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 红楼春 章节

第一千零六十章 贾蔷格外会钻营

推荐阅读: 寒门狂婿 诸天祖师模拟器 武道战神 泛次元聊天群 至尊仙道 绝顶保镖 鉴宝神医 史上最强大师兄 御天武帝 仙王归来

翌日清晨,天色渐晴。

一大早,尹后前往南池,与田太后请安。

不过甫一露面,田太后并义平郡王妃刘氏看到她就纷纷一怔。

尹后之美,她们是知道的。

当年尹后初在皇家露面时,就惹来不少惊叹,被誉为天家第一美妇。

好在尹后的性格稳重端方,大气雍容,而非妖娆妩媚,让田太后都不以狐媚子视之。

时日久了,其贤德之名,就掩盖了其美艳之名。

但这么些年过去了,田太后都已经苍老成了一个垂垂老朽的老妪。

刘氏比尹后还要小上近十岁,此刻看着倒比尹后大上四五岁。

岁月,仿佛没有在尹后面上留下一丝一毫痕迹。

关键是这气色,真的太好了。

仿佛一枚水灵灵的蜜桃般,白里透粉,滋润非常。

“太后昨儿晚上洗温汤了?”

义平郡王妃刘氏满眼艳羡的问道。

她虽也是过来人,可义平郡王的身子骨,显然还没有让她极尽愉悦过,所以未知效果。

田太后倒是偶尔经历过,但一来太久远了些,二来也不会往这方面想。

不得不说,洗温汤是绝佳的借口……

尹后又打量了番田太后和义平郡王妃的气色,惋惜笑道:“太皇太后昨儿没去试试?十四弟妹,忙着照顾母后也忘了?”

田太后笑道:“哀家当年随着先帝去了不少地方,也洗过温汤。昨儿累乏了,天也晚了,就没去受用。只是未想到,效用这样好。今儿说甚么,也不能错过了。”

实际上是昨晚她拉着小儿子、小儿媳一家,说了半晚上的体己话。

在宫里,如今她不大敢了。

吃一堑,长一智……

尹后笑道:“自该如此。对了,行宫里还设下了戏班子,太皇太后今儿可以先看戏,再洗温汤。又备下了些百姓人家的家常菜,太皇太后也尝尝鲜?”

田太后闻言笑道:“真真是再周到不过,山珍海味飞禽走兽都吃腻了,如今吃些民间小菜,倒也新鲜。难为平海王了……他如今何在?”

尹后笑着摆手道:“昨儿晚上就走了,说是放心不下皇上……”

田太后闻言,眼睛微微眯了眯,道:“他倒是会。先帝在时就宠他,太上皇时他也巴着,如今小五当皇帝,又是这般。”

尹后呵呵笑道:“做臣子的嘛,难免会钻营些,他格外会钻研。”

田太后闻言讶然,失声笑道:“你知道这个就好,哀家还怕你被他哄了去。”

尹后摇头道:“如今朝廷里,武英殿那几位是拧成一股绳儿的,连我那哥哥,也一门心思想做个名臣,大忠臣。可都这般,天家反倒难了。有一个能和他们打擂的,可不就得多扶持一把。不然,他也撑不住几时。

不过总的来说,贾蔷虽是个胆大包天的,可骨子里还是善良……且不说这些了,果真遇到难处,自来请教太皇太后。今儿天晴了,听说北山上的晚桃剩最后一波了,咱们侍奉着太皇太后去瞧瞧?”

“好!好!”

……

皇城,养心殿。

李暄装模作样的处理着国事,批改着折子。

贾蔷进来了半天,也不搭理。

其实他这些折子都已经被蓝批批改过了,又送至尹后处,朱批一番,多只是画个圈,最后落入李暄手里,叫他观摩学习。

他不理贾蔷,贾蔷也不理他,自顾坐在那出神。

没一柱香功夫,李暄忍不住了,见贾蔷一个人居然在那咧嘴笑,登时愈发气不顺,冷不丁大叫一声:“想甚么呢?”

贾蔷微微一个激灵,眉尖一扬,侧眸看过来,见李暄正得意坏笑。

他慈爱的看了李暄一眼后,叹息一声道:“昨儿晚上,原以为能钓一波大鱼,没想到空守了一宿,毛也没落着一根……”

“调鱼?!”

李暄闻言来了精神,几步从御案后走出,到贾蔷身边坐下笑道:“贾蔷,你又准备使甚么坏?”

贾蔷没好气白他一眼,道:“昨儿太皇太后、太上皇、皇太后并义平郡王一家,都出了京城,去昌平行宫散心。皇上你说说,若是贼人起大军,劫持了这么多贵人,再以太上皇的名义发号施令,行废立之事。岂不就有了大义?”

李暄闻言唬了一跳,道:“朕这边是摆设不成?”见贾蔷眉头紧皱,道:“怎么,你觉着外面还有贼子想篡逆?”

贾蔷轻轻呼出口气,看向李暄道:“皇上莫要忘了,外面还有一支朱雀在。前面那么多大案悬而未破,臣总觉着,仍有奸佞在。”

李暄闻言也不笑了,他抓了抓脑袋,纳闷道:“你是不是想多了?天家被李向那个忘八肏的屠了个七七八八,如今大猫小猫三两只,还都是……你怀疑李晗,还是怀疑爷大哥?”

忽地李暄反应过来,瞪眼看向贾蔷。

天家能起事的,也就那么几个。

如今宁王被圈的死死的,那么除了李景外,就是李含。

贾蔷摆手烦恼道:“臣能怀疑甚么?果真有怀疑对象,早就想法弄死了。如今不就是没有头绪么?”

李暄嘎嘎笑道:“朕看你就是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哪那么多胆大包天的忘八,天天谋反?你昨晚埋伏了一宿,毛也没逮着?”

看他乐不可支的模样,贾蔷冷笑一声,道:“去,给臣斟杯茶去!”

后面的陆丰听了唬了一大跳,忙去斟茶,李暄差点没笑死过去,竖起大拇指对贾蔷道:“你他娘的,真是牛!爷都当皇上了,还敢叫爷给你斟茶?”

未几陆丰奉茶过来,赔笑道:“主子爷,该自称朕……”

“滚!”

李暄骂走后,问道:“太后可还好?”

贾蔷笑道:“自然好。去洗温汤嘛,肯定好的不得了。等过几天,皇上得闲了自去一遭,就知道了。”

李暄还要开口,却见一黄门侍中进来禀道:“启禀皇上,武英殿诸位大人求见。”

李暄闻言一怔,看向贾蔷道:“朕刚回来没多久,怎么又追来了?别是又出甚么事了罢……就不能让爷安生几天?”

贾蔷扯了扯嘴角,道:“大燕那么大,眼下北疆已经下雪了,南海之畔还是夏天,亿兆百姓,一天不知多少事……皇上宣见罢,臣先告退。”

“等等!”

李暄道:“你先等等,说不定他们是想问问太后和太上皇他们的情况。”

他怎能这会儿放贾蔷离去,岂不无聊死了?

说着,宣了数位军机入内。

见礼罢,韩彬未啰嗦,开门见山,从袖兜中拿出一张“纸笺”来,道:“皇上,这是户部收到的皇家钱庄押送来的一千五百万两的国债和三百万两的借银,都是这种银票。”

看神情,几人显然很是不满意。

李暄闻言也是一怔,看了眼贾蔷后,陆丰从韩彬手里接过银票,转呈与他,李暄细细看之。

银票很是精美,北面印刻着一条五爪大金龙,正面则雕印着一篇整齐繁杂的文章,极微笑的字体,偏偏又能看的清清楚楚,正是奇文《寒窑赋》。

另有一些印章所在,和一些细密奇特的花纹,看着仿佛是金丝所勾勒,皆是用来防伪。

李暄啧啧称奇道:“贾蔷,你这银票弄的可以啊,比三晋源办的还好看些。不错,不错。”

未等贾蔷表态,韩彬就皱眉道:“皇上,这些银票虽好,但眼下还不适合在朝廷中流通。钱庄不是朝廷的钱庄,是商家的钱庄。百官不可能从商家手中领俸禄!”

尹褚沉声附和道:“志士不饮盗泉之水,廉者不受嗟来之食。”

李暄闻言,眨了眨眼后,回头看向贾蔷,道:“你怎么说?”

贾蔷想了想,道:“其实几位大学士认为银票不适合在朝廷公事中流通,想来也是为了安定。历来,朝廷下发的银子,都会被层层克扣。无论军饷,还是赈灾银子,几无一例外。理由嘛,除了上不得台面的那些勾当外,多以银子损耗为由。也就是下面常说的,火耗银子。底层官员对百姓收割一波,上层官员对下层官员也收割一波。当然,文官之间苛勒的少些,文官对武官那才是能有多狠,就有多狠。这银票一旦流通开来,千百年的火耗银子就要消失,这么大的肥肉要散,天下官员还不闹翻天?

为了稳定,几位大学士也不敢眼下就冒这个险。这些话他们不好明着同皇上说,就选了一个次要但冠冕堂皇许多的借口。”

不给几位面色难看的大学士反驳的机会,贾蔷继续道:“但有一点臣却很奇怪,眼下花销银子主要为两件事,一为赈灾,二为西北粮草供给。这两件事,多为和皇家钱庄相关的商号去办。既然如此,你们还要银子做甚?就为了转一圈,损耗一波,让百官吃一波火耗银子,沾一嘴油么?你们拿着这些银子,给德林号,或是江南诸商号,都能买到粮食啊。既能大大减少损耗,还能少占些运力。果真一千五百万两银子,来回这样折腾,要浪费多少人力、运力?没必要罢?”

韩琮缓缓道:“贾蔷,若是如此,这些银子岂不是左手倒右手,到头来,你们一分银子未出,朝廷凭白借你们一千八百万两?这些银子,却是要还的!”

贾蔷简直无语,道:“邃庵公,这些银票就是银子,这些银票是去采买巨量海粮的!银票只是为了便利,为了减少损耗,就这么简单。但该买到的东西,却是实实在在的!”

韩琮点了点头,又缓缓摇了摇头道:“贾蔷,即便如此,朝廷至少也需要五百万两银子的现银,以维持朝廷运转。官员俸禄银子的发放,军中粮饷的发放,不能由你们经手!不然,朝廷威严何在?朝廷体统何在?”

尹褚点头道:“此事绝无退让之理!”

李暄看向贾蔷道:“你怎么说?”

贾蔷耸耸肩道:“臣还能说甚么?给银子呗。”

原也没打算真的全拿银票来放贷,且以粤州海关的五年关税做抵押,一千五百万两,其实用不了三年就能回本……

见贾蔷松了口,韩彬等都有些意外。

没想到,贾蔷这回这样好说话就松了口。

难道是他今日心情格外好?

贾蔷看着韩彬等的眼神,笑了笑,道:“大燕皇家钱庄不是我的,也不是哪个商贾的,里面天家占股六成,才是真正的大头。且还有内务府、户部和大理寺的官员入驻监察。银票的流通到底是好是坏,你们自己心里有数。当然,眼下也的确还不是银票通行天下的时候。但这个大方向的好坏,你们不能睁眼说瞎话,扯甚么清白读书人不受银票之辱。”

尹褚脸色愈发难看了些,不过他不急着反驳甚么,只垂着眼帘。

能有五百万两入账,身为宰辅,他心里踏实不少。

叶芸却奇道:“平海王,就老夫所查,尹都司并未押运多少粮草西向,莫非也是带了银票前往?”

cxzww.com

贾蔷呵的一笑,点点头道:“你倒是上心了,没错。粮饷草秣没带多少,多带的是银票,空车往西。若是果真押着那么多粮草西向,还未走到嘉峪关,怕已经吃去大半了。”

韩彬眉头紧皱,看着贾蔷问道:“西北,即便是有银子,哪里来的那么多粮食?”

贾蔷呵呵笑道:“宣镇之乱后,我就开始准备了。宣镇之乱,靠的是抄了范家,才得了那么多的钱粮,度过了难关。可这种侥幸之事,可一焉能可再?大燕的确艰难,大旱数省,朝廷压力如山。可大燕逢旱灾,草原呢?就我所知,草原同样大旱。

这个时候,那些胡族为了活命,未必不会再度南下。所以,海粮运来后,大部分分散于山东、河南等受旱省份,还有一部分,提前运至边镇附近,囤积了起来。能用到最好,用不到更好。也是没想到,还真用到了。”

其实这些粮食不止是这个效用,而是用来同草原牧民们换牛羊骨头,换牛皮羊皮,还有换羊毛。

一石粮食,比在大燕买十石粮食的价钱还好用。

是暴利!

为了买粮食,草原上大量屠宰牲畜……

这点粮食远远喂不饱草原胡族,却又能吊着一部分北地草原,不至于感到绝望而南下打草谷。

且贾蔷才斩杀博彦汗不过一年,北部蒙古死伤惨重,至少五年内,是无力南下的。

除了宣镇外,大同镇那边也有存粮。

那边距离嘉峪关更近些。

他的这番操作,惊呆了韩彬、韩琮等人。

未雨绸缪到这个地步,谁能说其不精明?

谁能说他不忠诚?

可越是如此,诸军机越是如鲠在喉。

不是因为嫉妒,而是心中感到惊恐。

德林号的手,到底在大燕伸出了有多长,有多深?

若非买通了九边,至少买通了宣镇,德林号凭甚么敢在彼处囤积那么多粮草?!

贾蔷自然能感受到这些人眼中的惊骇、忌惮和猜疑,却也只是一笑了之,同李暄道:“若无事,臣先告退了。”

李暄这会儿还感动着呢,贾蔷如此为国分忧,他挤眉弄眼道:“急甚么?一会儿朕还有事寻你。”

“甚么事?”

贾蔷奇道。

李暄气急瞪眼,以目骂之:球攮的,甚么事能当着这群军机鸟学士的面说么?

尹褚等人见此,眉头皱的愈深。

倒是二韩未再多言甚么,引着诸军机告退。

待“外人”都离去后,李暄同贾蔷竖起大拇指感动不已道:“贾蔷,好样的,不枉朕对你的教诲。好,好!”

好些人都自言大忠臣,甚至愿意剖出心肝来,让天家看看他们的忠肝义胆。

可即便如此,李暄也看不出来甚么。

他只看到了,贾蔷竭尽所能,为国事为天家出力。

关键是,他又从不插手朝政,不插手军务。

这般作为,如何让他不感动?

虽然,他也觉着贾蔷将手插入宣镇,并不合适。

但这些事,大可以后再说……

贾蔷笑骂道:“废话少说,没事臣真要告退了。南边来人了,要急着见臣。”

李暄奇道:“甚么事,比朕的事还要紧?”

贾蔷扯了扯嘴角,道:“是十三行伍家的家主伍元,前来请罪。”

“甚么罪过?”

“私事就不用说了罢?”

“在朕跟前还讲甚么私事?说!”

“伍元之子伍崇,鬼迷心窍,给福建水陆提督马祖昌,浙江水陆提督白启引路,准备奇袭小琉球,捉拿臣一家老小。结果失败被擒,这会儿伍元前来请罪。”

李暄:“……”

看着贾蔷看了会儿,他忽然忘了刚才说的话了,挠了挠头道:“你刚说甚么来着?家里有些私事,那你去忙罢。谁还没些私事?朕这边也有些私事,等你忙完了,回头再说。对了,晚上还去不去昌平那边?”

他老子做下的好事,着实不地道,让他此刻心生尴尬。

贾蔷嘿的一笑,随即咬牙道:“怎地不去?天家贵人大半在那边,臣就不信,果真没人动心!不将那起子忘八抓尽,臣也不放心南下。先帝留下的那支龙雀,真是大祸害。”

有些事,夫债妻还,天经地义!

李暄又看了贾蔷稍许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贾蔷,朕信你。不过你真想南下去开海,朕虽不舍,也不会死拦到底。等熬过明年,你想去就去罢。”

贾蔷笑着谢过后,转身告退,未出殿内,就听李暄在后面又大声道:“贾蔷,朕觉着你还是留下来好。咱们君臣二人,一个是刘皇叔,一个是诸葛孔明,又没曹操和孙权,只咱们君臣岂非造就一番大业?你要是跑了,朕该多无趣?你不就是担心武英殿将来会清算你?有朕在,你怕甚么?朕多给你两块免死铁券,保你三世富贵,怎样?”

贾蔷回头呵呵笑道:“虽说天家的话最多只能信三成,但皇上的话,臣尽信之。”

“滚滚滚滚!尽扯臊罢!你信个屁!”

骂罢,李暄又哈哈大笑起来,觉着十分有趣。

毕竟,连他自己都不怎么相信……

贾蔷笑着头也不回的挥挥手,告辞离去。

不过贾蔷刚离去没多久,尹褚重新折返回养心殿……

……

PS:感谢尾号9771书友的两个盟主,还有诸多LSP的打赏。加更嘛,这本怕是难了,多半要靠番外来还……

最后说一下,笔下所写的每个情节,现实中都能寻到案例。不说现下这个荒诞浮躁的社会,就是历史上,也绝不鲜见。帝王家里那些破事,哪一个不比本书更夸张十倍?

我也不说你是卫道士,我尊重你的道德高尚,但也大可不必来愤怒谩骂。

相邻推荐:璀璨城13科的吉恩九天仙缘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医流武神快穿之养老攻略英雄无敌大宗师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家有悍妻怎么破东晋北府一丘八我从凡间来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