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我有一棵神话树 章节

第六百零三章 百域定罪太苍(5K)

推荐阅读: 至尊仙道 仙王归来 诸天祖师模拟器 泛次元聊天群 御天武帝 寒门狂婿 绝顶保镖 武道战神 史上最强大师兄 鉴宝神医

太苍以惊雷之势,先是镇杀偏僻域界中的三十五座王朝神台。

之后太苍神台强者归返。

双管齐下,灭亡就近的十一座王庭,又兵临光海城,连带将光海城援军共计两百万神通军伍、二十余尊神台全部屠戮殆尽。

www.mimiread.com

由此,旬空域以西,七十位神台,全员化为枯骨,连带残缺的神识,都被灭杀,死无葬身之地。

整座三山百域剩余的百余位神台。

俱都惊恐万分!

太苍以北出鹤王朝主殿中。

云丛王神色阴鸷。

下首约莫有六十余尊神台,俱都安坐。

当百域联军察觉到那最初灭亡的二十八座王朝有所异样的时候。

就已经传讯所有百域神台,前来出鹤王朝汇聚。

短短时日就已经聚集了六七十尊神台,又有四百万大军陈兵出鹤国边境。

随时都可以越多一座高耸的长玄山,攻入旬空域。

饶是现在出鹤国中聚集了如此恐怖的力量,而且军士、神台君王的也在不断增多。

可是出鹤主殿里。

众多神台君王、强者的面色仍旧阴云密布。

原因当然在于虚空与发生的,令他们至今都无法相信的战事。

太苍大军神不知鬼不觉,悄无声息走出旬空域,在众多神台静待死国大军潮退之时,砍下惊天一剑,将整个旬空域以西的联军,砍杀殆尽。

七十余尊神台全部身死,两百万大军烟消云散。

“旬空域以西之地,广袤非常,七十一尊神台,占据了百域神台的三成半!可是现在,他们已经血染黄土,命陨太苍之手。”有神台君王喃喃自语。

“短短七年,太苍如何能够如同跨越数百年、上千年一般,爆发出如此令人悚然的力量?太苍军伍杀戮两百万百域军卒,竟然没有多大的伤亡!”

“他们一定得到了某座鼎盛皇朝,乃至帝朝的遗泽,否则这般可怖的成长,几乎不可能自然发生。”

“我们多次观测旬空域,发现太苍在死国入侵旬空域时,从不踏足太苍国境以外,我们便笃定太苍也无法直来直去死国入侵之地,后来我们仍然不放心,派遣了许多修为不凡的强者,隐没旬空域之侧,监视太苍的动向。

可是结果呢?结果便是这些监视强者全然无用,太苍驾驭整整四十艘玄极宝船,突兀出现在旬空域以西,将旬空域以西的百域联军屠戮殆尽!”

……

众多神台君王眉目之中,似乎蕴含着火焰。

他们因为太苍这神出鬼没的一击,彻彻底底感受到从未有过的震撼。

主殿上首的云丛王气魄巍峨,却也铁青着面容。

许久之后。

他冷哼一声道:“太苍向来善于利用信息之差,行偷袭之举,百目、契灵灭亡的主要原因,便是最开始未曾集中全力应对太苍,令太苍不断蚕食他们的强大战力,这才造就了他们的败局。

没想到时隔七载,我百域联军,也吃了这个亏,让太苍找到机会,致使我等伤亡惨重。”

诸神台君王齐齐点头。

太苍的崛起,就好似彗星坠落,实在是太快了。

一座王朝想要兴起,最少都需要数百年的时间。

可是太苍,不过区区十余年时日,一举从一介域界小王朝,发展到了一域霸主,又发展到了百域上国。

而今,又如同一座高高在上的山岳,镇压而下,将无数王庭压的支离破碎。

令他们心生恐惧,甚至周身颤栗。

如果不是死国降临,百域联合想要从太苍褫夺避劫之法,现在的太苍,只怕已经是百域至高王朝。

无数王朝,都要前往太苍行朝贡之礼。

“既然太苍能够屡次出人意料,能够屡次隐藏实力击败强敌,那么我们这次,就倾力与太苍而战!”

云丛王道:“太苍神出鬼没,那我们便位居出鹤,遍观四方,静待百域联军尽数前来,与此同时,一旦哪里有风吹草动,我们便倾力出击,让太苍无机可乘。”

众多神台强者郑重颔首。

哪怕明面上看去,百域联军仍然有压倒性的力量。

但是以往的经验告诉他们,胆敢小觑太苍,就要付出血的代价,只有时时刻刻提防,才能够保证万无一失。

他们正在商议。

殿门前,忽然有一尊神台强者降临。

他耳大如扇,看起来十分怪异。

这尊强者来自于青耳国,位居青耳上尹,在百域中也享誉盛名。

青耳上尹进入殿中,向诸君王行礼。

神色阴冷至极,道:“某有事禀报。”

云丛王扬手道:“道来。”

其余诸君王眼见青耳上尹如此阴冷的表情,也都大致猜测到他要禀报的,必然不是什么好消息。

“太苍暗中派遣死士,面见诸多未曾汇聚于出鹤国的王朝君王,以避劫之法为饵,让他们归于旧国,不要与太苍为敌!”

轰!

云丛王气势勃然迸发,让整座殿宇顿时化作虚无。

众多神台也俱都惊异出声。

“你如何得知?”有神台君王匆忙询问青耳上尹。

青耳上尹探手之间,手中多了一块符玉。

他灵元迸发,符玉被激活,虚空中有光幕构筑而出。

诸神台得见光幕上的景象,俱都默然。

眼中是深深的忌惮。

只见光幕上,一只尊荣的金色神鹤虚影,悬浮在半空中。

神鹤虚影背上,又有一把散发着灼热、炽烈、玄妙气息的金光宝座。

太初王纪夏随意坐在宝座上,正注视着前往。

像是在注视着诸多神台君王。

让他们为之默然的,并不是纪夏身上散发出来的汹涌杀意。

而是大地上,铺天盖地的尸首,堆积如同湖泊的血液。

一尊尊神台尸首。

随意散落在大地上,散发出不同凡响的珍贵气息。

他们面容扭曲,似乎在迸发出怨恨。

与此同时,他们的眉宇间,又有浓郁的恐惧之色。

诸神台愈发沉默。

同为百域神台,知道在百域纵横了一两千年,地位奇高无比之后。

骤然被收割性命,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诸百域神台,尔等企图祸太苍,按罪,当死!”

光幕中的纪夏身侧,走出一个灰衣大臣。

正是玄秘阁阁主辛牙。

辛牙忽然开口,语调不高,但是落入诸神台的耳中,却如同惊雷炸响。

“旬空域以西,七十一尊神台,两百万修士,正是尔等前车之鉴!”

画面一转,光幕上的场景,落在大地上,尸山血海让他们眼皮狂跳。

“然太苍有上国宏愿,人族有好生之念,太初王有积善之意,三山百域如今遭逢死国大劫,太苍幸得避劫之法,诸多王朝、国度倘若有意,可以使用天才地宝换取避劫之法。”

“一意悖逆太苍,企图不轨者,不得换取避劫之法,太苍大军必将君临国境,清算罪责!”

辛牙话语落下,符文光幕消失不见。

云齐王眉头愈发紧皱。

他看向众多殿中君王道:“你们不曾收到玉简?”

诸神台中有许多存在摇头,纷纷道:“不曾。”

也有一些神台面色犹豫。

云齐王扫了一眼,就已经知晓原因。

想来是聚集在出鹤王朝中的神台君王里,也有人收到了符文讯息。

但是他们还在犹豫,不知道是否应该如何选择。

云齐王并不威逼这些神台君王,而是看向青耳上尹。

询问道:“可有王朝真的听信太苍的算计,班师回朝?”

青耳上尹道:“确实有,而且数量极多,太苍爆发出来的战力太过可怕,太初王又是令人惊惧的上国尊王,谋划奇诡,令人猝不及防。

就算明知道百域联军的实力,已经强横非常,却还是有小王朝觉得,与其上战场成为前茅军,还不如安然等待,等到百域、太苍分出胜负,再行谋划。”

云齐王颔首,扬手道:“既然去的都是些小王朝,那便随他们去吧。

兴盛王朝虽然对纪夏的奇谋手段感到惊疑,却也深知如果太苍有把握击败百域联军,就不必如此煞费苦心……而且,百域联军上百神台一同出战,岂有失败的道理?兴盛王朝君王,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

云齐王说完,此间强者全都认同般相视一眼,继而散去。

又是十日过去。

出鹤王朝中,聚集的神台已经达到了一百二十尊。

因为临时又将聚集之地,变为出鹤王朝,军卒行军缓慢,剩余的四百余万军卒,仅仅又到来了五十万。

饶是如此,出鹤王朝疆域内,就有大军四百五十万之多。

又有为数五千的灵府强者,坐镇广阔平原,一座座灵府横立,将这片地域映衬的如同神庭。

这一日,崭新主殿中的云齐王正与其余一百余位神台君王饮宴。

他的传讯灵宝突兀亮起光芒。

“出鹤王朝以北,方莲域,太苍玄极宝船献身,被警戒的神台探知!”

“他们从隐匿中现身,好像根本不想要再隐藏,而是直冲出鹤王朝而来!”

云齐王狠狠将手中的酒杯摔碎。

他的眉心出现一块云朵印记,身体周围的气流疯狂搅动起来。

他头顶又有一顶奢豪、珍奇的宝冠,其上云朵缠绕,看起来奇异不凡。

云齐王神识翻涌,威令诸多神台。

他道:“太苍胆敢前来,必然有所依仗,还请诸君王、上尹、将军、强者,倾力而战!”

众多神台轰然应声。

他们站立而起。

威势震天。

神台翻转间,无数强者如同流星一般,飞向太苍来临的方向。

又有无敌强军,共计四百五十万!

他们竖起战旗,运转灵元。

急速行军。

沿途的山岳被夷为平地。

河流被灵元蒸发。

天地都在震荡!

三山百域自从伏梁皇朝之后,再也不曾聚集这等数量的神通军卒。

这一战,必然是旷世一战。

甚至地域狭小的出鹤王朝,可能都会被击碎!

太苍四十艘玄极宝船飞临出鹤王朝边疆虚空。

玄极宝船上,乃是一位位英武太苍军士,昂然而立。

他们是寻常人族之躯,现在却高高站在宝船上,远远凝视遥远所在。

哪里有上百强横神台,正催发强悍神通,挥击而来。

天地被神通遮掩。

“他们想要击落玄极宝船。”

白起狰狞黑甲散发出弑杀气息。

太苍二十余尊神台强者拨开云雾,从云端落下。

气血、灵元、血海、长河、鬼火……诸多异象爆发而出。

又有玄风穷奇军,阎冥四都灵阵、怒焰军阵……等各色军阵喷薄显化,成就遮掩虚空的阵灵虚影。

太苍倾全军之力,硬抗百余尊神台伟力。

神通碰撞,虚空震颤。

玄极宝船得以在如是喘息间落地。

一位位浑身散发血腥气息的精锐军士,从玄极宝船中走下。

天空中血色无双战旗飘扬。

太苍四十余万军士,皆尽手持神通器,身披神通铠,威势几乎能够令山岳崩塌。

远处。

百域联军的气魄更加英伟。

气势直冲霄汉,灵元遮掩虚空,令太阳都为之黯淡。

云齐王等一种百域神台强者,踏空而来。

他们眼露决然凶光,周身酝酿杀机神通。

这一战对他们来说。

乃是活命的一战。

他们面对的,是弱于他们数倍,乃至十倍的太苍。

可是!

远处有王座飞驰而来。

诸神台眼见王座之上,有无敌之姿的太初王纪夏,他们丝毫不敢大意。

甚至眼神掠过纪夏躯体。

还会流露出敬服以及惊惧之色。

因为端坐在王座上的太初尊王,确实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一国。

战百座域界。

而且还没有任何怯色,甚至主动出击,前来敌军云集的出鹤王朝。

“我给了你们一个机会。”

宝座上的太初王纪夏,凝视再度酝酿神通的诸王朝君王。

“平日里的良善王朝,碍于死劫,想要寻一条生路而参与联军,所以我愿意给你们一个机会,让你们退去,并用灵脉、宝物换取避劫之法,可是你们不曾珍惜。”

纪夏眼中流露出可惜的神色,轻轻摇头道:“太苍不会给你们第二次机会,身在无垠蛮荒,每一尊君王,每一座王朝都要为自身的选择,承担后果。”

“而你们的后果,就只有灭亡一途。”

云齐王挥手。

一尊尊神台、灵府将领发号施令。

百域联军,无数军伍开始行军。

他们之中有翱翔于天的种族,也有拥有庞然躯体的种族,更有隐匿于虚空,只有道道阴影显现的种族。

如此多各色的国度、种族,四百五十万军士齐聚,本身就是一场壮观的奇景。

又有数千灵府强者,穿插在众多军卒之中。

运转灵府,镇压天地。

大地似乎都无法承载如此强大的军伍。

可是纪夏眼中毫无惧色。

太苍二十余尊神台眼中、诸多将军眼中不曾有恐惧之色。

原因在于太苍屡经战争。

让他们明白,只有英勇、无畏才能够最大限度发挥战力,镇压强敌!

这时。

始终沉默的云齐王先前一步。

百余神台俱都向前一步。

轰!

天地爆鸣!

一道道神台大神通,迸发出异象盘空。

伟岸的力量,席卷整座出鹤王朝。

令天地失色。

众多神台风驰电掣而去,大战已起。

云齐王锦衣飞扬,注视纪夏,道:“同为上国,我云丛灭了,太苍却仍旧安然存续,不可。”

“同为百域国度,百域受死国大军威胁,战战兢兢,被死亡笼罩,太苍却仍旧歌舞升平,景象勃勃,不可。”

“同为百域生灵,太苍生灵得以苟活,不可!”

他的气魄在头顶宝冠的映照下,不断拔高,令他如同一尊千丈的巨人:“太苍当灭,太初当亡,百域可存!”

纪夏冷眼看着云齐王。

忽然嗤笑一声:“小人!”

云齐王杀气勃发。

纪夏声音响彻出鹤:“出云灭亡,并非太苍所为;百域灾劫,并非太苍降下;百域生灵,并非太苍杀戮!

你们无力抵御大劫,无力抗击死国,就要牺牲我太苍,褫夺我太苍珍宝?”

他的声音中充满了浓浓的讥讽:“无垠蛮荒残酷,你们为了存续国祚,如此作为无可厚非!

但是,你们却摆出一副受害者姿态,理所当然质问太苍,定罪太苍,你们不过都是活得久一点的卑鄙小人而已!”

云齐王气势化为风暴,与无数神台一同倾轧而来。

他眉眼中是清清楚楚的爆裂杀意。

“无论如何,太苍今日必然要死!”

神通声音已经轰鸣而起。

百域大军铺天盖地而来。

十倍之数的同阶军伍,几乎要淹没太苍。

任凭如何看去,太苍都毫无胜算。

就在此时。

纪夏嘴角忽然涌现出一丝笑容。

“这是太苍成就皇朝的奠基之战,此战之后四十年,太苍将以此战获得的底蕴为依仗,成为三山百域第一座皇朝!”

“成为诸江平原、乃至整座无垠蛮荒中,屈指可数的强盛皇朝!”

“这些无耻生灵,将会成为太苍的养料,成为太苍成就皇朝的基石。”

纪夏的思绪划过。

虚空中,突然多出了一个漆黑、神秘、蕴含了尊贵非凡伟力的罗盘。

罗盘之上,足有九道印记。

其中的四道已经黯淡无光,没有任何灵元气息。

又有三道,深邃、无光。

剩余的两道,却仿佛蕴含了澎湃、浩渺的力量。

如同成熟的火山,如同已经孕育雷霆的乌云,如同已经成就浪潮的怒海!

马上。

就要爆发而出!

相邻推荐:漫威之怪物猎人大世界原始部落大冒险十万个氪金的理由宠你不后悔飞越泡沫时代致富从1998开始从今天开始不当魔头九天剑主第一赘婿道与碳基猴子饲养守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