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我有一棵神话树 章节

第八百二十章 太苍将成为九弃主的庇护之所【六千字】

推荐阅读: 诸天祖师模拟器 寒门狂婿 御天武帝 绝顶保镖 至尊仙道 鉴宝神医 仙王归来 史上最强大师兄 武道战神 泛次元聊天群

纪夏带着其他八位太苍强者,从虚空中缓缓飞来。

落在那一颗荒芜星辰之上。

垣雾主、祁殇、绿羡三人,俱都向着纪夏行礼。

他们能够清楚的看出,哪怕那一位掌控雷霆的恐怖存在最为强大,但是他们之中地位最高的,还是这一位玄衣君王。

纪夏也向着垣雾主行礼。

他之前大战的时候神识涌动,也看出了垣雾主多次想要出手相助,甚至不惜性命的意图。

所以对于垣雾主三人,纪夏虽然还不知道他们来历,可是印象却还不错。

而垣雾主三人,对于这些神秘的人族强者,就只有迫切的好奇,和尊敬了。

“垣雾见过族兄。”

虽然垣雾主看不出眼前这些强者的年岁。

但是在他的念想之中。

这些堪称恐怖的存在,必然已经存活了许多岁月。

哪怕活过的岁月,不如他那样长久。

可是,称呼一声族兄,也算是一种礼仪。

纪夏也向着垣雾主行礼:“见过垣雾族兄。”

垣雾主立刻敏锐察觉到,玄衣君王话语中的防备。

而且最重要的是,眼前的玄衣君王,并没有隐藏这种防备。

垣雾主此刻也反应过来。

他并不曾生气,甚至心绪之间,对于纪夏的举动有所认同。

“人族之中……也有腐朽的存在,这位玄衣君王小心一些,也是应当的。

毕竟他们如今镇杀了西玄圣庭诸多强大存在,多加小心,也是应当的。”

垣雾主在心中低语。

绿羡和祁殇,则面带尊崇的望着纪夏。

“我人族之中,能够涌现不同诸位族兄一般,强大的存在,确实是人族之幸。”

原本目光沉稳的垣雾主,此刻眼神中却透露出兴奋和激动,他再度向纪夏行礼,说道:“在这漫长的岁月之中,西玄圣庭对于我人族来说,便是一种无法逾越的恐怖深渊。

这个恐怖深渊,甚至在不断的吞噬人族,不断的埋葬人族……”

“但是我人族式微……只能看着西玄这座强横绝伦的圣庭势力,镇压我人族隐秘之地、屠杀我人族生灵,却无能为力。”

垣雾主的声音变得越发高亢,眼神中闪烁着清亮的光芒:“而今日……

我们见证了西玄圣庭四位上穹存在的沉寂,见证了他们穹宇的破碎,见证了他们的高高在上就此落地!”

随着垣雾主的话语。

绿羡和祁殇,也显得极为激动。

绿羡注视着眼前这些强横人族存在,迫切的想知道他们来自于哪一座古老的人族界外天。

而祁殇在感慨之间,忽然想起,他们已经许久不曾这般激动了……

哪怕他们在暗中ꓹ 庇护了许多人族弱小国度、弱小人族隐秘之地ꓹ 拯救了许多人族生灵。

可是。

如同今日这般酣畅淋漓的,却只有这么一次。

纪夏看着垣雾主三人激动的神色,微微一笑。

这一刻。

他能够感知到垣雾主三人的情绪,都是从心底迸发而出,也都是极为真切的情感。

这让纪夏对于垣雾主三人的防备,落下了些许。

他早在大战之时。

就感知到了垣雾主三人的强大力量。

对于垣雾主三人ꓹ 也非常好奇。

于是ꓹ 纪夏微微思索一番ꓹ 又看向远处ꓹ 说道:“今日镇压西玄强者ꓹ 没想到能够遭遇几位同族……

如今ꓹ 这里乃是是非之地……”

垣雾主立刻醒悟过来。

他不禁笑道:“许久不曾这般开心,让我大意了许多。

既然如此ꓹ 便由我做东ꓹ 请诸位与我一同饮宴……”

慎重起见ꓹ 纪夏神识流转,与雷神霄的神识碰撞。

雷神霄眼中雷光闪过,一道神识涌动而来:“上皇……之前大战,我也注意到了这三位同族存在,他们在大阵之中,涌现出来的震撼、惊喜、兴奋、激动不似作伪。

而且我也不曾在他们身躯上,感知到任何恶意……”

听到雷神霄的话语。

纪夏不动声色的将目光转移到垣雾主身上:“能够得见同族强者,倒也确实是一件值得惊喜的事,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叨扰族兄了。”

纪夏并没有主动邀请垣雾主前往太苍。

也并不打算让垣雾主知道他们来自于太苍。

而且他之所以接受垣雾主的邀请,也是因为对于这些人族强大存在,充满了好奇,想要从他们身上获取一些人族的隐秘。

抱着这样的念头。

众人齐齐化作一道道流光,消散在这一处已经被强大力量彻底摧毁的荒芜战场……

以这些强者的飞行速度。

仅仅是几个时辰,就飞过一片广阔的海域,来到一座小岛。

众多太苍强者放慢速度。

注视着下方这座小岛。

小岛看起来十分宁静,有许多人族村落,也有许多人族在出船张网捕鱼,抑或辛勤劳作。

这些人,身上大多没有什么修为,最强的也不过神通境界。

像极了早期的太苍。

垣雾主和纪夏并肩而行,他望着下方的小岛说道:“这个小岛,是我等三人寻常时间,栖息的地方。

如今已经过去了很多岁月,但是这座小岛因为我们的庇护,却一如既往宁静。

对于岛上的人族生灵来说,也算是一片净土了。”

纪夏微微点头。

还能够轻易的看出这座小岛周围,布下了几道灵禁。

深海中的那些强大妖物,根本就靠近不了这个小岛。

就这样。

垣雾主带着纪夏降临小岛。

又来到一处广阔的庄园。

海风吹过,庄园里许多人戴着草帽,在照料田地。

显得一派安静祥和。

庄园侧面的树林中,几座简朴的小屋,孤零零矗立,小屋之前,还零散种了很多花花草草,颇为美观。

“寒舍简陋,诸位不要在意。”

垣雾主说话之间,拂袖。

小屋之前立刻有一张张玉案显化而出。

纪夏等人入座,垣雾主又拿出许多灵酒,为众人斟满。

纪夏拿起酒杯,顿时异香扑鼻,甚至连他的真灵,都清明了许多。

“好酒。”纪夏由衷赞叹。

酒确实是好酒,哪怕是天易商会从大炤带回来的珍贵灵酒,比起杯盏之中的美酒,仍然差了很多。

“贵客,自然要用最好的酒来招待。”

垣雾主仍然一身黑袍,面容白皙,眉头之间的黑色印记,时不时闪过光辉。

纪夏早就注意到了垣雾主都眉心印记。

“这漆黑印记产生了波动……倒是像极了那一座旧渊门庭。”

纪夏心中有些疑惑。

他之前从泰中秘府宝库里,得到了一幅,大息旧宫门庭图。

没想到用洞世玄坛溯源之后,才发现大息旧宫门庭图,不过这是伪装。

其中隐藏着的,乃是旧渊门庭。

一旦洞开门庭,就会有强大的魔王,从旧渊之中,横跨而来。

他当时从旧渊门庭上,感知到的波动,竟然和垣雾主眉心的漆黑印记产生的波动,极为相像。

垣雾主大概注意到了纪夏瞥过的目光,眼神深处,闪过一丝苦涩。

他饮下杯盏之中的美酒。

看向纪夏,询问道:“不知道诸位族兄,是来自哪一座古老的人族隐秘之地?”

纪夏轻轻一笑,说道:“不过是被无垠蛮荒遗忘的所在,族兄不必挂怀,今日能够萍水相逢,倒是让我颇为欣喜。”

垣雾主并不着恼。

他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得认真起来:“如今无垠蛮荒极为危险,诸位对我们有所防备,自然也是应该的。

但是我等三人,却也并无恶意,还请诸位族兄,放下防备。”

他说到这里,微微挥手。

虚空之中,立刻有一道陆父之约法阵,显化而出。

垣雾主三人,各自有一道神识就此涌动而出……

纪夏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三个人族强者,竟然如此豁达。

陆父之约这样束缚自身的规则约定,说立就立,倒是让他有些意外。

垣雾主三人立下陆父之约。

纪夏对于垣雾主的防备,立刻归于虚无。

随着他不断强大,对于陆父之约的无上伟力,知道的越发清楚。

陆父,这一尊旷古的神灵,执掌着无双的权柄。

在他的规则之内,哪怕是强大的神灵,也只能够俯首。

“族兄不必如此……”

纪夏微微摇头,对垣雾主、绿羡、祁殇说道:“不过萍水相逢,也许在往后岁月中,我等并不会有所联系。

又何必立下陆父之约,束缚自身?”

“在漫长的岁月中,我们行走在黑暗里,却鲜少见到同道。”

垣雾主却面色平静说道:“这许多年来,我们是孤独的。

而如今,得见诸位,我才知道这一座冰冷的无垠蛮荒之中,也仍然有我人族强者,在为人族崛起而奋斗。”

一旁始终沉默,从来没有开口说话的祁殇,也有神识流转而来:“我观诸位同族,战力强大无双,底蕴深厚无比,又有无数不凡的传承……

不知道诸位,来自于哪一座古老的人族隐秘之地?”

绿羡自始至终都十分兴奋:“诸位前辈,我曾经听闻过几座古老的人族秘境……”

绿羡还没有说完。

纪夏却眉头微皱,询问道:“我刚刚听到垣雾族兄的话语。

你们行进在无垠蛮荒许多岁月,难道没有看到过任何一座强大的人族隐秘之地,显现于无垠蛮荒?”

垣雾主有些不解,不明白纪夏为什么如此询问。

他低头思索一番,回答道:“并非如此,也有许多实力低微的人族隐秘之地出手,相助寻常人族国度,拯救寻常人族生灵。

但是这样的人最隐秘之地……却少之又少。”

一旁的绿羡说道:“比如诸江平原,有一座凰梧秘境,他们在大庚帝朝兴盛之际,曾经活跃在诸江平原。

只是如今……也已经销声匿迹好多岁月了。”

纪夏听到凰梧秘境的名字,心中叹了一口气。

他身后的白起摇头说道:“我们也知道凰梧秘境,约莫大庚帝朝的崩灭,让凰梧秘境感受到了恐惧,自此封门不出,如今已经有许多年了。”

纪夏也在此刻开口,眼神有些愈发冷漠:“无垠蛮荒,不知道有多少寻常人族生灵,他们的人族强大血脉不曾觉醒,只能够任由异族屠戮。

但是我人族诸多强者,却只敢在界外天、秘境之中苟延残喘……。”

垣雾主听到纪夏的话语,轻叹一声,说道:“这些人族隐秘之地掌控着人族现存的强大力量,也许他们是为了保存实力,静待人族崛起之日。”

“可笑。”

一身紫袍,气息霸气绝伦的六祸苍龙嗤笑一声:“在古老的岁月里,这些人族隐秘之地,大约继承了几座人族神朝的些许底蕴,才能够至今安然存续。

可是……他们却不思为人族崛起而尽心力,只是在等待人族崛起……

那么,所有人族倘若都在等待,那么人族等到的不会是崛起,只能是灭亡。”

玉藻前也适时说道:“我虽然了解不多,也知道这些人族隐秘之地一旦现身,也许将要面临的,会是灭顶之灾。

可是……如果所有人都惧怕、所有人都被吓破了胆魄,人族确实没有崛起的机会了。”

纪夏冷笑一声:“我麾下也有许多强者,遍布广阔的所在,他们带回来的消息里,我根本就没有听到任何一例人族隐秘之地,拯救人族寻常生灵的消息。”

“哪怕这些人族隐秘之地,不敢向那些强大存在出手,可是派出一两尊强者行走世间,随手搭救一些弱小人族大约不难,这也算是他们的态度。”

“但是……现实却令人失望。”

垣雾主三人,听到纪夏等人的话语,显得愈发不解。

他们彼此对视一眼。

绿羡也说道:“我也深觉如此,如果这座无垠蛮荒只有人族,他们身为强者,不理会弱者的死活,倒也说得过去。

可是如今,我人族在无垠蛮荒,面临的是灭族大劫!”

绿羡说到这里,深吸一口气:“一旦无垠蛮荒的人族彻底灭亡,他们那些人族界外天,又能存续多久?

灭族大劫之下,上层强者不做一丝一毫的努力,确实令人心寒。”

祁殇也神识传音道:“更多的时候,强者保存实力,没有什么不对。

但是,强者却也要偶尔展露身为人族的态度,比如担忧、怜悯、愤怒,然后借着这些态度拯救一两位人族生灵,也是好的。

可是现在,我眼中的人族隐秘强者们,就只剩下麻木不仁了。”

纪夏颔首。

他之所以对那些人族隐秘之地,颇有些不屑,便是因为如此。

强者高高在上,遁于隐秘之地。

从此对无垠蛮荒中的同族不闻不问,任由无垠蛮荒人族死绝。

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

这时。

垣雾主忽然带着疑惑,询问纪夏:“难道诸位同族,并非来自于古老的人族隐秘之地?”

“自然不是。”这一次,纪夏并没有隐瞒。

垣雾主三人更加不解。

他们面面相觑,良久之后,绿羡才试探性问道:“那么……这位同族又来自于哪里,难道也是如同我的九弃主一般的人族势力?”

“不是来自于人族隐秘之地,自然是来自于无垠蛮荒。”

纪夏身后的白起,也已经领会纪夏的意思,轻笑一声:“我等来自于太苍,一座人族国度。

太苍乃是诸江平原皇朝,尊皇太初。”

垣雾主三人犹自没有反应过来。

绿羡迟疑说道:“诸江平原?我等不久之前……大约八九百年前,还曾经前往诸江平原,追杀一位强大异族存在……

可是,却也不曾听说过有一座名为太苍的人族皇朝……”

垣雾主嘴角也略有抽动,看着眼前这些战力堪称可怕的强者……

诸江平原虽然广阔,但是拥有的力量,他们也十分清楚。

算是一处弱小的所在。

一尊六七道规则的天极,便能够横扫诸江平原,几乎找不到敌手。

可是现在……

眼前这些强者,就像是忽然从土里长出来的一样,一个个强大无比,甚至能够镇压四位上穹!

如此存在,来源于诸江平原?

倒是一旁的祁殇,忽然想到什么。

“诸江平原有一处荒芜之地,那里埋葬着大庚帝朝秦河帝的遗骨,后来三尊神灵陨落,化作大山,阻隔了那处荒芜之地。

可是数百年前,三神灵复苏,荒芜之地又重新与诸江平原接壤,那么这座我们未曾听闻过的太苍……”

纪夏适时点头说道:“确实如此,太苍便来源于那一处埋葬了秦河帝的百域之地。”

垣雾主三人俱都愕然。

良久之后,垣雾主注视着纪夏,才低声感叹道:“原来,无垠蛮荒大地上,还隐藏着这么一座强盛的人族国度……

这确实是一种意外之喜。”

他说到这里。

表情竟然显得有些落寞。

绿羡和祁殇,望向纪夏的眼神,除了惊叹以及尊敬之外,也有几分低落。

纪夏顿时非常疑惑。

垣雾主敏锐的注意到纪夏的不解,便苦涩一笑,说道:“还请上皇莫怪……

我等以为,诸位来自于一座强大的人族界外天,甚至我等心绪之间,还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以为强大的人族隐秘之地,终于有所觉悟,打算降临无垠蛮荒,救一救无垠蛮荒人族生灵。

以为诸位便是这些人最隐秘之地的先行军。

可是没想到……”

纪夏等人立刻明白过来。

怪不得垣雾主三人,听到纪夏他们的来历之后,反应这么奇怪。

先是非常惊喜,然后又变得有些落寞。

“还请上皇,原谅我们失礼。

哪怕上皇强大非常,可是,如果没有那些人族隐秘之地降临。

不说让人族崛起,便是那一座强大的西玄圣庭,也是几近不败的!”

垣雾主轻声说道:“就算我等九弃主全然来临,就算诸位太苍强者,实力更上一层楼,全部成就帝境。

仍然不敌拥有上劫存在的西玄圣庭。”

绿羡冷笑一声:“我们就不该将希望,放在那些人族隐秘之地上。”

纪夏听到他们的话语。

心中对于这三位同族强者,也有几分敬佩。

从他们的言行举止不难看出,他们对于人族崛起的执念,对于人族生灵的怜悯和同情。

也能够看出他们对于西玄圣庭的痛恨。

但是更多的……

是来自于自身实力的无力感。

当一座庞然大物一样的西玄圣庭,横压在无垠蛮荒人族之上。

带给他们的,确实应该是绝望。

“而且……衣归姑娘曾经提起过,许多人族隐秘之地的覆灭背后,还有天目神庭的身影!”

纪夏的眼神越发平静。

他想到天目神朝,就忽然觉得强大的西玄圣庭,也并不如何可怕了。

于是他的目光落在垣雾主三人身上,轻声说道:“诸位放心,有朝一日,太苍必然会镇灭西玄圣庭……”

“而且……相信我,西玄圣庭灭亡之日,已经并不遥远了。”

心情仍然低落的垣雾主三人,忽然抬头。

他们本能觉得纪夏在安慰他们。

但是当他们看到眼前这位太初上皇平静,而又自信的眼神时,忽然有些恍惚。

“也许……人族强者累累白骨铸就而出、大庚帝朝血液浇灌而出的西玄圣庭,真的会有覆灭的一日?”

垣雾主三人,脑海中跳出如此想法。

转眼之间,他没有觉得这件事情,实在太过虚幻。

一座强大的圣庭,无垠蛮荒当之无愧的顶尖势力,可能会灭亡。

可是,却不可能被人族灭亡。

尽管如此。

他们看向纪夏的眼神,也变得敬重万分。

毕竟……

在如今的局面之下,胆敢立下如此宏愿,为人族崛起而努力的存在,其实已经不多了。

正在这时。

纪夏起身,对垣雾主说道:“谢谢族兄的款待,国中琐事颇多,我等不得不回归太苍了。

倘若三位有闲暇的时间,也可以与我们一同前往太苍。

太苍的人族生灵,大约也会让三位族兄感到欣喜。”

垣雾主心生向往。

但是思索一番,又说道:“九弃主的存在,几乎所有皇朝、圣庭都极为清楚。

西玄圣庭更是时时刻刻想要让我们归于尘埃,我们其实朝不保夕。

我等九弃主,会来太苍逛上一逛,看一看我人族生灵在强盛的人族国度之中,是何等得精气神。

但是,却不是如今。”

纪夏明白了垣雾主的意思。

他们是惧怕给太苍带来灾患。

这让纪夏对于垣雾主,连带神秘九弃主的好感,又加深了许多。

“既然如此……那便后会有期。”

纪夏由衷对垣雾主行礼,笑道:“也许,不久之后,我太苍便会成为九弃主的庇护之地。

只需要九弃主俱都来临太苍,西玄圣庭便奈何不得你们!”

相邻推荐:漫威之怪物猎人大世界原始部落大冒险十万个氪金的理由宠你不后悔飞越泡沫时代致富从1998开始从今天开始不当魔头九天剑主第一赘婿道与碳基猴子饲养守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