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我有一棵神话树 章节

第二百六十七章 老怪物纪夏

推荐阅读: 至尊仙道 仙王归来 诸天祖师模拟器 泛次元聊天群 御天武帝 寒门狂婿 绝顶保镖 武道战神 史上最强大师兄 鉴宝神医

转眼就到了晚餐时分,不用纪夏下令,一应宴会都已经由景冶这位王庭帝侧处理妥当。

御膳司宿瑶司主的技艺不断精深,她因为泰来灵泉,又长处星辰古树之侧,修为节节攀升。

其后为了让厨艺突破,她竟然突发奇想,去了工匠府匠师院,研修了天炼宝典上一道神火神通。

于是她对于火候的把控,更加深刻。

又经常在无事的时候,闲逛南禁密林。

将其中许多野草植物研磨成粉末,用它们独有的味道调制出特殊的调料。

如此种种,如今在王庭之中,御膳司极得太初王恩宠,时不时就会下赐许多珍惜丹药。

宿瑶在太苍百官心中,地位也因此节节攀高,被他们称呼为大家。

只要有纪夏出席的晚宴,宴会佳肴自然都是宿瑶大家亲自准备。

也让大符来访的五位使节,吃得津津有味。

饶是大符王庭,所用食材可能更加珍贵,却也吃不到这样风味多变,味道令人陶醉的佳肴。

降馥公主毕竟少女心性,之前的怒气原本就因为种种原因消弭了大半。

现在又有了这么好吃的佳肴美食,就一心对付桌案上的美食,完全忘了上殿之前,还怒气冲冲,想要问责纪夏。

餐宴正在进行,殿前有侍卫通报,说是师阳等人来访。

纪夏当即宣他们入殿。

大符使节听到纪夏方才通传的臣下到来,明白这些人,应该就是将要随他们前去大符迎接人族的将领,便俱都放下手中玉筷,好奇的看向殿门。

门中先是走入一位巍峨将领,昂首阔步,气魄有若山岳,一位面容方正,正气勃勃的将领紧随巍峨将领之后。

又有一只背生双翅,口生獠牙的豹子、一只羽毛乌黑,眼神锐利的暗鸦进入殿中。

连双暗暗点头。

“两只妖兽,身上散发着神秘气息,想来传承极为不凡,实力也很是恐怖,那只暗鸦乃是神相修为,另外一尊我看不透,大约最低是一尊天相妖兽。”

“还有那两位将领,正气勃勃的将领倒是其次,走在最前的那位,却自有一股巍峨气象,让人惊讶!他的修为,我也丝毫无法看透……”

“太初王方才并不是在随口敲打我们,这太苍的底蕴确实极其不俗,殿中算上太初王,起码就已经有三尊天相了。”

连双心中自语道:“如此实力,如果符连部那些隐秘的强者不出关,根本无法和太苍相比。”

他刚刚想到这里,又有侍卫前来通禀。

两位躯体之上散发幽光的强者来到殿中。

他们面容上透露出紧张、忐忑。

来到大殿正中,看到太先宝座上端坐的纪夏,顿时想起那夜太初王驾临海嗅河,点灭天相妖灵木殂的场景。

两位妖灵心头恐惧,恭敬跪伏,又恭敬向纪夏叩首。

“海嗅河属案息、青枭,参见太初王。”

纪夏随意点头,景冶立刻上前道:“太初王令,平身。”

两位妖灵起身,又向一旁始终安安静静饮茶的白起、迟渔恭敬行礼。

继而落座,无论是表情、动作,俱都透露着毕恭毕敬。

毕婆婆和连双瞳孔一缩,又是两位天相妖灵!

气息也俱都不俗,应该已经步入天相许多时日。

与此同时,他们也清晰的察觉到这两位天相妖灵对于纪夏的恐惧。

只是最后,他们为何要向始终待在殿中,也不说话,随意饮茶的一男一女行礼?

而且还是那般恭敬?

他们的思绪未完,只听纪夏出声道:“师阳率领一千银卫,蒙言率领三千苍守军,纹野、乌泾、案息、青枭同去,受师阳统御,护持大符人族。”

“传令太城、苍城两府,集结青壮五千,带上万粮宝瓶,负责大符人族的安抚、管理、后勤等一应诸事;传令药师府,调配一位炼丹灵师,十位药师,五十位医者随行,务必保证老者、幼童、伤患在行进途中,性命无忧。”

众人齐声应是。

案息、青枭面色激动,他们身为海嗅河中的妖灵,不到达灵府境界,受天地规则约束,无法离开海嗅河,否则灵躯就会逐渐消散。

数百年来,他们就算偶尔冒着灵躯受损的危险上岸,却也不能久留,倍受孤寂折磨。

而今,海嗅河被太苍分封为神祇封地,他们这些海嗅妖灵俱都受海嗅河神统御。

太苍有旨,他们自然能够离开海嗅河,去看看旷阔的外界。

这对他们来说,不是一件苦差事,而是一次嘉奖。

纪夏安排好这一切,拿出一颗拳头大小的黑色宝石,用灵元递给蒙言。

“此乃傀儡云丛石,其中封印有傀儡夸娥氏,夸娥氏的实力,你应当是见过的,这颗云丛石就交由你执掌,路上若是遇到意外,你就召出夸娥氏御敌。”

蒙言咧嘴一笑,正气凛然道:“遵命。”

他心中暗道:“夸娥氏如此强大,若是路上遇到一些邪恶种族,是不是可以将他们屠了?”

纪夏看着蒙言正气的眼神,就知道他内心肯定在思量一些残忍的事。

他也不做理会,转而对连双道:“还请连双使节明日便带着太苍军伍出发,等到迎回了大符人族,我再给你们接风洗尘,到时候,太苍必有重谢。”

连双不敢怠慢,连忙道:“还请太初王放心,我们多则四个月,少则两个月,必然能够归返太苍。”

大符和太苍之间的距离,对于登堂入室的修者而言,并不算遥远,几日就能到达。

可是对于不懂修行的人族百姓而言,这段距离却尤为遥远,需要足足走上几个月。

纪夏听到连双话语,微微点头,挥手之间,又有侍卫拿来几瓶丹药。

“这些丹药,虽然不比方才的紫火金叶丹,却也极为珍贵有效,其中又有聚灵丹药、洗髓丹药,哪怕对天相强者都有助益,便赐给几位使节,以表本王谢意。”

连双脸上露出由衷笑意,道:“连双谢过太初王。”

旋即他脸上露出些许迟疑,看了一眼降馥公主,道:“不知能否将降馥公主留在太苍?我等此去东启城,路上无法快行,只怕会让公主受苦。”

纪夏看向脸色为微红的降馥公主,温和问道:“降馥公主,你可愿意暂时留在太苍?”

降馥公主略略迟疑,还未来得及出声,纪夏便微微点头道:“既然公主不愿留在太苍,我也就不勉强,毕婆婆不必随军前去东启城,护送公主回奉符便是。”

他心中自语道:“这么一位刁蛮跋扈的公主,留在太苍未免麻烦,还是让她回大符去吧。”

降馥公主听到纪夏惺惺作态之后的拒绝,顿时大怒,咬牙道:“不劳太初王费心,我身为大符公主,既然随使团一道出来,就要有始有终,路上些许困苦,还难不倒我。”

纪夏嘴角噙笑,苦口劝道:“降馥公主不再想一想?这一路要与我人族生灵同吃同住,只怕公主金枝玉叶,受不了。”

降馥公主恨得牙痒痒,从牙缝中吐出一句话:“不牢太初王费心。”

纪夏点点头,想了想,再度建议道:“若是实在撑不下去,便让毕婆婆将你送回去。”

降馥公主撇过头去,不想让纪夏看到她气的通红的脸颊。

纪夏恶意逗弄了一番这个贵胄少女,又对召吾、繁竹道:“还请族兄、族妹尽力,等你们归来,我们再长谈。”

召吾、繁竹受宠若惊,连忙起身行礼。

他们对于这尊神秘、强大的太初王敬畏万分,心中从来不曾想过太初王竟然会亲切的称呼他们为族兄、族妹。

倒是连双因为纪夏称呼召吾为族兄,显得十分好奇,略微迟疑一番,看到纪夏脸上的笑容,这才小心翼翼问道:“不知太初王今年年岁如何?”

纪夏奇怪的看了连双一眼,没有回答。

这个老头见面就问他年龄,不会是想把孙女许配给他吧?

连双被纪夏看的有些羞惭,连忙低头饮茶。

降馥公主暗想:“果然是个老怪物,连年龄都视作隐秘,不敢告人。”

相邻推荐:漫威之怪物猎人大世界原始部落大冒险十万个氪金的理由宠你不后悔飞越泡沫时代致富从1998开始从今天开始不当魔头九天剑主第一赘婿道与碳基猴子饲养守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