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 洪荒之青蛇成道 章节

第458章一笑泯恩仇

推荐阅读: 寒门狂婿 武道战神 仙王归来 史上最强大师兄 至尊仙道 诸天祖师模拟器 御天武帝 绝顶保镖 泛次元聊天群 鉴宝神医

当然,最出名的便是妖族和巫族了。

曾经一个是掌管周天星辰宇宙的种族,一个是镇守无疆大地的种族。

如今,却败退到这阴暗之地。

北俱芦洲,东部是巫,西部是妖。

东部有巫族的至上尊神殿,祖巫殿,殿里有着世间最古老真实的祖巫遗像。

西部有妖族的辉煌妖神妖圣之像,万妖之殇,妖族墓地。

九首狮是往东走,穿越瘴气重重,迷雾茫茫,行了五日,才到了青落想到的地方。

青落摸了摸青狮脑袋,看着它一副累得将近虚脱的样子,失笑道:“好了,你在此地休息一二吧。”

青狮点了点头,身子一软就贴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两眼直翻,不知是舒服的还是累的。

青落独自一人,走向前方瘴气毒雾中。

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桃花源里桃花景,隐居之族隐居巫。

眼前美景,仿若不在毒虫猛兽遍地,瘴气毒雾漫天的北俱芦洲,甚至比南瞻部洲的凡俗之人生活的都极好。

这些人都是巫族,他们的衣着,仍旧是上古的桑麻之衣。

这片村庄之上,有一道血光,化作一层屏障,隔绝了毒雾,隔绝了猛兽,隔绝了纷扰,留存了一方安宁。

青落踏步走来,走向血色光幕,那些巫人纷纷惊之,他们只是普通的巫人,顶多和仙道未成的修士有一战之力,能一人走到他们眼前的人,没有弱小者。

青落没有理会这里巫人的戒备,惊慌、恐惧、彷徨。这些巫人,不用看修为便知他们不过是些新生巫族罢了。

因为,上古的巫,眼中,心中,是没有惧,是没有怕的!

青落双手负后,如走平常路,闲庭信步的走向他们。血色光幕上,血纹流转,一个斗大的巫纹浮现,挡在他身前。

青落如未曾看见,直步踏过,一步踏,血纹便轰然破碎。再一踏,便走入了血色光幕内。

百余位巫人,眼中惊惧大起,有老者大喊“快请大祭师。”

亦有青壮巫人手持刀剑,护在一众幼儿、老人身前。

青落不理他们,走到了一块种着灵药的田蒲中,抬首看天。

他看着天,如同看痴了一般,一动不动。

那些巫人面面相觑,眼前此人毫无动作便可破了大阵,毫无言语就破阵而入,入阵了却又没了动作。奇怪。

但他们也不敢动手,纵然他们部落无大巫存在,可此巫脉大阵,与祖巫大殿连同一处,非大巫之力都不可破。眼前之人,深不可测。

青落看天,东边,有一团巨大的红光,那是祖巫殿的方向,从祖巫殿放出四面八方的血光,罩住了亿里方圆,这血色里有十万巫族生存。世间最后的十万巫族了。

他破阵而入的动静,丝毫没有遮掩,想必祖巫殿中的二位应该有所察觉了,他只在这里等就是了。

再往前,他不敢也不想去了。因为他不知祖巫殿中还有什么样的存在,什么样的奥秘。那里,传说有着盘古之心,有着孕育十二祖巫的地方,祖巫殿,从来没有巫族外的人进出过。

可能曾经妖族有密探进入过,但绝不会再从祖巫殿中出来。他的这个距离,在巫族家门口,不远。离巫族的核心部落有些距离,也不近。

他就在这里等着巫人来。

青落看了眼那些防备着他的巫族,瑟瑟发抖者有之,惶恐不安者有之,欲要脱身者有之。

他叹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曾经巫族掌大地,无边辽阔的祖巫族域,大地的苍茫无疆孕育了不知畏惧为何物的巫。那时的巫,只有战死,没有逃。

没有巫会想着逃,只有想着怎样战的巫,哪怕实力相差十倍百倍不止,哪怕一丝胜利都没有的战斗,巫族的身躯也会挺立战场最后一刻。

如今的新生巫,未见过辽阔无垠的大地,未见过亿万山河的壮观,他们生于一方狭域,不见天日,不见皇天后土,这样的巫,已心气失了。

心是一个巫的所有,心有多强大,巫便有多大。大巫的心,可装山河万里,可战日月星辰,祖巫的心可吞天阔地,可睥睨天下,可纵横四海。

他们的心强,他们的血脉就强。巫族的血,是盘古对巫族遗留最宝贵之物,血里有一切。所以巫族,不需要练气,不需要修道,他们只需要强大自己的心,精炼自己的血脉,他们就可以成为大地主宰。

青落眼前的巫,不能称巫了,该称巫人。

巫族尚且如此,更何况妖族?曾经的妖族,皆是天地修道者,皆是向道者。上古大妖,从不会靠那些弱小的人族血肉修行,他们靠的是自己的求道之心。

如今的新生妖,大多走了邪路,路走歪了,吃人饮血,噬魂吸魄,不思大道明途,只靠速成的杀孽修行,与魔修有何异?所以,妖被人们与魔并列,与魔等同,称为妖魔!

天边罡气呼啸,电闪雷鸣,一道窈窕身影现在了青落眼前。

青落淡然一笑,道:“九凤道友,许久未见。”

那些巫人一见来人,无不跪拜,口称:“祖巫大人。”

九凤双眼寒光大起,不言不语,一掌拍下,雷光闪动,轰鸣震响,九天神雷合一掌,一掌如万雷齐出。

同时,青落身后,一柄巨斧,带着可怕寒光,切割层层虚空,说所过之处,空间无不支离破碎,破之法则,破尽斧前一切,破尽世间一切。

青落不疾不徐的一袖飞转,一袖清风,两色阴阳,一阴一阳一分为二,阴入神雷,阳入神斧。

“轰~”

一声天地为之震颤的巨响传来,青落周身万丈皆化作虚无。

独有青落仍是丝毫无损,两袖清风拂袖飞,万般神通不近身。

方才一击,他用了阴阳幡的颠倒之力,使得神雷与神斧相撞,两者威力化为乌有。

青落面上仍是笑,丝毫没有怒。他道:“二位祖巫,今日贫道来是求和的。”

“求和?”青落身后,刑天破土而出,无头有躯,胸为眼,肚脐为口,一手持干,一手持戚,冷道:“阁下是修道坏了脑子?”

青落不以为意道:“贫道的头很好,可是刑天祖巫你的头就不太好了。”

刑天大怒,浑身战意瞬间爆炸,澎湃如潮,激荡起层层罡风。

九凤看了刑天一眼,他身上战意瞬间消散。

九凤冷笑道:“阁下可不是什么心善之辈。”

青落回头道:“却也不是穷凶极恶之辈。”

九凤眼中杀意浮现,道:“昔年你灭我族两位大巫,就此算了?”

青落道:“当年之事,九凤祖巫不知原委,如今祖巫还不知吗?

天要兴人,阻人族者,天必灭之,不管是死在谁手,都会死。二位大巫之死,亦非我故意为之。

何况,当年不夜天城之战,二位道友与我为敌,这段因果可是不小。若将来巫族有难,贫道再落井下石。。。

当然,今日贫道此话说出,便是真心和解,诚意为之。

贫道承诺,从今日之后,若无缘由,贫道不会直接对任何巫人痛下杀手。

刑天祖巫的头颅,亦即刻送返。”

九凤眼皮微跳,言语更冷道:“若今日将你留下,直接断了因果便是,何用如此麻烦?”

青落摇头道:“二位即便留下贫道,可刑天祖巫的头颅却不在我身。反而,贫道若出了何事,不但刑天祖巫的头颅即刻爆毁,就是九凤道友的三只本命血鸟也会消散世间。”

九凤身上杀意庞然卷起四方云动,她寒声道:“你在威胁我?”

青落悠然一笑:“没有威胁,只是让二位道友稍稍冷静,仔细思量。

与我不夜天城,与贫道和解,对巫族只有利处,还请道友慎重一二,就算不为自身,也要为身后的那些巫人思量一二。”

九凤与刑天,沉默片刻,青落也不再言语,如何抉择看他们了。

与巫族和解,青落是真的心诚意善。不但笑脸相对曾经的敌人,还愿归还战利品,除了青落,还有几位天地大能有如此心胸开阔?

与巫族和解,必不可少。因为巫族还有一位平心娘娘。轮回之主,平心娘娘,她的命运天象,在元始天尊的截影中,比老子和女娲都要高出一线。

天道有六圣,地道可只有这一位圣人!

相邻推荐:唐朝第一道士巨星从演太监开始九劫剑魔国医无双网游之钓者传奇每次穿书都被迫神转折那个学渣要上天都市绝品狂尊夜杀炮灰女妖在西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