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 红楼春 章节

第八百八十三章 二太太没了……

推荐阅读: 寒门狂婿 诸天祖师模拟器 武道战神 泛次元聊天群 至尊仙道 绝顶保镖 鉴宝神医 史上最强大师兄 御天武帝 仙王归来

同心永结团圆彩,并蒂长开富贵花!

甫入新房,北面墙壁上挂一副并蒂花开的画,两边有此联对。

两个打姜家陪嫁过来的丫头守在门口,看到这两个丫头,宝玉就已经难过的仰头闭上了眼。

何其粗壮也!

心念一起,热泪就流了下来。

却不知两个陪嫁丫头更难过,赵国公府这一辈男丁一秃噜,可正经嫡小姐就她们小姐一个。

平日里赵国公疼爱的甚么似的,各房长辈兄弟子侄们也都爱如珍宝。

本以为就算不许给太子做太子妃,那也是许给亲王世子当世子妃,再低就算下嫁了。

谁能想到,竟嫁给了开国功臣贾家二房的老二……

这算甚么事?

果真是文武全才之流那也忍了,只要人性好品格好,其他的也不稀罕。

可瞧瞧眼前这人,分明就是傻子,身子有病呐!

“告诉你们奶奶,我们来闹洞房来了!”

凤姐儿一如既往的热闹!

这也是她当二嫂子要负起的责任,从未见过的小两口初成夫妻,晚上就要睡一被子,难免尴尬生疏。

闹洞房一是为了缓解尴尬,二是教教他们敦伦之术。

尽管女孩子出阁前,家里长辈都会教一些,还会陪嫁些带颜色的彩瓷……

两个丫头面色为难,可在贾蔷冷淡的目光下,还是未敢阻拦,一个往里面报信儿,未几出来,打开了门。

凤姐儿带路进屋,宝玉和要上法场一样,步履踉跄。

只是众人刚进里间,预想中一脸血的恐怖景象未见着,倒看到一眉清目秀,凤冠霞帔的秀美姑娘坐在那。

尽管贾蔷瞧得出,她那眉是画上去的,却也依旧是个美人。

不过他不好多瞧,只看了眼就收回目光,看向别处。

宝玉此刻目光仍不敢看向闺榻上,只落在墙壁上,上书一联:

懒思身外无穷事,愿读人间未见书。

这闺房内的一切家俬都是女方陪嫁过来的,包括这联对。

却也因这联对,让宝玉心中愈发起了厌恶之心,甚至到了极致。

读书?

读你娘的书!

“宝玉,快瞧快瞧!多俊秀的新娘子……你眼往哪瞧?”

凤姐儿高声夸赞道,又斥宝玉一声。

宝玉心如死灰的转过头来,原本做好触目惊心的准备,可这一瞧,却直了眼。

姊妹们见此都笑了起来,有陪嫁嬷嬷在旁边笑道:“先前是同姑爷开个顽笑,没想到姑娘吓着姑爷了!”

探春提醒道:“妈妈要改口了,到了贾家该叫二爷,姑娘也要改口奶奶了。”

嬷嬷闻言忙赔笑道:“正是如此,正是如此,老婆子糊涂了!”

心里却有些抽气担忧,这一群大姑子小姑子,可不好相与啊!

贾蔷没理会他们的动静,站在黛玉身旁,悄悄扯了扯她。

黛玉转过头来,就见贾蔷不动声色的指了指一旁黄花梨连三柜橱上摆放的彩瓷……

黛玉纳罕的清眸随他的指点看了过去,第一眼并未看清,再看一眼,俏脸差点没烧起来!

星星点点的美眸中满是水汽,狠狠瞪了贾蔷一眼后,扭身就往外走。

旁人都顾着看新娘,宝钗却一直留意着这边,见黛玉出去了,忙挪移过来,悄声问道:“怎么呢?”

贾蔷坏笑一声,用目光往一旁柜橱上引了引,看到那副惊世骇俗立体形象的吹箫彩瓷,宝钗整个人都懵了,待到贾蔷在耳边悄声道“明儿晚上去寻你”时,才陡然惊醒,一张脸比洞房喜绸还红,狠狠羞瞪了贾蔷一眼后,也扭身就出去了。

而其他姊妹们则未发觉此事,仍用心劝着宝玉……

莫要小瞧宝玉,他并非是个女孩子都要吃胭脂的。

前世红楼中,便是宝钗、湘云劝他上进,都被他毫不留情的当面回怼,让人下不来台。

读书?

这辈子都不可能正经读书!

而这新娘初见面先给他个下马威,让他出了好大的丑,这且不说,可是从姜家带来的陪嫁丫头也不堪入目,实在粗鄙。

最过分的,就是这联对。

懒思身外无穷事倒也罢,他原不爱理闲事。

可愿读人间未见书?

这不是让他搜奇猎怪,而是要他皓首穷经,读遍人间书!

这样的屋子,如何能住人?

不过他也不是粗鲁对待女孩子的人,只是沉默以对罢。

凤姐儿一瞧,这哪能行?

这才洞房夜就开始冷战,那这日子还能过?

她劝不动,就只能求助贾蔷,不过丹凤眼中的目光不无警告之意。

劝归劝,可别往别处劝……

这小娘子连凤姐儿这样眼力高的人,瞧着都觉得好看。

再加上一双大眼睛里目光一点也不忸怩,虽有羞意,但更多的是新奇。

唯有看到宝玉时,眼睛才会黯淡一些……

这样的姑娘,果然不愧是国公府的嫡小姐。

以贾蔷的德性……

应该不至于。

其实凤姐儿一直认为,贾蔷不是传言中那样的人。

不拘是她,还是可卿,亦或是李纨,都是事出有因。

她是受尽伤害后,得到了贾蔷无数帮助,方倾心于贾蔷,是她赖上的他。

即便如此,也一直等到桃花庄温汤山上那一夜误会才戳破的窗纸……

可卿那边她也问过,同样也是可卿自己主动的,境遇相仿,也是于绝望冰冷中为其所暖,为其所呵护,可卿才会不顾一切的投其怀中,即便背上骂名。

李纨那边至今还未抓过现行……但肯定有事。

只是李纨是寡妇,原也指摘不出甚么来。

但听平儿掩饰的口风,也是一宿误会中才成就的好事……

所以细数来,贾蔷那些风流名声,当真有些冤枉他,算不得他主动偷人。

因此,凤姐儿并非真的觉得,贾蔷会连宝玉这个老婆也不放过……

贾蔷读懂凤姐儿之意后,没好气横她一眼,随即双臂抱怀,看着宝玉道:“打今儿起,你就成家了。宝玉,不拘作为贾族族长,还是作为你的朋友,我今儿都说两句。成家了,不止是讨了房妻子,还意味着,你成为男人了。”

这话让陪嫁嬷嬷和凤姐儿都扯了扯嘴角,一语双关么?

却听贾蔷继续道:“男人是甚么?不是作威作福的大爷,也不一定必是要功成名就,为官做宰。但男人,必是要扛起他肩头的责任,要有担当。

你是幸运的,出身高门,不必为生计忧愁。家里分你的家业,十辈子你也吃用不尽。

你不好科举功名,又不愿习武,还好你乐意读些书,也能写些书,写的还不错,立业不成问题……但这些都是其次。

男人,首先要为父母尽孝,其次要为妻儿扛起一片天。

哪怕不能让他们大富大贵,也要让他们无忧无虑,不受委屈。

三婶婶……且叫三婶婶罢,都叫二婶婶重了。三婶婶在姜家是备受宠爱的千金小姐,如今嫁到贾家来,成为你妇,虽是开了个顽笑,你也该大度些。因为从今而后,你就是她的天。连这点小事也计较,你又叫甚么天?又算甚么男人?

你素来对女孩子很好,我希望,你也能对三婶婶很好,至少不要让她受到委屈。因为从今往后,她是贾家妇,是要陪伴你度过一生的妻子。”

探春听了高兴的直拍手,道:“蔷哥儿说的对!往后都是一家人,开些顽笑又值当甚么?往日里姊妹间开的顽笑还少了?二哥哥,今日是你大喜的日子,更不好小家子气。”

另一边陪嫁嬷嬷也好生劝了姜英一会儿,这陪嫁嬷嬷是姜英的奶嬷嬷,情分不同。

稍许,她终于还是起身,与宝玉福下道:“给爷道恼了。”

宝玉也不好拿大,作揖还了一礼。

众人都以为皆大欢喜,贾蔷心里却是一叹,宝玉不情不愿自不必提,那姜家女赔不是时,也是咬着后牙说出的话。

这一对冤家,有的热闹了。

不过,这和他并无太多干系。

此时几个闺阁姑娘也终于发现橱柜上的春色宫彩了,一个个几站立不得,匆匆离开。

《仙木奇缘》

倒是凤姐儿多瞧了两眼后,竟有些不屑的撇了撇嘴:

就这?

与贾蔷对视一眼后,二人离了洞房……

……

闹洞房的人走后,红烛噼噼啪啪的燃烧声都能耳闻。

姜英看了眼木登登坐在束腰高花几旁的宝玉,心里当真冰凉。

她的意中人,原该是盖世英雄才是……

乳嬷嬷知道她心事,却也知道这过日子,哪有顺心顺意的?

因此笑着用红绳在两只酒盏上牵绳绑起,又斟好酒后,端与二人笑道:“二爷、奶奶,且吃了交杯酒罢!”

之前都教过礼仪,因此宝玉也未推辞,缓缓起身上前,拿起酒盏,姜英倒是干净利落些,二人接过酒盏,又彼此置换,只可惜眉眼对看间,都是陌生和疏离之色……

乳嬷嬷见之心里一叹,又从二人手中接过酒盏,放了回去……

……

“如何了,如何了?”

贾蔷一行人说笑着回了荣庆堂,贾母、薛姨妈正和黛玉、宝钗闲话,见他们回来,忙急声问道。

贾蔷先是同黛玉、宝钗嘿嘿一笑,惹来两记白眼球,随后道:“还能如何?你的心肝儿都吓晕过去了,记仇着呢。”

凤姐儿倒是宽慰笑道:“别听蔷儿浑说,没有的事!人家姜家姑娘已经换回了正妆,真是个标致的美人儿!还先给宝玉道了恼,宝玉也还了礼,两相和好了!”

薛姨妈笑道:“才刚见面,便是初时有些生分,过两日也就好了!”

贾母念佛道:“阿弥陀佛!但愿如此罢!真能和和睦睦的过日子,我也算了了最大的一桩心事,今晚闭眼也安心了!”

贾蔷“诶”了声,正经道:“怎么着也得再挺一个月,你老可别妨我,我还要成亲呢!”

众人大笑出声,贾母也绷不住笑了起来,啐了口道:“呸!你倒想的好事!我总要撑下去,要看着玉儿进门,将你管的服服帖帖的!”

贾蔷嗤之以鼻,见黛玉侧眸盈盈含笑的看着他,却毫不畏惧道:“我能叫她管着?老太太忒小瞧人了!我只是兼听则明,素来听取英明的建议罢!”

“噗!”

众人差点没笑疯,李纨都快笑出眼泪来,道:“这好话说的,也算是新奇了!”

一家人正热闹着,却忽见李婧急匆匆进来,也不及与贾母见礼,就同贾蔷道:“爷,城外庄子传来信儿,二太太没了。”

贾蔷:“……”

众人唬了一跳,贾母、薛姨妈等人,先是满脸震惊,可随即看向贾蔷的目光里,隐隐透着恐惧和愤怒……

早知道他不会轻易放过,可没想到,会选在这个时间点……

贾蔷看懂她们的目光,登时恼火,大怒道:“看我做甚么?我若恨她容不得她,还会让她放下最大的牵挂再走?必叫她死不瞑目才是!”

黛玉站起身来抿嘴道:“不是蔷哥儿做的!”

贾母回过神来,忙哄道:“不是你不是你,又没人说是你……怎么会是你?瞧着你,是想问问你,眼下该怎么办?”

贾蔷眉头紧皱道:“就在庄子上正常发丧就是,二老爷还活着,宝玉也在,有甚么难办的?”

王夫人是入了罪的,且罪证确凿,贾蔷再大度,也不会允许接她回府治丧。

贾母闻言叹息一声,道:“到底苦了宝玉。”

贾蔷无语,哪里叫苦了宝玉?正经苦了人家姜家姑娘,才进门,就要守孝三年。

这都叫甚么事……

……

王夫人死了,宝玉自然洞房不得。

贾母使人将宝玉和新妇叫来时,府上已经开始摘红绸,挂白皤了……

哭声震天。

李纨、凤姐儿、迎春、探春、惜春、贾环、贾兰等皆跪倒大哭,黛玉、宝钗、湘云等亦是哀恸,薛姨妈自是泣不成声。

宝玉茫然无措的步履僵硬的到来,整个人都浑浑噩噩起来。

新妇也去了凤冠霞帔,居然穿上了孝衣。

这孝衣合身,显然是早先就备好的。

只是原是为了赵国公准备的,如今提前送走了婆婆……

贾母抱过宝玉就一迭声的痛哭起来,骂道:“你娘是个不孝的,舍了我这白发人先走。今儿是你大喜的日子,她怎么忍心?她怎么忍心?”

宝玉讷讷无神道:“昨儿瞧着还好,我还同太太说,很是想她,等成了亲,就接她回府来着,她应下了啊,太太说今儿就回府看我,她说了,今儿就回来……”

听闻此言,众人无不毛骨悚然!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宝玉失神了好一阵后,茫然的目光略过面容惊恐的贾母等人,猛然反应过来,随即面色愈发煞白,心头一阵剧透,“呕”的一声,呕出一大口心头血来……

……

PS:明儿更新可能要晚点,早起要跑好几个地方去买菜,但我一定尽力用心的写。这章我自己觉得,写的还行。所以求订阅,求票票。

相邻推荐:璀璨城13科的吉恩九天仙缘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医流武神快穿之养老攻略英雄无敌大宗师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家有悍妻怎么破东晋北府一丘八我从凡间来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