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 洪荒之青蛇成道 章节

第575章魔神法相出葛昆

推荐阅读: 史上最强大师兄 绝顶保镖 诸天祖师模拟器 仙王归来 泛次元聊天群 鉴宝神医 武道战神 御天武帝 寒门狂婿 至尊仙道

在位面之壁,五位混元圣人都在观望,这是洪荒天地的劫,是天道推演完善的过程,他们不会阻止。

圣人能观天地过往岁月光阴,却也观不透劫云重重量劫难。

女娲娘娘眉目稍挑,又是巫族。无论是巫妖大战之前还是巫妖大战之后,女娲娘娘对巫的看法,从未改变,只有厌。至于说恨,恩怨情仇在巫妖上古时代早已经往事随风尘埃落定,无人可已说清对与错,恩与怨。

但女娲这次没有担心,她以天道圣人气运圣人权柄下注的道选之子,岂会是易与之辈?既然选择了青落,那么她便信他。

海天主界中,万千雷霆交首合身化为撑天雷柱,这是第六道天罚神雷,也是以青蓝之力能够使出的最巅峰伟力!

前面五道神雷,她已经破开了十种大道真意神通,只余下最后一种,时间大道!

烛九阴面上仍旧毫无情感波动,挥手再出,仅剩下的一道时间真意演化为时光长河,宽而缓的时光在大道显化下以长河之态而出。

天罚雷柱上擎天尽,下罚逆者,无尽雷霆封锁空间万里,这一击只有硬接不能躲也躲不过。

雷霆伴随震天雷响,发出耀眼光芒将整个天地渲染为一片明白。

“轰~”

“轰~”

巨响传来,这可怕天罚不知震撼了多少生灵,又不知震呆了多少仙人。

明白光芒收敛,雷散云消。

烛九阴仍旧站在那里淡漠无情,古玄色祖袍仍旧丝毫无损,长发随风扬。

在他的身前十一种大道真意再现,是第三次循环往复再现。

他以时间大道时光回溯十种大道,第一次被五道雷劫破开,第二次被最后一击雷罚天柱毁灭,也同样挡下了这耗尽青蓝所有心神凝聚的最后一击!

天地间一众大能都震惊,那些老古人也在惊叹,这般伟力便是他们接下都要耗心劳神,没想到如今的后生当真是可畏!

烛九阴抬足起,长河同行,岁月同伴,一步一步踏在时间光年之外欲要走出海天主界。

海天主界苍穹上劫云无力积蓄散去,复归广阔。天变得愈发高阔,地变得愈发深厚,天地方圆的边界在扩大,同烛九阴的步伐在变动。

烛九阴眼眸中闪过一丝惊讶,也就没什么变化了。他仍旧是一步一步脚踏虚空,足悬岁月长河,身异天地,只是长河之水奔腾激流而起岁月流逝更甚,天地虽在宽阔,可又怎及岁月变迁?

烛九阴走了一刻钟,到了世界尽头,洪荒与海天主界只有一线之隔时,无边汪洋涌动,亿万里的海潮移动再次囊括住了烛九阴,再接着海天主界收缩回归化为三十六颗定海神珠盘踞成蟒,一条苍蓝巨蟒盘踞蛇身镇压住了烛九阴。

三十六颗定海神珠均衡依附蛇身之上,散发三十六重诸天伟力镇压烛九阴。

苍蓝巨蟒头首高悬宛如吞日巨蟒狰狞恐怖,蟒身万万丈盘踞如巍峨昆仑,蟒如山,山如塔,塔镇祖巫。

准圣大能的气息席卷八方直接压制了无数阿修罗族气势,纵然是再猖獗的阿修罗,在见到这般伟岸的巨兽也只有惊惧。

烛九阴周身有三十六个周天世界的伟力镇压,每一举一动都要耗费无尽的力量,但青蓝同样不好受,以身承接三十六周天之力,哪怕她是灵宝之主可转移大半力量,但于她而言终究是太过勉强。

烛九阴许久未变的面上终究起了波澜,他看着拼尽全力阻拦自己的巨蟒,放佛看到了上古他们十位祖巫同样拼尽全力阻拦妖族大势甘愿以己之身护彼之安。

他眼中冷光闪过,当年那个半步混元的东皇太一,那个手持河图洛书的帝俊,他的兄姐也如今日这般,不过今日是他的主场。

烛九阴闭目,回归千年他已用时光大道修炼百万年,终于将十位兄姐血脉大道融合于一身,只差最后一道土之大道,便可踏入那传说中的超凡九天至尊之境!

他已非当年的烛九阴,不会还想着称霸洪荒,他巫族要回归洪荒重立世间,不打算逆天行之,因为他是得了天道恩惠重返洪荒,故而他只要巫族可以正大光明的行走世间便可。

当然,他巫族回归自然要立威,展实力。需要一个踏脚石,一个极为强大又高立的踏脚石,而青落这个曾灭巫族大巫之人便是最好的踏脚石了!

烛九阴缓慢抬手,负担三十六个世界的重量太过强大,他也要费力了。

双手艰难抬起护在胸前,面容肃静,弯腰恭礼,烛九阴尊声道:“恭请父神。”

音落,一道虚影自他身后起立天地之间。纵然是三十六重世界也抵不过他一尊之身。

一个伟岸身影万万丈顶天立地,依旧是没有面容五官,依旧是模糊虚影,但与千年前相比,这尊法相凝实了太多,黑煞之气已成人形之态,其上气息也强盛了太多。

盘古虚影再现洪荒天地之中,天地为之共鸣,金木水火电风雷冰毒时空,十一大道为之共鸣显化十一异像拱卫虚影法相周身。

站在北冥山之巅的鲲鹏,瞳孔一瞬紧缩,风雷环绕,水火双足,金木双肢。。。

许久岁月前,那场灭世之战中盘古虚影就是这般脚踏山河无尽,拳灭星辰宇宙,将妖族辉煌打破碎裂跌落尘埃。

妖师鲲鹏黑眸中闪过决然,一步踏出便要前往。

但步伐未出,就已被拦下。

“妖师勿急,请听臣一言。”白泽现身妖师身后,出言阻下。

妖师回头,叹气道:“军师为何?”白泽智慧纵然是他这种万古老祖也不由钦佩,无论何时妖族都会听他一言。

白泽渡步与妖师并肩而站山巅,北风寒雪吹拂纷飞,高山仰止一人下。

“妖师上古之战伤势堪堪复原千年,如今再以身犯险,日后东皇陛下回归,妖师又如何能尽心辅佐?”

妖师一愣,道:“无碍,盘古虚影已成吾之心魔,当年妖皇临危受命于我,于盘古虚影前当着亿万妖族的面携宝而逃,心结固存,不破之又如何再进一步?

吾苦修参悟无数岁月,与半步混之间仅有一此心结,破之半步混元可踏!

再说,这崛起的后辈青祖,也算是半个妖族中人,多次有恩与我族,自当前往助之。便是东皇陛下知道,也不会阻拦。”

白泽摇头,神色微凝道:“妖师之念有些疏漏。此不夜天城之劫乃是大劫定数,以此小劫巅峰现大劫巅峰之貌,若妖师插手定会搅乱大势,连带妖族同受,此次天地大劫为诸劫历久,与我妖族无大牵连。妖师当慎行。

况且,女娲娘娘曾将圣人气运押注青祖,若青祖当真有难,那么娘娘自然会通传我等助之。

再着,此盘古虚影是烛九阴残缺大道所构,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妖师心结始终差了一个时机,但不是当下此机,还请妖师三思!”

妖师鲲鹏沉默不语,他还是停留在了这北冥的漫天飞雪中,正如白泽所言,他思虑不足,但不是他智慧不够。而是他们这些存在站的太高且太远了,潜意识里不会在意这些微小之事,自然没有白泽这种永远以微小之心观天下之大局的周全。

不夜天城,盘古虚影或者说此时称魔神法相更符合,因为此虚影法相只形存而意不存,实力极强可没有盘古意志,只有烛九阴的意志!

魔神法相一瞬便破开了青蓝的三十六诸天,也是一瞬间青蓝本体被震飞而出万万里不止,被巨力反震的青蓝在途中化为人形,张口便吐出被反震的心血来,三十六颗定海神珠也黯然一分。

但青蓝法力一展止住倒飞之势,再一步踏出复回归天城之上。

烛九阴同他身后高如苍天的魔神虚影看着青蓝,道:“吾说过,汝不能敌吾,自然也不能阻拦。”

青蓝顶着魔神法相的强横压迫,拭去嘴角鲜血,没有应答,而是用行动表明立场。

她眼中光彩丝毫不弱,身后黯然的颗颗神珠再次漂浮而起,她一步踏出,天海相随,神珠相伴,心中坚守从未犹豫动摇。

这一刻,诸多大能心中叹然,他们修道无数岁月,早已经忘了被人守护,或愿拼尽一身所有去守护一人的感觉。

烛九阴见此,亦没有多言,只是抬手一压,身后魔神法相虚影同样伸出如大陆一般沉重的手掌带着雷火大道法则重重压下。

青蓝御风而起立中天,以身化汪洋大海,三十六颗神珠再演化三十六诸天,每一层诸天皆有一尊世界神尊出现。

三十六重天尊迎向雷火巨掌,天界震动,云海煮沸,苍穹破裂,神尊陨落。一重重天被一重重打破,每一重天被打破,青蓝便颤抖一瞬,身上气息降落一分。

青蓝自使出海天主界天罚神眼后,心神就已经耗费大半,方才又被魔神法相出世所伤,面对魔神法相聚力一掌已经难以支撑。

当雷火巨掌带着灭世神威毁灭一重重诸天到第九重诸天时,一个佝偻身影蓦然出现在雷火巨掌之下,同样伸出了一只手掌背地朝天向其拍去。

小如蝼蚁一枯掌对上大如苍天一巨掌,两掌相撞,震鸣之音撕裂无数阿修罗族的耳感,一股极强的气浪自两掌相接处迸发而散,震退下方万丈血海之水。

佝偻身影顶下这一掌,再逆势而上用力一推,一股山岳伟力直接打破雷火巨掌,将魔神法相右掌逼退回去。

“一个小辈在老头子我这里装什么老古董?你配吗?”

一道老气横秋的冷声传来,嚣张神态令人听之即怒。

青蓝抬眼一看,苍白面上不由现出笑意,道:“葛老你总算是来了。”

佝偻老者正是刚刚苏醒回神就显身而出的葛昆,不夜天城第二位二尸准圣大能!

葛老笑眼看了下青蓝,道:“想睡一觉就差点被人翻了老窝,老头子我怎么能不来?

你且调息一二,让我来活动活动身子吧。”

青蓝心神放松下来,点头相视而笑,退回不夜天城之内。

葛昆这才回头看向烛九***:“你叫什么,九阴是吧?当年你大哥帝江来北极源地都差点被我一口不小心吃掉,你也想来试试?”

烛九阴纵然涵养极好,此时此刻也面色怒起,冷道:“不过是区区一只古兽,胆敢辱我巫族,倚老卖老!”

相邻推荐:唐朝第一道士巨星从演太监开始九劫剑魔国医无双网游之钓者传奇每次穿书都被迫神转折那个学渣要上天都市绝品狂尊夜杀炮灰女妖在西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