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 红楼春 章节

第一百九十四章 梅家,义士也!

推荐阅读: 寒门狂婿 诸天祖师模拟器 武道战神 泛次元聊天群 至尊仙道 绝顶保镖 鉴宝神医 史上最强大师兄 御天武帝 仙王归来

扬州城的真正秩序,其实并不是由官府来维持的。

而是由齐、陈、李、彭,白、沈、吴、周八家盐商来维持的。

扬州城当然有守备驻军,但在没有外敌战乱时,驻军只是个摆设。

况且,守备军中的子弟,也大都是扬州人。

正如扬州府衙的衙役,大都是扬州人一样。

所以,只要八大盐商家族在,扬州城的百姓,绝大多数时间里都能安居乐业。

就算有帮派纷争,也极少波及到平民。

当然,更不可能波及到八大家族。

四喜楼不是没有看场子的护卫,只是自四喜楼建起那天,这里连个闹事的醉鬼都没见过。

四喜楼的护卫唯一的用处,就是防止有痴迷戏剧入了魔的戏迷,冲上台或者冲去后台,惊扰了唱戏之人。

然而,谁也没想到,有朝一日,四喜楼内居然会生出大乱来。

白家虽不是齐家,但白家又何尝弱了去?

要知道,白家背后,可是站着一个皇子郡王!

太上皇第六次南巡时,随驾诸王公大臣皇子皇孙中,就有隆安帝的第二子李曜,虽非嫡子,如今却也封了恪勤郡王。

一个郡王,在大燕宗室里其实算不得什么,大燕如今有几十个郡王,若不能参与朝政,郡王也只是空享富贵罢了。

恪勤郡王就不参与朝政……

但是,就算他不参与朝政,他也与寻常混吃等死的郡王不同,因为他是隆安帝亲子,是皇子。

恪勤郡王府的势头虽然已经到顶了,可想要衰败,也得等到下一朝……

白家有嫡女嫁入恪勤郡王府为侧妃,凭借其美貌,以及每年白家大笔的金银送入王府,白氏在郡王府乃至在整个宗室内,都有几分分量。

所以,白家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韩彬知道,林如海知道,贾蔷后来也知道了。

以他为刀,拿白家开刀,势必会得罪人,会种祸。

但这个世上,想要做事,哪有不得罪人的?

岂有只占便宜不付出代价的好事?

所谓的新政,归根到底,是想要打破旧的利益格局,将利益重新划分。

在此过程中,新旧大政是绝对无法共存的死敌。

贾蔷既然不得不站身新政行列,哪怕是隐藏其后,那也算是一种站队。

再想两边讨好,各不得罪,那只会成为两边都厌恶防备的墙头草,最先被打死。

所以,既然注定了要站在新党一边,对旧党就不要心存一点仁慈。

“哎哟!这是嘛啊?”

徐臻看的正在兴头上,陡然被打断后,不高兴的怪语一句,然后回过头来看向脸色阴沉的白子清,笑道:“老白,你家今儿演的难道不是《惊梦》,是《孙行者大闹天宫》啊!”

白子清狠狠瞪了他一眼,阴冷道:“我说今儿怎么总觉得不对,原来是来四喜楼闹事出气来了。如今气也应该消了,该撤了吧?恕不远送!”

他只当是贾蔷今日带了齐筠、徐臻两个爪牙前来出气,毕竟当日在梅园时,他曾帮助冯家兄弟,对贾蔷出言不逊过。

如今盐院衙门气势滔天,所以今儿他认了!

只是没想到,贾蔷却皱眉道:“出气?出什么气?四喜楼的后台出了乱子,白大公子是不是先去看看怎么回事?”

白子清闻言,自不会相信此事和贾蔷无关,只咬牙道:“贾蔷,再闹下去,就真的过了!你莫要以为能将白家如何,盐院衙门在扬州府,还不能一手遮天!”

说罢,又看向齐筠,沉声道:“德昂兄,莫非齐家果真眼看着盐院衙门,肆无忌惮的欺负我们盐商?”

齐筠闻言,轻轻摇头,看了眼不停往后台冲去的四喜楼伙计,呵呵轻笑一声道:“右学,不要激动。白家在盐务上有什么问题么?反正齐家不知道白家在盐务上有何大问题。右学,你年纪不小了,说话的时候仔细着些,白家在盐务上,难道果真有什么问题?”

白子清闻言心中一松,忙道:“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齐筠闻言奇道:“既然盐务上没问题,盐院衙门怎会欺负盐商?你糊涂了?”

白子清一时弄不明白,齐筠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

眼前看来,他还是站在盐商这一边的。

没错,肯定如此!

齐家没理由站在林如海和韩彬一边,完全没道理。

念及此,白子清心里的忌惮和畏惧顿时减少大半,目光重新傲然起来,看着贾蔷冷笑道:“好,既然这里的事和你们无关,那就好办了。”

说罢,他猛然回头喝道:“陆叔,进去看看,到底是何方蟊贼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来我四喜楼捣乱!拿下他们,不必留手,死活不论!”

话音刚落,一道身影几个跨步冲向后台。

帷幕后打斗声一瞬间大增,尖叫声、哭喊声、喝骂声此起彼伏。

其中夹杂着一道女人尖锐的哭喊声,始终不衰,传遍整个戏楼,让白子清脸色愈发难看:

“倩儿啊倩儿,我可找着你了!”

“倩儿啊,黄家和白家争买卖被灭门后,我带着你逃了出来,没想到你又被白家给夺了回去,他们不杀你,却让你在这里当戏子,来羞辱你爹娘的在天之灵,好狠毒的白家啊!”

“倩儿啊,婆婆再不会丢下你了,往后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咱们诅咒那白家的人都不得好死!”

“晁叔,进去将那满嘴胡言的婆子给我抓出来!我倒要看看,扬州府有谁敢往我白家头上泼脏水!!”

看到戏楼里满满的观众一个个吃足了大瓜,白子清心中震怒,虽然这些不可能上伤到白家,却会让白家颜面扫地,他如何能忍?

《日月风华》

又一道身影猛然蹿入后台,只是……

虽然打斗声更加剧烈了,但那道女子的哀嚎声却始终未停:

“白家从上到下都是畜生,倩儿你别怕,扬州城内的老人没人不知道十四年前的黄家灭门案,白家买通官府,说那是江洋大盗做的,狗屁,如今我们找到人证了,这一回,我们一定要讨回公道!”

“可怜黄家七十六口,从八十岁的老太爷,到才出生的小孙少爷,都被白家的畜生毒死后,一把火烧了!”

“白家,白家,你们这群没人性的畜生,我就不信,这世上没有讨公道的地方!”

“啊!”

“啊!”

“砰!”

“砰!”

随着两声惨叫声陡然响起,两道身影先后撞破帷帐,倒飞而出,狠狠摔倒在戏台上,各挣扎了两下后,不动弹了。

白子清见之大骇,这两人是白家家主安排在他身边保护他的高手,等闲技击高手根本靠近不得。

就算比不得保护在齐筠身旁的那两个大高手,也差不到哪去。

有这两人,白子清曾以为天下之大,哪里都能去得。

却不曾想,有朝一日,这两大高手会折在白家的四喜楼内。

正当白子清遍体生寒时,贾蔷却站了起来,转过身,看着白子清淡淡道:“白公子,既然里面有人喊冤,而且,还是灭门之仇,不如请她们出来,问个清楚,也好还你白家的清白。”

白子清看了看贾蔷,又看了看他左右的齐筠和徐臻,额头冷汗都下来了。

他却不理贾蔷,而是死死看着齐筠,一字一句道:“齐筠,白家若亡,下一个是谁,我不知道。但我却知道,最后一个,你齐家一定逃不过!!你们齐家,昏了头了?!”

齐筠摇了摇头,看着白子清叹息道:“右学还是慎言,你好自为之。”

贾蔷根本不给白子清再开口的机会,他回头道:“里面有何冤屈,不如上台来诉。扬州府是朝廷的扬州府,亦是扬州人的扬州府。此间所坐,皆扬州府明眼之人,尔若有冤,不妨上前台来诉。”

话音刚落,就见一妇人拉着一十五六岁的女孩子上前台来,跪倒在地上,大声哭诉起了她家天大的灭门奇冤。

说到最后,放声大哭。

徐臻目光看了看贾蔷和齐筠,又看了看不知何时被人控制住挣扎不得的白子清,笑了笑,而后大声问道:“那婆子,你说你有证人?十四年了,你有什么证人?莫不是在说谎诬赖白家清白?”

谁料那婆子尖声道:“有,我们有证人,证人不是别人,梅家二房的大公子就是证人。梅家恨被白家出卖告发走私私盐,所以才把证据告诉了我。当年白家动手的人还有人活着,可以作证。当年白家收买的官府仵作,也可以作证白家先下毒害死了黄家,最后才放的火。对了,我还有证据,我黄家有三样祖传宝贝,扬州府知道的人不少,齐家、陈家和彭家家主都亲眼见过。可黄家灭门后,官府却说我黄家的那三样祖传宝贝都烧毁了。但是,梅家二房的大公子却说,他在白家做客时,曾亲眼看到过那三样宝贝,就在白家的宝库里!”

“胡说八道!”

“胡说八道!”

白子清见这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婆子说的头头是道,心里既惊恐暴怒,又心寒震惊。

黄家当年的确为白家所灭,盐商争盐民盐路,乃至争盐场和盐引,彼此间暗杀攻伐本就是常事。

每一次八大盐商更迭,背地里都暗藏着无数腥风血雨。

但是,这些事早已经被白家收尾干净,没听说过什么黄家后人。

可是若不是真是黄家后人,又怎会知道的这样清楚?

最重要的是,这婆子又怎会知道黄家那三样祖传之宝在白家?!

所谓的梅家大公子见过纯属放屁,等闲连白家旁支都见不着,梅家二房的大公子能见到个屁。

但是,到底是谁泄露出去的?

白子清哪里肯认,大声道:“贾蔷,我不过小小得罪你一回,你居然就安排这样的阴谋可坑害我白家,你好歹毒的心思!我就不信,你能在扬州府一手遮天!!”

贾蔷淡淡道:“究竟是真是假,等寻到了黄家那三样祖传的传家之宝,不就清楚了?再者,就我所知,你白家所灭之门,又何止一个黄家……也罢,这样定罪,未免你说我仗势欺人,冤枉你白家,今日,我就请诸位看戏的看官们,同往白家,看看到底有没有确凿的罪证,证明白家为争夺生意,灭人满门的罪行。若有,自然是国有国法,依法定罪。若没有,就以我贾某人的项上人头,来为白家洗刷冤屈,如何?”

……

扬州西城,白家。

白家大门前,一队队盐丁踩踏着血水进入。

盐院侍御史陈荣,面色肃煞的看着地上已经碎裂的白府门匾,心中激荡而沉重。

不打破扬州八大盐商的格局,盐政革新就无从说起。

可是打破了后,又将遭受多少自天而降的反噬,谁又知道?

但愿,掌院大人和半山公,能承受得住,承受得起……

念及此处,陈荣不得不格外感慨一句:

梅家,义士也!!

……

相邻推荐:璀璨城13科的吉恩九天仙缘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医流武神快穿之养老攻略英雄无敌大宗师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家有悍妻怎么破东晋北府一丘八我从凡间来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