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 红楼春 章节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云妃生妖

推荐阅读: 寒门狂婿 诸天祖师模拟器 武道战神 泛次元聊天群 至尊仙道 绝顶保镖 鉴宝神医 史上最强大师兄 御天武帝 仙王归来

凤姐儿房。

若是寻常人家此时生产坐月子,那必是要受老了罪。

那样热的天,不让见风,不让见水……

那滋味,是真的酸爽。

但权贵人家,就好太多。

虽不能见凉,却可在卧房周边的墙壁后砌一夹层,而后置冰于内。

既能大大缓解室内燥热之气,又不会为冰气所伤。

窗子上的纱窗也被三层绡纱做成的纱窗所取代,层层过滤后,连风都会变得轻柔许多,不会伤及气虚的产妇。

“快把心思都放平了!我虽素来好强,可身子骨哪里比得上你们两个?平儿,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

凤姐儿头上勒着一抹额,气色比生产当日好了许多,再加上贵人家里生小孩,哪里需要女人半夜起来喂奶?连哭闹都有嬷嬷们精心照看,不用费心思,所以气色比怀着孩子时还好。

连吹起牛来,都有劲许多:“我当日就不怕,进去后也不过半个时辰,一咬牙,一鼓劲,诶,就出来了!”

那天贾蔷为了安慰她,将三个时辰说成半个时辰,事后凤姐儿当然知道到底多久,不过不耽搁她大吹法螺。

也是好意,平儿和香菱的脸色果然好看许多。

“国公爷来啦!”

外面抄手游廊上传来丰儿欢喜的声音,听闻此言,屋子里面的女人们也都高兴起来。

贾蔷如今白日里很是繁忙的,一大早就会前往另一处半岛上的军营里,与数百学员一起摸爬滚打,通常一直到夜里,据说是查过房后,才会回来。

回来后又要同黛玉、子瑜等照面,还要看孩子,分给其他人的时间就不是很多了。

难得今天白日里过来,连凤姐儿都让绘金搀扶着起来了。

凤姐儿还多一份心思,打发嬷嬷道:“快将哥儿抱来!”

话音未落,就见贾蔷一身月白长衫进来,形容俊秀不凡,凤姐儿、平儿和香菱三人望之喜欢,笑着迎上前。

贾蔷摆手笑道:“一个个都不便宜,还迎我做甚么?快都坐下。”

挨个拉了拉手,依次扶着三人坐下后,目光也一一触碰,而后先问凤姐儿道:“恢复的可还好?”

凤姐儿捂着额头,“哎哟”了声道:“没甚么,就是有些头晕……”

语气略显浮夸,招来平儿、香菱的笑啐。

贾蔷也很喜欢,凤丫头,仍是那个凤丫头。

贾蔷没搭理,又问平儿和香菱,平儿自不必说,依旧温婉可亲,香菱变化却大,怀了孩子后,虽依然娇憨,但顽皮劲头却散了不少。

贾蔷揉了揉她额前蓬蓬的刘海,柔声笑道:“便是生了,你还是可以和从前一样欢快顽耍。对我来说,孩子是第二位的,你才是第一位的。若是咱们的孩子将来能如你一样能快乐一生,我就十分欢喜了。”

这番话,直说的香菱心也化了。

平儿感动的都红了眼圈,凤姐儿独特些,连连干咳了两声,正给绘金使眼色,就看到奶嬷嬷抱着婴孩进来。

凤姐儿的小动作贾蔷自然看见了,与嬷嬷招了招手,接过孩子后看了起来。

眉眼间满满都是贾蔷的影子……

凤姐儿原以为贾蔷会说些甚么,没想到贾蔷抱着孩子,却仍看向香菱,道:“这个世界只存在两种人,一种人要什么有什么,他每一根毫毛都会得到无微不至的关爱。一种人要什么没什么,手脚都没处搁……显然,你和孩子们都属于前一种。所以,不必委屈着自己,原是怎样的,就是怎样的。”

香菱欢喜笑着点头应下,望向贾蔷的目光,如碎钻一样璀璨。

凤姐儿见了差点没气死,咬牙道:“蔷儿,差不多行了!”又嘟囔了句:“气的老娘奶都胀疼了!”

“奶奶!”

听她竟当面说出如此辛辣之言,平儿俏脸登时通红,啐了声。

香菱倒是咯咯笑了起来,低头看了看又大了几分的身前,又笑嘻嘻的看向贾蔷。

凤姐儿说出口后也后悔了,不过到底要强,只当甚么也没发生,问贾蔷道:“孩子该取个甚么名儿?”

156n.net

贾蔷未多想,便道:“我希望他能够一生平安喜乐,就叫贾乐罢,小名叫平安。”

总不能与他起个“艹”字辈的名……

凤姐儿也明白这个,笑着应下了,看及贾蔷抱着的婴孩,丹凤眼中眸光也温柔了许多……

“等平儿和香菱也都生了,你们就去小琉球。那里的庄园已经安置稳妥了,你们在那里过冬,多半也会在那过年。我会派人去金陵问问,老太太他们愿意不愿意过去过年,若愿意,就一并送过去……”

闲话罢,贾蔷说起了之后的安顿。

自然又引起一阵惊疑,好在他能从容应对,且还要等到平儿、香菱生了。

“那你多咱回来?”

凤姐儿不舍的问道,平儿、香菱也看了过来。

贾蔷笑道:“不会太久的,但愿这一回,能一劳永逸的解决掉所有的麻烦。这次之后,应该就能常陪你们,逍遥自在度日了。”

……

“给贾蔷封王?”

武英殿内,才得知消息的李暄嘴巴张大,一脸的惊骇不可思议。

不是先前还想着,怎么干掉他么……

“张相,你们该不会设下陷阱,故意用王爵引贾蔷回来,再藏好刀斧手……”

李暄狐疑的看着张谷、李晗二人,十分怀疑的问道。

看他眼神中满是猜疑提防,好似在面对两大权奸的神情,张、李二人也是心累。

张谷道:“元辅半山公以一身功业作保,皇上也点头了,又怎会有假?”

李暄忽地嘿嘿笑道:“可是被贾蔷拾掇服软了?”

张谷、李晗闻言面色一沉,就要劝(训)谏(斥),却见有军机处行走面色苍白的进来禀报:“宫里传来消息,云妃娘娘生了!”

听闻此言,武英殿内诸人都变了面色。

毕竟,当初“观圣孙”也失败了后,云妃腹中龙种居然一时间成为大热。

对李暄兄弟几个,那个还未出世的龙种似乎成了悬在头上的利剑……

“怎么瞧你这模样,比本宫还害怕?”

对于那个孩子,如今的李暄没太当一回事,这会儿还怕个鸟。

他父皇隆安帝都成了这幅模样,朝廷里也没个霍光可以托孤。

主幼臣强的格局,连他都知道不妥,更何况隆安帝?

如今隆安帝和武英殿军机处几位大学士之间的微妙,连他都能感受的出来……

还担心甚么?

却听那行走颤巍巍道:“回……回太子,据乾西宫传出的消息,云妃……云妃娘娘生出的,是一个……是一个……”

只一瞬间,张、李等人脑中都浮现出“狸猫换太子”的戏文,这五个字,每一个字都沾着不知多少人的鲜血和白骨,处处充斥着宫廷阴谋诡计和血腥。

李暄都不再吊儿郎当了,沉声问道:“是一个甚么?”

那行走道:“据说,生出了一个绿色的婴孩,不祥……”

宫里凡事都有规矩在,任何先天违备这些规矩的,都叫不祥。

只是绿色的婴孩……

听着就渗人,直接叫妖孽都不为过。

李暄挠了挠头,觉着这会儿不该留在宫里了,不然容易被波及,就问李晗道:“李师傅,你刚说元辅刚去哪来着?”

李晗深深看了眼这个太子一眼,道:“元辅去了宁国府,让贾蔷那个妾室,重开京城德林号。”

李暄闻言打了个哈哈,笑道:“这样啊,那元辅估计要白跑一趟了。没贾蔷的命令,你就算把那位少帮主的脑袋摘了,她都不会动摇。不过嘛,小王出面就不一定了。谁都知道,贾蔷能有今天,都是小王教子……教导有方!啊哈哈哈!

小王出面,必定马到功成!若是父皇问起来,记得说小王是去帮半山公办差去了。”

“太子!娘娘严旨:观政之时,不准你离开武英殿半步!”

张谷沉声提醒道。

李暄闻言,眼珠子转了转,道:“张相,非小王不知轻重。只是事关紧急啊!你想想,这个消息居然泄露出来了,想来用不了多久,连宫外也都知道了。此事一旦传开,若无对策,那可就真的了不得了!母后若问,二位先生还得帮小王分解一二,就当事急从权,事急从权!”

说罢,头也不回的一溜烟儿跑了。

张谷、李晗对视一眼,都流出一丝惊讶。

这位太子耍浑的时候,是真浑。

可总能不经意间,让人发现其聪明绝顶的一面……

……

西苑,龙舟上。

隆安帝一张脸上几无一丝人色,双拳紧攥,看着襁褓内抽搐着的,肌肤惨绿,微微睁开的眼睛里竟是一双骇人的猫眼的婴孩,他目光可怕渗人。

他的骨肉,竟成了妖邪!!

那他又算甚么?

龙生九子里,可有如此妖孽存在?

最让他身体冰凉的是,乾西宫内外,早就让他命人严加看管起来,防的就是有人故意加害。

也就是说,这个绿妖,真的是他的骨肉!

隆安帝只觉得头皮发麻,一股股暴虐的杀意不断的在心中积蓄。

而这时,襁褓里的婴孩,居然发出了猫惨叫声一般的啼哭……

“将这妖孽,拉出去!”

隆安帝咬牙,说出了这一番话。

同样面无人色的戴权闻言正要赶紧招呼宫人将“妖孽”带出去,却听尹后沉声问道:“等等,可请徐老供奉看过了?”

戴权闻言一怔,乾西宫上上下下都由他一手经办,自然没有请凤藻宫的人……

戴权未答,隆安帝就暴怒道:“皇后还欲几人目睹此妖邪?”

尹后忙道:“皇上勿恼,保重龙体要紧!”迟疑了下,她终究未再多言。

戴权见之,让人带了婴孩出去……

等“妖孽”被带下去处置后,隆安帝双眸猩红,阴森森道:“国之将亡,必出妖孽!这是列祖列宗与朕的警醒!朕倒要看看,到底何方妖孽,能亡朕的江山!哪个妖孽,能亡朕的江山?!”

看着隐隐癫狂暴虐的隆安帝,尹后心中满满的惊惧之意。

分明原是一位贤德明君,莫非冥冥中果真有天意不成?

……

相邻推荐:璀璨城13科的吉恩九天仙缘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医流武神快穿之养老攻略英雄无敌大宗师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家有悍妻怎么破东晋北府一丘八我从凡间来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