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 红楼春 章节

第八百八十九章 尽想美事!

推荐阅读: 寒门狂婿 诸天祖师模拟器 武道战神 泛次元聊天群 至尊仙道 绝顶保镖 鉴宝神医 史上最强大师兄 御天武帝 仙王归来

宁国府,内厅。

此处是前院距离内宅最近的一处会客大厅了。

齐筠被匆匆寻来时,心里还有些紧张,不知出了甚么要紧事……

“坐。”

贾蔷一身轻薄儒裳坐在正座吃茶,见齐筠到来指了指客位,让其落座后,同岳之象道:“老岳,说罢。”

此刻屋内只有四人,贾蔷、李婧、岳之象,再有就是齐筠。

只位列于此,齐筠心中就深深吸了口气。

他知道,他如今终于列入贾蔷集团的最核心行列。

这是他祖父在扬州时,就期望他能办到的事,因为这事关扬州齐家的生死存续。

就目前来说,他做到了!

岳之象目光扫过其他二人,李婧自不必多说,但在齐筠面上却凝了凝。

虽然京城齐府早已被夜枭渗透摸清,但扬州那边,却是龙潭虎穴之地……

不过,齐家和贾蔷的利益纠缠着实太深,是真正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之存在,所以倒也不必担心。

且对齐筠,也并非事事都告知于他的。

不是不信任,而是因为规矩。

贾蔷一系真正让岳之象惊艳的,就是外人从不得知,但在运行中又处处存在的严明规矩!

他沉声道:“四海王残部并未在南海游弋,他们为了躲避倭寇和葡里亚人还有内鬼的追杀,窜逃到了东海,在司马家主司马绍的帮助下,藏身于登州府庙岛附近。四海王残部情形很不妙,可以说,很惨。”

齐筠忍不住打断了下,道:“抱歉,麻烦岳先生详细说一下,到底如何不妙,具体如何惨。”

岳之象也并不为忤,微笑道:“正要说……”

齐筠登时惭愧,不过未等他道歉,就听贾蔷扬手道:“德昂这样很好,往后议事就该这样,有任何不解之处,或有意见之处,当场点出。任何事,任何想法,皆可谈。谈的越细越好,这样下去了,才能放开手的去办。好,继续。”

岳之象点了点头,继续道:“四海王只剩下两艘大船,姑且称之为船罢。因为我这样不通海事之人,着实看不明白,船身都被打出大窟窿的船,是怎么漂浮在海上继续航行的……”

贾蔷笑道:“因为水密舱的缘故。寻常船舱就一个,可广船很大,将底舱分成几大部分,即便一处破了漏水了,有其他几处舱在,就能继续航行。当然,速度会慢下来。”

岳之象颔首道:“原来如此……总之,两艘海船看起来惨不忍睹。而船上老幼妇孺加起来,不到三百人,共两百八十七人。除却妇孺外,只有一百九十三人。这一百九十三人中,全须全尾没有伤的……或是只受了轻伤的,只有八十一人。余者皆受过重伤,有的扛过来了,大部分还在伤中靠底子支撑着,还有的病入膏肓,其中就有四海王闫平,郎中都已经判了死期。”

贾蔷眉尖轻轻一挑,微微颔首。

李婧闻言却皱眉道:“若只这么点人手,还伤残大半,这四海旧部的作用,就没那么大了……百十人好做甚么?”

贾蔷笑道:“且看怎么用,如今南边德林号招募的水手里,没一个自己人。当然,人,咱们是不缺的,缺的是懂海事,真正在海上漂浮过十年以上的自己人。若能真正收伏了这一波人,一个真正知海事的人,再给他配上五十到一百名运河上跟船的好手,就能坐镇一艘海船,将这五十到一百名运河好手,带成航海好手!”

李婧闻言笑道:“爷英明,我还道爷是希望收了这些海匪为己用,直接让他们成军呢。”

贾蔷哈哈笑道:“那岂不成了肉包子打狗了?我虽愿意相信别人,但不至于天真到这个地步。都是刀口添血的人,让他们聚集在一起,那十成十要出事。且先磨合几年,往后就好了。”

等这些人过惯了有组织依靠的日子,娶了妻生了子有了牵挂,而德林号也成了大势,他们自然只能死心塌地的干下去。

岳之象却道:“这些残部中,绝大多数对咱们仍抱有强烈的戒心,尤其是年轻一辈,隐有敌意。”

此言一出,李婧和齐筠都呵呵笑着看向贾蔷。

贾蔷摇头道:“不必这般看我,我虽对闫三娘多有关照,但自最初见面时就说的很明白。我能救四海王残部,四海王又能拿甚么来交换?我出手相救,目的就是要四海所部投靠效忠,这是最早就说明白并定下的基调,是我知她知大家皆知的事……

在此基础上,她对我有些亲近,我也不会置之不顾。

当然,我也承认,这样做首先就是为了保证四海残部能说话算话,做到他们承诺的忠诚。

其次,我也的确欣赏这等孝勇坚强的姑娘。”

听他说的直白,众人一笑后,对于最后一言并未当回事,连李婧都是如此。

《控卫在此》

以贾蔷如今的身份地位和权势,他身边的女人远谈不上一个“多”字……

齐筠颔首笑道:“其实自古以来,联姻之举都是拉近两方势力的最直接的法子。

便是现在,大家族之间不也常行此事?

这并没有甚么,当初在扬州时,家祖父见过国公爷时就曾动过心思,只是不敢与盐院衙门抢人就是……”

众人笑了起来,贾蔷看向李婧道:“为何而走近,并不重要。当初我和你,其实也差不离是这样。

再看看如今,不也是多少人羡慕的神仙眷侣?

不相负,不辜负就是。

但眼下还不必谈这些,正事要紧。”

李婧对贾蔷当着外人的面说这些还是有些羞臊的,不过心里又喜悦之极,因为这是一份认可。

她笑道:“爷且别提我,我自没甚说的。只是果真要收房这个,爷还得先过林姑娘那一关。”

贾蔷稍微思量稍许后摇头道:“谈收房不收房的还太远,顶了天了,她就是眼下无助之时,我有能力且又愿意出手相助,使得她心中有些好感罢……”

李婧却笑道:“爷到底不懂女儿家的心,尤其是我们这样草莽江湖儿女的心。若只是为了搭伙混日子,说不得会随便含糊过去。可这姑娘明显是见着爷动了红鸾心……莫看她过去是杀伐狠辣的海上悍匪,杀人无数。可再彪悍的女人,那也是女人。那颗心不动则已,动了便是许了生死。爷对她可千万别一副无所谓的姿态,不然让人受的伤,却比扎刀还痛。”

贾蔷狐疑的看向李婧道:“我有让你这般委屈过么?”

李婧见旁边还有两人取笑,脸红了红后飒然笑道:“我是世上极幸运的女人,可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贾蔷扯了扯嘴角,却还是摇头道:“且顺其自然罢,善待于她,最重要的是,坦诚相对。”

李婧吃了一惊,道:“爷要将宫里的决议告诉她?”

贾蔷点头道:“此事绝不可瞒,连拖延都不能,否则,必生猜疑,乃种祸之举。”

岳之象点头道:“就目前来看,闫平能救活的可能性很小。用登州府郎中的话来说,即便大罗神仙下凡救活了,连腰椎骨都断了,也只能是瘫在床榻上的废人。”

贾蔷闻言,起身来回踱步几圈后,道:“那就更要尽全力挽救!还是那句话,对于自己人,咱们务必要做到最坦诚,要善待。我们要做的事,原就无不可对人言之处。便是朝廷,也知道我心心念念的出海,一是为了开拓,二是为了自保!只是,他们大都不认为我能做到其一,更不认为我能做到其二。但不相信是他们的事,能不能做成是我们的事。”

齐筠沉吟稍许道:“如果银子能跟上,出海还是大有可为的。徐仲鸾在濠镜那边见识了许多,我也去濠镜走过一遭,细细观察了番,西洋番人和我们想象中的茹毛饮血之辈并不一样。他们的确有不少了不得之处,非亲眼所见,其实很难想象。国公爷立志要与彼辈争雄,我以为大有可为。齐家如今已经派人去了柔佛,书信回来说,只要防得住疟瘟瘴气,那里其实并不逊于大燕许多。”

贾蔷笑道:“瘴气之事我已有解决的法子,但还需要些时间。眼下先不讨论太远,且议如何处置四海王旧部一事。要知道,四海王旧部不止眼下这二三百,还有大批人手,尤其是工匠船匠火器工匠,沦落在叛徒手中。这些人手,我们肯定要想法子弄到手!”

话音刚落,却见商卓进来,道:“国公爷,后面传信儿出来,道那位闫三娘醒了,要急着见你。”

……

“醒来了?”

内宅客房,贾蔷、李婧二人进来后温声问道。

闫三娘已经换洗过衣裳,焦急不安的坐在那。

看到二人入内,闫三娘忙起身,急道:“国公爷,我爹他……”

贾蔷摆了摆手,先让屋内侍奉的丫鬟、婆子出去,随后他指了指床榻,道:“坐。”

与李婧皆落座后,方对焦虑不安的闫三娘道:“你父亲的事我知道了,京城名医已经先一步乘马车出发去了登州府,不过他毕竟不是习武之人,不能连夜赶路,所以等你睡一宿,再好好吃一顿热饭,再启程去追赶,在入山东前就能追上,倒不必着急。

小婧是我房里人,也是我一双儿女的娘亲,你的情况和她当年的情况有些类似,我那老泰山过去赶镖,也是被歹人所害,卧床多年不起,眼看病入膏肓了,我寻了名医宝药给救了过来的。如今你也别急,既然应下过你,便会尽力为之……”

天地良心,贾蔷这番话只是为了安抚闫三娘,说明救闫平会有希望,不料闫三娘听进耳中,却是一张脸大红,低着螓首小声道:“只要……只要国公爷能救我爹,我也……我也愿意,做牛做马,报答国公爷……”

贾蔷闻言一怔后,随即笑道:“尽想美事!”

李婧“噗嗤”一笑,又同闫三娘道:“国公爷同你顽笑的,他虽喜欢你,却非乘人之危落井下石之人。”

闫三娘虽心里不觉得这是乘人之危,可到底是姑娘家,也不好说甚么,只觉得一张脸这辈子都没这样臊红过,又起身道:“我不累,现在就去追郎中,早点回去救我爹爹,也好早日归附国公爷!”

贾蔷摆摆手道:“当真不必着急,那名医是一老郎中,你总不能拉着一个白胡子老头骑快马罢?另外,我还有极要紧的事同你说。是这样……”

……

PS:今天要去菜市场买菜,还要去医院给儿子建档打疫苗,所以第二更要晚些。这章是半夜爬起来写到七点才写完的,真想请假休息一下,就怕这根线松了后,再想绷紧就难了。偷一次懒,往后多半就止不住了……所以还是对自己狠一点,干吧。

相邻推荐:璀璨城13科的吉恩九天仙缘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医流武神快穿之养老攻略英雄无敌大宗师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家有悍妻怎么破东晋北府一丘八我从凡间来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