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 洪荒之青蛇成道 章节

第六十五章 滕六诉事由

推荐阅读: 寒门狂婿 武道战神 仙王归来 史上最强大师兄 至尊仙道 诸天祖师模拟器 御天武帝 绝顶保镖 泛次元聊天群 鉴宝神医

仅仅过了一刻钟的时间,雪鹰就带着青落来到了那扇入口处的灵光界门。但青落却面色一僵,因为此光门上竟浮现一个进来时没有的太极图案,阴阳两极缓缓转动,封住了此门!

他不及多想,就要放出五灵葫将其击碎!但雪鹰此时却白光一闪化成一宫妆白衣女子,看到这太极图案,顿时面如死灰,颤声道:“前辈勿试了,这,这禁制一但出现,便与此界相连,只有将此界毁灭才能打破此禁!”

“什么?怎会这般困难?”青落也是一惊,毁灭这一方小世界,凭他之力,毫无一成把握!

他心念如麻,急声问道:“难道无其它方法了吗?”

“这,,,”她神色稍稍稳定下来,眉头紧皱,苦苦思索了片刻,忽张口道:“对了,若有此界镇界之宝,也可破禁而出!”

“那镇界之宝是何物?是不是这两宝?”青落一听,忙心头一闪,放出蓝红宝瓶!

雪鹰见了,面色顿时一喜,惊呼道:“正是此宝!正是此宝!前辈快将此宝放入那太极阴阳鱼眼中,便可开此禁制!”

他连忙袖袍一挥,将两瓶送入太极鱼眼中。方一进入,太极图就将二瓶吞没,然后阴阳两极一转,便打开了此门。

青落神色一喜,就要闪身而出,不过他还回头对那雪鹰所化女子道:“你且随我一同归去吧!”

雪鹰听此,脸上一喜,忙要行礼!

青落却拦住她说:“快走吧,逃命要紧,管什么虚礼!”说完,就忙飞出光门,雪鹰也紧随其后!

二人一进光门,便感应到一股沉重的天地压制降到身上,青落还好,只是身上气息大减。而雪鹰却是直接从金仙巅峰跌落到了中期,一出光门,便扑倒在地上!

青落顾不上管她,忙挥手收走红蓝两瓶,然后那光门便一个闪动,阴阳两极又缓缓合上,那远处的人面蛛刚好赶来,一见此幕,疯狂的往光门处冲来!

青落吓得瞬间就祭起五灵葫,放出一道丈许粗五灭绝光,带着毁天灭地的威能轰然射向人面蛛,接着一阵刺目亮光大盛,太极图案完全合拢!

此时,他才松了一口气,心中叹道:总算是结束了!

想到这里,青落才仔细打量了起来这雪鹰,一身白衣翩迁,资容胜仙,虽虽是极美,但神色算是清冷吧,双眼中有着浓浓的冷光,面上冷得已有些生人勿近的气息了!

而刚才因为生死之间的惊慌已然消失不见,倒是个比较冷静安稳的女子,收回山去,也不怕和宵烛混熟了,整天乱来得让他吃不消!

只是,还没开口,那雪鹰倒是先跪伏在地上,声音有些不安的说道:“小妖寒六祈求前辈收容,护佑于我,教授仙法,传我道途!”

青落一听,愣了一下,没想到此女这般主动,且先问她一问:“你是何人?刚才又为何知晓那开启界门之法?”

她神色有些凄惨的回道:“小妖本是那冰火界中雪禽族之母的第六女,后来我母遭遇不测,在族中长老推选下我就成了雪禽族的领主。

而我族与火蛛一族自千万年前便在此界生活,自然知道一些此界辛密!”

“哦?你族竟然生存如此之久,那你可知火蛛一族中有有什么大神者?”青落眉头一跳的问道。

寒六稍稍思考了片刻就有些茫然道:“我也不知那火蛛一族倒底有什么大神通者,但我知晓此时冰火界中的那个将要出世的魔头,绝非此界之人,乃是那火蛛领主召唤而来之物。”

他闻言一顿,就又问:“那你族怎会连太乙金仙都无?”

此言一出,寒六眼中强烈的恨意闪过,随后又面色悲伤起来,但其忍住心中情绪道:“我族之母本已是太乙金仙巅峰,差一步就可踏入大罗。但在破境后,她准备悄悄潜进那地火山中灭掉世代为敌的火蛛领主。

谁知,正巧遇到此妖召唤外界神圣,我母被其所唤之神圣击伤而逃,趁那神圣取走镇界之宝时,逃出此界,向洪荒大能寻求帮助!

但谁知这一去,竟连元神都未归来,丧命洪荒!导致我族无主,难敌火蛛一族!就连族母所存最后一丝精魄都在血幕下因护我而散!”说道这里,她已是难掩伤痛,留下了眼泪!

青落却是明白了,说不定就是那炫晶仙子二人遇到寒六之母,并将其所杀,得了这界中之事,才会对此界如此清楚!其母虽是小界大罗,但本就带伤,又受洪荒大世界的天地压制,再加上那炫晶的阴险,怕是。。。

想到这里,他叹了口气,对寒六有了几分同情,母被杀,族被灭,,,独活于世,。

青落就开口道:“我见你飞行遁速极为神异,我尚缺一代步之物,你可愿做?”

寒六听了,只是稍稍思考了两息,就跪拜行大礼道:“寒六愿意为前辈代步,只求常伴前辈身旁,习得大法力,大神通,以报灭族之仇!”

什么?你竟然要去找一个准圣报仇?你没开玩笑吗?青落吃惊的看着寒六,她双目已是血死遍布眼球,身子微微颤抖,但身上那股浓烈的恨意,极为强烈!

他一阵头大,这可比宵烛那怪妮子还要麻烦嘞!看来自己日后要给她多做些思想工作,不能整天想着报仇!

于是便开口道:“你既为我山门之人,那我就须告诫你一番,在未有大神通,大法力之前,绝不可向外人言说报仇之事!只有你的修为到了,我自会助你灭此血仇!”

寒六一听,喜道:“愿听主人吩咐!”

青落见她好似听了进去,便将她扶起,温声道:“莫让心为仇所痛,那样只会更让仇者乐!”

寒六听了,心中竟好似有所明悟,眼中血丝也消散了一些,她对青落行礼谢道:“多谢主人教诲!”然后,神色一凛道:“寒六请主人赐一新名,重修大道,不忘初心之仇!”

额,,,这不还是要报仇嘛?青落一阵无语,但也遂了她的心愿,思考片刻,轻声道:“你既要新之道途,又欲报旧仇,那我便改你一字,为滕六。

滕者,水之有欲上之心,既成雪,又有新升它界之意。

“六”字,却是让你记住仍为雪禽之母的六女,雪禽族的雪鹰领主!你可满意?”

她听了神色一动,然后谢道:“主人相赐,自然满意!滕六日后定死心侍卫主人!”

“嗯,你有此心就好。”青落略带笑意的说道:“你且先回我这葫中世界修养调息一番吧!待我回了山门再将你放出!”

滕六感应了下自身的情况确实不太好,就不再推迟,进了五灵葫内!

她先前大战一场,又经历血幕大阵虽有其母精魄所护,但神魂仍有些不稳!后又使用秘法带青落出逃,在还没适宜应洪荒天地压制的情况下确实难以派上用场!

相邻推荐:唐朝第一道士巨星从演太监开始九劫剑魔国医无双网游之钓者传奇每次穿书都被迫神转折那个学渣要上天都市绝品狂尊夜杀炮灰女妖在西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