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我有一棵神话树 章节

第六百九十四章 绝昇席卷而至

推荐阅读: 至尊仙道 仙王归来 诸天祖师模拟器 泛次元聊天群 御天武帝 寒门狂婿 绝顶保镖 武道战神 史上最强大师兄 鉴宝神医

纪夏沉静看向三尊泰中秘府府主,眼中的情绪没有任何波澜,就好似三尊府主的话语,只是一阵微风,不足一提。

他轻声回答道:“泰中秘府拥有神泽坐镇,在悠久岁月中,也不曾被任何的强盛皇朝发现……想来这一座四泰皇朝早已经成为了泰中秘府的傀儡。”

随着纪夏的话语,他的目光四下巡梭,看着一方平坦山台上,华丽庄严的殿宇楼阁。

“如果泰中秘府是为了秘府安全、隐蔽着想,即便不愿意接纳我太苍寻常人族生灵,太初也并没有任何多余的话语要说。

可是在执掌四泰皇朝的情况下,泰中秘府倘若愿意接纳我太苍稚童,倘若往后太苍真的遭遇了无法抵御的磨难,我仍旧愿意将太苍许多年积累下的财富,尽数赠予泰中秘府。”

不光是三位泰中秘府府主,这一座亭台中,忽然有灵光闪耀,显现出数十尊或年轻、或壮年、或老迈的人族锦衣强者。

他们带着审视的目光,看向纪夏等人。

其中一位华服老者,头发斑白,慈眉善目。

他忽然开口,脸上带着些许僵硬的笑容:“我泰中府阁,财富足以匹敌数座鼎盛的皇朝,区区一座新近登临皇朝的人族国度府库,并不能让我们违反祖制。

泰中秘府,除了在秘府中土生土长的生灵,否则一概不接纳灵府玄宫以下的强者。”

老人话语落下,其余数十尊华服人族俱都点头。

其中也有一些年轻面孔,相继开口。

“大府老说的极是,我泰中秘府人族,血脉高贵,倘若寻常人族生灵步入秘府,只会让我们的血脉更加稀薄。”

“而且,那些弱小人族,不过只是负担,还会增加暴露秘府的风险。”

“太初皇,切莫得寸进尺,我泰中秘府的门槛,并不那般低下,倘若不是念在诸江平原中盛传太苍曾经诛灭一尊神泽,泰中秘府的大门,也必然不会向太苍洞开!”

“这件事不容商议,便是三尊府主愿意让太苍稚童进入府中,我等三十位各姓府老也不会同意。”

……

七嘴八舌的话语中,似乎天生夹杂着一种全然不与寻常人族同族的语气。

让亭台中的气氛更加僵硬了很多。

纪夏环顾眼前这些血脉确实精纯许多,境界也尤为高深,或为神渊,或为远神台的人族,眼中闪过一丝失望。

他微微摇头,轻叹了一口气,这才向上首三尊府主行礼。

“我太苍生灵荣辱与共,太苍诸多强者,也是崛起于微末之中,许多岁月之下,他们始终愿意为太苍献死……而我太苍之所以能够建立皇朝,所倚靠的便是诸多寻常生灵的不断前行。

人族血脉,拥有无限的潜力,即便现在太苍寻常人族的血脉不够尊贵,血脉力量不够强大,但是太苍如果能够不断精进下去,有朝一日,那些被诸位放弃的寻常人族生灵,也能够血脉精纯,也能够强横非常。”

他的话语中,不曾带任何的怨怼之气,只是在平静叙述。

“我理解泰中秘府不救寻常人族,毕竟倘若给秘府增加风险,也是我不愿意看到的事,但是,太初无法理解泰中秘府拥有如此广阔的隐秘之地,拥有如此多的强者,拥有如此多的精妙传承,却不愿意向人族稚童伸出援手。”

纪夏话语至此,眼中终于闪过一丝冷漠。

他的话语也逐渐冰冷。

“既然如此,道不同不相与谋,我太苍强者也会随太苍寻常生灵同生死,倘若真就回天乏术,再另谋出路!”

纪夏几句独白回荡在亭台中。

师阳、危常神色肃然。

向来待人有礼的两位太苍大将,此刻看向亭台中的泰中人族强者,眼神中却带着几分不以为然,几分轻蔑。

泰中秘府三位府主,以及三十位府老,听闻纪夏的话语,面色之上的不耐,愈发明显。

“愚蠢至极。”

三府主仍旧摩挲着手腕上的手镯,两道柳眉之上却怒意勃发。

“放肆!不过是一尊皇朝,泰中秘府麾下皇朝坐拥十五尊神渊,两尊极界神渊,我泰中秘府大府主更是拥有神泽战力,区区一尊新近登临皇朝的人族国度之主,也敢质疑我泰中祖制?”

三府主毫不客气的话语刚落。

师阳听到她语气中的无礼,冷哼一声道:“对我太苍尊皇无礼?你好大的……”

“师阳,不必多言。”

纪夏打断师阳的话语。

他嘴角含笑,对三位府主道:“三位府主,我太苍强者皆尽是有气节,有宏伟志向,想要扬我人族之威的人族英豪,这般情况下,即便入了泰中秘府,只怕也会与三位府主、诸多府老有所间隙。

如此,太初就谢过泰中秘府好意。”

“哼!”

轻纱掩面的二府主冷哼一声,道:“我泰中秘府愿意庇护你太苍强者,只是没想到你这尊太苍皇主,却如此不识抬举,令人发笑。”

纪夏皱了皱眉,旋即眉头舒展开来,嘴角露出一摸嘲讽笑意,心道:“这些人终究是井底之蛙,只想着守着自己的枯井,却不曾想过要开辟出一方崭新天地,这样的人族强者,不足与谋。”

他心绪微动,抬手间一道灵元涌动而出,就想要抹去符玉幻象。

正在此时,却听到泰中秘府三十位府老中,又有几道声音传来。

“这一尊太初皇,太过于荒谬,到了如此境地,竟然还想要庇护那些卑弱人族之民,不可理喻!”

“他们大约还不曾见到过绝昇皇国大军的庞然威势,等到他们得见绝昇大军,心绪崩溃,自然会后悔今日的举动。”

“那我们就静待太苍崩灭,届时就算求到我们头上,神台以下人族强者,也不得入我泰中秘府!”

……

“静待太苍崩灭?”

纪夏耳中听到这些泰中秘府府老的交流,面色终于阴冷下来。

他本来举起的手,悄然放下。

看了一眼方才说话的几位府老,继而看向上首的三尊府主。

大府主面无表情。

二府主眼中仍旧是高高在上、愤怒的神色,好像将自己当做了一尊施加救赎却遭遇背叛的神灵。

三府主感知到纪夏的眼神,冷哼了一声,道:“既然太苍皇主有如此的宏伟志向,想要扬我人族之威,不愿意在生死关头,放弃那些弱小的族民,保留强横的强者,那我,便端坐在我泰中宝殿,看着诸位英勇赴死!”

从三府主话语中,听到明明白白的诅咒之言,纪夏的神色终于冷若寒霜。

他思索了一下,目光环顾三尊府主,询问道:“倘若所有弱小人族都被牺牲,那么我人族又如何不断涌向出似诸位这般的‘强者’?”

“理念不同,无可厚非,往后如同路人便可,可是,诸位为何要将如此恶毒的诅咒之语,加诸到同族国度上?”

师阳、危常、夜主的眼神,已经变得森寒万分。

诸多泰中秘府人族对于纪夏的质问,置若罔闻。

位居最上首,气度最为雍容的大府主嗤笑一声,也不回答纪夏的话语。

他的目光,透过虚空中的符玉,穿梭到了极为遥远的地方。

“太初皇主,如今恐怕不是如同孩童一般,质问我们的时候,你转头看上一看,太苍的大劫来了!”

诸多府老、两位府主的目光也看向纪夏等人的身后。

他们眼里,没有丝毫的痛惜之色。

有的仅仅只是冷漠。

师阳转身。

不需要运转灵眸,他也能够感知到数千里地域之外,一座座庞然巨船,带着沉重万分,好似就要压塌天地虚空的气魄,横渡而来。

无尽的灵元气息,在虚空中构筑出三道异象。

即将落于大泽的落日。

玄色的巨大符文。

一套凶戮至极,强横无双的邪魔巨蚺!

三道异象横立虚空,仿若化为实质。

绝昇大军带着异象来临,天空中的烈阳都被遮掩,天地间就好似一片寂静。

连声音都被这异象的威严镇压,不存!

三千里距离,在这些速度堪比升级后的玄极宝船的灵舰之下,显得极近。

师阳好似能够感知到那些手持天位灵器的绝昇神渊存在,虎视眈眈,看向他们。

甚至那一座最为华丽最为巨大的宝船之中,有数道目光锁定纪夏的青玉玄舟,眼中杀意毕露。

www.huanyuanshenqi.com

“这些目光……都是神泽强者……”

师阳目光微凝。

神色变得极为肃然。

他转头看向纪夏,却见纪夏仍旧负手而立,注视着那三尊泰中秘府府主。

“诅咒我太苍,即便你等是人族府阁,也难逃罪责。”

纪夏轻轻摇头。

三位府主和诸多府老俱都一愣。

哪怕是始终平静异常的大府主,眼中都露出惊讶的神色。

他们的目光再度落在了纪夏身上,仿佛在看一个彻头彻尾的傻子。

“太初,你现在不思逃命,竟然还有骨气、气节问罪于我泰中,且先不提你有没有资格让我泰中秘府承担罪责……难道,拟不怕死吗?”大府主询问。

此间幻象中,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纪夏的感知中。

有惊讶,有讥讽,有嘲弄。

“这真的是我人族同胞吗?”

纪夏心情甚是不好。

他轻轻指了指三十府老中的三位年轻府老,又指了指上首的三府主。

“放肆、无礼!”

有府老斥责纪夏道:“莫要以为你的皇朝之主,就有资格如此无礼,便是在临死之前,你也需要向三府主行礼致歉!”

泰中秘府三府主目光冷然,看向纪夏。

只听纪夏道:“此事事了,我要看到三府主和这三位府老自缚,入我太苍牢天神狱,受百年牢狱之苦,届时,你等咒我太苍之罪责,才得以消解。”

就如同一石激起千层浪。

幻象亭台中,一片哗然!

“区区弱小人族皇朝!放肆!”

“果然,和那些弱小族民待久了,便变得如此愚蠢!”

“如此狂言,这太初眼中没有长幼尊卑,不可饶恕!”

“太苍费尽全力,能斩一尊神泽又如何?我泰中秘府的实力,不是区区一座皇朝能够想象!”

……

一道道斥责之声,几乎要将纪夏等人淹没。

三府主冰冷的目光,就好似一把锐利的匕首,想要刺穿纪夏。

大府主身后的神泽秘藏,在转瞬间变得空前宏伟,遮天蔽日。

无穷无尽的灵元,化作汹涌、澎湃的大泽之水,在神泽之中流淌。

“如果我泰中秘府,不愿意让我秘府三府主和三位府老受牢狱之苦,太初皇主,那又该如何?”

大府主面容姿色无双,威严也仿佛无双。

她话语出口的一瞬间,就好似变为一尊无敌的恐怖存在,浩瀚的威严,化作重重的异象,在她身后浮现。

纪夏直视泰中大府主,眼神冷漠已经全然消退,再次化为宁静。

他身上的玄色衣袍,无风自动,侧头询问道:“大府主,你觉得受百年牢狱之灾好,还是丢了项上人头好?”

场面顿时变得极为寂静。

众多府老哪怕识海旷阔,端在时间中,好像也无法消化纪夏的这一番话语。

轰!

不过瞬息。

三位府主,诸多府老身上涌动出浓郁的杀机,道道充斥杀意的目光,落在纪夏身上。

正在此时,师阳向前走出一步,冷漠道:“如此眼神看我太苍太初尊皇,在场的所有存在,都要入我太苍牢天神狱走上一遭!”

“太初尊皇,你还是暂且逃命去吧。”

杀机昂然的三府主突然开口,语气讥讽:“否则绝昇大军冲击而至,我想要兴师问罪,只怕也没有机会了。”

纪夏好像浑然不在意三府主话语中的讥嘲。

他终于转身。

远处绝昇大军带着阴影,席卷而至。

灵舰上。

一尊尊挺拔、气机锐利、目露凶光的绝昇军卒,昂首挺立。

一尊尊披甲强者,散发出的威势,能够令山岳崩塌。

数十道神渊秘藏虚影,映照在虚空中,就好似空间被一道道神渊吞噬。

此刻,在绝昇强者眼中,并无泰中秘府幻象的存在。

从走在最前的宝舰中,走出一尊身姿挺拔,气息如渊的白面文士。

他一步步走向虚空,脚下一座落日显现,托住他的躯体。

整座天际,都被落日的余晖染红。

白面文士轻轻扇动手中的折扇。

道道灵光迸发而出,凝聚成为一座英伟的上皇。

正是绝昇尊皇的灵光虚影。

他冷漠凝视着纪夏,一道神识落入纪夏的耳中。

“你的躯体,是我的了。”

相邻推荐:漫威之怪物猎人大世界原始部落大冒险十万个氪金的理由宠你不后悔飞越泡沫时代致富从1998开始从今天开始不当魔头九天剑主第一赘婿道与碳基猴子饲养守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