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我有一棵神话树 章节

第六百二十三章 琉砚上岳【大章】

推荐阅读: 至尊仙道 仙王归来 诸天祖师模拟器 泛次元聊天群 御天武帝 寒门狂婿 绝顶保镖 武道战神 史上最强大师兄 鉴宝神医

潮海域不同于百域其他域界。

这座域界十分辽阔,甚至比以土地宽广著称的旬空域,都要辽阔出数倍有余。

但是这片域界中的种族、国度、生灵其实并不多。

原因在于,占据了潮海域八成地域的,是一座名为生潮海的内海。

内海之上,有无数的岛屿。

这些岛屿中,就栖居了很多生灵,他们建立国祚,发展文明,不断传承。

潮海域西边,有一座方圆数万里的岛屿。

数万里,其实称之为一片小大陆也不为过。

这座岛屿不同于其余种族的栖息之所。

它在无数周边岛屿眼中,并不存在。

因为周边生灵,无论是出海还是战争,亦或狩猎海兽,都无法感知到这片地域不算小的无名岛屿。

也有生灵,偶然也会得见一片辽阔而翠意盎然的无名岛虚影。

他们也只当是海市蜃楼,并不去理会。

但就是这座“看不到”的无名岛屿中。

曾经有一座人族上岳存在。

便是师阳前去报信的人族琉砚上岳。

甚至在这座无名岛屿上,谨慎的琉砚上岳也仅仅占据了一隅之地。

栖居了数百万人族子民。

因为琉砚上岳的有意为之,无名岛屿原住民中也有弱小王朝存在,可是他们不知道岛屿之外是什么样的广阔世界,也不知道岛上那片高耸、庞然山岳之中,隐藏着什么样的隐秘。

但是在绝昇皇国众多强者眼中。

曾经悄然在无名岛屿栖居了数千年,将整座潮海域,乃至整座三山百域都蒙在鼓里的琉砚上岳,其实并不算太过强大。

于是绝昇皇国那尊年轻、天赋鼎盛、身负灵体的绝芜皇,亲自带着强者前来,镇压了琉砚上岳。

在绝芜皇眼中,那一场琉砚上岳覆灭之战,不过只是一场历练之战。

甚至绝昇皇国中的诸多强者,都不曾前来。

而今这座无名岛屿上,琉砚上岳的隐匿大阵,仍旧在不断运转。

只是大阵原本庇护的上岳已经不复存在。

诸多各色强者从一座门庭宝物中走出,屠戮了琉砚上岳数百万生灵。

神通修士也被他们斩杀了半数之多。

至于驭灵、灵府、神台、乃至神渊强者。

此刻却都被困锁在一座斑驳巨大的青色塔型建筑中。

这座青色宝塔十分庞大,从上到下,分为五层。

第一层最为宽阔庞然,其中关押了数十万的琉砚上岳神通修士、军卒。

这些人族神通,被一道道灵元枷锁捆缚在灵金柱子上。

他们神情痛苦至极,扭曲至极。

却也萎靡至极,虚弱至极。

痛苦的哀嚎,对他们而言也仅仅只是奢望。

仔细看去,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些人族修士的眉心、太阳穴中,都被刺入了黑气萦绕的灵针。

www.mimiread.com

这些灵针似乎蕴含了可怕的力量。

不仅将他们的灵轮压制。

也将他们的灵元尽数锁死。

与此同时,似乎也在不断催发某种奇异的力量,让这些修士的灵轮不断运转,炼化灵元。

灵元被炼化之后,则通过两根灵针,传导出体外,经由灵阵力量改造这些灵元,继而化为一颗颗翠绿色,非常美观的宝珠。

这些灵针有个极为朴实,开门见山的名字。

导元针。

存在的意义再简单不过,便是镇压、削弱、利用这些血肉之躯。

继而不断产出灵元宝珠。

这些灵元保住便与灵晶一般,内蕴灵元,可以用于修炼,也可以用于流通。

越是强大的修士,产生的灵元宝珠品秩便越高。

其中蕴含的灵元也就越多。

五层青塔。

第一层关押神通修士、第二层驭灵、第三层灵府、第四层神台。

不论是何种境界的强者,处境都无处而至。

便是虚弱的挂在柱子上,被导元针不断的压榨。

直至死亡。

短短二十五年时间。

已经有八成的神通修士死去。

驭灵境界的上岳人族强者也损失惨重。

甚至灵府存中,也有无法坚持,而死于非命的。

只有宝塔第四层的神台强者,还在苦苦支撑。

他们被种入眉心、太阳穴的导元针,品秩明显极高。

甚至捆缚他们躯体的,也不是简简单单的灵元锁链,而是一种极颠上玄器。

这些神台上岳强者中,有男有女。

他们都面色麻木、绝望。

有些人在闭目等死。

有些人在微微颤动。

在这等大恐惧面前。

即便是心智坚定的神台存在,也要从心底迸发出绝望。

无法避免。

“又有新的强者前来上岳,而且其中有五位神渊……十余尊神台。”

一位身穿染血的甲胄,脸上有一条狰狞疤痕的上岳将军,语气虚弱无力道:“他们久居第五层青塔,一定是在昼夜折磨岳尊大人,逼问姜初大人……”

又有一位人族老妪道:“已经坚持了数千个日日夜夜,我也乏了,岳尊大人、姜初大人就该说出上岳秘楼的位置,说出凰梧秘境的联络法门,这样我们最多一死……”

“哼!”

一位始终闭目,看似已经坚持不住的上岳女修忽然抬头。

她冷视人族老妪道:“你坚持不住,就应该将凰梧秘境的同族置于险地?”

人族老妪微微一怔,旋即叹了一口气。

她侧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巨大灵金柱子,道:“倘若我还有力量,我便是死绝也不愿意连累其余同族。”

“可是现在……

我太痛了……”

老妪面色颤动。

表情忽然狰狞起来:“导元针入体,我只觉得我的灵府、我的神台,都被冰冻、被焚烧,这种痛苦就好似往我的血肉中,种下恶弑蛆虫,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而今,我只盼望岳尊大人和姜初大人说出琉砚秘楼的所在,然后那些神秘国度的强者就此罢休,不再追问凰梧秘境!

这样,我就能死了!

这样,我也不是人族的罪人,凰梧秘境也得以存续……”

老妪躯体剧烈的颤抖。

那之前喝骂于她的女修沉默。

良久之后,老妪的躯体才缓缓平静下来。

可是她的痛苦并没有消退。

仅仅只是因为控制住了情绪,强行用意志压下了失态的表现。

而那女修,沉默的看了老妪一眼,继而艰难抬头,看向上方。

第五层青塔中的景象。

与神台上岳修士所猜测的景象,出入极大。

第五层宝塔中,赫然有高山流水,有绿林清泉。

又有许多珍奇美艳的花卉盛开,许多无害可爱的小兽徘徊。

清泉绿林之间。

有两座青竹楼阁。

一大一小。

远远看去,这片美景,就好似隐世的神人栖居之所。

美不胜收。

此刻,从大一点的青竹楼阁中。

传来觥筹交错的身影。

进入楼阁,先是一座宴厅,也十分雅致。

楼阁中,七道身影正在饮宴。

他们面前满是美酒佳肴,又有无名岛屿王朝中掳掠来到贵胄少女歌舞。

也会一道难得的景象。

坐在上首的,是一位身着白衣衣衫,丰神俊朗,气度无比尊贵的青年。

他高居上首,眼中满是谦和、温煦,手中还举着一杯美酒。

而下方又有一左一右两排身影。

左边四位气息如渊的存在正在端坐饮茶。

四人中位居最前的,是一位满身符咒的老者,正专心致志看着厅中歌舞。

四人对面。

正是一老一少,一男一女两尊强者。

如果纪夏在此,就能够轻易的认出,这两尊强者的身影,曾经出现在师阳最后传来的信件幻象中。

幻象中,那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和此刻面容苍白,眉头紧蹙的女修,一同抗击绝昇皇国强者。

当时从幻象中,纪夏清楚得见这两位人族强者的强大。

有不少绝昇皇国强者死在他们手中。

这一老一少,正是琉砚上岳岳尊,以及他的女儿姜初。

他们是琉砚上岳中的至强存在。

两位都稳居神渊境界,战力不凡。

可是他们两人,眼神平静没有波澜,似乎是在掩饰一些蕴藏在心底深处的情绪。

上首白衣强者举杯,看向岳尊和姜初。

他的笑容十分柔和,道:“两位这许多时日,在这青竹阁楼中,可曾住的习惯?”

主厅中的歌舞不停。

白发岳尊看向那白衣强者,语气没有波澜道:“桀旭王,还请直言来意。”

名为桀旭王的白衣强者微微一笑道:“我的来意,岳尊大人岂能不知?”

“呵呵。”

脸色苍白,却没有一丝柔弱的英武女修姜初忽然冷笑一声道:“桀旭王,你又何必如此煞费苦心?

想来是知道了我们不惧你们的刑罚,所以又想要怀柔应对我们,想要我们说出秘楼所在,说出凰梧秘境联络秘法……”

说到这里姜初忽然撩起乌黑头发,露出导元针,道:“不必再惺惺作态,只要我们眉心导元针还在,你如今的所作所为就像是个笑话一般。”

岳尊默不作声,低头冷眼看着桌案上的菜肴。

桀旭王听到姜初的话语,眼眸深处有寒光闪动,但是他的面容上却没有半分的愠色。

他一如既往柔和道:“万事万物必然有其规律,只要掌握了其中的规律,那么就没有解决不了的困难。

岳尊、姜初,我答应你们,只要你们交出我想要的讯息,我不仅可以饶过你们,甚至可以绕过所有上岳中还存有生命的人族修士,你们如果不信,我可以立下陆父之约。”

桀旭王想了想,又认真补充道:“你们何不想一想,我绝昇皇庭与你们人族无冤无仇,我绝芜尊皇也和两位没有任何仇隙,我们之所以对琉砚上岳出手,不过是想要求取财宝而已,你们用财宝换取残存者性命,这样一笔买卖,难道做不得吗?”

姜初还未说话。

岳尊忽然抬头道:“我姜式奉命掌管秘楼,那么想要从我们口中获取秘楼所在,那是绝无可能的事。

桀旭王不如早些将我父女二人杀了吧,也好过在此空耗心神。”

桀旭王面色终于变得略有些僵硬。

他不假思索忽然伸手一划。

虚空中出现一道光幕,光幕有分出四块,每一块光幕上都是青塔四层中,那么人族修士的惨状。

姜初得见那些人族修士痛苦至极的模样,眼中怒意凛然,杀意沸腾。

她紧紧盯着桀旭王,眉头紧皱,毫不掩饰自己散发出来的杀意。

白发岳尊却冷眼看了一眼光幕,便低头饮茶,没有任何反应。

“你们看这些人族修士,如此痛苦如此煎熬。”

桀旭王道:“你们身为琉砚上岳领袖,明明能够救他们一命,为何还要如此固执?

他们敬重你们,爱戴你们,你们便如此回报他们?”

姜初目光似乎要喷出火来。

白发岳尊却无动于衷。

他甚至长笑出声道:‘‘他们能够安然在琉砚上岳中度过十年、百年、千年,便是受了天大的恩惠,如果没有琉砚上岳,他们早就已经埋骨黄土,乃至骸骨都已经不复存在!

就算而今落入如此境地,他们也不亏!”

桀旭王顿时脸若寒霜,想了想又道:“既然不能说出秘楼所在,说出那座人族秘境的联络法门,我也饶你们不死。”

岳尊讥笑般看了他一眼,道:“那位来自凰梧秘境的强者,被你们的尊皇一口咬去了头颅,身死魂散,凰梧秘境的联络法门除了他没有人知晓,我又如何告诉你?”

轰!

主厅中,一道庞然气息骤然勃发。

一座神渊跃出,将这座青竹楼阁,这片翠意景象,这方美景全部撕碎,成为虚无。

下方四位绝昇强者之中的一位,忽然化为一只长角的魔怪,将诸多不知所措停住歌舞的王朝贵胄少女一口吞入口中。

狞笑道:“敬酒不吃吃罚酒,岳尊老儿,你且睁眼看看这里!”

岳尊恍惚间四下看去。

却见一座城池遗骸映入眼帘。

入目景象残酷至极,残忍至极。

岳尊眼神仔细巡梭,突然流下两行血泪!

相邻推荐:漫威之怪物猎人大世界原始部落大冒险十万个氪金的理由宠你不后悔飞越泡沫时代致富从1998开始从今天开始不当魔头九天剑主第一赘婿道与碳基猴子饲养守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