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 洪荒之青蛇成道 章节

第452章赴至紫霄

推荐阅读: 寒门狂婿 武道战神 仙王归来 史上最强大师兄 至尊仙道 诸天祖师模拟器 御天武帝 绝顶保镖 泛次元聊天群 鉴宝神医

有了白猴在这个日后的是非之地为接应,当是方便了许多。

青落起身离开了东海,径直升天而起。

升过一重一重又一重天境。

直到升出三十三天外,不在洪荒中。

青落没有回不夜天,而是去了混沌。

紫霄宫千年之期将近,道祖与他之约,也该去拜见洪荒的至上神,鸿钧道祖。

昔年,女娲庙中女娲之言,踏足准圣之境,当可一切明悟。

又昔年,孔宣亦言,至准圣境,方才知晓一切。

当年的他,在地球七十多亿人类中,为何选他来到洪荒,让他来到洪荒又有何意何用?

天道,至高无上的存在,是否真是那些穿越书籍中叙说抹杀异数的存在?

天道与大道又是何等关系?

天地与众生与天道又是何等依存?

这些曾经他弱小时产生的想法,再次浮现青落眼前。

但青落却没了当初的惶恐不安,没有退缩,没有逃避,直入混沌之中,踏上寻往一切源头的道路上。

无论紫霄宫中是福是凶是吉是劫,他都只能去面对,去迎接。

至于逃避,躲藏,呵,在天道之下,洪荒之中,任何生灵在天道意志的认知里,都一览无余,先天至宝如何?混沌至宝又如何?鸿蒙至宝又能如何?

在天道的世界里,在它的主场里,仅凭一件宝物便可躲藏?

青落从来不会相信这些无稽之谈,天道在他的眼中是洪荒除了盘古大神最伟岸的存在,是洪荒最至上的存在,哪怕六圣,哪怕鸿钧,也不和天道在同一线。

常有人说,天道会抹杀异数,会扼杀掉一切可能超越天道的存在。

青落从不这样认为,便是天道六圣,便是鸿钧,都未超越天道,都未与天道对立,整个洪荒,整个无量位面,三千大千世界,无穷中千小千世界,又有何人可堪比六圣与鸿钧?

连圣位都达不到的蝼蚁,在天道眼中会是威胁吗?

而青落,就是这只蝼蚁,达不到圣位的蝼蚁。

在青落看来,天道与盘古大神,是先有盘古,才有洪荒,再有天道,他们不在同一个纪元。

盘古是创造世界的存在,天道是维持世界的存在。它们,不在同一位,不在同一时,它们同样于洪荒亿万生灵有恩有德。

青落缓神,踏入混沌。

这不是他第一次踏入洪荒,却是他第一次感受到混沌的神秘。

三千大道,十万八千小道,天地万般秩序,在这里都不存在。

他即便身为大能,也只是踏足了混沌,而不能领悟混沌,更不能占有掌控混沌,哪怕一丝一毫都没有可能。

青落想到了曾在混沌开辟娲皇天,立下娲皇宫的女娲娘娘。

原来,圣人与准圣的差距,不是天与地的距离,而是世界与世界的差距。

地风水火,是混沌永远的主场景,不停不止不息,哪怕天地荒老,天地寂灭,这里的地风水火依旧在肆虐。

青落心中浮现出印记,那是紫霄宫的印记,在混沌深处,若无这道印记,他只会迷失在茫茫无边的混沌之中。

青落顶上浮现出三花五气,三花聚顶五气朝元,青云之上参天造化珠升起,绽放丝丝衍生之力垂落周身。

他脚下踏着造化图,他走一步,造化图前端便延伸向前一步,后端就缩回一步。

青落一直走,没有时间的流逝感,没有空间的方向感,只有心神中一道印记指引前行。

行了许久,可能是一息,也可能是万年!

终于,青落停下了脚步。

在他的前方,赫然屹立着一座伟岸的宫殿。紫色神雷,寂灭万法,如条条雷蟒盘旋紫宵之上。

大道气蕴,太极阴阳大道,造化大道,五行大道。。。三千大道,每一道的大道气息,都留存,都散逸在紫霄宫周围。

曾经紫霄宫中三千客,三千大道之主,皆从此宫出,天下万法万道源传此,天地六圣从此宫中出,三千大能从此阵出。

紫霄宫古朴典雅,却因大道气蕴而气象万千,美至道境!

青落沉醉其中,这是大道之美,非是色彩形容的肉眼之美,而是元神大道显化的美,又壮观。

沉醉了许久,紫霄宫门忽然大开,传出一道丝毫没有情感的声音:“进来吧。”

青落心神回归,他收敛心神,即便身上十万八千道鳞颤动,即便再悟不久,他将得此机缘,青落也停了下来。

此地的主人,命他进去了。

青落弯腰一礼,恭敬道:“青落,拜见道祖,拜见紫霄宫。”

说罢,他起身,踏步,走入了紫霄宫。

青落双脚刚踏入大殿之中,身后紫霄宫的殿门陡然关闭。

“砰~”

声音不大,可在紫宵宫中如此寂静而又空旷的地方,显得很刺耳。

青落抬首,步伐不停,走向正前,垂首低头而行,只看着脚下的殿石,大殿整体为一石,石很古朴又很平凡。

直到青落低着的头,看到了六个蒲团,他才止步,屈膝,下拜。

三拜跪鸿钧,无他,只青落身处洪荒,就应拜谢。

拜谢道祖传三千大道,拜谢道祖以身合道,拜谢道祖守护洪荒。

没有道祖传道,没有道祖合道,没有道祖守道,那么这洪荒,此时还是蛮荒一片,还是远古时代的洪荒。

没有道祖传道,大道止步于大罗,修道止步于不朽。

没有道祖合道,天道有缺,天将不公,天将有陨,天地将毁。

没有道祖守道,天地动荡,诸心邪念肆虐横行,魔扰天地,苍生无灵。

“起来吧。”道祖仍旧是无情之音。

青落起身,抬首,看向鸿钧。

鸿钧老祖盘坐上首,双手落于膝,面容苍老,平淡平常。

他给人的感觉就是应该如此,他坐在那里,那里就应该是他坐的。无论何事,都不会觉得不妥当。

鸿钧伸手,青落身下,出现了一个蒲团,位在六圣蒲团之后,与鸿钧道祖直直相对。

“坐。”

青落点头,缓身坐下,沉默不语,等着道祖之言。既是道祖召他,便是与他分说。

青落是个听者,鸿钧是个说者。说者有意,听者亦有心。

相邻推荐:唐朝第一道士巨星从演太监开始九劫剑魔国医无双网游之钓者传奇每次穿书都被迫神转折那个学渣要上天都市绝品狂尊夜杀炮灰女妖在西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