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 红楼春 章节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知否,知否

推荐阅读: 寒门狂婿 诸天祖师模拟器 武道战神 泛次元聊天群 至尊仙道 绝顶保镖 鉴宝神医 史上最强大师兄 御天武帝 仙王归来

“国公爷,齐德昂说我也就罢了。这厮别的我不服,只这女人方面……若非他也讨了老婆生了孩子,我都怀疑他是个兔爷……别恼别恼,好话好话……可国公爷您,怎就好意思啐我?”

徐臻一万个想不明白和不服,前些时日送上岛的三个女人,两个有身孕,一个是婶婶,一个是嫂嫂……

谁比谁光彩不成?

也是他自忖为贾蔷的心腹干将,所以敢这般顽笑。

贾蔷果然未见恼,笑骂了句:“我比你强百倍!”

又警告了句:“不要因为这种事耽搁了大事,不然你爹管不住你,我帮他老人家没收了你作孽的家伙事。”

徐臻唬了一跳,嘿嘿笑道:“那自然不能耽搁正事……其实我哪有那么些正事?咱们百姓,说实在的,都是良善百姓。只要有粮吃,有衣穿,有地种,谁愿意闹事?愿意闹事的都被挑进兵营里了。作奸犯科的当然也有,不过有朝廷律法照搬过来,依律法行事就是。我如今做的事,就是每天瞧那些戏台班子和说书先生们,到底能把国公爷捧到甚么地位……好家伙,如今那些人还没见过国公爷,却人人将你老人家敬若神明!

你老人家打在扬州府除盐商起,到后面使计让谋夺染布方子的国舅和奸臣吃了大亏,再到平叛军,诛可汗……反正一桩桩传奇故事,让人演绎的连岛上三岁孩童都熟知。

最催泪的,还是国公爷为了给灾民采买粮米,在海上和那些凶残鬼怪一样的西夷鬼子搏杀,血染红了大海……

国公爷,齐大公子,你们是不知道,那些妇人每看一回都哭的甚么似的……哈哈哈!”

说到最后,徐臻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贾蔷也是笑意吟吟,齐筠却未笑,他拧起眉头看着徐臻,不解的沉声问道:“这里面有哪一桩事是假的,让你觉得如此可笑?你觉得这是愚民”

“呃……”

看出齐筠脸上的肃穆乃至肃煞之色,徐臻一怔后,又见贾蔷垂着眼帘吃茶,心头猛地一惊,他到底机敏无双,忙起身跪地请罪道:“国公爷,小的近来有些飘忽了。仗着国公爷的倚重疼爱,忘了尊卑轻重。”

贾蔷还未开口,素来儒雅的齐筠就劈头盖脸的一通骂:“你只是飘忽了?你是独当一面大权在握让你忘了敬畏!你是不是觉得那些戏文里演的都不该是国公爷,而是你徐仲鸾?打扬州时你就恃才傲物,只是我没想到,你能傲慢到这个地步!!”

徐臻脸都青了,一身冷汗,忙道:“国公爷,我是有些飘忽了,小琉球岛上事事顺利,顺的让人都不大信。但我从来没想过,这是我的功劳……”

贾蔷仍未出声,齐筠站起身两步走到徐臻跟前,以手中折扇指着他怒道:“小琉球安平城事事顺便,那是因为国公爷先前遭遇无数磨难,踏平无数荆棘坎坷,这才调动盐商、九大姓、十三行甚至还有盐商,用金山银海堆出来的!你不明白这个,就说明你心里还是没摆正自己的位置!

少年得志,得意忘形!徐家不止你父亲一个人登小琉球,还带了不少人去罢?想干甚么?扬州不够你徐家挪移的,就来小琉球发达来了?”

徐臻闻言唬了一跳,见贾蔷仍垂着眼帘,忙看向齐筠连连摇头道:“齐老大,你可别浑说!徐家倒是有这个意思,可我再糊涂也不可能让他们在小琉球落脚,住了一宿都叫我打发滚蛋了。我老子就为这气的处处挑我的不是,我才跑这边来的。我估摸着,他让老岳拾掇的差不多,也该回扬州了。

国公爷,我虽有些飘忽,可是非轻重还是拎得清的。”

贾蔷终于抬起眼帘来,笑道:“起来罢。偶尔飘忽一些不当紧,是人,又不是圣贤,谁还没个得意的时候?但是德昂说的在理,有些原则你心里要有数。小琉球始终宣传突出我,也是没法子的事。故土难离,他们的根终究在对岸。不给他们立一个信念,他们在小琉球是待不住的。更何况,我们又岂止是想在小琉球立足?

戏台班子、说书先生们接下来不仅会说我,还会挑拣一些穷苦百姓,讲讲他们被无良士绅逼迫苛勒之苦,讲讲他们九死一生来到小琉球,通过辛勤劳作,过上好日子的故事。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宣传的强大重要性,这个时代再没有人比贾蔷更明白了。

不止在小琉球,在山东,在辽东,在宣镇,在运河上,以及在安南、暹罗,任何一个德林号的触角能触碰到的地方,都在无声无息的进行着。

大多数人都只当做乐子看,少数有识之士也只以为贾蔷厚颜无耻。

到底仍是天下太平,没人会想到,贾蔷这个权贵纨绔到底在谋划着甚么……

这样很好……

徐臻起来后,眼珠子虽仍活泛,不过在被齐筠狠瞪一眼后,终归不敢如先前那样恣意了,贾蔷道:“今儿你们来的正好,便是这次不来,我也会在这两天派去请你们过来。过些时日,我要回京,最迟应该不超过十天。我走之后,这边的内眷会迁至小琉球。仲鸾与我同行,你机变无双,有时需要你出个主意。德昂至小琉球,暂代仲鸾坐镇小琉球,务使小琉球万无一失!因为,那是眼下最后的退路。我的妻儿老小也都在岛上,我无法接受丁点闪失。”

徐臻闻言竟无低落,反倒瞪大眼睛有些亢奋起来,道:“好家伙!好家伙!这次回京,怕是要热闹了!”

心里也是真的松了口气,得亏他和齐筠换了,不然非要了他的命不可,压力太大了,看看齐筠的面色就知道了……

忘八蛋个壳龟龟哟!让你刚才骂的爽利……

齐筠深吸一口气,抱拳道:“国公爷以家眷相托,齐筠但有一息尚存,就绝不会有分毫闪失。只是,需要小琉球安平城内的兵权。”

贾蔷笑道:“兵权在岳之象手里,需要时你直接和他沟通就是。”

齐筠闻言一惊,道:“国公回京,岳之象不跟随?”

贾蔷摇头道:“岳之象已经在中车府、绣衣卫那边都挂了号了,都中那几家,也都盯着他。所以这一次,他留在小琉球,和你一道坐镇。你二人,缺一个我都放心不下。”

徐臻“哀嚎”一声,道:“有老岳叔在岛上,这事还有甚么难?我也办得好!”

贾蔷呵呵了声,道:“有甚么难?粤省提督将军换了人,忠勤伯杨华,他唯一一个嫡子被我打残,然后被他的庶长子给毒死了,你自己思量他怎么看我。往后德林号的商货出海,皆从小琉球中转。怎么,你愿意去打理那一摊子?”

徐臻闻言,登时熄声。

果真如此,繁琐的生意勾当和人情往来,估计能烦破他的脑壳。

而且人员一旦混杂,对防卫的要求,那不是一般的高……

需知,小琉球是怎么被破的?

齐筠见徐臻老实了,却又在旁提点道:“国公爷回京,只会比小琉球更险十倍!徐仲鸾,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你素来多急智,这回就是你最该出力的时候。国公爷说小琉球不得有丁点闪失,我应下了。小琉球上贵人但凡有丁点闪失,我齐家百十口的人头,甘愿奉上。同样的道理与你,国公爷有丁点闪失,扬州徐家也不必复存。仲鸾,你应当知道,我齐家能不能办到。”

徐臻:“……”

他有些想不明白,以前齐筠拿不住他的啊。

如今怎么着,处处压他一头?

贾蔷在一旁见之哈哈大笑起来,同徐臻道:“知道为何带你出山?德昂这大半年来不停周旋于十三行、九大姓、盐商、晋商等当世最拔尖儿的那拨人之间,经历了多少算计打磨?长进一眼就看得出来。本就是一块宝石璞玉,如今终放光彩。再看看你……啧啧啧,在小琉球上都是能偷懒就偷懒,还自以为是的洋洋得意。才不过半年光景,如何?被德昂落下好远罢?”

徐臻脸色那叫一个难看,旁的他都可以不计较,可被打小就瞧不上的同龄人甩开一截去,那滋味真是抓心挠肝。

羞辱啊!

他黑着脸,咬牙道:“这回上京,国公爷都交些差事给我。都瞧好了,徐家二爷,要出山了!!”

……

入夜。

观海庄园,宝钗房。

贾蔷归来时,宝钗都准备歇下了。

头上漆黑油光的纂儿解开一半,身上穿着葱黄绫睡裙。

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一双水杏眼中,总是端庄含笑。

见贾蔷进来,自然也是一喜。

服侍她的莺儿乖巧,知道贾蔷也还未洗漱,就忙去准备清水。

贾蔷素来大爷,进来后就往闺榻上一趟,“哎哟”了声。

听他声音里满是疲倦,宝钗也顾不得他一身汗尘了,倒上茶水奉到身边,道:“快吃些罢。原还说能清闲些时日,我瞧着一日也没闲着。”

贾蔷就着嘴边的茶盏将茶水一饮而尽后,看着似从画中出来的宝钗,笑道:“就是为了日后的长长久久,才辛苦一些。不过也快了,等忙完这一趟,多半就要封王了。”

说罢,笑吟吟的看着宝钗。

宝钗闻言,俏脸果然大红,但水杏眼里眸光闪动,显然是惊喜。

虽然二人早有极亲密的举动,但宝钗仍自欺欺人的以为,只要那层底线不破,就不算……

《青葫剑仙》

而如今从贾蔷口中得到快封王的信儿,心里自然激动。

此时贾蔷其实并不知韩彬居然现在就想与他封王……

“宝儿……”

“嗯?”

“再唱回那首小曲儿罢,我松一松脑筋。”

“那……好吧。”

瞧见贾蔷十分疲倦的模样,宝钗让他将头枕于腿上后,轻声哼唱道:

“昨夜雨疏风骤,睡眠不消残酒……”

“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

“知否,知否。”

“应是绿肥红瘦……”

……

神京皇城,西苑。

龙舟上。

夜已深,尹后独坐御案后,执朱笔批改着小山一样的折子。

她眉头轻锁,凤眸中目光清冷。

有些晦暗憔悴的俏脸上,骇人泛红的五指掌印,触目惊心……

……

相邻推荐:璀璨城13科的吉恩九天仙缘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医流武神快穿之养老攻略英雄无敌大宗师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家有悍妻怎么破东晋北府一丘八我从凡间来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