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我有一棵神话树 章节

第四百一十八章 永恒的泥沼

推荐阅读: 至尊仙道 仙王归来 诸天祖师模拟器 泛次元聊天群 御天武帝 寒门狂婿 绝顶保镖 武道战神 史上最强大师兄 鉴宝神医

纪夏生冷的话语回荡在太和殿。

伏岩的神色阴沉的可怕,青灰色的躯体上,还缠绕着恐怖的气血之力,让周边的空间微微扭曲。

如果不是纪夏亲眼得见这样一尊体修强者,只怕他都无从想到,原来肉体真的可以强大到这种程度。

纪夏位居太先上庭,一身修为有上庭加持,足可以比拟神台。

他浑厚的元圣灵元运转之下,击出的天苍印,能够击毁山岳。

可是眼前的神象国尊者伏岩,居然可以用纯粹的躯体伟力,击碎天苍印,由此可见,伏岩的躯体有多么强大。

可是肉体再强,纪夏想要绕过伏岩,教训一下阙兇,也并非什么难事。

他精通海嗅河神迟渔的万丝控灵元功,能够将磅礴至极的修为,细化为一道道丝线一般粗细的灵元,精准控制,无孔不入。

所以当伏岩全神贯注面对天苍印时,又有些许微末的灵元,击出一掌。

这一掌相较于纪夏的如海灵元而言,不过是沧海一粟。

击打在伏岩身上,可能转瞬就会被伏岩旺盛的气血之力绞碎。

可是那尊阙兇亲王,哪怕肉体也殊为不弱,但又如何能与纪夏的灵元相提并论?

结果便是那微末一掌,绕过伏岩,落在阙兇胸口,他体内五脏被万丝控灵元功侵袭,最初没有什么感觉。

但当元功威力爆发开来,阙兇只觉得一股难以承受的痛苦感从体内爆发,让他面容扭曲。

所幸这一掌纪夏仍旧留有余地,否则阙兇中掌的瞬间就会暴毙而亡。

伏岩上前,以一种玄妙的手法,转瞬之间,敲击了阙兇躯体十六下。

阙兇脸上的痛苦之色立刻有所缓解。

“没想到尊王的修为,比起我之前揣测,还要强上几分,数十岁的年龄,就有这样的造诣,不要说是三山百域这等神通熹微的所在,就算是在三山之后的皇庭、乃至帝庭,都是首屈一指的天才之辈。”

伏岩看向纪夏,他脸上早已没有任何笑意,口中评价纪夏。

一众太苍大臣也都与有荣焉,太苍的君主如此强大,能够力敌神台级别的强者,他们又怎么能不欣喜?

纪夏却并不言语,静静看着伏岩。

“但是尊王可曾想过,即便你的战力非凡,胜过我良多,可太苍比起我神象巨冶王庭,却还有天壤之别,你能够力敌在下,是否也能力敌两尊,乃至三尊四尊神台强者?”

“太苍甲士精锐勇武,但比起我神象大军,又如何?可有半分的胜算?”

伏岩的语气十分平静,仿佛并不是在威胁纪夏,而是在诉说事实。

神象巨冶王庭,也确实有威胁一座普通王朝的资格。

“伏岩尊者,如今旬空域波云诡谲,契灵和百目生死大战,怎么?你觉得这种境地下,神象国还有余地大肆征伐我太苍?”

纪夏轻笑道:“如今这种局势,任何外来势力的所有举动,不管是否是师出有名,不管是否单纯,只要敢踏足旬空域,就会被契灵和百目怀疑,就会被定性为想要染指秘境门庭,就会引发两国激烈的反应,神象国是否愿意因为这么一桩小事,付出惨烈的代价?”

原本还怒意勃发的阙兇亲王,听到纪夏一番话语,脸上的怒意徐徐变为颓然。

确实,他这么一位不得势的亲王,还不足以调动神象大军,进入这样一团泥沼。

伏岩眼中露出一丝钦佩之色,道:“尊王确实生就了一双慧眼,能够精准至极的看清楚局势,然后依仗局势之利,居于不败之地。”

纪夏并不接话,他饮下一杯清酒,道:“我已经传讯阙乐,如果她愿意见你们,我也不会阻拦。”

“反之,如果她不愿意见你们,那诸位就请回去吧,神象国路途遥远,我留你们,反倒会耽误诸位国中要事。”

他的语气轻柔,但是轻柔话语中透露出来的讯息,却显得非常霸道。

可是此刻阙兇和其余两位使节,俱都默默无语。

他们对于纪夏的性格和实力,在刚刚几次交锋中,有了极为清晰的认知。

明白此刻高坐在宝座之上,长了一张俊逸少年面孔的太苍君王,确确实实是一位“尊王”级别的存在。

并不是他们依仗神象国之威,就能够肆意拿捏的小国君主。

伏岩一身修为惊人,但是性情却似乎并不暴烈。

听到纪夏的逐客令,并不着恼,反而再度品尝起餐后的点心。

正在这时,太和殿外有河流流淌而至的声音传来。

殿前守卫前来通禀,道:“王上,阙哀大人觐见。”

纪夏点头,阙乐步入殿中,恭敬向纪夏行礼。

殿中两位女子神象使节,听闻阙乐在太苍的名字,眸中不由露出愧疚之意。

“阙乐……”

“姐姐……”

那一位成熟,一位稚嫩两位女性使节看到阙乐,不由轻轻出声,语气中带着颇多的眷恋和不舍。

阙乐并不理会他们,恭敬向纪夏行礼。

旋即看向阙兇道:“亲王来此,想要见阙乐?”

阙兇看着阙乐,眉间也有几分柔和之色,道:“乐妹,大父故去了,故去之前曾经嘱咐我等,让我们务必要将你寻回,跟我们回去吧,回到神象,你仍然是神象最强大的神祇。”

阙乐神色有些恍惚,许久之后,她才出声道:“我前些日子梦到大父,已然知晓他故去了,只是他千叮咛万嘱咐的,却不是让我回归神象……”

阙乐话语至此,她的语气突然变得冷漠,道:“而是让我万万不要回到神象,否则等待着我的,将是永恒的泥沼,我将永远无法从中脱身!”

场面变得尤为死寂。

阙乐的话语,传入此间所有人的耳中,掷地有声,让众人都有些愕然。

阙兇沉默,道:“你就如此不顾念兄妹之情?巨冶尊王是你的兄长,曾经疼你爱你,如今他登临王位,可是他对于你的情谊,却没有丝毫改变。”

“即便你曾经阻拦在他成王的道路上!”

阙乐固执的摇头:“大父不曾答应他登上王位,那么他在阙乐心中,便始终不是神象的王。”

“国之重器,有实力者居之。”伏岩突然开口,看向阙乐道:“你是神象的神祇,应当知晓前太子的昏聩与无能,如果仅凭私念,就让前太子登上王座,那么神象会有什么后果?”

“伏岩尊者。”阙乐向伏岩行礼,眸中却带着浓郁的沉寂之色,她道:“阙乐对于神象不过区区外族生灵,神象国中,除了大父之外,也再无生灵对我有恩。”

“所以阙乐只在乎大父的想法,大父觉得大兄不能登上王座,那么大兄这个巨冶王之位,在阙乐心中,便是荒谬!”

相邻推荐:漫威之怪物猎人大世界原始部落大冒险十万个氪金的理由宠你不后悔飞越泡沫时代致富从1998开始从今天开始不当魔头九天剑主第一赘婿道与碳基猴子饲养守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