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 红楼春 章节

第三百八十二章 生怨

推荐阅读: 寒门狂婿 诸天祖师模拟器 武道战神 泛次元聊天群 至尊仙道 绝顶保镖 鉴宝神医 史上最强大师兄 御天武帝 仙王归来

永达坊,王家。

因为这突发的意外情况,原本李氏打算好好在诰命圈子里出一次风头的寿宴,也只能草草了事。

尤其当前因后果渐渐传回王家后,镇国公府、理国公府等诰命纷纷告辞离去。

《第一氏族》

若是果真因为元平功臣子弟,无故欺压开国功臣一系的子弟,那哪怕顾及唇亡齿寒,各家也要出一份力,和元平一系好好理论理论。

可若是王家人自己嘴贱让人碰了个正着,那各家和王家的交情,还没到一起为王家找回场子的地步。

各家诰命纷纷告辞,让李氏一番心血落空,心里愈发憋屈愤懑。

这时凤姐儿急急过来,对王夫人道:“坏事了,打发回家的人说,蔷哥儿一早奉着老太太和家里姊妹们往西斜街他那会馆去了。”

李氏闻言,简直要气疯了,尖声质问道:“你不是说,他接了旨意有正经事要做,忙完了要过来的么?”

凤姐儿无辜道:“我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啊!”

李氏怒极,气的发抖道:“好好好!好一个贾家!大姑奶奶,这叫甚么事?这叫甚么事?他们就算不把我王家放在眼里,难道连你和凤丫头都不给一点脸?”

王夫人脸色虽难看之极,可暂且也顾不得这些,急催道:“既然如此,可曾打发人往西斜街去?”

凤姐儿点头道:“已经去了,已经去了!”

正这时,听到王家管事媳妇来传话道:“太太、姑奶奶,外面有姑奶奶家宝二爷身边的长随,名叫李贵的打发人回来报信儿,说他一早已经让人去叫了兵马司的人去,还着人去寻贾家侯爷了。方才宁侯带人去了菊月楼,多半已经没事了,他打发人传信回来,让姑奶奶安心。”

王夫人闻言,心里海松了口气,长念了声佛道:“阿弥陀佛!到底还算有个可靠的人!”诵罢方惊觉,竟是出了一身冷汗。

李贵是宝玉的奶哥哥,其母李嬷嬷是宝玉的奶嬷嬷。

上回贾蔷大抄两府,这李贵也被拎了进去,不过仔细查证了番,居然没甚么大毛病,却是稀奇。

又让进去的贾家奴才狗咬狗的指正了番,里面仍没此人甚么事,算是给王夫人挽回了点脸面。

没想到,这一回又出了彩。

不过没等王夫人松一口气,就听到前面一阵乱哄哄的哭喊声,隐隐有“打坏了”“打狠了”“人怕要坏事”的嘈杂之语传来。

王夫人和李氏还有凤姐儿都慌了神,外面管事媳妇面色仓惶的跑进来,哭道:“太太快去看看罢,几个哥儿都被打的不成人形了……”

王夫人闻言,身子晃了晃,险些晕倒过去,眼前已经浮现出宝玉被打成血肉模糊的猪头模样,连腿都软的走不动道了……

好在这个时候,跟着凤姐儿前来的丫头绘金跑来道:“太太、奶奶,前面李贵打发人来说,宝二爷已经被侯爷接了去见老太太了。且宝二爷没受多少伤,就伤了些皮毛,且侯爷已经把伤了宝二爷的人打的起不来了,让太太和奶奶不必挂心。”

王夫人闻言,饶是心里对贾蔷厌恶之极,此刻也不禁感激起来,双手合十落泪道:“阿弥陀佛!佛祖保佑啊!”

然而李氏和凤姐儿却依旧挂着心,问道:“其他人如何了?”

绘金如何知道,不过此时那七人已经被送进内宅来。

一路上,王家那些亲眷们看到自家子侄的惨状,无不骇然痛哭起来。

凤姐儿急步上前,仔细认了两遍,才认出那个眼睛肿的睁不开,鼻孔放大,嘴巴一片血糊的人是她的胞弟王仁,看着进气少出气多的模样,也放声大哭起来。

李氏跟在后面,也认出了王子腾嫡长子王义,同样不成人形,这会儿连生死也不知了。

天降横灾,李氏身体摇了摇,晕倒过去。

王夫人虽然也满脸悲戚,却还撑得住,一边打发人去请郎中,一边让人再去丰台大营,请王子腾回府。

又安排着王家人,将李氏搀扶回房,七个王家子弟送入客房,等着郎中来救。

“凤丫头……”

王夫人安排好人手后,叫凤姐儿道。

凤姐儿忙站起身,用帕子擦了擦眼泪应道:“太太。”

王夫人叹息一声道:“宝玉那孽障怎样且不说,我担心老太太看了宝玉的样子受不了。王家眼下这样子,我一时脱不开身,还是你代我回去看看罢。若老太太和宝玉还好也则罢了,若是有甚么不好的,你立刻打发人来叫我。”

凤姐儿闻言,心里焦急的甚么似的,她哪里愿意走,实在放心不下她的兄弟王仁。

可是,王夫人抬出的不是宝玉,而是老太太,便没有她拒绝的余地。

正当她心如刀绞准备离开时,却听前面王家人大声叫道:“老爷回府了!!”

……

面如重枣气度渊渟岳峙的王子腾看着躺在床榻上的长子王义,眉头紧皱。

事情来龙去脉他已经知道了,可越是如此,他心中越是愤怒!

从一开始,他就不想让李氏大肆操办这个寿宴。

王家才提督了丰台大营,正是埋头低调苦干的时候。

以他的手腕,花上二三年功夫,潜下心来好好经营,未必不能将这座拱卫神京城的四万兵马大军真正掌控在手里。

到那时,王家便又是另一番景象了。

偏李氏眼热贾家上回的热闹景象,那么多公侯伯夫人甚至王妃、王太妃都亲自出面,为一个黄毛丫头祝生儿。

李氏给出的理由却也明白,她这个贤内助,想代他勾连勾连开国一脉勋臣诰命,若是后宅能亲密些,对他也有好处。

再加上子侄辈都起哄,想表孝心,他也不好强压。

如今倒好,王家七子在菊月楼胡吹八扯,让人抓了个现行,打了个半死,颜面扫地,王家也成了笑话!!

“老爷,一定不能放过那群畜生!您瞧瞧,他们把义儿他们打成甚么了!”

李氏模样惨淡孱弱,满脸是泪哭诉道。

王子腾理也未理,而是问王夫人道:“宝玉如何了?”

王夫人叹息一声道:“宝玉尚好,听说只是伤了些表皮,被蔷哥儿接了回去,送到老太太那边去了。”

王子腾微微颔首,李氏闻言,一腔怨怒之气总算找到出口了,阴阳怪气道:“宝玉又怎么会有事,人家姓贾,是贾家人,又是贵妃胞弟,被人擦破点皮,贾家人就为他出头,把人打的起不来身。可怜我们王家,处处为贾家出力出头献殷勤,两个金贵的姑奶奶都嫁到了贾家,到头来,人家宁肯去劳什子会馆闲逛,也不来这寿宴。看不起我不当紧,可义哥儿他们和宝玉一道挨得打,人家连正眼都不瞧一眼,不闻不问,转头就走。敢情我王家就是一个尿壶,用的时候提过来用用,不用的时候连看一眼都恶心!”

王夫人闻言,脸色涨红,王子腾怒声斥道:“你在胡沁甚么?不是这几处畜生出言不逊,得意忘形,人家好端端的会打他?”

李氏哭的不成人样儿,大泣道:“就算义哥儿他们千错万错,是不是姑奶奶的嫡亲侄儿,是不是贾家的亲戚?老爷为了帮贾家维持体面出力,连家也回不得,结果人家连看也不看一眼,更别说为义哥儿他们报仇了。这也算亲戚?这哪里是不给咱们王家脸,是压根儿没将姑奶奶和凤哥儿放在眼里!”

“闭嘴!”

王子腾咬牙喝道,他还是头一次发现,自家婆娘居然如此愚蠢!

王家在帮贾家?亏她这个蠢货是怎么想出来的。

见王子腾果真动了真怒,李氏也终于闭上了嘴,只是流泪。

王子腾对面色寡淡的王夫人道:“你不要听你嫂子瞎掰扯,宁侯这样做,自有他的道理在。冯紫英说的明白,本就是这起子不争气的畜生惹出的祸,让宁侯怎么办?他为宝玉出气,是因为宝玉没说甚么话,也没还手,只是被人打。宁侯站稳了道理,才将忠勤伯世子打了个半死。这才叫有勇有谋,这才是杀伐果决的少年英雄,非好勇斗狠之辈可比。”

话虽如此,王子腾心里其实也是有老大的不痛快。

再怎样,送王家子弟回府总能办到罢?

如此,也能表明贾家、王家是一体的态度。

就这样不闻不问的离开,实在太寡情了。

王夫人心中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她轻叹一声,对凤姐儿道:“你还是回去看看,然后问问蔷哥儿,若是不忙,好歹看在我的面子上,过来一遭罢。人,总没有白让人打一通的道理。正好宝玉他舅舅也回来了,一起商议商议。”

凤姐儿此刻心里也恨那些打人的人入骨,虽然郎中说性命上不相干,可生生打断了几根肋骨,人也认不出了,这让凤姐儿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

如今得知王仁性命无碍,也放得下心来离去。

早上没叫来贾蔷,她心里已经开始后悔,若是今日贾蔷也在,断不会出现这等事。

现在,她说甚么也要将贾蔷请来,替她兄弟狠狠出了这口恶气!

……

宁荣街,荣府。

荣庆堂上,才从西斜街回来不久的贾母看着与她作别的黛玉,十分不舍道:“果真不再留一晚了?”

黛玉笑道:“前儿知道宝玉的玉碎了,实在放心不下老太太,才向家里告了假过来。爹爹那边忙的紧,姨娘又劝不得他进药,常常一忙就到半夜,我放心不下。”

贾母闻言,叹息道:“也罢,到底你老子的身子骨更重要。你就同他说,若是果真不听着,好好用药,那我这老婆子就住到姑爷家去,从此和姑爷家一起过了,每天我去给他端药。”

薛姨妈等人都笑了起来,黛玉笑道:“好,我与爹爹说就是。”

又顽笑了几句后,贾母叮嘱贾蔷道:“多带些人,眼见要黑了,大意不得。”

贾蔷点点头,应道:“知道了。”

黛玉又与薛姨妈并其她姊妹们道别后,最后由贾蔷护着,上了马车,直接出二门,自大门东角门而出,一路往布政坊林家去了……

……

PS:惨笑!月票啊,书友们月票走起啊啊啊啊啊啊啊!

相邻推荐:璀璨城13科的吉恩九天仙缘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医流武神快穿之养老攻略英雄无敌大宗师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家有悍妻怎么破东晋北府一丘八我从凡间来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