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我有一棵神话树 章节

第六百一十一章 口吐芬芳的尊皇【5K字】

推荐阅读: 至尊仙道 仙王归来 诸天祖师模拟器 泛次元聊天群 御天武帝 寒门狂婿 绝顶保镖 武道战神 史上最强大师兄 鉴宝神医

这位黑衣华服的少女,纪夏并不陌生。

在八年前,太苍尚未用元鼎年号纪年的最后一个日寂,伏梁死国从秘境门庭中现世,百域之地中,他们都建立起阴影城池,十亿伏梁阴影子民聚集于这些城池中。

而旬空域煞灵山,则不同于其他域界。

这里没有阴影城池。

只有一座白骨王城。

乃是伏梁死国的国都,宏伟、震撼,而又充斥阴森可怖的气息。

就在不久之前,从这座白骨王城中,还走出无数阴影军士,又有伏梁死国顶尖的强者混杂其中,将旬空域几近屠戮一空。

就只有太苍、大符、猫耳等国度免遭其难。

伏梁死国降临的时候。

纪夏通过符文影像,清楚的看到过这位黑衣少女。

她当时坐在一只黑色阴影神鸟躯体上,被伏梁死国诸多强者簇拥。

而且她周身也散发着浩瀚的伟力,令人悚然。

今天。

纪夏赫然看到这位阴影少女,悬浮于太都之前,眼神平静,紧盯着太都。

甚至她的目光,似乎也能够穿越无数的距离,来临太先上庭。

纪夏心中不住泛起忌惮的情绪。

“这位阴影少女,能够无视骸骨秘物,进入太苍?”

他心头愕然。

溯源灵坛追溯骸骨秘物本源,知晓了骸骨秘物上,夹杂的秘境规则。

除非等到死国将要回归亡守秘境的时刻,否则,受秘境规则的影响,这些伏梁阴影,并不会靠近亡守归门。

而骸骨秘物,正是亡守归门的碎片。

他心中浪涛翻涌,但是面色却丝毫不改。

纪夏站起身来,走出上乾宫,有王驾玉辇在上乾宫前等候。

登上玉辇,出了噎鸣秘境,回归太先上庭太和殿。

于此同时,神识倾泻而出,急速驰向太都之外。

“前辈既然来了太都,还请入我上庭一晤。”

哪怕这位少女看似极为年轻,甚至面容还有些稚嫩。

但阴影少女,最低也是一万八千年前的伏梁贵胄,纪夏尊称她为一句前辈,也并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

另一个方面。

阴影少女已经前来太都,如果她有什么歹意,倘若她带领强者而来,那么太苍凶多吉少。

就算太苍的实力不俗,但要和伏梁死国相比,还是相差甚远。

与其视而不见,还不如开诚布公,邀请她进入上庭,问一问她的来意。

再者,太都之中四处都被纪夏布下了灵禁。

倘若真的要战,纪夏也好悄无声息的动手。

能够在战前除去伏梁死国一尊强大存在,对于太苍而言,也是一件好事,能够在真正大战的时候,减轻许多压力。

纪夏神识纵横,带着纪夏友好的讯息,传递而去。

黑衣少女仍旧悬浮在虚空,侧头看着太先上庭方向,懵懵懂懂,若有所思。

www.mimiread.com

纪夏皱眉。

他不理解阴影少女的行为。

前来太都,既不动手,也不进来。

就仅仅只是侧头看着。

太都有什么好看的?

正在这时,杨任、白起、张角、朝龙伯、玉藻前、贤慎、阙乐、迟渔等诸多神台一同前来。

阴丁通传,纪夏颔首,他们俱都步入太和殿。

这些太苍顶峰强者,神色俱都尤为凝重。

显然都已经发现了太都之外,阴影少女的踪迹。

“这尊阴影少女,实力如同一座深不见底的海洋,我无法感知她确切的实力。”

张角道:“最低也是一尊神渊存在。”

杨任摇摇头:“比神渊更强。”

杨任话语既出,在场的众人立刻眉头紧皱。

连始终平静而待的纪夏,都面色骤变。

比神渊更强?

那岂不是意味着,这位阴影少女的实力,达到了神泽之境?

神泽境界,顾名思义,是在神渊一下,塑造一片灵元大泽,衬托神渊、神台、灵府。

神泽境界的存在,堪称真正的如海灵元。

寻常大战,运用诸多大神通,他们的灵元仿佛无穷无尽。

也许只有神法、玄术,才能够让他们的灵元力量枯竭。

另一方面,他们构筑神泽秘藏,对于天地规则的感悟,也并非神台、神渊强者能够比拟。

他们的一举一动,已经安合天地规则,摧山分海,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小道。

乃至铸山填海,对这等存在而言,也并非什么难事。

传闻强大的神泽强者,甚至能够拘拿天上微小的星辰,由此可见,神泽强者究竟有多么强大。

毫不夸张的说。

而今的太苍,聚集所有军卒,召集所有神渊、神台强者,都无法匹敌一尊鼎盛时期的神泽。

一座皇朝,国中拥有神渊强者乃是成就皇朝的基础。

但是如果拥有一尊神泽强者,那么这座皇朝就已经超脱于寻常皇朝之列,成为皇朝中的上国,威严并非普通皇朝能够比拟。

毕竟皇朝国度中的差距也极为巨大。

有些皇朝,不过堪堪达到皇朝标准,拥有不凡的军伍,拥有一尊神渊强者,统御一块广大地域。

但有些强者,却拥有十尊,乃至数十尊神渊,国中又有神泽强者坐镇,坚若磐石。

寻常皇朝,面对这样得皇朝国度,就只能够俯首,没有反抗的余地。

王朝其实也是如此。

就比如之前统御青染的青染王朝,国中甚至没有神台强者,但是同为王朝,云丛上国却有十尊神台。

所以当杨任说出阴影少女的实力时,在场的众多神台俱都沉默。

“伏梁死国看来不仅仅只有一尊神泽。”

纪夏开口道:“除了这位阴影少女之外,伏梁皇实力不会比阴影少女弱,也许他的境界已经超脱了神泽!”

他之所以如此笃定,是因为在亡守秘境中,西野建灵长老曾经告诉过他。

伏梁死国被炼入亡守秘境,十亿子民化为阴影之后,他们俱都变得浑浑噩噩,麻木至极,失去了属于自己的灵智。

只有伏梁尊皇,却独自与亡守秘境中的规则对抗,途中甚至点化了伏梁皇国西野王都,让王都中的建筑,成为建灵,拥有神智,懂得修行。

由此可见,伏梁尊皇的修为境界之高。

众多太苍强者听闻纪夏话语,眉头都微微蹙起。

阙乐和迟渔相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担忧。

正在这时,杨任神色忽然一滞。

众人也似有所觉,灵眸神通运转,看向阴影少女所在的方向。

却见从太都门庭中,缓缓走出一尊黑袍身影。

他躯体上也散发着黑气,和虚空中悬浮着的少女无有二致。

令众多太苍强者愕然的是。

这尊黑袍身影竟然是从太都之内走出的。

在场如此多的强大,感知敏锐,又有禁制护持太苍,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感知到了黑袍身影曾进入太都!

杨任沉吟一番,道:“三神灵虚影显化时的那两尊伟岸存在,他们没有遮掩行迹,而这黑袍身影却运用了某种极为高深的隐匿法门,所以就连我的神眸都未曾察觉……可惜,如今我这具躯体中的力量,还太过弱小。”

阙乐、秘龙君、迟渔听到杨任的话语,神色都非常不自然。

一尊神渊存在,能够镇压潮海大尊的存在,却说自己的力量太过弱小。

那她们这些还位居近神台的修士,又应该如何定性自己的力量?

阙乐等人还不清楚,巅峰时期的杨任,乃是天庭的神灵,战力强大至极。

于是在众多灵眸注视下,那位黑袍身影一步步踏上虚空,他的脚下有黑气盘结,化为虚空阶梯,托举他的躯体。

从虚空阴影中,就一只狰狞、黑气萦绕、怨气冲天的巨兽,逐渐显露出行迹,让人不寒而栗。

只是巨兽就好似一只巨大的螃蟹,头颅上又有整齐的八颗眼眸,好似同时看着八方空间。

黑袍强者从空中,踏上巨兽头颅,回头看了太都方向一眼,然后静谧转身,将要离去。

太和殿中的纪夏想了想。

他指间轻动。

食指上一股金色灵元爆发出来,激射而出,骤然降临太都之外,巨兽之前。

太和殿中的众多强者,面色骤然生变。

他们不明白明明两尊深不可测的伏梁阴影将要离去,纪夏为何要突然催发灵元?

正准备转身的阴影少女,苍白的面容也蹙起娥眉。

她眼神略微变得冷漠。

周身忽然有黑色灵元弥漫出来,不过倏忽间,就凝聚成为灵元风暴!

这股灵元风暴,仿佛自虚空而来,即将要撕裂太苍,乃至撕裂整座旬空域。

杨任、白起、张角。

以及众多神台,也在同一时刻,催发灵元,祭出天位灵器,整座太都,一道道灵元洪流肆虐而去,带起猛烈的狂风。

但是纪夏却始终面不改色。

“雾弥。”

须臾间,就在黑灵风暴将要席卷太都之时,八目阴影巨兽上的黑袍身影,突然轻唤。

名为雾弥的阴影少女看向黑袍身影,却见他微微摇头。

雾弥眼中露出不解的神色,但却仍然轻轻挥动黑色衣袖。

黑灵风暴顷刻间消解,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白起等人对于黑袍身影的举动,十分不解。

而此时,纪夏的金色灵元忽然化形。

化作一座座巨大的建筑,古朴巍峨却又不失庄严。

这些建筑生出双手双脚,正是纪夏在亡守秘境中,所见的西野建灵的样貌。

位居西野建筑最前的,是西野长老——那座低矮的小屋。

又有望塔、宫阙、阁楼等许多西野建灵横立于西野长老之后。

继而在众人茫然的眼神中,这些西野建灵灵元虚影,朝着那尊黑袍身影齐齐一拜。

阴影少女神色惊愕。

那尊黑袍身影躯体微不可查的颤动了一下。

与此同时,纪夏醇厚的声音落入众人耳中。

“我曾得见西野建灵,应他们所托,拜一拜伏梁尊皇,答谢点化之恩,护持之恩。”

众人恍然大悟。

连阴影少女眼中,都露出一丝了然的神色。

纪夏灵元散去,西野建灵虚影也缓缓散去。

巨兽上的伏梁尊皇,似乎略有沉吟。

旋即向前踏出一步。

一步之下。

他身上披着的黑袍寸寸融化,成为虚无。

他的样貌也从虚无中显现出来。

太和殿众人看去。

只见一尊王者从虚无中显露容貌,他头戴桂冠,身披灵光流动的衣袍,眉头一道奇异的红色纹路,在照耀光芒,在扭曲虚空,在震动天际,让他平添磅礴的威严。

众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一尊人族尊皇!

他身上即便充满了死气,有萦绕了浓厚的阴影气息。

但是来自血脉上的共鸣,让迟渔、贤慎心中俱都生出敬服的心绪。

来自修为境界上的碾压,让阙乐、秘龙君亦如是。

甚至连纪夏,都清楚的感知到了来自灵魂的悸动。

但是眨眼间。

他血脉中的尊贵气息,来自五颗星辰的血脉伟力爆发开来,顿时将这种悸动磨灭。

又有宇阙天庭经自发运转,体内灵府秘藏中的天庭光芒璀璨,照耀纪夏的躯体、灵魂、识海。

一时之间,纪夏甚至觉得,自己比之前张角所看到的两尊神秘存在更加尊贵。

确实,天庭大道之中,又有一百零八巍峨殿宇、四座天门、瑶池、天河……

无数奇妙景象,无数神妙建宇,无数尊至高神灵端坐其中。

也许,即便是大风、黑天、胥泽,乃至那尊可怖的陆父,相比居住在天庭的神灵,都要弱小,都要卑微。

尽管纪夏得到的天庭大道,只是皮毛中的皮毛。

可是面对伏梁尊皇的威压,即便这股威压再强大万倍,也无法撼动纪夏的心绪!

于是当伏梁尊皇不自觉展露出沉重威压的时候。

阙乐、迟渔、贤慎,甚至秘龙君,都有臣服之意。

可是纪夏身后的白起、杨任、张角、玉藻前、朝龙伯化身,却挺身直立,没有任何反应。

伏梁尊皇强则强矣,修为几乎到达了一种神妙的境界。

可是纪夏身后的这些神人,每一尊都有不凡的背景。

杨任乃是天庭神灵,经由至宝封神榜册封,师承阐教玉虚十二仙之一的清虚道德真君,地位尊贵,见证了封神之战,眼界之高,无法揣测。

至于其余神人,即便是此间修为最差的玉藻前,曾经也是叱咤一个世界的大妖。

如果伏梁尊皇倾力爆发伟力,镇压他们,也许还能够凭借玄妙的境界得逞。

无意识的威压,根本不能够让他们产生一丝一毫的敬畏之心。

当阙乐等人目露敬畏,想要拜服之时。

朝龙伯轻叱一声。

他身上有雷纹闪动。

倏忽间,似乎有玄雷炸响众人的耳畔。

将阙乐等人内心的心绪拨乱反正。

玄雷之后,尽管她们看向伏梁尊皇,仍旧目露敬意,但却止住身形不再下拜。

遥远虚空中,阴影少女终于动容。

她原本懵懂的眼神中的懵懂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浓郁的好奇。

眼神深处,还有一抹激动。

激动?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

纪夏大日灵眸运转,正在思忖时。

一道温和的神识穿梭而来,映入纪夏的脑海。

“伏梁,伏都屹见过太初王。”

纪夏略微一愣。

顿时意识到这道神识来自于伏梁皇。

伏都屹应该就是伏梁尊皇的名姓。

纪夏感知到神识中温和的讯息,顿时了然,伏梁尊皇对于太苍,对于他这尊太初王没有一丝一毫的恶意。

于是他也没有犹豫,轻轻整了整衣袖,道:“请伏梁尊皇前前来我太苍太都上庭一叙。”

同为人族,伏梁尊皇已经来临太都,纪夏作为太苍东道,自然要邀请他前来太都。

至于会不会有引狼入室的风险?

两尊神泽境界的存在,倘若执意要充当恶狼的角色,就算纪夏不引他们进来,他们也能的是法门进来。

伏梁尊皇感知到纪夏神识中的讯息。

他也不曾有丝毫犹豫,而是再度向前迈出一步。

一步之间,空间仿佛被折叠。

伏梁尊皇没有任何迹象,就此出现在太和殿中。

而那阴影少女雾弥,身形闪动之间,也跨越重重距离,进入太和殿宇之中。

伏梁尊皇身下的那只狰狞巨兽,则徐徐隐没入虚空,消失不见。

但是太和殿中的众多太苍顶尖强者,却能够感知到,一股凶戾至极的气息,化作虚无的目光,凝视着他们。

让他们身后的神台、神渊自发运转,无法停息。

伏梁尊皇似乎察觉到了这一点。

他轻轻咳嗽了一声。

凶戾目光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仿佛从来都不曾存在过。

纪夏也看向太苍众多强者。

他们也停止运转秘藏,身后的神台、神渊,立刻消弭不见。

纪夏意念微动。

太和殿中,立刻有一座玉台生长而出,玉台上又有一前一后两把宝座。

纪夏伸出右手,相请道:“两位入座。”

伏梁尊皇、阴影少女冒着黑气的躯体,踏上玉台,端坐在宝座之上。

旋即伏都屹深邃眼眸扫过众多太苍强者。

杨任、白起等神人不卑不亢,看向伏都屹,相继朝他点头致意。

而阙乐、迟渔神色之中也只有敬意,没有惧色。

伏梁尊皇的眼神平静如同一潭死水,看不到任何情绪。

过了许久,他终于点了点头。

宽厚的声音传来。

“太苍刨了某个大帝的祖坟?”

在场的太苍众人,神色顿时变得精彩了许多。

面容平静,口吐芬芳?

这尊修为强绝的尊皇,性格有些奇怪啊?

相邻推荐:漫威之怪物猎人大世界原始部落大冒险十万个氪金的理由宠你不后悔飞越泡沫时代致富从1998开始从今天开始不当魔头九天剑主第一赘婿道与碳基猴子饲养守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