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 红楼春 章节

第九百三十一章 闺中趣

推荐阅读: 寒门狂婿 诸天祖师模拟器 武道战神 泛次元聊天群 至尊仙道 绝顶保镖 鉴宝神医 史上最强大师兄 御天武帝 仙王归来

二八娇娆冰月精,道旁不吝好风情。花心柔软春含露,柳骨藏蕤夜宿莺。

枕上云收又困倦,梦中蝶锁几纵横。倚缘天借人方便,玉露为凉六七更。

洞房一夜,数不尽的风流韵事且不多提。

这一夜,还有许多有趣的事发生……

大观园,潇湘馆。

黛玉一身薄裳,坐在月洞窗下的藤椅上看书。

如今她的身子骨是真的不同了,放在前几年,她这个时候距离去了春袄,还很早呢。

紫鹃端了一盏茶过来,放在一旁的紫檀小几上,眼睛小心的打量了番黛玉,唤了声:“姑娘?”

黛玉秀气的眼睛也未抬一下,只用鼻音回了声:“嗯?”

紫鹃小声问道:“姑娘,在看甚么书?”

黛玉没好气的将手中卷宗合起,抬眼看向紫鹃道:“小婧送来的时候,你没瞧着?”

紫鹃一滞后忙赔笑道:“当时她说的神秘,我没敢多听。”

黛玉不置可否的“唔”了声,道:“确是一些十分要紧的机密事,你不知道也好。不是防着你,就怕万一说漏嘴了,果真惹出祸事来,那就不美了。你也莫要打搅我,这些东西今晚我要记熟了,明儿一早,小婧就要来拿走,不是顽笑的。”

此次南下,李婧不走,两个孩子不走。

家里面一些夜枭人手,哪些可以调动,哪些擅长甚么,李婧都写了下来,交与黛玉。

关键时候,这些人手是能保全阖家性命的,黛玉也不敢小觑,并未推辞。

见黛玉吃了口茶后,又神色凝重的默默念记起来,紫鹃就离的远一些坐下,看着黛玉怔怔出神,回忆起往事来……

当年黛玉初进贾府时,才不过六岁。

身边除了一个奶嬷嬷,就是一团孩子气的雪雁,哪里能照顾得人?

而那时的黛玉,虽已经表现不俗,却是动辄落泪。

但凡受到丁点委屈,哪怕是别人无意中的一句话,就能让她哭上半宿……

娘亲新丧,唯一的弟弟也没了,林如海身体也不康健,让她孤身一人远赴京城……

这样的家境,让她很是脆弱。

便是后来长大了些,也并未变化太多。

直到遇到了贾蔷……

或许真的是命中注定,平日里连肉食都很少吃,吃饭数米粒的黛玉,因感伤父亲重病,几天都未正经进饭,偏嗅到那味道香辣的烤肉串,动了食欲……

其实放在平日里,怕只嗅一下这样荤腥的,黛玉都会作呕。

却不想在那样的情况下,黛玉反倒吃了些……

还有那《白蛇传》的话本故事……

总之,在黛玉最艰难苦闷时,贾蔷的出现,给黛玉晦暗的天空,带来了一抹亮色。

再往后,二人就越来越亲近,他对她好,她待他更好。

相互扶持,一路走到今天,实在难得。

要是没有尹家郡主,那该多好啊……

“唉……”

紫鹃一声叹息,让黛玉背不下去了,抬眼望来,啐道:“又怎么了,长吁短叹的!”

紫鹃忙起身,迟疑了下还是笑道:“我是在想,若是没有那位尹家姑娘,那该多好啊!”

黛玉闻言气笑,星眸却又凝了凝,提醒道:“你这蹄子,可别是起了甚么不该有的心思。我正经同你说,蔷哥儿的脾性如何你多少清楚些。你若敢无事生非,便是有服侍一场的情分,我也保不住你的。他打小没了爹娘父母,孤苦至今最看重亲情。外面只道他对家里狠,却不想想他饶了那些人多少回。便是大舅舅,如今不也好好活着?可见,他多在意家里人。你若是……他绝不会饶你。”

紫鹃唬了一跳,叫屈道:“姑娘说的甚么话,我难道成了黑心的坏人了?我也得有那个胆子!不过就那么感慨一句,若是没有那位郡主,你和国公爷,比话本里的传奇故事还美好。姑娘都是受小婧姐姐的影响,连看我都提防起来了!”

黛玉摇头道:“你懂甚么?小心无大过,如今和从前不同了,家里的事,得上心些。且你没听老太太见天儿的念叨,过日子最忌十全十美,天地本不全,人间事又岂能有尽美?若那般,必有劫事。我觉着,倒也有几分道理。

再者,子瑜姐姐帮了咱们多少?只姨娘那回,若没有她,许多事情就不是今天这样子了。”说着放下卷宗,看着紫鹃笑道:“都道我小性儿,往日里你也常劝我想开些。怎么如今你反倒想不开了?莫非是想你们爷了?”

看着黛玉打趣的目光,紫鹃一下想起来昨晚被贾蔷翻来覆去折起来折腾的“惨况”,还是黛玉最后见她“泣不成声”受不住了,才解救了她……

紫鹃俏脸涨红,跺脚嗔道:“姑娘呀,说甚么呢!”

黛玉也红了脸,只是她性子真,不愿作伪,只哼了声,继续看起卷宗来。

心里却想到,有人来分担一二也好,若果真夜夜在一起,那还了得?

昨晚贾蔷在紫鹃身上折腾,才叫她开了眼,也唬的有些后怕……

贾蔷对她,着实温柔到呵护,原来那种事放开了去做,竟那样的的骇人……也羞人……

摇了摇头,将这些被贾蔷教坏的想法从脑中排出后,黛玉又暗暗思量起李婧说的话来。

宫里打发来那二十四个宫人,却是家里的不安定种子。

只是,又该想甚么法子,给圈起来,或是送走呢?

倒不是她容不下,黛玉只是担心,李婧那个暴躁的,万一都给弄没了,子瑜面前不好交代……

思路客

……

翌日清晨。

一大早,南烛早起后,站在上房外间,听着里面的动静,红着脸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思虑半天,还是推门进去了……

进门后,绕过紫玉珊瑚屏,就看到弦丝雕花架子床上的织金帐仍在起伏波动着……

有道是:对垒牙床起战戈,两身合一暗推磨。菜花戏蝶吮花髓,恋蜜狂蜂隐蜜窠。

织金帐内,贾蔷目光贪婪的看着尹子瑜的眼睛,她虽不能发出悦耳酥骨的百灵声,可是二人的目光始终痴缠在一起,神交的滋味,似乎能融入彼此灵魂,更让他如痴如醉……

且尹子瑜已成年,懂医术,平日里身子骨保养的很好,经得起贾蔷折腾,并且也初识美妙,渐渐食髓知味……

终于,金枪鏖战三千阵,风渐停,浪渐平……

“南烛,准备热水沐浴。”

织金帐内传出贾蔷愉悦过后的声音,让南烛听了有些心酥,忙应下后,道:“都准备好了,这就拿进来。”

说着,出去指使着两个嬷嬷将沐桶、热水提进来,拾掇稳妥让人出去后,她上前掀开织金帐,脸就红成柿子了,再看尹子瑜的俏脸,眼睛更是直了……

难怪那些婆子私下里都说,男欢女爱是世上最好的胭脂水粉,原本南烛不解此言何意,这会儿看到尹子瑜这张人面桃花,灿如春华的绝美俏脸,她就甚么都明白了。

外人或许未必瞧得出,可她打小服侍尹子瑜,此刻的变化,又怎能逃得过她的眼?

贾蔷赤着身,将软绵的尹子瑜抱入沐桶中,不过尹子瑜却不许他动手清洗了,用手和眼神示意他避一避。

床帏间的闺房之乐是闺房之乐,下了床却不能再胡闹,不然连丫鬟也瞧不起。

贾蔷自然知道这个时代的破规矩,因此并未强求,眼神又痴缠了稍许,方笑着离去。

等贾蔷出去后,南烛看着身子绵软无力的尹子瑜,不无担忧问道:“姑娘,你没事罢?”

尹子瑜看她一眼,抿嘴浅笑了下后,南烛就放下心来,嘻嘻笑道:“姑娘看来很是受用嘛,今儿心情也好。”

尹子瑜并不理会这痴萌丫头,回复了些气力后,沐浴起来……

……

“爷!”

贾蔷才去前院锻炼没多久,李婧就匆匆寻了来,不无为难的问道:“宫里派来的那些人手,该怎么处置?”

贾蔷放下石锁后,想了想道:“且等等,今日进宫探探底再说。”

李婧轻声道:“这里面,一定有眼线。不是中车府的,就是龙雀的。爷,大意不得。家里那么多内眷女孩子,出丁点闪失都不是顽笑的!”

看其担忧的神色,贾蔷笑了笑,道:“既然不放心,那就先圈起来,慢慢审视。”

李婧闻言一怔,道:“这是宫里赏赐下来的,又有郡主的体面,圈起来……”

贾蔷扬起嘴角笑道:“这等事,我怎会大意?放心,昨晚上已经和子瑜说稳妥了。她让家里看着办,依国公府的规矩行事就好。实在不行,就打发到庄子上当个庄头。宫女派去西斜街那边,也使得。”

李婧闻言大喜,不过贾蔷又提点道:“先不急,且看着就好。今日我进宫,问问娘娘这些人手到底是谁选的。要是出自凤藻宫是一种说法,要是出自戴权那老狗之手,又是另一种说法了。”

李婧闻言连连点头应下,又道:“昨儿晚上我将府里夜枭名册给了太太,此次南下我不随着,家里面的人手都听太太之命。”顿了顿又小声问道:“看爷今儿神色极好,昨儿晚上受用了?”

贾蔷:“……”

他本以为李婧是想在他走之前,偷吃一回加一餐,便轻声道:“晚饭前等着我。”

孰料李婧却咬了咬唇角,小声道:“爷,我这个月的月事,没来……”

贾蔷:“……”

……

相邻推荐:璀璨城13科的吉恩九天仙缘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医流武神快穿之养老攻略英雄无敌大宗师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家有悍妻怎么破东晋北府一丘八我从凡间来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