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 红楼春 章节

第九百四十五章 血经

推荐阅读: 寒门狂婿 诸天祖师模拟器 武道战神 泛次元聊天群 至尊仙道 绝顶保镖 鉴宝神医 史上最强大师兄 御天武帝 仙王归来

贾蔷看到尹子瑜落笔之言,眼睛眨了眨,将她从膝上抱下放在榻上,然后脱下了衣裳……

尹子瑜看着贾蔷虽不健壮但肌肉流线很好看的身子,俏脸微红,但没有挪开眼。

也是贾蔷教诲的好:闺房之乐若是忸怩,人生实在少了许多乐趣。

直到,贾蔷转过身去……

尹子瑜美眸圆睁,贾蔷背后从脖颈往下,整面后背的皮都没了,露在外面的肉高高肿起,也不是红色,而是淤紫,实在骇人。

贾蔷却又转过身来,看着尹子瑜柔声笑道:“原不想让你担忧,不想你鼻子这样灵。我没撑住横梁,实在是太重了,砸了下来,若非有一个香炉正巧抵在另一端,怕是……凶险了。

娘娘正在横梁下,也没地方往外推,就只能将她压在身下。随后两人都昏迷了过去,直到被牧笛带人挖了出来。牧笛不愿娘娘清名受损,毕竟一旦传出去,必有人嚼舌。便对外说,娘娘在横梁前段,我顶在后面……当时其实我若先跑,也能跑出去。但若如此,娘娘绝难幸免。不提娘娘仁爱,便是为了你,为了老太太,我也不能见死不救。”

其实横梁头端即便没有香炉在,往下也压不下去了,凤榻前的丹陛就足够支撑起横梁留下一片生天。

否则单凭一个香炉,和一个贾蔷,哪里支撑得起一座宫殿的重量。

贾蔷能扑过去,既是救人,也是自救。

但这些话就不用多说了……

尹子瑜闻言却大为感动,上前紧紧拥住了贾蔷。

她自然明白,尹后的存在,对整个尹家意味着甚么。

待放手后,尹子瑜落笔道:“我大概明白了,林妹妹为何会纵着你了。”

这等做法,岂能不让人心疼?又怎能不让人死心塌地?

为了她们,他连命都可以不要,难道不是真心爱着她们,认真对待她们?

他都做到这个地步了,其余的由着他做些喜欢做的事……

尹子瑜总觉着,这是阳谋。

贾蔷闻言却尴尬的笑了起来,道:“我忘了,小瑜儿你的鼻子如此灵验……”

而听闻贾蔷称呼她在上回欢好时他给她起的爱称时,尹子瑜这样满身清韵岁月静好的姑娘,都忍不住打了个激灵,抖落一身鸡皮疙瘩。

贾蔷见她如此可爱,哈哈笑着将她重新抱在膝上,爱抚不够,笑眯眯问道:“你还嗅出谁的气味来?”

尹子瑜小恼火的白他一眼,不接这茬儿,顿了顿问道:“宫里可要紧?皇上如何了?”

贾蔷将事情大致说了遍,手也早又开始攻城略地。

尹子瑜自幼恬静,却又聪明绝顶。

寻常人与其相处,便是女孩子,也会敬若神人。

放在贾蔷前世,妥妥的倾国女神。

但闺房中,“亵渎”起这样的美人来,也愈发让贾蔷心情澎湃。

“你的心跳的好快……”

尹子瑜强忍着身上的安禄山之爪,落笔写道。

她还是喜欢多和贾蔷“说”些话……

贾蔷忙里抽闲看了眼后,不解道:“甚么意思?”

尹子瑜俏脸通红的按住他往下作怪的手,清韵明眸中快要凝出水来,却还是落笔道:“你欺负人时,心跳总是很强烈,砰砰砰的!”

贾蔷嘿嘿一笑,拍了拍胸口道:“不用听心跳,只看力度、深浅、速度、持久……”

不等他混账话说完,尹子瑜就听不下去了,将滚烫的俏脸埋进贾蔷怀里。

然而她却没发现,她才低下头,贾蔷脸上的得意没持续多久,笑容就忽然凝结了。

《最初进化》

欺负人的时候,心跳会变得很强烈?!

嘶……

……

前艘船,楼船三楼上。

贾母摩挲着身边宝玉的脖颈,笑眯眯道:“今儿可唬坏了罢?”

因贾政也在,宝玉未敢多言,只摇了摇头。

贾政见之冷哼一声,讥讽道:“这孽障连站也站不稳,地龙翻身时尚好,可瞧着有乱民似要攻船,唬的摔倒在地。”

贾母闻言不乐意了,啐道:“宝玉又没经历过那些,不似蔷哥儿尸山血海里滚爬出来的,自然受不得这样的吓。你这当老子的不说好生宽慰,还说这等话伤人,岂有此理?”

贾政叹息道:“若他三五岁,哪怕七八岁,我也不会苛求于他。可如今都成亲了,还只从前那般,可怎么了得?往后,他也要有儿有女,老太太你看他这德性,可能当得起不能?”

贾母闻言却未恼,反而得意笑道:“这就不用你操心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宝玉是个天生富贵的,也合该他受用一辈子福气。”

贾蔷压着心头火,奇道:“老太太这话怎说?”

一旁薛姨妈已经笑了出来,指着姜英道:“宝玉娶了个好媳妇。”

贾政纳罕,看向姜英,姜英低着螓首,本本分分的站在一旁。

对于这个儿媳,贾政也谈不上多满意。

许是因为他去赵国公府时被轻视怠慢的缘故,也许是姜英不是传统上相夫教子做女红读女诫的大家闺秀。

只一个“好舞刀弄枪”,在贾政看来已是落了下乘。

不过他一个当公公的,自不会多说甚么,更何况他也知道自家儿子是甚么德性。

文不成武不就,草包一个。

贾母笑道:“今儿外面那些乱民看着想要攻船,旁个都唬的甚么似的,凤丫头平日里那样厉害,那会儿也吓的脸上没点人色。倒是英哥儿是个厉害的,要带人持兵器守在楼梯口。只要不放火,就能一女当关,万夫莫开。今儿若不是蔷哥儿回来的早,全家都要指着宝玉媳妇了!宝玉生性禀弱,能有这样一个媳妇护着,我便是合上了眼,也能放心的下。”

然而对宝玉心性了解不少的凤姐儿心里却好笑起来,宝玉是喜欢女孩子,可他喜欢的女孩子,绝不是姜英这样花木兰似的女豪杰。

莫说姜英了,记得前些年宝钗和湘云这样的女孩子劝宝玉上进时,宝玉都厌弃的往外赶人。

贾政听了惊奇的又看了看姜英后,沉吟稍许道:“若能如此,倒是极好的。只是宝玉一个男子,倒让女人保护,祖宗的脸也让他丢尽了。”

贾母气恼道:“在你眼里,宝玉就没一处是好的。罢罢,我这也不留你了,时候不早,你去歇着罢。”

贾政只得离去,等贾政走后,宝玉立时恢复了些神气,却同贾母、薛姨妈道:“如今也没外人,姊妹们……也不在了。何不让姨妈家的大哥哥和服侍他的人也上来。人多些,还热闹些。”

听闻此言,薛姨妈忙道:“你大哥哥的房里人非良善出身,这可使不得。”

青楼窑姐儿出身的妾侍,哪里好随意见人?

对见的人,十分不尊重。

孰料宝玉却摇头正色道:“姨妈这话有些偏了,那花解语虽是花魁出身,却精通琴棋书画针黹女红,说话温和知礼,便是寻常大家闺秀也难及。有些大家闺秀,出身倒是不差,可为人行事做派却粗糙的紧,还不如花解语呢。”

听闻此言,满堂人都变了色。

都不是傻子,岂有听不出宝玉之意的?

只是,谁也没想到,他会说的如此……恶毒!

再看姜英,本来就一直苍白的脸,此刻愈发惨白的有些骇人。

一双原本颇有英气的美眸中,此刻目光尽是惊怒,和支离破碎。

这一世,终难逃青裙白发,落个孤雏腐鼠的下场。

欺人,太甚!

……

皇城,大明宫。

因顾忌余震,所以帝后始终在皇庭上的大帐内所居,不曾搬回宫殿。

这一波,心有余悸。

便是士林朝臣们,也已经纷纷上书朝廷,承奏林如海,今岁即便再难,也务要先与帝后修缮宫殿。

大部分朝臣的屋宅也不过是有惊无险,皇上、皇后却因为宫殿太破旧,差点被活埋。

这种事,无论怎么说都说不过去了。

深夜,凤帐内。

尹后疲倦的倚在一明黄锦靠上,双眸紧闭,一只纤白玉手捏着眉心,问着不远处的牧笛道:“孙老供奉如何说?”

牧笛躬身道:“回娘娘,孙老供奉以为皇爷的情况并不十分好。虽然救治的及时,性命无忧。可御案砸的太狠,砸的位置也太要紧,正在腰骨脊椎最脆弱处。虽有正骨圣手在,可那处不比其他,便是正合了,也没太多用处。从今往后,皇爷怕只能躺着了……且,连大小解都要人伺候着。很是痛苦……”

听闻此言,尹后手从绝美的俏脸上放下,却仍未睁眼,面上看不出许多悲色,唯有凝重和肃穆。

她轻声道:“此事,为何先前不同本宫和林如海、韩琮等人说明?是否皇上仍有治愈的可能?”

牧笛摇头道:“奴婢问过孙老供奉了,他只说这种可能微乎其微。之所以没说,是因为涉及天子龙体,这等极坏的情况,没到不得不说的时候,是不会说的。这等做法,原是成例。”

尹后闻言,终于缓缓睁开了眼,道:“从今日起,本宫要在龙帐内伺候皇上,寸步不离。你去将本宫的紫毫取来,再寻一本《般若心经》来,还有一把干净的短刃,和白纱。”

听闻此言牧笛心惊,问道:“娘娘这是要……”

尹后缓缓起身,面上尽是凛然之色,一双凤眸明亮的让人有些炫目,不敢直视,只听她缓缓道:“本宫要为天子,抄血经,祈福!”

……

相邻推荐:璀璨城13科的吉恩九天仙缘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医流武神快穿之养老攻略英雄无敌大宗师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家有悍妻怎么破东晋北府一丘八我从凡间来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