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我有一棵神话树 章节

第六百一十六章 古星圣体【5K字】

推荐阅读: 至尊仙道 仙王归来 诸天祖师模拟器 泛次元聊天群 御天武帝 寒门狂婿 绝顶保镖 武道战神 史上最强大师兄 鉴宝神医

这一次,当无垠蛮荒天穹中,有无尽的力量蔓延出来的时候,纪夏已经从修行状态退出。

他能够清楚的感知到体内的五星血脉,在沸腾,在澎湃。

似乎是为了迎合虚空中逐渐弥漫出来的浩然威势。

纪夏眼中大日运转,穿越无数距离,向秘境之外的虚空看去。

“嗯?没有任何异象出现?”

纪夏出乎意料,他微微皱眉。

“但是虚空中不断传来的,令人悚然的力量,在不断倾泻而下,就好似有灵元天河冲击下来。”

纪夏分外疑惑。

他左右看向其余众人,杨任、白起、张角,一众神台都没有任何反应。

“这股力量充斥了玄妙,好像是在和我的五星血脉直接映照,所以其余众人根本感知不到。”

他略微明白了一点。

低头想了想,他骤然抬头。

体内辰星君法相、岁星君法相、镇星君法相几乎在同时张开眼眸!

他们面容威严,气势澎湃,仿佛是高高在上的神灵。

三尊星辰星君法相的神眸中,又有光芒乍现,透过纪夏的大日灵眸,倏忽间绽放而出。

纪夏眼中的镜像,忽然大变!

当他再度看向虚空。

虚空中,五颗巨大古星虚影,缓缓从天穹中下沉而来。

太白、岁星、辰星、荧惑、镇星。

五颗古星,充斥苍茫、古老、神秘的气魄,让纪夏瞳孔一缩。

“这些星辰相辅相成,神威融合在一起,甚至能够和神灵黑天的威势,相提并论!”

纪夏震撼于星辰爆发出来的恐怖如同神灵的威压,而五颗古星,却突然闪耀光华,无声映照大地!

光芒顿生,虚空中,也开始凝聚出三道虚影。

这三道虚影,栩栩如生,身穿华服,头戴高冠,看起来尊贵非凡。

他们齐齐低头,视线与纪夏的视线相撞。

刹那间,纪夏仿佛跨越无数时间、无数空间。

他识海澎湃,一丝神识化为纪夏神识化身,飞升而去。

飞出上乾宫、噎鸣秘境、太苍。

升到无尽高空中。

无尽高空中,纪夏和三尊星辰星君虚影平视。

他身后太皇黄曾天云霞叠嶂、横铺虚空,其中无数明悟翻涌,仿若一处神境。

恍惚间。

岁、辰、镇三尊星君,周身忽然有无法想象的力量涌出。

向纪夏齐齐一拜!

轰!

轰!

轰!

三尊星君一拜之下。

纪夏只觉得自己体内,泛着金光的星辰血脉中,又奥妙的规则融入进来。

让他身上散发出莹莹光芒!

“我的躯体、我的血脉、我的天赋都在被这股星君下拜之力改造!”

这股力量太过浩瀚,下拜之力冲击向纪夏的躯体、识海、体内秘藏之时。

纪夏只觉得自己的辰星无神典、镇星不朽身都在层层擢升。

不过短短几个刹那,两门玄妙功法,都已经被提升到了第三重境界!

“我识海中的所有灵识,已经全部化为神识。

我的躯体也变得璀璨万分,能够力拔山河!”

纪夏心中对于星君一拜之下,提升的力量,有了清楚的认知。

与此同时,岁星狱剑其后的剑式也不断涌入纪夏的脑海中。

岁星狱剑,共计七道大剑式。

侵星、岁星、星坠于野、星悬宙宇是纪夏已经得以传承的四式剑术,威能一重比一重可怕,一重比一重强绝。

其后三式原本纪夏丝毫没有头绪,但是这一次,当岁星君虚影下拜于他,他脑海中,映照出一层层岁星狱剑剑术。

从第一式侵星,一直到最后一式破星狱大剑术,完完整整的出现在纪夏的意念中。

让纪夏我对于剑术的明悟暴涨!

仅仅一刹那,从虚空点点星光中,纪夏就已经得到了巨大的进境,让他自身的力量,再度变得强大无比。

“三位星君为什么要拜我?”

力量强大的同时,纪夏心中也满是疑惑。

三位星君虚影,在无垠蛮荒中,通过一种玄之又玄的力量,投影而来。

投影中蕴含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力量,但却因为某种更加玄妙的规则之力,这些力量完完全全被隐藏起来。

如果不是纪夏体内的三尊法相张目,便是他的大日灵眸都无法看透这股伟力。

也无法让他的血脉之力擢升,让他变得更强。

纪夏神色中满是疑惑,他凝视三尊星辰星君虚影,想要从他们这里,得到一些隐藏在万古历史中的隐秘,想知道久远的年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但是三尊星辰星君虚影,却完完全全没有任何情绪表露出来。

他们就像是三尊傀儡,定定望着纪夏,目不转睛。

眼中没有任何的情绪流露。

纪夏想了想,他的神识化身退后一步,双臂打开,继而双掌相合,向三尊星辰星君虚影行礼。

“承蒙三位星君屡次赐下机缘,纪夏在此道谢,也为无垠蛮荒无数人族子民血脉复苏,而答谢三尊星君。”

纪夏郑重道:“纪夏不知三位星君和人族有什么渊源,我而今力量孱弱,尚且无法接触更高层次的隐秘。”

他说到这里,深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但是我在不断前行,不断变强,总有一日,我会亲身踏上三座古星,去看一看古星中究竟埋藏了什么样的秘辛。”

纪夏说完,再度向三位一拜。

“我身受古星血脉,今日拜了拜辰、岁、镇三位星君,自然也要拜一拜荧惑、太白两尊星君,倘若是我猜错了,荧惑、太白不曾诞生星君,那我这一拜,就拜荧惑、太白两颗古星,古星恩德纪夏铭记。”

他语调缓慢而真挚。

行礼之后,他凝视三尊星君,忽然福至心灵,有所明悟。

于是他高声道:“还请三位星君,赐无垠蛮荒人族以机缘。”

轰!轰!轰!

再度有震天的声音在纪夏耳畔响起。

三尊星君虚影仿佛听到了纪夏的话语,他们在眨眼间,化为无数星光。

每一颗星光都弥漫在虚空中,须臾消失。

这一刻。

无数生灵俱都没有任何感觉,也没有感知到任何异样。

但是无形的星点,化成一轮轮闪耀得星辰,照耀出无尽的无形光芒。

无形光芒之中似乎蕴含了难以为人理解的力量,照耀大地。

甚至穿透诸多建筑、诸多宝地、诸多洞府。

无垠蛮荒无数人族,都尽数沐浴在无形光芒中。

他们没有任何感觉。

但是。

他们躯体中流淌的血液,却在流淌中,带起一缕缕金光。

金光之下,他们脸上神采遍布,他们的思维运转的更加快速,他们的天赋也在被拔升。

甚至,他们的躯体也被血脉中的金光改造,原本根本无法感知灵元、开辟雪山的人族生灵,将在不远的未来,感知到灵元,开辟出雪山。

纪夏成就太皇黄曾神台。

三尊星辰星君虚影显化,再度让无垠蛮荒中,无数的人族收益。

得益于星辰星君的浩然伟力。

也得益于太初王纪夏的浑厚气运。

如果最开始没有纪夏觉醒岁星血脉,也就不会有其后的三次人族血脉复苏异象!

当星辰星君化为的光点星光,照耀纪夏的躯体。

纪夏明显的感知到了体内脉络中的一阵阵悸动。

难以言喻,却又蕴含了未知的力量。

“我的天赋自此,再度有了极大的提升。”

纪夏闭目,细细的感受从血脉中传递而来的血脉力量。

“只要我身处于无垠蛮荒,冥冥中自然有无形的星光照耀于我。”

“我将无时无刻行走在变强的道路上,我的修为进度将一日万里、十万里、千万里!”

“这便是古星的传承,这便是当星辰血脉浓郁到一种境界时,成就的……”

“古星圣体!”

纪夏的神识化身,静静站在虚空中。

他的躯体也端坐在上乾宫殿宇中,没有运转任何功法。

但来自未知所在的灵元力量,却在不断翻涌,不断被他的躯体炼化。

而且炼化的速度,让纪夏自己都暗暗心惊!

“古星圣体,除了三尊星君坐镇秘藏、识海、心脏,随时随地张目之外,修行速度极其恐怖,根本无法揣测。”

纪夏神识化身走下虚空,回到纪夏识海中。

身后的太皇黄曾神台,也骤然消失不见。

“而且不管是我的领悟力、明悟力都提升了数倍有余,如果我能够再次见到天庭盛景,再度见到黑天真身—那片漆黑天穹,我一定能够明悟更多的天庭大道、天地规则。”

纪夏暗暗可惜。

当他睁开眼睛,看到上乾宫中已经人满为患。

太苍神台强者尽数到场。

他们分立两旁,凝视着纪夏,眼中有清晰的不可思议。

“尊王才晋入灵府多久?不过成就了一座灵府,就能够如此快速的晋入神台?”

秘龙君哭丧着脸道:“我是天生的魔胎,生而神台,但是这么久了,我却仍在近神台徘徊,王上这就已经追上我了?”

他身旁的朝龙伯虚影轻轻摇头道:“你猜错了。”

秘龙君一喜:“难道尊王晋入的神台,是假的?”

朝龙伯低头看了一眼朝龙伯:“秘龙君,你猜错了,你的神台和尊王的神台,根本无法相提并论,而且我能够感知到尊王的神台品秩极高,到了我等根本无法揣测的地步,甚至他晋入的并不是近神台境界,而是远神台!尊王的下一步,将是神渊境!”

秘龙君脸上的喜色顿时垮了下来。

他偷偷瞪了白起和迟渔一眼,口中嘟囔道:“如果不是你们打坏了我的孕魔体,让我先一步靠着灵金出世,我的底蕴一定没有如此薄弱。”

白起脸上笑意盎然,看了秘龙君一眼。

秘龙君顿时打了一个寒颤,心虚的吐了吐舌头。

张角看向纪夏,忽然向纪夏行礼,道:“不知能否让我们清楚的看一看尊王的神台?”

纪夏让张角免礼,笑道:“我的神台是观想一处神秘至极、尊贵至极、浩瀚至极的所在铸就出来的,即便你们不说,我也想要让你们看看。”

迟渔和阙乐有些不解,面面相觑。

迟渔神识传音道:“尊王向来自信,他应该对自己的神台极为满意,想在我们面前炫耀一番。”

阙乐不自觉的点点头,神识回道:“不过看一看尊王的神台也好,看一看他的神台,我们也能知晓天外有天的道理。

姬将军不就是因为见到了尊王的万丈灵胎之后,备受鼓舞、启发,知道了不能够坐井观天的道理,从此她的天赋不断精深,力量不断强大,现在已经到了灵府玉都的境界。”

迟渔也感叹道:“姬将军的天赋,在太苍人族之中,确实出来拔萃,没有几个人能够和她相提并论。”

正在两人用神识窃窃私语时。

纪夏想了想,头顶忽然有一座魔莲法坛升腾而出。

其上的九尊近神台强者从法坛玉台上走下,褪去漆黑色泽,恢复躯体、面容,走下殿来。

www.huanyuanshenqi.com

纪夏看着这九尊魔莲尊者,目光又在巨冶王和悬鹤之间来回巡梭。

迟渔见状,十分不解。

“尊王真是的,竟然想要在魔莲尊者面前炫耀自己的神台……”

她思绪未完,只听纪夏道:“你们虽然化为魔莲尊者,受我驱使,但是你们对于修行的进境、明悟却不曾停滞。

今天我就准许你们看一看我的神台,也算是你们几次为太苍赴死的赏赐,能够有多少收获,还要靠你们自己。”

九尊魔莲尊者沉默不语,向纪夏恭敬行礼。

纪夏仍旧端坐上首。

须臾间。

上乾宫殿宇中,骤然变得无比深邃宽阔。

诸多太苍顶尖强者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身处一座无垠虚空。

这座虚空,仿佛是一座瑰异的天穹。

天穹中,不断有金黄气息弥漫出来,尊贵到了极致。

也有一朵朵数不尽的云霞,从远处飘来,神妙非常。

又有道音轰鸣,似乎在称赞这片天穹的妙不可言。

众人在震撼中,仔细看去。

却见!

却见这座天穹中,弥漫着许许多多高声的明悟。

又看到一方方神法、玄术在天穹中展露声势,似乎与生俱来。

甚至其上,一座辉煌神庭,在傲然矗立。

殿宇璀璨,宫阙无双,令人眼花缭乱。

如此异象,即便是杨任,心中都不断有震撼的情绪涌动。

“尊王观想我记忆中的太皇黄曾天,但却能够补足我记忆中,对于太皇黄曾天的简单遗漏,进而演化出这许许多多神法、玄术,以及诸多明悟……这个主公,确实有正神之姿。”

他在心中称赞。

而其余众多太苍顶尖强者,则已经完完全全沉浸在纪夏的太皇黄曾神台之中。

“这式震雷天神咒是什么传承?比起大神通更加强绝,乃是一道不折不扣的玄术!”朝龙伯如痴如醉。

“嗯?空极七十二法?能够压榨出躯体中,潜藏的底蕴?”秘龙君小眼睛闪闪发亮。

“控灵大玄术,这与我的驱灵族天赋极为契合。”

阙乐喃喃自语:“原来尊王不是为了单纯的炫耀神台,他这座神台为何这等伟岸玄妙?蕴含了如此之多的神法、玄术!”

迟渔也深深点头:“神法、玄术参悟起来极为艰难,但以前我太苍,甚至三山百域中都没有神法、玄术传承,尊王这一次真是解了我等燃眉之急。”

“参悟困难也无妨,神法、玄术这种强大神通,只需要通晓一种,战力就能够提升不知多少,多了也是无用,参悟不过来。”

玉藻前笑意盈盈。

尽管她身为白面金毛九尾狐这种神兽,脑中的神兽传承以及血脉力量已经极为珍贵,不必神法、玄术弱上多少。

但是这样的机缘摆在她的眼前,她也在倾力寻找合适的神法玄术,想要兼修。

张角和白起却不同于其他太苍强者。

他们紧盯着太皇黄曾神台中的玄奥明悟,似有所悟。

只见张角气息流转,太平古书显现而出。

他疯狂在其上奋笔疾书,似乎在记录什么。

白起身后则由血海翻涌,无数墓碑、头颅沉浮,又有万古尸海若隐若现,与血海交叠。

他体内秘藏在疯狂运转弑生典。

消化出鹤之战中,弑生典吞噬的力量。

以前沉积其来,只能够慢慢吸收消化的杀戮力量,也在此刻被疯狂搅碎,融入到白起的秘藏中。

纪夏环视众强者,满意点头。

“这一次,太苍众多强者的战力将再度提升,甚至……”

他看向张角和白起:“白起和张角,最多只需要十几个蛮荒年就能够突破,进入神渊。”

“无垠蛮荒无数神台,穷尽三千年寿命,都不曾接触神渊边缘,甚至只有一部分才能过晋入远神台。

可是我太苍神人,即便算上润世天云、噎鸣秘境两种神物的效果,也仅仅只需要几百年时间,就能够从神台成就神渊……

世间诸多皇朝、帝朝,又能够有几座,可以和太苍相提并论?”

纪夏眼中忽然有寒芒闪过:“等到他们二人成就神渊之时,就是绝昇皇国强者,彻底从百域死绝之日。”

他思绪及此,不由心中更加火热。

他自己也观想太皇黄曾神台,仔细明悟其中的种种玄妙神法、玄术,消化其中的无穷奥妙。

“有了太皇黄曾神台上的神法、玄术,我终于不需要在通读三山百域诸多神通典籍了。”

纪夏极为轻松的吐出一口气:“那些所谓的大神通,和太皇神台中的神法玄术比起来,不过只是萤火,不值一提,等我尽数明悟这些神法、玄术,只需要一眼,就能够彻彻底底明悟那些大神通。”

他感叹了一番,正要埋头研习法术。

突然间。

他感知到自己仍在紫犀扳指中的一只玄方袋中,有所异动。

纪夏挑眉。

那只玄方袋中,正是三千三首猎暮狼种。

相邻推荐:漫威之怪物猎人大世界原始部落大冒险十万个氪金的理由宠你不后悔飞越泡沫时代致富从1998开始从今天开始不当魔头九天剑主第一赘婿道与碳基猴子饲养守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