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 洪荒之青蛇成道 章节

第216章 大罗中期,归山兮

推荐阅读: 寒门狂婿 武道战神 仙王归来 史上最强大师兄 至尊仙道 诸天祖师模拟器 御天武帝 绝顶保镖 泛次元聊天群 鉴宝神医

这无量功德虽然极多,但却分散!

其中有六成功德都落入人族众多人身,只有两成落在了龙族大罗及水军之身!

还有一成半则是落入了青落与一众落灵山之妖,及沿河一些未曾作恶且又愿看管河道的灵修之身!

剩下的半成则是落在了定海神针之上,将那本土黄色的棍身染成了功德般的金黄之色,看着竟然极似了后来的如意金箍棒!

这定海神针在后几个月里,可是发挥了极大作用,不但开凿了极难突破的龙门山,还在最后黄河水道三段交汇时,定住了三处水脉,平和了黄河水流,终使黄河古道与山川地脉连接一起。起了这般大的作用,得了些功德也是应当的!

青落此时负手站立在淮水之畔,已经用万年灵木修建好的高处堤岸上,淮水的风缓缓迎面吹来,他束起的润泽长发轻轻飘动散出了几丝!

河边雾气淡淡氤氲散开,他挺拔的身姿默然静立。

无需彩光灵色,无需神法衬托,仅凭那一道青衣身影,便知是仙!

青落独自得了近半成功德,身上的气势仍未大涨!

他心里也自然明白,大罗金仙的修为,岂是区区一点功德就能增长的?

看了片刻这已经恢复如常的淮水,心想着这次恩情已还,因果淡然,终是该归山了!

他没有兴趣知道那些人得了治水功德能有几分长进,他在意的是心里那一丝淡淡的善意!

然,就在他刚踏离淮水之畔,九天之上,再次降下玄黄功德,而且看着倒也不少的样子!

这团功德之力却没有分散,直直的落到了青落的身上!

顿时,青落身后功德金轮浮现,煌煌金辉照耀天地。

他的顶上现出了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之景!

他的三成法力迅然转成了衍生造化之力!

青落身上的气势却有些内敛了起来。威势不增,反倒隐隐更添了几分缥缈之意!

他,修炼数万年,仍是大罗初期,然只仅仅劳心数十年便得了这不俗的功德,得了天眷突破到了中期!

青落并未激动,只是脸上温和的笑着,对这天地行了一礼!

这功德,是对他的嘉奖!

是他当初动用蒲英灵力行善的奖赏!

是千百万人族的心念感激,是他自己的道心从善!

蒲公英的花种已经遍布了洪荒,但几乎多数大能都知道了他与蒲公英的联系。

这个后手,自然算不得隐藏的后手了!

但在洪荒,即便是大罗刻意隐藏,又哪里能瞒得过准圣之上的存在呢?他隐藏后手,也不过是对那些同为大罗修士的隐藏罢了!

青落收了变得更加明亮的功德金轮,脚踏着白云,飘然而去!

远在昆仑的圣人道场中,玉虚宫里,广成子面色发黑的看着身前一片白云镜,镜中正是青落刚离去的身影!

他恨声道:“这鄙陋的蛇妖,何德能有如此功德?

当初弟子就应该早将其灭之的!

师尊,您当初镇压其数万年不就是让他悔改,不再指染人族气运功德吗?

如今,此僚竟然又如此不听圣训,实在是,,,”

“罢了!”元始天尊出言打断了其抱怨挑唆,静然的说:“此功此德,合该他得!

你不愿再出山门沾染因果,惧怕大劫。虽避了杀劫再增,然也失了化劫之机!

你终是差了他一些的!

况且,你还少了他一丝仙人未有的善!”

广成子面上一惊,然过了片刻,心中仍是恼怒青落。。。

至此黄河水患之后,洪荒众仙皆知有位大神通者,俊逸脱凡俗,存有温善心。

却身伴嗜血荆,一已镇万邪!

青落之名,也再次传入已寂静的洪荒!

青落一路赶回,待到了女娲庙,便入了洞天,将定海神珠还给了青蓝。

青蓝眉目中掩不住的笑意,:“没曾想去还了因果恩情,竟还得了这般功德!

你的福缘,看来也是不差的!”

青落温声道:“倒是苦了族姐为我费心了!我这福缘可还是需仰借您这圣姑的威名呢!”

道院中的景物一如往日的朴素,给人一种淡然出尘的气韵。

青蓝仔细扫了几眼,才轻声说:“我这才发觉,你倒是有了些不同。”

“哦?哪里就不同了?我不还是这模样吗?”

“非也,非也,似是,似是。。。”青蓝的语气有些不确定的说:“似是执念之意!”

“执念?”青落愣了一下,然后明了!回问道:“可是慈善?”

青蓝点了点头,又在院中渡步走了小半圈,才回头皱眉道:“善是无错,但却是心根善之偏执,怕是缠上了隐性中的善之执!

日后,你的善尸,可不是个容易的!”

青落听了,也不惊慌,只淡然说:“既然是因善而成,也无法怨了,我自小心便是了!”

青蓝见他这幅样子,不由轻叹了口气。

青落又与青蓝说了半日话语,就辞别回了落灵山里。

山中,岛上仍旧是记忆中数万年前的样子,就连那昏黄的戊玄灵树下,站着的葛昆仍是如旧的神色怡然,斜靠石椅,双目微暇,日光散落身上,透露出说不出来的闲散惬意!

青落见此,上前一步,微微一礼道:“多年未见,葛老还是这如常。”

葛昆对他突然出来的声音毫不惊讶,只是睁开了眼,双目眯须着,说:“你这小子,真不是个省心的!整日里麻烦多的,这山里都见不着你,仿佛我才是这落灵山主一般!”

若是旁人这般说,青落可不会如此不在意。

青落只笑说:“您在落灵山中本就算是个山主,何况,您这位尊神,只要不嫌弃我这小山落魄,我就心安了!

毕竟,这满山也不及您的分毫重量呢!”

葛昆听了此言,面上笑了。

笑的很随意。

葛昆笑道:“还是你小子合心,不把我这老头子当外人看!

倒是和你那泼皮徒弟极为相似呢!”

此言刚出,就听宵烛嚷道:“哪个记仇的说本仙女泼皮了?本仙女可是温淑端容再不过的仙了!”

宵烛毫不羞愧的夸赞着自己,对青落行礼拜见!

青落也不在意,挥手让她起来,问到:“怎就见你一个?曲空与烁德呢?”

宵烛听了,神色就黯然了下去,说道:“他二人合着跟商量好似的,都闭关破境去了!就连滕六姐姐都去极寒之地寻找机缘去了!

只留下我这个资质愚钝的师姐处理山门了!”

青落笑着安抚道:“不必如此心忧,你的运道也是不差的!且放宽心吧!”

宵烛听了,神色才收了下去。说道这,她似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脸上喜笑道:“师傅你可不知,近来山中可是出了件妙事!”

相邻推荐:唐朝第一道士巨星从演太监开始九劫剑魔国医无双网游之钓者传奇每次穿书都被迫神转折那个学渣要上天都市绝品狂尊夜杀炮灰女妖在西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