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我有一棵神话树 章节

第七百四十一章 神夏玄碑、人人如龙【八千字】

推荐阅读: 至尊仙道 仙王归来 诸天祖师模拟器 泛次元聊天群 御天武帝 寒门狂婿 绝顶保镖 武道战神 史上最强大师兄 鉴宝神医

所有太苍生灵无声仰望虚空。

太初尊皇纪夏就如同一尊天生的神灵,注视着太苍每一位子民。

天地之间,不断绽放出一道道闪耀的金光。

饶吟仿佛没有听到身边绛馥公主的话语。

她的眼神之中,满是崇敬,满是难以形容的光芒。

绛馥公主等了许久,都没有听到饶吟的回答。

转过头,便看到发呆的饶吟。

旋即绛馥公主环顾四周。

她愕然看到,几乎所有太苍少女,看向太初尊皇纪夏的眼神,都带着无尽的崇敬,和纯真的仰慕。

绛馥公主回过头来,又看向虚空的纪夏虚影。

她有些无奈自言自语道:“不要说这些太苍子民,就连而今的百域之地,又有哪一位少女,不将太初尊皇纪夏,视为心中的神明?”

太先尊皇钟,仍然在天地之间轰鸣。

整座太苍二十二座域界。

甚至地崆星上的许多座太苍城池。

也在同一时间,听到太先尊皇钟浩伟钟声,看到太初尊皇尊贵虚影,显化在地崆星虚空。

一尊尊太苍大臣、将军、强者。

不断从虚空之中,来临太初虚影之前,恭敬向虚影行礼。

一位位手持强大灵器的太苍锐士。

昂首挺胸,整齐站立在一艘艘散发着惊天毁灭气息、骇人灵元波动的巨舰之上。

他们周身萦绕着剧烈的灵元波动。

也许单单一位太苍锐士,并不足以让强大的来敌胆怯。

可是当太苍锐士的数量达到上万人、十万人、百万人,乃至数百万人之时。

太苍的威严,足以令任何皇朝胆寒!

无数太苍生灵,都激动万分。

许多岁月,他们都不曾看到过如此盛况。

甚至虚空中,原本凝聚而出,想要释放出倾盆大雨的乌云。

都因为太初皇庭此刻散发出来的威势,而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座座灵府,占据了虚空!

一座座神台,不知纵横多少里。

一座座神渊,将天地分割成许多空间,其中迸发出来的灵元,让此刻的太苍,如同一方煌煌神国。

而这些令寻常皇朝,都要畏惧的神渊存在。

对于太苍而言,并不是顶层的尽头。

又有一方方大泽,异象横生。

或孕育出无尽的血海。

或有道道雷霆酝酿。

或有无穷魔气在其中升腾。

或有道道经纶,在神泽之中,书写下难以言明的道理!

绛馥公主呆呆的看着虚空。

她原本以为自己已经足够了解太苍。

原本以为大符王庭,对于太苍的预估,已经十分充分。

可是。

当她看到此刻这一幕。

绛馥公主终于认知到自己的狭隘,与大符众多大臣的想象力匮乏。

“……太苍竟然已经达到这种程度。

想必,如果太初尊皇愿意,这一座皇朝恐怕能够随时成就帝朝。”

绛馥公主叹息。

而所有太苍生灵眼中,就只有无穷的自豪,以及骄傲。

这些生灵之中,也有许许多多,从元鼎初期存活至此的老人。

他们的眼眶湿润。

身躯颤动!

难以遏制的感动,以及对太初尊皇纪夏的感激,就如同倾泻的洪流一般,在他们心间冲击而去。

“太苍,家国!”

“我能看到太苍兴盛于此,夕死可矣!”

“不,老朽不能死!太苍人族虽然得益于尊皇、得益于太初皇庭,能够幸福、无惧的度过一生!

可是,这座无垠蛮荒,仍然有无数的人族。

在过着居无定所、受其它种族奴役、受其它种族吞噬的生活。

而我太苍有一日,必将能够成就神国,救那些生不如死的人族百姓,脱离灾厄!

老朽如果死了,也就看不到这般的盛况了!”

老朽的太苍子民,口中俱都喃喃自语。

终于!

虚空中的太初尊皇纪夏,双眸远望。

仿佛将太苍所有疆域,都囊括在他深邃的双眸之中。

旋即,他探出一只手掌。

手掌之上,忽然有道道神光,在不断飘转,在不断玄妙缠绕。

从那神光之中,依稀可以看到,一道奇异的玄碑,矗立在纪夏的掌心!

转瞬之间!

太先尊皇钟钟声,戛然而止。

天地中,一切真实声音,于此刻消散。

转而有一声声呼喝之声,一声声金铁相击之声,一声声洪流肆虐之声,一声声神灵在云端呐喊之声,显现而来……

种种声音,仿若从天外降临。

落在所有注视太初尊皇纪夏的生灵耳朵中。

此刻的纪夏。

眼中也露出崇敬。

他轻轻将手中玄碑一抛。

顿时。

玄碑有若有灵,绽放着种种色彩,飞到虚空之中。

而且很快,这一座玄碑,就化作千丈、万丈之大小!

玄碑耸立于虚空。

散发的光辉,甚至盖过天空中那三颗烈日,绽放的光芒。

纪夏眼看着玄碑矗立于虚空。

忽然双手大张,继而双掌交叠,朝着那一座玄碑,躬身一拜!

“拜人族先祖!拜人族先民!拜人族不屈的脊梁!拜天地之间不灭之英魂!拜人族亘古传承之文明!”

纪夏的声音,回荡在天地之间。

整座太苍,仿若都被纪夏的洪音笼罩。

无数妖灵,无数妖兽,无数太苍阵营中的生灵。

此刻,他们俱都感知到这一个个文字,一行行祭拜之中,蕴含着的庞然伟力。

悬浮在天空中的玄碑,不断有道妙无比的光芒闪耀出来。

照耀在太苍国境每一个角落之中。

天地在巨变!

虚空之中,洞开一道道庞然漩涡!

从那些漩涡里,无穷无尽的规则力量,喷涌而出,似乎在改造天地。

而令人讶然的是,身处太苍国境内的其他阵营生灵,虽然能够看到天地之间的异象。

却无法感知太苍发生的无数变化。

数千上万丈神夏玄碑,古朴庄严,通体漆黑。

仿若用一种极为奇异的神金铸就而成。

它就矗立在天地之间。

天地之间所有的一切,都沦为神夏玄碑的陪衬。

“神夏玄碑!立!”

纪夏洪音浩荡。

神夏玄碑之上,于眨眼之间,浮现出两颗巨大的文字。

这两颗文字极为陌生。

可是,所有注视着神夏玄碑的太苍生灵。

都轻而易举的感知到了这两颗文字的含义。

就仿佛这两颗文字,能够与他们的血脉共鸣。

“太苍!”

无数太苍强者,喃喃诵读出神夏玄碑上,经由天地规则,自发浮现的两个文字。

“太苍!”

无数人族生灵,也俱都目光崇敬,轻声诵念。

然而,即便他们的声音再轻,哪怕他们的声音有若蚊喃。

可是,当数十亿生灵,齐声低吟的时候。

这一道声音。

也有若山河崩碎,有若雷霆轰鸣,有若星辰陨落!

“太苍!”

这两个字仿佛有奇异的力量。

天地之间,灵元骤然从一道道空间中迸发出来。

大地的特性,也仿若被瞬间增强无数倍。

所有太苍生灵,几乎在同一时间,感受到自己的躯体,正在剧变!

他们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血脉,继那一日金光闪耀之后,再度变得纯粹,再度变得强大!

上尹、上将军、作册、宰礼、上臣、无数大臣、无数将军……

一尊尊位极人臣的太苍大臣。

在这一刻,俱都凝视着虚空中的纪夏虚影。

他们此刻无法相信,太初尊皇一拜之下。

天地之间竟然有如此庞然的伟力迸发出来。

而下一瞬间。

从那镌刻了太苍二字的神夏玄碑之中。

一道道光影逐渐显现而来。

散落在虚空各处。

这些光影之上,是一座庞然神国往事!

纪夏站在虚空中,看向那些光影。

眼中逐渐露出自豪,骄傲的光芒。

那些光影之上,有人族神国神夏!

神夏有无数强大军伍,征伐异族,宣扬人族的尊贵。

他们令一座世界从残暴,通往文明;从蛮横,变为礼仪之邦。

神夏有一尊尊先天诞生的强大妖魔,烙印在人族士兵的躯体之上,受到人族军卒驱使,镇压一方方世界!

神夏有无数神人,高居云端,拨开云雾,撒下教化的种子。

神夏也有一尊无上的神帝,招来九山之精、九水之灵、九天之骨,召集天下能工巧匠,一锤锤!一炉炉!

将这些足以倾覆世界的神物,铸就成一座玄碑!

铸就成为九座巨鼎!

那光影中,有神人脚踩祥云,在无数神国治下的世界中穿梭。

将人族神夏帝禹的诏令,传于诸多世界!

“有大禹神帝铸就玄碑,镇压神夏气运!天下生灵,俱都享此恩泽!

大禹神帝铸就九鼎!镇压九州气运!神夏自此国运不衰,自此传承不灭!”

浩荡的伟音,响彻一座座世界。

诸多世界,无数物种,无数种族,无数生灵,俱都朝拜迎接人族大禹神帝诏令。

“他们的面容虔诚万分,与有荣焉。

就好像,他们被人族统治,是他们莫大的荣幸,是他们无尽的气运!”

姬浅晴统领着太苍怒焰灵军伍,一身红色铠甲,就仿佛燃烧着熊熊的火焰,如同晚霞一般映照天际。

www.mimiread.com

她眼中,也有无尽的希望之火,在熊熊燃烧。

“我人族,原来曾有如此强大的神国!无数生灵,在我人族统治之下,化蛮夷为文明!

他们敬拜人族,崇奉人族!”

不仅是姬浅晴,几乎所有太苍人族,双眸之中,都有无尽的希望,以及无尽的自豪。

这种自豪,来自于人族血脉!

这种自豪,来自于人族身份!

可是!

转瞬之间!

虚空中那一座强大人族神国的光影,忽然如同镜子一般一寸寸破碎。

继而在无数太苍生灵饱含着重重希望的眼神中。

这些光影碎片再度重组。

整座无垠蛮荒,某种奇异的规则力量忽然被引动!

无垠蛮荒许多地域,都有奇异的规则力量闪耀而过。

然后这些规则力量穿梭空间,来临百域太苍虚空之上。

然后融入那些光影碎片之中。

此刻。

光影碎片再度化作无数光幕。

仰望天际,原本眼中充满着无尽自豪,充满着无尽光荣的太苍人族。

神色忽然僵硬!

上至太苍重臣,下至黎民百姓。

几乎尽数如此!

因为他们在那些重组的光幕上,清楚的看到了,无垠蛮荒诸多人族国度、人族文明、人族生灵,正在遭受的苦难!

姬浅晴亦是如此。

她看到有人族国度破碎!无数异族掳掠人族生灵,将它们豢养、将他们烹食、将它们风干、让他们凌暴虐杀!

她看到有人族国度苟延残喘,谄媚周边强国,将数年岁贡供奉于强国,将族中少女进献于强国,将大半领土割让与强国!

然后强国仍然踏破这座国度,山河飘摇,国度灭亡!

她看到无数人族妇孺,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如同牲口一般托庇于其他国度!

她看到有人族王朝,数千年来励精图治,纵横捭阖,最终成就皇朝。

然后便被域界之中诸多其他种族皇朝,群起而攻,国祚崩碎,文明不存!

……

如此光影,密密麻麻悬浮在虚空之上。

怒焰大将姬浅晴眼眸圆睁,神色僵硬,不知所措。

数十亿太苍生灵如遭雷击!

无数太苍子民俱都落泪。

无垠蛮荒人族的现状,令他们骨子之中,都迸发出一股庞然的怒火。

这一股怒火,通过神夏玄碑规则之力,被收集而起,化作一条滔滔长河。

怒火长河汹涌澎湃,几欲挣脱神夏玄碑的束缚,降临大地。

想要化作灭世的天洪,将这一片人间,俱都冲毁,想要将这一座世界,淹没崩灭!

在无数太苍人族低声恸哭之下。

神夏玄碑周遭悬浮着的光幕景象,也都逐渐消失不见。

神夏玄碑上镌刻者的太苍二字,也溶于神夏玄碑之中。

神夏玄碑不断缩小,继而落在大地之上,融入大地之中消失不见。

可是纪夏这一尊神夏玄碑的主人。

却能够清楚的看到,一座无形的天碑矗立在太苍大地之上。

其上散发着无法形容的道妙气息。

太苍国境之内,因为一座神夏玄碑,拥有了天大的造化!

“自此之后,太苍在天地的感知中,便是一座帝朝!我太苍人族,自此也是帝朝种族。”

纪夏远望着无数低声痛哭的太苍生灵,眼中是炙热的希望。

“我太苍终将成为人族的庇护之所!

而我太苍生灵,也将人人如龙,成为掌御天地的主宰!”

“人人如龙!龙者,非真龙、龙族也。

龙!而是一种精神,一种盘踞世间,睥睨无垠的民族精神!”

——

元鼎一百七十一年。

太苍神夏玄碑立,神夏玄碑伟岸规则力量,让太苍自此之后,能够与帝朝同秩。

最直观的改变,便是太苍国境之内,太苍阵营中的生灵,能够轻易感知到的灵元暴增。

他们就仿佛畅游在灵元海洋之中,到处都是浓稠的灵元,到处都是纯粹的奇异力量。

新生的孩童,在灵元海洋之中出生。

太苍数十亿子民,则沐浴在灵元海洋之中。

他们的天赋、寿命、体质、血脉,都因为如此浓郁的灵元,而无时无刻被蕴养,被提升。

太苍寻常生灵的修行速度,就此暴涨。

然而,这并不是神夏玄碑所有的威能。

所有太苍阵营的生灵,修行速度因为神夏玄碑奇异的规则之力,而提升了三倍之多!

大禹神帝姒文命采集无限珍贵奇异的宝物,铸就而出的神夏玄碑,便是如此神奇!

不仅是寻常生灵,即便是极界天河境界的纪夏,也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推演宇阙天庭经的速度快出了许多。

凝聚灵元、炼化灵元、参悟禁制大道的速度,也变得极快。

这是神夏玄碑真正道妙的地方。

不论是普通平民,还是太苍上层的强者。

不论是凡俗存在,抑或天地两级的强者。

他们的修炼速度,通通变为之前的三倍!

如此奇异的效果,让纪夏眉开眼笑。

而润世天云,早就被纪夏从太都虚空收了起来。

他将润世天云,赐予六祸苍龙。

六祸苍龙就会将这件奇异的神物,带到绝晟。

太苍的马甲绝晟皇朝,将因为润世天云,力量开始有脱胎换骨的增长。

而今的绝昇皇朝、四泰皇朝以及凶羊皇朝,都有太苍秘密的支援。

大量的灵金灵器,不断运往这三座国度。

无数灵丹妙药,也让这三座国度的军卒,实力愈发强大。

凶羊和四泰这两个马甲,和太苍本体比起来,显得有些弱小。

可是绝昇皇朝,却在这一百年中,不断强大!

因为这一百年来。

六祸苍龙,洞开了他的规则门庭,将一座座原本属于紫耀天朝的强者,从虚无的所在,拉入无垠蛮荒之中。

而今,紫耀天朝的神泽存在,数量极多,甚至连太苍都要羡慕。

如果不是六祸苍龙没有神树规则约束,整座紫耀天朝所有的神人,也绝对不可能有任何反叛的念头。

那么,哪怕是纪夏,也都要忌惮这一座重生的皇朝。

在如此情况下。

时间也就过的愈发快了。

以往的太苍人族度日如年,生怕日寂的到来。

可是现在,太苍人族对于日寂的感知,几乎已经不存。

日寂不过是天黑了而已。

而且现在,太苍所有城池上空。

都有一座巨大的符文烈日,悬浮在虚空之中。

这些符文烈日,就如同太阳一般有自己独特的运行轨迹。

他们为太苍带来光明,为太苍带来温暖,也为太苍数十亿子民,传递讯号,令广大的太苍国界,被一块小小的传玉所囊括。

而在平日里,这些巨大的符文烈日,则因为暗符上尹提供的符文术法,融入于虚空之中。

根本不会阻碍到太苍生灵寻常的生活。

“这,就是知识改变世界!”

纪夏背负着双手,带着太苍上尹陆瑜,以及纪泽上臣,站在青玉玄舟之上,轻声开口。

从虚空望去,而今的太苍,不论任何一座城池,都十分繁华。

街巷宽阔,基础设施极度完善,熙熙攘攘的城池之中,百姓安居乐业,臣吏各有所司,军伍整备齐全。

密密麻麻的太苍玄轨,联通整座太苍。

而多年以来的太苍风骨塑造。

也在百年之后的今日,有所成效。

太苍几乎所有子民,都已经识字认字。

彻底扫除了“文盲”这种存在。

太苍各类本国典籍,已经多不胜数。

大量的文士涌现出来,让太苍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现在的太苍,在普遍富裕的情况下,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已经不是虚假的故事,而是确实存在的事。

这种高尚美德,在太苍太过常见。

“这五年的太苍社金,医金缴纳的如何了?”

纪夏随意询问着身边的陆瑜。

陆瑜恭声回答道:“尊皇,到今天,就只有七座城池,还没有完全覆盖,我已经从皇庭下达诏令,倘若再不全部覆盖,将会追究主事者的责任。”

“应当如此。”

纪夏背负着双手,轻轻点头:“本来收费就只是一个幌子,为的只是让所有太苍子民,都知道他们已经被太苍纳入避险体系。”

陆瑜轻笑点头:“所有太苍生灵,几乎对于这一项政令感恩戴德。

以目前太苍的发展情况,百三十岁退休,就有太苍皇庭养老,无论任何病症、抑或修行之时出了差错,所有的医疗费用,皆由太苍皇庭负担。

如此夸张的政令,只怕无垠蛮荒都找不出第二座国度。”

太苍生灵虽然身体强健,又经常食服灵米灵泉,加上浓郁至极的灵元浓度,基本没有什么普通病症。

可是这里不是纪夏前世所在的世界。

在规则笼罩之下,也有更多新的疑难杂症。

只是在太苍而今的发展情况之下,许多疑难杂症已经彻底根绝,医疗保险的支出,其实只是极小的小头。

更多的,是养老保金的支出。

当然,因为太苍日益增长的平均年龄。

太苍皇庭,自然也有专门的评估系统,每年推迟生灵享受养老金的年龄。

即便如此,这一项政令,也空前的受到了几乎所有太苍生灵的无限拥戴。

“老有所依,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

这是太苍这一百年来,对于民政问题上的核心要义,在这些事情上,所有城池的城府,绝对不能有任何疏忽。”

纪夏随意吩咐。

陆瑜详细记录在手中的玉笏之上。

一旁纪泽上臣的容颜,也越来越年轻。

他身躯挺立,身上的气质,却和纪夏的威严不同,反而显得十分温和。

他仔细注视着纪夏,感慨道:“尊皇,你在孩童之时,十分顽劣,可是你成年之后,你却如同一轮尘封已久的太阳,迸发出如此炙热的光明。

你实行的这些政令,我翻遍各国典籍,都不曾找到任何的先例。

你却总能够信手拈来,让所有太苍生灵,都佩服至极。”

纪夏听到纪泽夸赞自己,脸上并不倨傲。

噎鸣秘境上千年的修行时光,让他的心绪也更加沉稳。

换做以前,恐怕他又要自吹自擂一番。

纪夏笑道:“如胤前些日子,已经成就神渊,已经赶上上臣了。”

纪泽顿时眉开眼笑:“如胤这个孩儿,从小随你,虽然顽劣了些,可是修行上的天赋,确实并不差的。”

纪夏缓缓点头,又说道:“我准备让如胤前去泰中秘府。”

纪泽脸上的笑意顿时收敛而去。

他思索了几息时间:“如胤天赋确实不错,可是,独掌一方秘府,恐怕还……”

纪夏打断纪泽:“无妨,现在的泰中秘府,其实只是一具空壳,泰中秘府上层强者,早就在上百年前那次朝会之上,被我全部一掌拍死。

现在让如胤前去,不过只是端坐泰中秘府之中,统御四泰皇朝而已。”

纪夏说到这里,又顿了顿:“如胤前去泰中秘府,自然会有祸龙麾下病梅先生先去辅佐。

病梅先生此人气度温和谦逊、深具文豪气息,情操傲骨嶙峋,以矫世道歪风为志业。

他前去年泰中秘府,也能够尽快令泰中秘府那些已经腐朽的人族归于正道。”

纪泽眼睛一亮:“祸龙麾下寂寞侯、人形师、祭天魔龙,以及病梅先生,俱都是令人敬佩的英豪人物。

有病梅先生辅佐如胤,那么如胤也能够成长许多。”

纪泽提及紫耀天朝诸多强者,不禁感叹道:“紫耀天朝能人异士辈出,这样的强者能够归附于尊皇,确实令人欣喜。

纪夏将食指竖在唇前:“嘘!上伯,紫耀天朝事关隐秘,即便是我太苍所知之人也并不多,还需要多加保密。

等到寂寞侯以玄妙之法,让绝昇所有生灵尽数归于紫耀天朝本源。

那么紫耀天朝就可以正式立国,而这诸江平原,也将多一个太苍的夙敌。”

纪泽愣了愣,由衷说道:“尊皇与祸龙的筹谋,却是令我匪夷所思,也令我敬佩至极。”

纪夏微微一笑,并不说话。

他们走下青玉玄舟来到市井之中。

三人轻声交谈,行进在市井之中。

事情中的一切,都令这三尊高高在上的存在,面带欣喜笑意。

市井之后,三人又去了诸多学府,诸多政务府。

他们看到太苍学子勤奋学习,看到太苍臣吏一丝不苟,专于所司。

也俱都大为满意。

三人的最后一站,则是太苍学宫。

“学宫之中,有一位极其出彩的先生,我关注他许久,每次见他,都觉得极为欣喜。”

纪夏走在前面,语气中甚至颇有些期待。

“尊皇说的可是那位恒远先生?”

陆瑜笑道:“我听太苍学宫宿星说过,太苍时常去偷窥这位先生。”

纪夏不满的摇摇头:“皇者的事情,又怎么能是偷窥,我这是暗访。”

纪泽哈哈大笑:“对,确实是暗访,尊皇爱惜人才,也是我太苍之幸。”

他们的身形也始终隐没于虚空。

没有任何人能看到他们的存在。

三尊尊贵存在,一路走到一间极为宽敞明亮的学室之中。

巨大的环形阶梯学室里,一环环、一层层端坐着起码数百位学子。

而先生所在的檀木台阶之上,一位儒雅青年,正面带谦和笑容。

纪泽和陆瑜看到这位儒雅青年,也都点头道:“确实富个人魅力。”

纪夏轻轻摇头:“如今的太苍,万事俱备,可是却还缺了一尊掌控太苍财司的存在。

如今太苍财政,一律由太苍皇庭监管,我在久远的岁月之前,就想要建立一座财司天宫,掌管天下财政事宜。

否则,如此庞大的国度,财政便是一笔烂账,其中不知有多少无端的损耗。”

纪夏的目光落在恒远身上:“而这位恒远先生,便是我看中的人选。”

纪泽和陆瑜一惊。

他们没想到纪夏对于这个学府先生的期望,竟然如此之高。

此时恒远开口道:“章之以物则物重,不章以物则物轻;守之以物则物重,不守以物则物轻。

太苍而今关于物品,关于人力,关于度支,相对来说,对比无垠蛮荒任何一座国度,都要来的健康。

可是如今的太苍,也有一个致命的问题,便是无节制的出口各种货物,容易令诸江平原诸多国度本国产业,受到太苍货物的冲击。

这些皇朝在短期之内,也许不会有什么变化。”

纪夏三人认真倾听恒远所言。

恒远继续道:“可是如果长此以往下去,那么诸多其他国度,本国产业必将会萎缩,必将会破灭。

如此一来,诸多国度国民放弃生产,沦为太苍产业配套,也会失去与‘诸江平原以外国度’的贸易市场。

如此,诸江平原这些国度,财政必将萎靡不振。

他们创造不了产值,无法与诸江平原之外的国度贸易,也就无法获取足够的灵晶和太苍贸易。

太苍不断输出的各种货物,也就变成了一剂猛药,毒死所有能够进行自由贸易的诸江平原国度!”

纪泽和陆瑜并不是什么身为太苍重臣,并不是什么愚笨之人。

哪怕恒远的说法惊世骇俗,可是以二人的智慧,却也能够通过不断咀嚼,发现其中隐含的道理!

他们对视一眼,目光猛然变得难以置信起来。

纪夏脸上的欣喜却愈发浓郁。

他对二人说道:“财政一道,便是如此高深,不输于太苍文道!”

恒远却还在侃侃而谈:“诸江平原国度,本国内无法创造产值,又无法与诸江平原之外的国度贸易,又急需和太苍交易,那么这些种族、国度,也就只剩下一条道路。”

“战争!”陆瑜立刻醒悟。

“便是战争!”

恒远双眼深邃,就好像无底的深渊:“诸江平原将化作大战、掠夺的炼狱!

无数生灵殒命,无数文明消亡。”

“而这……对于目前的太苍来说……绝对不是什么理想的状态……”

“正是如此!”

纪夏身影缓缓显现于虚空,声音醇和,却又自带着无限的威严。

相邻推荐:漫威之怪物猎人大世界原始部落大冒险十万个氪金的理由宠你不后悔飞越泡沫时代致富从1998开始从今天开始不当魔头九天剑主第一赘婿道与碳基猴子饲养守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