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签到在诸天万界 章节

第2章聂小倩(10k)

推荐阅读: 寒门狂婿 仙王归来 诸天祖师模拟器 史上最强大师兄 御天武帝 泛次元聊天群 至尊仙道 武道战神 鉴宝神医 绝顶保镖

夜深了。

闲聊了一阵之后,三人各自找了个房间休息。

这座破庙虽然残破,阴气森森,但空房间倒是很多,借宿一晚是没有任何问题。

萧宁随意找了个靠近燕赤霞的房间,住了进去。

这是一间佛门厢房,除了一张床榻、一张桌子之外,别无他物。

荒废多年,早已破败不堪,桌上油灯早已干涸,布满了灰尘。

清扫了满屋的蜘蛛网后,萧宁盘腿坐在木床上。

闭目凝神,放空杂念,收敛思绪。

眼观鼻,鼻观心,一时间沉浸其中。

“呼!吸!”

随着一呼一吸间,萧宁的全部心神已经沉入了冥冥之境。

穿越来到这个世界,除了记忆中那海量修行秘笈之外,他的分身没有携带任何外物,就连身体素质也只是和普通人相当!

了解了这个世界的大致情况之后,萧宁心中生出一丝急迫感。

朝政腐败,妖孽横生。

普通人不说活得很好,便是连生存都难。

因此,得了空闲之后,萧宁立即进行第一次修炼。

无形中,体内有一缕能量被萧宁抓住,按照他的意念开始运转周天。

渐渐地,身体一阵舒畅,空气中游离的元气受到牵引窜入体内。

不知过了多久,丹田中好似生出一股温热的气息,萧宁暗自松了一口气,按照【龙象练体诀】上记载的心法,意念一动,运转那丝气息,出得丹田,在经脉中运行周天。

作为【龙象真诀】的前置功法,【龙象练体诀】包含有从练体筑基、后天通脉、先天练气、宗师聚意到大宗师凝神的所有修行法诀。

修炼这门功法时间最长,萧宁自然对它情有独钟,尽管他自创的【萧氏武典】不差分毫,但还是自然而然就选择了【龙象练体诀】。

轻车熟路的搬运着第一口内息运行周天,萧宁惊讶的发现,这具分身修炼的时候,好似比之本体初次修炼时来得更容易一些。

“莫非是因为重修的缘故?”

“还是说,因为本体的境界高了,修炼资质就变得更好了?”

“又或是这个世界的天地元气更为浓郁?”

萧宁在搬运内息的同时,内心生出不少疑惑。

想了半天,仍是找不到原因,他只得放弃了思索,专心搬运内息,努力修炼。

时间慢慢过去,渐渐的,兰若寺中生起了一阵雾气。

一阵阴风吹来,整个寺中变得鸦雀无声,屋外骤然响起了电闪雷鸣,闪烁的白光和打鼓般的雷鸣声一波又一波传来。

“轰轰轰轰!”

寺中的虫鼠连忙躲了起来,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紧跟着一阵嘤嘤嘤的哭泣声悠悠传来,如怨如泣,如哭如诉,勾人心魄,可谓是夺命之音。

“呼!”

听得动静,萧宁长出了一口浊气,睁开了双眼,他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一阵“噼里啪啦!”的骨爆声响起。

“不错嘛,百脉俱通,省下了打通经脉的功夫!按内力量来算,已是后天二层的修为!”

感受到体内那层稀薄的内力,萧宁只觉得心中的安全感爆棚。

“不过,就这么点修为,加上武技无须重修,对付普通人倒是可以,想要对付外面那只勾人的女鬼,也不知道打不打得过啊?”

耳伴传来的嘤嘤嘤声,令萧宁不由得心中一凛。

他有心不理会,但那勾人的声音却是直入人心,根本就不能无视,想要安心修炼,那是做梦。

这时,房门被推开,燕赤霞闯了进来。

“萧小子,你……”

人还未到,声音先传来,只是待见到萧宁时,燕赤霞却惊讶得合不拢嘴。

隔了一段时间没见,萧宁却好似变了个人,浑身气势外显,如果说之前的他好似未经雕琢的璞玉,如今却好似灵光乍现,光芒万丈。

正所谓: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劳关锁;今朝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

这短短的两个时辰,萧宁整个人好似脱胎换骨般,以至于燕赤霞原本想要提醒萧宁一声的心思,早已经抛到了九霄云外。

“萧小子……你怎么踏入修炼之门了?”

这一刻,燕赤霞突然有些后悔。

之前,他打算等萧宁见识了鬼怪的威力之后,顺势提出收他为徒,传授道法。

毕竟,萧宁看上去天资卓越,灵气逼人,若是能收他为徒,也是一桩美事。

谁曾想,计划赶不上变化。

还没等燕赤霞提出收徒,却已经被别人捷足先登,萧宁已经提前踏入了修行之道。

这可把燕赤霞气坏了,若非知道这事不能怪到萧宁头上,怕是早已经发飙了。

“方才我睡一觉醒来,自然而然就懂了!”

对于编故事,萧宁已经驾轻就熟了。

“呃……”

燕赤霞不由得有些傻眼,心里却恨不得骂娘,这特么的逗傻子玩呢?

自己在这兰若寺中住了大半年,怎么就没有碰到过这种好事呢?

“萧小子你不愿说的话,那就算了!”

燕赤霞摆了摆手,只觉得心好累。

“我不管传你修行的是何人,但既然你如今已经踏入了修行的大门,希望你能勤恳修行,莫要懈怠,日后修行有成,扫清天下妖魔,还世间朗朗乾坤!”

想了想,燕赤霞郑重其事的告诫了一番。

萧宁闻言,拱手施了一礼道:“燕兄教训的对,小生记住了!”

他能感觉得到,燕赤霞完全是一片好心。

燕赤霞欣慰的点了点头,感叹道:“这天下间,隐藏了数之不尽的妖魔,祸害一方百姓,我只恨我自己实力低微,否则,定要凭手中剑,将之斩尽杀绝!如今萧小子你踏入了道途,日后我又有了一个斩妖除魔的道友,真是可喜可贺!”

所以,这是向我发出邀请么?

萧宁心里嘀咕了一声,嘴上问道:“燕老兄说的妖魔,可是外面那个?我方才入定中被惊醒,只觉得精神恍惚不能自持,不得不停了下来,正待出门看个究竟,燕老兄你就过来了。”

燕赤霞闻言,脸色变得万分凝重,点头道:“不错,这兰若寺外的森林中藏有一棵千年树妖,控制了无数女鬼的骨灰盒,为她勾引男子,汲取元阳,手中沾满了鲜血,乃是名副其实的大魔头。”

“如今出现的这道声音,便是其中一个女鬼所发出,为的就是勾引男人,以供那树妖吞噬谋害!”

这倒是事实,别看电影中那女鬼聂小倩艳丽无双,被树妖控制,好似受害者般。

实陆上,除了主角宁采臣之外,其余的男人遇见了她,都落得一个脱阳而死的下场。

www.mimiread.com

她的美艳绝伦,是以成千上万人的性命堆积而来。

可笑的是,无数穿越者只看到其艳丽的外表、姣好的身段,米青虫上脑,总想着要做宁采臣第二。

却不知道,此女又岂是善茬,那可谓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狱恶魔。

萧宁早已看清了事情真相,对燕赤霞的说法深以为然,问道:“如此害人的东西,燕老兄怎么不将其除去?”

燕赤霞叹息了一声道:“哎,我也想啊,这些女鬼倒是好对付,关键是那千年树妖,我在这里住了半年,与那老妖几次交手都打成了平手,每次快要伤它时,它都收缩回巢穴,反倒是燕某受了好几次伤!若是能找到它的巢穴,想要除之不难,只是......”

说到这里燕赤霞顿了顿,才沉声说道:“整片森林,广袤无边,每一棵大树都是那老妖的分身,想要找到它的真身所在,何其之难啊!”

“原来如此!”

萧宁立时了然,难怪燕赤霞安心守在兰若寺中,却不急着除妖降魔,原来是找不到老巢所在。

不过,在原著电影中,那老妖最终还是被燕赤霞杀死,肯定是被他找到了其老巢所在。

“不过,如今那女鬼到处晃荡,燕老兄,你也不管管?”

那靡靡之音不绝于耳,扰人心弦,萧宁早就不胜其烦,只是如今修为未复,敌不过那女鬼,自是希望燕赤霞能管上一管。

“不急,咱们且先看看,那姓宁的书生遇上女鬼是什么表现!”

燕赤霞挑了挑眉,狭促的说道。

“呵呵,好!”

对这大胡子的恶趣味,萧宁失笑不已。

两人联袂出了房间,却见旁边宁采臣的房门大开,人却不在房里。

“那小子可能已经被女鬼吸引了,走走走,我们瞧瞧去!”

燕赤霞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好戏,拉着萧宁快步往外走去。

萧宁无奈的跟在燕赤霞身后,出了破庙,清凉的风夹杂着氤氲的水汽扑到脸上,令他不由精神一震。

随即,萧宁只觉得这水汽弥漫中有些古怪,好似隐隐约约有股兰花的幽香,不受控制的扎进鼻子里。

却见得庙外有一条小河,只见河边的一座凉亭里,有一道身影,披着素白轻纱,隐约能见冰肌玉肤,朦朦胧胧,分外勾魂。

她正蹲在角落,嘤嘤嘤抽泣,而宁采臣那呆子书生,正凑了上去。

“原来,都是这女鬼的手段!”

萧宁心中生起明悟,这时,燕赤霞连忙拉着他躲到一旁。

“哈哈,好戏上演了!”

萧宁一脸无语:“燕老兄,你就不怕宁采臣被那女鬼害了?”

燕赤霞眼睛都不眨一下,摆摆手:“不慌,在那女鬼即将要下手的时候,我会出手的,你小子就安心看好戏吧!”

却见,宁采臣走到那女鬼身前不远处,礼貌的拱手问道:“姑娘为何在此哭泣?”

聂小倩却被身后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忙惊吓的朝身后看去,便见到自己身后站立着一个书生打扮的青年,他眉清目秀,气度不凡,好一个翩翩公子。

这时,萧宁也凝神看到了聂小倩,她长着一张让人失神的美丽面容,眉毛略粗略黑,但丝毫不掩美态,双目晶莹,宛如无辜小鹿。

给人冷艳又清冷的感受,若隐若现的肌肤和勾魂夺魄的诱惑都不能让她显得放荡,反倒透出几分纯真。

“这姿色,卧槽,我都动心了!”

这一刻,萧宁一阵鸡动,连忙闭上双眼,不再去想。

萧宁都是如此,更不要说宁采臣了。

他眼睛都看直了,柔声说道:“在下宁采臣,在兰若寺中借宿时,听到河边有女孩的哭声,在下深恐这荒郊野外有女孩被恶人侵害,便起身前来相助,见姑娘独自一人在河边哭泣,敢问可是遇到了恶人?”

“公子,我没事,就是有些冷!”

聂小倩从地上站起,瑟瑟发抖的抱着肩膀。

她见宁采臣长相清秀,言语间颇有正义感,而且眼神中并未露出和其他男人一样的贪婪和占有欲,心中不由得对他生出一丝好感。

宁采臣微微一笑,走近聂小倩,将自己身上的外衣披在了她的身上,温声道:“在下的外衣先借姑娘一用,希望能为姑娘增添温暖!”

“那公子你怎么办?”

聂小倩满目感激的注视着他。

宁采臣打着哆嗦,强笑道:“无妨,我是男人嘛,不怕冷!啊欠!”

话还没说完,就打了个喷嚏。

夜深露重,文弱书生宁采臣哪遭得住,很快就受了凉。

“公子,你真好!”

聂小倩很是感动,她似乎脚步有些不稳,一步没站稳,竟扑倒在了宁采臣的怀中。

“快看快看,那女鬼投怀送抱了,马上就要下手了!”

看到这一幕,燕赤霞很是激动,连忙拉着萧宁,指着远处低声说道。

另一边,入怀的一瞬间,聂小倩便感觉有一根硬邦邦的物体顶着自己,不禁两腮绯红,向宁采臣问道:“公子,你身上怎么好像有根硬邦邦的东西顶着人家啊?”

宁采臣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凝固了。

“这个……是我的家传之宝,见谅哈!”

说完,他悄悄地将身体往后移动了些许。

“姑娘,男女授受不亲,还请离开在下的怀中。”

宁采臣随后的一番话,更让聂小倩觉得心中感动,觉得他是真正的正人君子。

“啊,公子,不好意思啊!”

聂小倩连忙坐他怀中坐了起来,撩了撩耳边的发丝,那不经意间透露出来的风情,更是让宁采臣心动不已。

不过,宁采臣属于有贼心没贼胆的那种,尽管心动不已,却不敢逾越雷池半步。

聂小倩对宁采臣的感观很好,这一刻,她甚至舍不得让他去死,甚至心中还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想让时间留住,这温馨的一幕永远的不要过去。

想到这里,聂小倩做了一个决定,她要暗中留下这个男人的性命。

随后,聂小倩又利用自己的美色勾引了几次,可是都被宁采臣给拒绝了,聂小倩心中的那份心思更浓了!

这时,沉静的气氛被打破,一阵“当当当!”的铃铛声响起,聂小倩心中一惊。

“宁公子,我要走了!天亮后,你快离开这里吧,走得越远越好!”

聂小倩将宁采臣一把推开,踉踉跄跄跑开,急急忙忙朝旁边的桥上跑去,很快将消失在林子深处。

“聂小姐…”

宁采臣站了起来,望着聂小倩消失的地方,怅然若失。

“这女鬼居然没有动手,这不对劲啊,莫不是…思春了?”

远处,燕赤霞一脸的不可思议之色。

“我觉得,这女鬼可能是被宁兄的气质所折服,放弃了害他的念头!”

萧宁点点头说道。

“女鬼也能动真情,这是搞笑呢!”

燕赤霞仍是不敢相信。

“莫非是发现了我的存在,才故意这样做?”

想了想,他疑惑的说道。

这时,宁采臣失魂落魄的走了过来,燕赤霞现出身来,迎了上去,萧宁便跟在后面。

“书呆子,外面好玩吗?”

一见面,燕赤霞双手抱胸,挪揄道。

“嚇,你们怎么都出来了,不用睡觉的吗?”

宁采臣被吓了一跳,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被人当场抓住般,有些惊慌失措。

一阵夜风吹来,他当即冷得打了个喷嚏,冻得脸色苍白,嘴唇发青。

“啧啧,好一个郎情妾意,小心被那女鬼吸干阳气啊!”

燕赤霞摇了摇头,转身就走。

“哎,什么女鬼,大胡子你说清楚!”

宁采臣当即不乐意了,问道。

萧宁带着怜悯的眼神,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燕兄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刚才那女人是个女鬼来着,宁兄你可长点心吧!”

说完之后,他摇摇头跟在燕赤霞后面,进了破庙。

“哎,你们两个给我站住,把话给我说清楚,什么叫是个女鬼?”

宁采臣满脸都是疑惑,追问道。

可惜,两人已经进了兰若寺,没人搭理他。

“卧槽,难不成真的有鬼?”

一阵阴风吹来,宁采臣打了个哆嗦,只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心中嘀咕了一声,头也不敢回的跑了。

一阵风似的跑进兰若寺,宁采臣直奔萧宁的房间,这个问题不搞明白,今晚怕是不用睡了。

至于为什么不找燕赤霞,谁让他长得面相凶煞呢。

“萧兄,你们方才所说,可是句句属实?”

推开门,见到萧宁之后,宁采臣迫不及待的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萧宁刚盘坐下来,还没有入定,就见宁采臣闯了进来,听得他发问,无奈的回道。

“宁兄,你说我们骗你做什么,你自己好好想想,深更半夜的时候,在这荒山野岭,怎么可能会有美貌女子出现,后面又突然跑开呢?”

说完,他像是看傻子似的看着宁采臣。

这家伙完全就是米青上脑,满乃子都是脑子,智商都被狗吃了。

只要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可以看得出问题所在,他却还不自知,真是色迷心窍。

“我还是不相信,聂姑娘蕙质兰心,怎么可能会是女鬼,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你肯定是在嫉妒我,对,就是嫉妒!”

宁采臣心中咯噔了一下,有点相信了萧宁的话,但嘴上却仍不愿意相信。

“彳亍口巴!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萧宁看了他一眼,心知这种情况下很难劝说,便不再坚持,而是敷衍的摆了摆手。

“宁兄,我们萍水相逢,我也没必要骗你,只不过,你若是真的不信,我也没办法!你…好自为之吧!”

真可谓好言难劝该死的鬼。

“我才不相信你们的鬼话呢,你们两个肯定是心怀鬼胎,见不得我和聂姑娘好,想要拆散我们,然后再趁虚而入,对不对!我才不上你们的当呢!因为,我已经看穿了你们的阴谋!”

萧宁的不解释,更是让宁采臣心中打定主意,那聂小倩聂姑娘根本就不是女鬼,而是萧宁二人的诡计。

“呵呵,你爱咋想就咋想,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碰上这种自我感觉超好的人,萧宁已经不想再解释,心中那丝因喜欢哥哥张国荣,爱屋及乌之下而升起的好感瞬间就消失殆尽。

“行了,你出去吧,我要休息了!”

和这样的人根本就不想再多半句废话,萧宁直接出声驱赶。

“哈哈,被我揭穿了,恼羞成怒了!我才不会上当呢!”

听得他驱逐的话,宁采臣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却又故作镇定,哈哈大笑。

见他这副丑态,萧宁干脆闭上眼睛,不再搭理。

宁采臣讨了个没趣,摸了摸鼻子,退了出去。

回到房间里,他还是愤愤不平,嘴里嘟囔个不停。

一旁房间里,燕赤霞听见两人的对话,不由得摇了摇头。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两人同是书生,这一经对比,愈发显得宁采臣迂腐不堪,冥顽不灵,食古不化,自视清高。

更是显得萧宁的胸怀广阔,与众不同,心境高深,日后定然是前途无量。

不过,想到这里,燕赤霞更是心中隐隐作痛,对捷足先登传授萧宁修炼的那人是恨之入骨,心中大骂不已。

萧宁已经将这件糟心事抛出了脑后,沉入了深层次的入定中,专心修炼。

“呼!吸!”

随着胸膛有节奏的起伏,肉眼看不见的天地元气被萧宁吸入体内,转化成内力,充实自身。

这个世界天地元气的浓度,比之普通的低武世界要浓上数百倍。

加上萧宁属于重修,就和满级大号洗白重新升级一般,哪里有boss,哪里爆装备自然是一清二楚,一目了然。

因此,他的修炼速度就和坐火箭般。

在天色刚蒙蒙亮时,修炼到了关键时刻。

只听得“啵!”的一声,萧宁吸收天地元气的速度陡然加快了许多。

如果说,之前流淌在他经脉中的内力如毛线般粗,那么现在的内力已经有筷子般粗。

好似听到了内力流淌在经脉其间发出了“哗啦啦!”的声音,在此刻听来,是如此的悦耳动听。

“后天四层!”

萧宁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自言自语的说道。

这一刻,爆涨的实力,给矛他极大的信心。

哪怕是面对千年树妖也绝对不怂。

当然,这只是错觉而已。

实际上,他依旧还是一个战五渣。

若是与千年树妖碰面,就萧宁这点道行,莫说是降妖除魔了,怕是还不够人家塞牙缝。

…………

却说,在铃铛响起之后,聂小倩连忙离开,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宁公子坐怀不乱,堪称柳下惠第二,他品性如此高洁,我不能害了他,希望他明天一早尽快离开,否则,若是被姥姥发现,那就麻烦大了!”

聂小倩心里很是甜蜜,随后,又是一惊。

“对了,姥姥……”

却是想起,此行正是树妖姥姥闻到兰若寺中有生人的味道,才特意派她前往,此时自己却无功而返,怕是难以交待了。

想到这里,聂小倩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不行,我得让宁公子尽快离开!”

聂小倩想着,就准备再去一趟兰若寺。

而就在这时,小青走了进来。

门打开。

一个挽着鬓发的青衣女子走了进来,她的身后还跟着两个丫鬟。

“姐姐。”青衣女子喊了一声。

“小青,我听到了姥姥的召唤,待我化完妆就出来。”

聂小倩面色从容,仿若无事般。

她话音刚落,一道黑影自窗外袭来,化作一黑袍老姬,甩手就是一巴掌。

聂小倩痛叫一声,摔倒在地。

这老姬便是千年树妖,声音时男时女,面目凶厉。

他抓住聂小倩的头发,怒道:“贱人!姥姥让你抓的男人呢?被你藏到哪去了?”

“姥姥,我没有。”

聂小倩一脸惊恐的解释。

小青见状,一脸幸灾乐祸。

聂小倩越惨,她就越开心。

“还敢狡辩,今天兰若寺来了个文弱书生,我早就看到了!让你去抓人,你却空手而归?”

树妖姥姥怒火冲天:“说,是不是被你吃独食了?”

“你这样做,分明是跟我作对!”

树妖越说越气,手中出现一条长鞭,对着聂小倩抽打起来。

“你要是再不听话,我就毁了你的骨灰,让你烟消云散!”

聂小倩一听,顾不得疼痛,连忙辩解:“姥姥,那大胡子道士一直和书生在一起,小倩找不到机会下手啊!”

“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树妖闻到破庙中那道士的味道,怒气渐消。

他将手中长鞭扔到地上,冷哼道:“再给你一次机会,三天之内,姥姥要见到那个书生!”

随后,他顿了顿,说道:“小青,拿药给你姐姐治伤。”

“是。”小青乖巧的回应。

树妖又说道:“还有,我已经把你许配给了黑山老爷,三天之后过门。”

“黑山老爷虽然不常出门,但却是天下四大妖王之首,就连姥姥我也要仰仗他的鼻息!”

“让你嫁给他,那是你的福气,你可不要不识好歹!”

之后,他又让聂小倩试了试出嫁的新衣。

“呼!”

见树妖姥姥终于走了,聂小倩松了一口气,摸着脸上的鞭痕,脸上露出凄苦之色,莲花带雨,我见犹怜。

只是还不等她松一口气,小青又折返回来。

房门打开,小青走了进来。

聂小倩见状,收起脸上的情绪,平静说道:“你那么心急干嘛,三天后我就出嫁了,这个房间迟早是你的。”

小青故作安慰:“姐姐,不是做妹妹的说你,和姥姥作对,不是自讨苦吃么,何必呢?”

聂小倩板着脸:“用不着你在这里假惺惺!”

“呵,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小青冷笑一声,放下金疮药,又离开了。

“砰!”

房门被彻底关上,聂小倩再也忍不住了,趴在桌子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黑山老妖做为四大妖王之首,天下何人不知何人不晓,他盘踞在幽冥之地,名副其实的一方霸主级人物。

他的一身实力深不可测,就连千年树妖这种经年大妖,都要靠进贡漂亮的女鬼来买平安。

但是,此人有一个怪癖。

喜欢折磨女鬼,折磨致死。

这么多年来,死在他手上的女鬼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

因此,聂小倩知道树妖姥姥打算把自己送给黑山老妖之后,就彻底绝望了。

说是嫁人,不过是送死而已。

还是彻底魂飞魄散的那种死,连转世重来的机会都没有。

………………

清晨,阳光照射下来,透过层层阻碍,将借宿在昏暗的兰若寺中的三人都喊醒。

萧宁从深层入定中醒了过来,睁开双眼,伸了个懒腰,打了个长长的哈欠,站起身来。

“嗯?这修行速度……好快!”

修炼到后天五层,萧宁感觉浑身通透无比,大脑思路清晰,手脚活动起来精准有力。

眸中精光四溢,却是力量爆增所引起,使得整个人看起来光芒万丈,好似大灯泡般明亮。

他运转敛息诀,片刻之后,将浑身气势尽数收了起来,恢复了平凡的气质。

只是眼中偶然乍现的精芒,表明他和昨天相比,已经完全是两个天地。

出了房门之后,正好见到燕赤霞也出门。

“燕老兄,早啊!”

萧宁打了个招呼。

“嗯?好小子,你这可真是大出我的意料啊!”

燕赤霞揉了揉眼中的眼屎,不敢置信的盯着萧宁发怔,半晌后,才一脸感慨出声。

昨天晚上的时候,萧宁不过初入修炼之门,虽然短短个把时辰就修行入门很吓人,但想及他的天资,燕赤霞就释然了。

可是,隔了两个时辰不见,他的修为又提升了一大截,从后天二层提升到了后天五层。

跨过了后天前期到后天中期的门槛,仿佛根本就没有修行者常见的关卡之说,一路乘风破浪,直接晋入了后天中期。

这让别人还怎么活?

“嘿嘿!”

萧宁低头傻笑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难道告诉燕赤霞说我是重修?

还是说天资好?这不是膈应人么!

“行了,我没有嫉妒,反而心中很是高兴,你能快速成长起来,那是修行界的福气!”

燕赤霞见他并没有如常人般张扬,心中更是觉得满意,不由得哂然一笑。

两人谈笑间出了兰若寺,到河边洗漱了一番,到林中打了两只野兔,在河边开膛破肚清洗之后,又回到了破庙。

却见宁采臣也已经起了床,只是那黑眼圈和苍白的脸色,却让两人偷笑不已。

这小子硬要充好汉,把衣裳送给那女鬼,随后,面对两人的劝说,仍然死不悔改,以致于如今受了风寒,可谓是自讨苦吃。

萧宁别过头,不想搭理,他可没有热脸贴人家冷屁股的肚量,那不是心肠好,而是犯贱。

倒是燕赤霞不计较那么多,他出声对宁采臣说道:“宁书生,如今天亮了,你快走吧!”

“我不走,这又不是你家,凭什么赶我走?”

宁采臣脖子一横,高声回道。

同时,他心中冷笑不已,这两人把自己赶走,八成是看中了昨晚的聂姑娘,想要挤走自己这个竞争对手。

哼,他才不会上当呢!

“你……”

燕赤霞双眼一瞪,被萧宁拉住了胳膊,摇头示意让他不要多说。

鬼迷心窍的人,任他人再多说,也没有任何作用。

“唉!”

燕赤霞长长叹息了一声,为这呆书生感到不值,可惜了。

随后,他便不再多想,毕竟司空见惯的事,死在那艳丽女鬼手中的书生,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

倒不是燕赤霞没有救人,而是鬼迷心窍,米青虫上脑的人,他们的心智已不能用常理看待。

救人不成,反倒惹了一身骚。

大部分人都是死在色上面。

色字头上一把刀,诚不欺我!

两人在大殿找了个位置,开始生火烤灸野兔,一边忙一边聊天。

燕赤霞手中转动着木棍上的野兔,沉吟道:“萧小弟,你如今已踏入修行大门,日后可有什么打算?”

萧宁添着柴火,想了想回道:“先找个地方静修吧,我这才刚入修行的大门,修为还是差了点,待修为高些再出去游历,顺便降妖除魔,造福乡里!”

燕赤霞点点头,说道:“不错,算你小子有自知之明,你这点水平门,怕是还不够妖魔塞牙缝!”

囧!

萧宁满头黑线,这样明晃晃的说出来打击我,真的好吗?

“哈哈!”

许是看出了他的尴尬,燕赤霞大笑了一声道:“若是想要静修的话,你就留在兰若寺吧,左右两人还有个伴,平时还可以坐而论道!”

萧宁想了想,点头答应。

“如此,萧宁以后承蒙燕老兄照顾了!”

燕赤霞烤肉的技术娴熟,再加上烤制的过程中自己加入了真气之火,一两分钟后浓郁的香味便传遍了整个大殿。

他满不在乎的挥了挥手道:“小事一桩,无足挂齿!快点看看这烤兔好了没有?”

萧宁伸手接过燕赤霞递来的烤兔,撕下了一片肉放进嘴巴,咀嚼了片刻。

“燕老兄,味道很好,你手艺不错嘛!”

吃完之后,萧宁大为赞叹。

其实,野兔的味道只是一般般,毕竟没有调料,只是单纯的烤熟,哪会有什么美味可言。

但在这兵荒马乱的世界,有一口熟食吃就已经是绝大多数人都梦寐以求的事了,还挑剔啥呢!

“哈哈,一般般啦!”

燕赤霞闻言谦虚了一句,便取下架子上的另外一只野兔,正准备放入嘴中,却听得一阵咕咕咕的声音响起。

两人同时看去,却是大殿的另一边,宁采臣闻到香味扑鼻之后,肚子咕咕咕直叫。

这时,见燕赤霞二人看了过来,宁采臣脸色一下就红了,他低下头,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

“不过,肚子真的好饿啊!”

宁采臣感觉很难受,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了,再加上感染了风寒,那滋味别提多酸爽。

见得他这副落魄样,燕赤霞沉吟了片刻,将手中的烤兔撕下一半,递了过去。

“兀那书生,过来吃点东西吧!”

沉闷的声音在殿中响起,宁采臣惊喜的抬起头来,见到了这一幕。

这一刻,他感动得几乎都要落泪了。

这一刻,凶神恶煞的燕赤霞在他看来,竟显得眉清目秀了起来。

“谢谢!”

宁采臣快步上前,接过了燕赤霞递过来的半边烤兔肉,嚅嚅的道了一声谢。

“行了,快吃吧!”

燕赤霞摆了摆手。

见得这一幕,萧宁倒是颇有些意外,想不到在双方关系交恶的情况下,燕赤霞仍不计前嫌,愿意给宁采臣分出一些食物,足见其人品实在没得说。

“燕老兄,我分一些给你吧!”

说着,萧宁将自己手中的烤兔撕下了一半,递了过去。

燕赤霞摇了摇头,并未接过来。

“不了,你吃吧,我早已辟谷,平常吃东西只是贪图口舌之欲罢了,吃不吃亦无妨!”

听他解释了原因,萧宁这才释然。

对于二阶长生通玄境的燕赤霞为何还要吃饭这个问题,萧宁之前并没有过多深究。

诸天万界无限之大,各种修炼方法也各不相同,也许在其它世界,练气期的修士就能做到辟谷呢,种种神异,不能一概而论。

论起战斗实力来,诸天万界所有的练气修士战力都差不多,只不过略微有些辅助能力不同罢了。

例如辟谷、驻颜、御剑之类的辅助能力,不可能出现练气期吊打筑基期,就算有,那也是天 命之子或者手持强大的法器才可能做到。

如今听了燕赤霞的话,这才释然,原来他已能辟谷不食,只是贪嘴而已。

相邻推荐:诸天礼包:从一拳超人开始漫威里的一拳超人一拳之眼镜英雄诸天万界聊天群之我是神这个地球能联通诸天万界诸天万界从木叶开始听见诸天万界诸天万界无限融合系统诸天万界之我是幕后大佬无限召唤:碾压诸天万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