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 红楼春 章节

第八百九十章 你娘就是不干净之人!

推荐阅读: 寒门狂婿 诸天祖师模拟器 武道战神 泛次元聊天群 至尊仙道 绝顶保镖 鉴宝神医 史上最强大师兄 御天武帝 仙王归来

“确实是个美人,也是个极孝的姑娘。”

夜色中,目送岳之象、闫三娘匆匆离去后,李婧取笑贾蔷道:“不过爷方才若是再留她一留,说不得今晚就能成全好事。”

语气中,难免还是带些酸气。

旁的女孩子再多李婧都不会有甚么想法,可闫三娘不同,闫三娘和她太像。

且她是江湖中人,可闫三娘却是瀚海女匪!

她知道贾蔷的一些爱好,喜欢让她扮演被擒的女侠,并言之忒过瘾……

如今多了一个海匪,岂不更过瘾?

贾蔷听出其酸味后,轻声笑道:“你我相识于寒末间,一路走来也不知经历过多少生死,如今更是我长子长女之母,还吃味这些有的没的?小婧,若无你在,我晚上连睡觉都不敢闭眼的。”

李婧闻言登时动容,有些羞愧道:“爷,我知错了。”

贾蔷呵呵笑道:“知错就好……你的身子骨也恢复的差不多了?”

李婧俏脸大红,左右瞧了瞧,见无人靠近,方悄悄点了点头,贾蔷笑道:“今晚别出去了,咱们得加把劲了。谁都瞧着李峥清秀的了不得,文文静静的,将来多半是个读书种子。你若强迫他习武,将来不定要起甚么波澜。索性我再费些气力,好好拾掇拾掇你这女侠,争取再生个闹腾些的臭小子,随你折腾就是。”

李婧闻言大喜过望,明亮的眼眸都变得水汪汪的了,抿嘴含羞道:“那小女子晚上就等着恶霸国公爷了!”

“国公爷,老太太请你去一遭!”

气氛抖无,贾蔷目光不善的看着挤笑躬腰的林之孝,哼了声去了西府……

……

神京西城,宣德侯府。

侯府大门前,老管家看着跪在门口的董川,既心疼又作难,劝道:“大爷先去罢,老爷今儿不见你,是心情不大好,过些日子大爷再来,老爷就见了。这会儿强跪在这,僵持起来,大爷心里难受,老爷又何尝受用?听老奴一声劝,先去罢。”

董川闻言面色落寞,这是他的家啊……

他抬头看着老管家疼爱的目光,终忍不住落下泪来,声音沙哑道:“朱伯,今天,家里可还好?”

朱伯叹息一声道:“老爷倒还好,只一人在书房里待着,谁也不见。太太就……唉。”

今日宣德侯董川从侯位被贬为子,还是二等子。

地位从原先隐隐的元平功臣之首,一瞬间成为烂泥中的土坷垃……

大权尽失不说,军中立足根基也断送了。

以董家如今仍在嫌疑中的身份,断无再入军中的道理,如此一来,宣德侯府败落,也不过是世间问题。

而刘氏原本几乎在元平功臣诰命中称尊,不论去哪家,都是坐最中间的体面太太之一,但今日之后,她连再出席那样场合的资格都失去了。

一个子……

哪怕元平功臣被贾蔷屠了一半,可剩下的高门里,区区一个子也是上不得台面的。

过去见了她要行礼的那些伯、子夫人,如今她见了反要倒过来见礼。

这种巨大的身份落差,刘氏显然难以接受。

朱伯见董川难过痛苦的闭上了眼,正要劝董川离去,却听见后面传来一阵动静,回头一看,面色登时一变,眉头皱了起来,想劝可又不知该怎么劝……

“川哥儿,川哥儿回来了!”

刘氏顶着一张黄脸出来,眼睛都哭红肿了,身后是董川的一群弟妹。

董川见到刘氏,忙叩首道:“不孝子见过太太。”

刘氏却大哭道:“川哥儿啊,你可知道家里遭了难了,老爷他如今……”

“太太,我已经知道了!”

董川愧然道:“都是儿子无用……”

朱伯在一旁忍不住道:“大爷这叫哪里的话?你去了宣镇,为了家里不顾生死去袭金帐,焚烧粮草,连朝廷都赞你忠勇无双,封你忠勇伯,又怎会无用?”

刘氏怒瞪朱伯一眼,道:“你懂甚么?你以为这是好事?这是有人在故意羞辱老爷,在羞辱宣德侯府!儿子比老子的爵还高,这往后让老爷如何见人?就是宣德侯府的列祖列宗,也要为之蒙羞!”

说罢,又急急同董川道:“川哥儿,这个伯你接不得啊!”

董川有些懵,问道:“太太,你的意思是……”

刘氏急道:“你这孩子,怎连这个道理也不明白?你若受了这个伯,又置老爷于何地?儿子倒比老子还高一头?”

董川面色一变,难过道:“儿子也这样想过,可是……这是皇恩,若强行推辞的话……”

刘氏出主意道:“倒也不必强行推辞,你就请旨,将这功劳加在老爷身上,就说宣镇的功劳,都是在老爷的教诲下立的……”

听着刘氏喋喋不休的劝导,朱伯都有些慌了,又知道劝不服刘氏,便只能赶紧去里面通报董辅。

未几董辅脸色铁青的出现在门前,看着带着五儿五女齐齐劝董川让功退爵的刘氏,厉声喝道:“混帐!胡吣甚么?还不滚进去?”

刘氏极少见到董辅暴怒,此刻被其盯着,脸都白了,强笑了下想开口都没能张开,顶着一身冷汗,带着自己所出的五儿五女匆匆往里面去了。

刘氏走后,董辅冷冷的看着董川,父子二人对视稍许,却在激动的董川要开口前,一言未发的转身离去。

董川眼中瞬间充满痛苦,朱伯心疼道:“大爷,你必能明白老爷的心思,可千万别做傻事……”

董川缓缓点头,还要说甚么,听到门楼内传来一道冷哼,朱伯不敢多言,忙进了大门,让门子关上了门……

……

大明宫,养心殿。

隆安帝皱起眉头道:“果真是闫平之女?”

戴权跪在殿下,赔笑道:“主子爷,这等事奴婢不查清楚,焉敢乱呈?闫平之女和宁国公麾下头号密探头目岳之象一道,去了朱朝街丰安坊急寻宁国公。随后闫平之女昏倒,是宁国公抱着她一路回到了宁国府。随后,又有一位名医乘马车被派出城去,具体何往,目前还不清楚。不过临傍晚时,宁国公和他那位管金沙帮的小妾,一道目送岳之象和那位闫平之女急急离去。就奴婢猜测,闫平之女多半是来求医的,可见,四海王闫平距离都中不会太远,顶多不超过三天路程。如此推测,应该就在山东。”

隆安帝闻言皱起眉头沉吟稍许后,缓缓道:“继续盯着,不过不要妄动。出海一事贾蔷十分上心,其决心所在之处,眼下你若坏了他的事,他必闹腾起来。只盯着就好,朕倒要看看,他应下朕要取闫平的脑袋,到底做不做得到。”

说罢,忽又想起一事来,问道:“宫里都查清了?朕怎么听说,这几日死了不少宫人?”

戴权忙磕头道:“主子爷,除了凤藻宫、长春宫被宁国公护着外,其他各处都查完了。还别说,真查出来不少乌七八糟的人。若非凤藻宫的牧笛阻挠,说不得还能查出更多线索来。”

隆安帝闻言眯起眼来,问道:“牧笛?他为何阻拦?”

戴权干咳了声道:“据他说,有些宫人虽不在凤藻宫做事了,却是跟了娘娘多年的老人,让奴婢留些体面。因为他抬出皇后娘娘来,奴婢只能撂手。”

隆安帝闻言,沉默片刻后,问道:“可查出龙雀的踪迹?”

戴权小声道:“还没有,或者所抓之人里,虽是龙雀,她自己却不知道她是甚么人……”

隆安帝摇了摇头,道:“这等喽啰抓再多也没甚用……你该不会将人力都放贾蔷身上了罢?”

戴权忙道:“奴婢就算再大胆,也不敢公报私仇。只是宁国公那边行事都是敞开了的,奴婢就算想不知道,也不成啊……”

隆安帝扯了扯嘴角,道:“他想干的事,天下人皆知。行了,往后只留少许人盯着那边,多派那么些人有甚么用?”顿了顿却忽然又问道:“金沙帮可曾大肆扩张?”

戴权不无遗憾道:“没有……如今京城江湖被一些外来势力占据,好些帮派忽然就冒出头来……”

隆安帝提醒道:“不要大意,会不会是贾蔷的障眼法?”

戴权忙道:“这应该不会,奴婢派人仔细查了查,都是有跟脚的,有的来自山东,有的来自辽东,有的来自江南……总之,五花八门。不过金沙帮也霸道,挨个给他们下了帖子,警告他们在京城混要规矩些,哪个敢乱来他们就灭哪个……宁国公的人马,霸道的很!”

这眼药上的……

隆安帝扯了扯嘴角,瞪他一眼,最后缓缓问道:“凤藻宫那边,都办妥了?”

戴权面色微变,磕头在地,轻声回道:“主子爷放心,奴婢亲自操持,已经办妥了。”

……

神京西城,荣国府。

荣庆堂。

贾蔷看着头上绑着个白条,穿着孝衣的宝玉木瞪瞪的坐在贾母身旁,审视了两眼后,问贾母道:“老太太甚么事这样急?这会儿你老再想出城去泡温汤就晚了些罢?”

贾母没好气白他一眼,道:“宝玉要去城外见他母亲……也该去了。”

贾蔷道:“好啊,我派人去送。”

贾母又道:“不只他一个去,姨太太、你大婶婶、二婶婶……三婶婶,她们也都要去,还有你几个姑姑,也要去磕个头,见最后一面,哭一场就回来。”

《一剑独尊》

贾蔷目光绕了一圈,见诸人多带悲色,思量稍许点头道:“好,我知道了,这就去安排。”

贾母闻言面色舒缓了许多,迟疑稍许问道:“大老爷、大太太可还好?”

贾蔷呵的一笑,道:“应该还好罢……毕竟从来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

一滞之后,贾母意兴阑珊的摆手道:“罢了,就这样罢。送她们去哭一场,早去早回。”

贾蔷见凤姐儿面色有些苍白,一双丹凤眼巴巴的看着他,便道:“家里没人留着侍奉不成,二婶婶留下罢,她身上也不大方便,别沾染上了甚么不干净的东西……”

凤姐儿闻言大喜,看了贾蔷一眼后,同贾母道:“主要是老太太身边没人服侍可不成……”

话音未落,却听到一声冷笑声。

众人闻声都是一怔,因为这讥讽的冷笑声居然出自宝玉。

贾母也唬了一跳,忙看过去道:“宝玉不可胡说!”

宝玉却阴沉着脸,气的发抖道:“老祖宗,我胡说还是他胡说?我倒不知,我娘几时成了不干净的东西了?!他们做的好事,能瞒得过谁?不做亏心事,又怕甚么?我要接我娘回家!我要接太太回家!!”

贾蔷两步上前走到宝玉跟前,贾母骇然,一把将宝玉抱进怀里,看向贾蔷大声哭道:“蔷哥儿啊,你可看在我的面子上罢……”

说着,老泪纵横,眼中惊恐。

贾蔷无奈的转过头去,呼出口气,又见诸姊妹们都哭了起来,他摇头道:“你老真是……好,我不打他。但话还是要说明白的!

宝玉,我告诉你,你娘就是不干净之人!她勾结外贼,要让我身败名裂,要置我于死地,要置贾家于死地!在此之前,就数次算计于我。趁我入狱落难时,鼓噪去东府抄家的不是她?

她为了甚么你不知道?不,你知道,你只是装作不知!

她就是想把两府的家业都留给你,可她也不拿着镜子照照,你娘俩配不配!

此类贱妇,我是看在老太太和你过往的面子上,才留她一命,让她在城外庄子上静养。

睁开你的狗眼看看,你娘死了,王家连个正经人都没来,为何?

因为你娘的作为,让王家都感到羞愧,不认她!

如果你觉得不公,想接她回城,可以!

从今天起,王氏再非我贾家族人。

你想要孝道,我也可成全你,现在就去宗祠,勾了你的名字。

随后你就可去城外,拉着你娘回城操办丧事了,随你怎么操办!

但从今往后,贾氏一族,与你再无瓜葛。

你若不服,大可去敲登闻鼓,声闻天阙,和你娘一样,去告我大罪!

几番忍让,还忍让出仇人来了!

不知好歹的东西,你也配骂人?”

说罢,转身就要去开宗祠。

贾母早懵了头,一时都不知该如何是好。

还是探春从姊妹里跑出来,一把抱住贾蔷大哭道:“蔷哥儿,二哥哥只是一时气昏了头,他是明白好歹的,再不敢了!再不能了!”

湘云也哭成泪人出来,抱住贾蔷一只胳膊道:“蔷哥哥,你留饶了他这一回罢。往日里他也哭过,说太太糊涂了,何必想太多,只一家人过日子,又没短过甚么,落到这般地步何苦来哉……他是明白的,只这会儿说气话,你可饶了他这一回罢。”

宝钗也抹着泪出来,劝道:“可别恼了,他素来是个糊涂的,这会儿因为先前自己说错了话,赖上了旁个,回过头来就明白过来了,你和他一般见识又何必?便是林妹妹来了,也必劝你宽恕这一回。好歹,看在老太太的面上罢。”

凤姐儿先前虽大恨宝玉骂她,不过看贾母着实可怜,亦上前劝道:“罢了,他还是个孩子性子,还果真和他计较不成?”

贾蔷面色冷然道:“他既存了此心,将来必要生事害人。有其母,必有其子。他害我不得,万一将来迁恨于你们,做出祸事来,岂非今日心软之罪?”

贾母拍打着宝玉道:“你迷了心了!我的话你也不听?果真要让老爷回来,好好教你?”

宝玉闻言,唬了一个激灵,惨白着一张脸,木然的坐在那。

这时就见姜英上前,与贾蔷福了福,道:“我们爷一时悲怆迷了心,说了错话,还请国公爷宽谅。等办完丧事,我们就搬出国公府,断不会害人的。姜家在宁荣街前面一条街陪了一座二进宅子,虽不比国公府宽敞,也能住人。”

贾蔷:“……”

他目光凝了凝,审视了姜英一番后,缓缓点头道:“这倒也不必,如今看起来,给宝玉娶的这门亲是娶对了。能娶你为妇,是他的福气,也是贾家的福气。往后你看着他就好,即便是要分家,也要等到给老太太养老送终,百年之后再说。”

说罢,看向贾母道:“看到没?往后可放心了?都是我的功劳!!”

贾母从鸳鸯处接过帕子很是擦了擦脸后,仔细的看了看姜英,点头道:“好,好!有这样的媳妇,往后我才真的能省心了。好啊!”

又同贾蔷道:“这门亲事,是好亲事。家里出了白事,三天回门耽搁了,明儿我让人送我的名帖,去给老公爷赔个不是。还要同他说,我贾家积德有福,才能娶得这样好的媳妇!”

凤姐儿闻言,和李纨对视了眼后,发现彼此眼中都起了些酸意。

娶了姜家女是贾家的福分,这样的夸赞可将她们都比下去了……

不过两人也没争甚么,没必要。

方才只因宝玉拿凤姐儿说嘴,就惹得贾蔷雷霆怒火,有这样的守护在,比甚么虚名都强百倍。

姜英福礼谢罢,贾蔷让探春、湘云松开了手,他去外面调兵马车驾。

这么多家眷都要去,他不能不跟着,以防出事……

……

PS:断在哪都觉得不合适,于是一直写到五千字……求订阅,求月票!

相邻推荐:璀璨城13科的吉恩九天仙缘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医流武神快穿之养老攻略英雄无敌大宗师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家有悍妻怎么破东晋北府一丘八我从凡间来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