夏洁也在……而且对方认出他后,看他的视线很怪异。

赵学延也没多想,客气结束就开口道,“诸位,晚饭我请客,咱们一起吃顿吧,就吃火锅,也不贵。”

“以后我叔叔在八里河生活工作,就拜托大家了。”

换了一般人,普通市民来所里请客,大家自然会推,这次不一样,主要是赵总不一样,王守一王所就痛快答应下来。

时间流逝,等所里下班时,赵总才和叔叔一起,坐了一些警察的私家车去吃饭了。

就是普通火锅店,一大群人吃一顿消费也不会多高。

从出发到进店,各种点菜上调料和饮料酒水的过程,赵青阳一直都有点坐立不安,总感觉大家氛围有点怪怪的。

尤其是那个叫曹建军的警官,对他有点太热情了,不止问东问西的,知道他暂时住在酒店,还没找到房子,都热情的要帮他找房子,还打算帮忙购物,搬家之类。

等晚饭开吃,赵总举杯活跃了下气氛,赵青阳才松了口气,几杯啤酒下肚,他都放开了不少。

“曹哥,你们是怎么认识学延的?我这侄子不是在鹏城上学么,我们老家是冀北小县……怎么感觉他和你们都这么熟悉啊。”又举起一杯啤酒和曹建军碰了下,赵青阳才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曹警官哈哈大笑,“缘分,都是缘分啊!赵同学帮过我们警方大忙,不止要送见义勇为锦旗,还有奖金呢。”

过去这几天,其他事情先不谈,八里河警方至少确认了一件事,和羊城警方联络后,他们得知牺牲的卧底警察关海飞,真是给绰号疤鼠、真名王白的家伙杀死的。

王白已经潜逃去国外。

而他杀警的证据,老王姘头那里就有。

老王还在的时候,他手下一大群小兄弟,一半以上都和大嫂有染,老王算是带着青青大草原生活,老王跑路后,大嫂就更加明目张胆了。

原余罪故事里,这是余罪混入傅国生旗下集团后,和一个叫粉仔的粉仔混熟了,才意外得知,找到真相。

经过八里河警方和羊城那边沟通,羊城直接派其他道上混的卧底去疤鼠姘头那里查线索,查到……实锤了这起缉毒警牺牲案。

这不只是什么大案子不大案子的问题,是能帮一位牺牲英雄找到真凶,用证据锤死对方的大事件。

羊城那边对八里河的感谢,要不是不大方便,早就来各种表示了。

这也让八里河上上下下,都确定了赵学延某天那些电话里,各种劲爆信息的真假性了。

和电话里那海量各种机密信息比起来,拉下脸不那么客气,多来蹭顿饭一起认识下,多交流,才是正事啊。

但这些曹建军不可能对赵青阳解释。

只能随意敷衍了。

话语下,赵青阳还是有点懵,不过看看正和王所、高所等谈笑风生的大侄子,他还是没继续多问,就喝酒吃涮肥牛了。

一顿火锅吃完。

人群结账后到了停车场打算离去时,没喝酒的夏洁、叶教导员、陈新城等正要上车,就见停车场角落里突然冲出来一道蒙着口罩的身影,直奔赵学延而下。

当高朝和曹建军察觉到不对,转身想要做事时,赵总已经快所有人一步转身,正面对着冲来的身影微笑了。

那口罩男见状,也不玩伏击了,闪动着手里的水果刀大喝,“都别动,抢劫!!!”

大喝中继续直扑赵学延,但他最初是刺杀形势的动作,已经改为想要用水果刀挟持人质了。

赵总随便一闪就让开了他的冲刺,还一伸脚就拌趴下了口罩男。

等口罩男跌了个狗啃泥,也顾不得疼痛快速爬起来,向左右张望时,他入目所见,就是王守一、高朝、程浩、曹建军、陈新城等一票警察们,纷纷亮着手铐把他包围着走来。

口罩男看看手里的水果刀,再看看五把手铐,以及更远处,叶教导员和夏洁等拿着手机准备做事,还有人做着擒拿格斗动作的起手式等等……

他果断把水果刀向腰后一藏,尬笑,“不好意思,我开玩笑的。”

曹建军等警察们还是凝重的逼近,想要制服口罩男。

赵青阳惊呆了,看着口罩男惊呼,“火锅店停车场抢劫,很有想法啊!!”

关键还是他们一群近十人,两个女性其他全是男的,大部分都是警察!!!

抢劫?

相邻推荐:妻子的难言之瘾在港综成为神话人在港综漂到失联武侠:开局被邀月抢亲港综1986在港综吃成传奇处处剧情有宝箱捕快从喝酒开始美女的极品锦衣卫武侠世界里的锦衣卫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