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 洪荒之青蛇成道 章节

第276章 冰火两重天

推荐阅读: 寒门狂婿 武道战神 仙王归来 史上最强大师兄 至尊仙道 诸天祖师模拟器 御天武帝 绝顶保镖 泛次元聊天群 鉴宝神医

青落随即再对烁德眉心一指,烁德瞬间明悟,咧嘴一笑道:“师傅放心,徒儿定当完成!”

且说姜子牙这日占起铜甲,忽知成汤人马将至岐山!

于是,他便派遣南宫适带了五千人马,驻扎在岐山脚下!

此时正值盛夏,酷暑难耐,空中大日如火轮一般,赤炎满天,照的大地都龟裂四开。

然,姜子牙随后又令南宫适、武吉带将士去岐山顶上!

众将士都是暑热难耐,又无水饮,再往山顶之上,那不是更热难耐吗?

待众将士去了山顶,又有一队将士上山,运送物资。众兵一看,不由滑稽大笑!

原来竟然是一件件严寒冬日里穿的厚袄重衣!众兵都说姜子牙是老糊涂了!

且言鲁雄带兵到了岐山脚下,便安营扎寨,等待明日休整完好再战。

到了午后,将至大日落幕。

姜子牙在岐山之上,立一高台,站其上,披发仗剑,望东昆仑下拜,布罡斗,行玄术,念灵章,发符水!

顿时,岐山之上刮起无边大风,吼树穿林。此风一起,便将夏日炎热吹的消散全无!此风一吹,便是三日,直刮的夏日如寒冬!

再一日,天上忽下起鹅毛大雪!

此雪之大,简直堪称坠雪!

入目处皆是白毛之雪,片片如幼儿手掌般大小!

一众将士真是平生第一次见到这般大的雪!

七月飘雪,酷暑变严寒!

岐山之上的一众将士慌忙把棉衣棉袄套上,还在瑟瑟发抖,再也不敢说姜子牙的糊涂话了!

山上西岐军队早有准备,山下商军毫无准备,都是一副夏日行军的模样,谁料到竟然会有如此异像?

三军兵营中直冻的寒风刺骨,口不能言,手不能提!

且言正当鲁雄心急如焚之时,忽见营外跑来冻的快要僵硬的传令兵道:“报将军!营外有一十一二岁的道童在外求见!”

鲁雄听了,神色一动,心猜当是有何方高人前来相助了!于是忙传令进来。

过了十几息,便见从外走来一名身穿红衫衣,头带火耀冠束发,手持一红色宝瓶的俊秀道童。

鲁雄一见,慌忙起身道:“不知道长哪处仙山?来何事了?”

此道童不是别人,正是烁德!

他打了稽首道:“好叫将军知道,贫道乃是落灵山青落贤尊坐下弟子,烁德,奉我师命,特来助你!”

鲁雄等人一听,顿时大喜道:“原来竟是贤尊座下弟子,失敬失敬,我等凡俗之人有幸得见贤尊门人,真乃三世之福!”

烁德笑说:“将军不必多礼!不知尤浑、费仲二人可在?”

鲁雄心中一愣,不知为何会提起他两个。但仍是忙说道:回道长,这二人正在它营中待命,不知道长有何吩咐?”

烁德道:“还请将军点起人马列起军阵,再将此二人置于军阵之前,贫道自然可除这漫漫寒雪,保将军无忧也!”

鲁雄听了便忙命三军穿戴整齐,顶着寒风凛冽,排列整齐,站立岐山之下!

鲁雄虽无法自救,但也不是傻子。若是其他人来,他还可能不信,但贤尊座下弟子,定然是不会害他的。

因为,贤尊是人族的外贤尊者,为人族之善!洪荒中不可轻易乱报他人山门名号自居,否则因果牵连,自有麻烦!他虽不知这规矩,但此时的天地人间,都是极少谎报家门姓名,为人诚性!

大阵前,一众将士无不瑟瑟发抖,战马之蹄都陷入雪中一尺之深!

费仲尤浑二人此时不明所以的站立军前,浑身被冻的发抖,面色苍白。

独烁德一人,安稳自立,虽衣着单薄,却毫不觉冷!

烁德走上前两步,然后冲费仲二人一点!

顿时二人身上火光大盛!一股火热的暖意从二人心底升起,暖得二人浑身舒坦无比!

然,军士眼中,却看到费仲尤浑二人身上的火光里,有无数冤魂挣扎,老妇幼儿哭泣,皆因此二人奸诈之因!

烁德不懂,但他们这些凡人却懂!

他们知道,那些都是他们听闻的二人的滔天罪行,天怒人怨!

但二人奸逆亲主,仗君威更加放肆,收取天下各方财宝,私心贪欲,朝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烁德见众将士眼中渐渐有怒意生之,便右手一抛,神火瓶飞出,放出一团团红色云气融入五万军士身中!

顿时,众将士觉得心中的怒火好似燃烧到了身上,驱散了寒意,丝毫不觉寒冷!

这是人怒火之用!

怒火中烧,以灵为燃,以心为引!自可驱散这些普通寒气!如果烁德放出灵火,怕是直接会烧死他们!

而费仲尤浑二人,却是被烁德一丢,抛到了岐山之上!

一众将士见此,无不叫好,拍手称快!

鲁雄见此童如此神通,更加钦佩,丝毫不去管尤浑费仲二人生死,临行前,太师就交代他寻个机会,了断了二人

此时正合了他心意,鲁雄上前问道:“道长,既然您有无上神通,那敢问能否为我等驱散这满天飞雪的诡异天象,好方便我等行军而战!”

烁德笑说:“将军有为国之心,自然极好,但此时,时机不待!且等上一等!”

话说尤浑费仲二人被丢到岐山之上,吓的魂不附体!正好被西岐士兵抓住,带回了大营之内!

姜子牙虽然心中疑惑,这二人怎会到山上,但还是毫不犹豫,立即下令斩了二人!

仍他二人如何化花言巧语,对姜尚的铁心来说,都是毫无作用!

到了第四日,山外的雪已经下的机厚,山上的雪更厚,足够半人高堆积的雪!

姜子牙算了算,便走到高台之上,在众军面前,法诀一放,把空中云气散开,显出一轮大日当空!

大日照岐山,岐山冰雪融!

过了一个时辰,只见山上无数冰雪化作冰水,冰块,如洪水猛兽一般冲向商营!

只惊得商营无不战战栗栗,几乎站不直身!

毕竟,他们都是凡人之身,在这堪比雪崩,泥石流的天灾面前,自然只有逃命的份!

鲁雄惊慌道:“这,道长可有妙计?”

烁德笑说:“将军不必着急且看天上!”

商军听了,都抬头望天空。只是天上毫无动静!

只有那冰山雪水,洪流冰块迅疾的冲下山来!

眼看就要到了山下,吓得一众商军,无不恐惧呼叫!

然,就在这时,那崩腾如猛兽的冰雪融水,忽然被定住了!

仔细一看,不是被定住,而是被再次结冰冻住了!

姜子牙见此,心中一愣,眉头大皱!

他只有天仙修为,烁德隐藏了气机,他自然巡查不到。

正当一众西岐将士也都疑惑时,忽听九天之上传来一声冰寒至极的声音:“好姜尚,胆敢私动冰雪,霍乱人间!你当本神何在?”

话音一落,天空中走下一名绝色女仙,赤裸玉足,足踏冰雪之花,素衣宫装,美动人心!

正是雪神滕六!

姜子牙见了,不由心生疑惑,但丝毫不惧,回道:“不知是哪位神官仙子驾到?姜尚在此奉玉虚敕令,助人间明主成业,若有得罪之处还请恕罪!”

滕六冷声道:“吾乃天庭掌管天下冰雪神职,是为雪神!你颤擅自动用法术,颠倒天地四时,四季轮回,万物物理,已是触犯天条!”

滕六的声音从九天之上穿下,冰冷寒音,直震得下方一众将士心中无不颤抖。

姜子牙心中怒气顿出,道:“吾乃玉虚弟子,为我玉虚昆仑掌教管辖,天庭与吾等自是两不相干,何来触犯天条之说?”

滕六面上冷意更甚,但却没有发怒。而是说道:“既然如此,那本神就不在为难与你!

你也休得再枉动冰雪!”

说罢,她手一挥,一道雪色灵旗飞出,在空中一招,雪神权职神意出之,将方圆千里的所有冰雪和水汽、云气,都收了回去!在接着就一个转身,消失不见!

姜子牙心中正纳闷着,此神怎如此古怪?

正当他想着呢,忽见空中又升起一轮大日!

炽热火意比之太阳还要强盛!

双日同天,阳火旺盛,直将一众西岐人马晒的汗流狭背,酷暑难耐!

而且,这大日所照的范围,只在岐山之上!

姜子牙心中顿时生出一股被戏耍的怒气,大喝道:“那空中的何方妖人敢来作乱?”

然而,烁德化成的太阳,丝毫不动!丝毫不理!

姜子牙大怒,唤道:“哪吒何在?将此大日给我打下来!”

哪吒领命,脚踏风火轮飞上空中!

可他还没近身,就被那“太阳”发出一道三昧真火,直烧的哪吒惨痛大叫,慌忙飞回!

哪吒乃莲花化身,木行之属,自然是被火行克制!而且,此火乃是神火瓶中的三昧真火!自然非同寻常修士炼出的低级三昧真火可比!

岐山之上的一众士兵,刚经历寒冷之冬,又忽然来了盛夏,这一冷一热,冰火两重天的场景,顿时就让很多士兵中了风寒!

而下方的商军,在鲁雄的带领下,不进反退,退入了泗水关中!

为何?

因为烁德劝退了他!

因为,在封神正史中,本该是姜子牙冰冻岐山,只用了几天,便用冰雪融水,山洪暴发冲毁了这只军队,擒住了鲁雄,尤浑费仲三人,送上了封神榜!

而此时,虽然有烁德与滕六改变了这一幕,但天机莫测,极难明说!

鲁雄听了他说这是贤尊之意,便立即退回关中,然后修书一封,请求闻太师的援兵!顺便在文末附上了烁德相助一事,急忙送往朝歌之中!

而此时岐山之上,金吒见兄弟被伤,忙站出来,祭起遁龙桩,要将此日打下来!

相邻推荐:唐朝第一道士巨星从演太监开始九劫剑魔国医无双网游之钓者传奇每次穿书都被迫神转折那个学渣要上天都市绝品狂尊夜杀炮灰女妖在西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