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飞越泡沫时代 章节

597. 绝对忠诚

推荐阅读: 至尊仙道 仙王归来 诸天祖师模拟器 泛次元聊天群 御天武帝 寒门狂婿 绝顶保镖 武道战神 史上最强大师兄 鉴宝神医

“偶像松田圣子将于明日上午十点召开新闻发布会……”

晚间,正是一家人刚结束了晚餐,齐坐在起居室里的时候。电视机里播放着情报节目,忽然,屏幕上放飘过这样一行走马字幕。

和田朋也“啊”了一声,“圣子桑要开发布会了。”

“事情闹得有点大,不出面开个发布会也说不过去。”和田朋也的父亲随口一说。

话音未落,和田朋也的母亲接了一句:“那倒也未必。”她撇撇嘴,有点不以为然,“以圣子桑那副张扬的个性,只要有点风吹草动,就巴不得要开个发布会吧。”

和田朋也的母亲不喜欢松田圣子。

从前,是因为觉得松田圣子是个会耍小心机的做作女,不仅如此,她先是跟乡广美恋爱分手,又在分手之后,火速嫁给了神田正辉。

乡广美是家庭主妇们最爱的美男子偶像,而外表英俊硬朗的银幕明星神田正辉,更是家庭主妇们的心头好。

松田圣子的前任与现任,刚好在家庭主妇喜爱的男星之间无缝衔接。

“你就只是因为讨厌圣子桑吧?”和田朋也的父亲直言道。

“是因为她先做了讨厌的事,我才这么想。”当太太的跟丈夫针锋相对起来。她振振有词,“和乡君分手才多久?就立刻宣布结婚。发布会时哭得那么伤心,八成也是装的。”

“和正辉SAMA结婚以后,现在也还是……”太太越说越觉得不忿。

当丈夫的脸上,露出个“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懒得接话,端起茶杯。

和田朋也看看母亲,悄悄在心里想,妈妈是因为前几天的新闻才对圣子桑那么反感吧……

乡广美的事纯属乱翻旧账,他母亲反感的来源,是几天前《周刊文春》的报道。

《周刊文春》拍到了松田圣子深夜和近藤真彦出现在同一家餐厅,并且将“松田圣子不伦疑惑”作为当期的头条登了出来。

刊登在杂志内页里的照片上面,是松田圣子和近藤真彦谈笑风生的画面。

近藤真彦?

和田朋也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有一种陌生的感觉。过了一会儿,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是从前那个“Matchy”。

有好久都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了,原来他还在艺能界里吗?

和田朋也的母亲去买了当期的《周刊文春》,看了报道以后,对松田圣子意见满满——明明就有了神田正辉那样的丈夫,却背叛了他、……还是跟Matchy!

她对近藤真彦感观复杂,从前觉得他是个有男子汉气概的偶像,但后来发现是她最讨厌的那种纸老虎,不仅不再喜欢,连同之前的喜欢也一并成了讨厌。

松田圣子跟这种人扯上关系,更让她有种神田正辉被玷污了的感觉。

但和田朋也是松田圣子的粉丝,非常喜欢她的歌和舞台上的表演。不过,看着闷闷不乐的母亲,他心想,这种时候,还是不要为圣子桑说话比较好。

他还不到十八岁,性格内向,却很有自己的主意。

母亲买了《周刊文春》,和田朋也之后也读了那篇报道。

这个新闻之所以能成为《周刊文春》的头条,并且带起这么大的关注度,除了松田圣子的有夫之妇身份之外,还有被堂而皇之写在了副标题上的一个名字:藤岛景子。

和田朋也看了完整的报道,才想起来上次看到近藤真彦这个名字,是《Friday》曝出他和杰尼斯副社长的女儿在歌舞伎座相亲。

如此一来,这条新闻的两个主角,就是有夫之妇和有婚约的男人。

近藤真彦不足为道,但他这个传得有鼻子有眼、杰尼斯方面也没有正面否认过的“景子未婚夫”的身份,却让他一下话题度倍增。

《周刊文春》大张旗鼓把这条新闻放到头条来报,和田朋也觉得,除了因为主角之一是圣子桑,也是在给杰尼斯难堪,等着他们那边的反应。

近藤还是杰尼斯的艺人吧?

要是真的跟事务所的大小姐有了婚约,却出去偷吃,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和田朋也颇有些恶趣味的想到。

比起自己的偶像是不是不伦,他对杰尼斯那边作何反应更感兴趣。

结果,等了几天,杰尼斯那边没有动静,反而是松田圣子要出来开发布会。母亲觉得是圣子桑爱出风头,和田朋也却在心里瞧不起近藤真彦。

果然,他那个只会躲在女人身后的怯弱模样一点也没有变。

……

“这是明天的发布会要说的稿子,请看一下,圣子桑。”

经纪人把准备好的稿子拿给松田圣子,她接过来,却并没有看,“放心,我最擅长开发布会了。”

“也是。”经纪人无话可说,只有苦笑附和而已。

对明天的发布会,松田圣子完全没有放在心上,这副坦然的态度,让经纪人几乎要相信,她确实跟近藤真彦没有任何关系。

上个月底,松田圣子被拍到和近藤真彦同时出现在芝浦一带的某家餐厅里,两人坐在同一桌相谈甚欢,之后一前一后离开餐厅。

《周刊文春》的记者,大张旗鼓用了“松田圣子不伦觉察?!神田、景子作何感想”这样的标题。

至于绯闻的另一主角近藤真彦,则只占据了一点点的位置,在标题边角放了个名字。

如果不是搭上松田圣子和藤岛景子,单单只是近藤真彦,记者们根本懒得理他。

想到近藤真彦,经纪人心里飘过一阵厌恶与不屑。

新闻刊登出来以后,杰尼斯那边,喜多川玛丽副社长亲自给松田圣子的事务所打电话,希望能够联合松田圣子,对此事进行澄清。

“这边和Matchy确认过,这是周刊杂志拼出来的乌龙事件。”喜多川玛丽在电话里告诉这边,“如果过后想要起诉《周刊文春》,我们这边也会全力配合。”

最后这一句,让人听了觉得好笑。

松田圣子答应开发布会澄清,但婉拒了和近藤真彦一起开,她理由充分,“两个人一起出现,到时又不知道要被媒体怎么解读了。”

这话像是正中杰尼斯那边的下怀,喜多川玛丽顺势答应。

经纪人对松田圣子抱怨,松田圣子却对他说:“我和Matchy只是凑巧在餐厅里遇到,因为好久不见,所以聊了一会儿而已。”

“也只能用这样的说辞了。”经纪人说。

但松田圣子摇头,认认真真看着他,又说了一次:“只是凑巧遇到了而已。”

经纪人无语,猜不透她这是提前统一说辞,还是事实如此。

放弃这个话题,转而提醒她,“还有正辉桑那边……”

神田正辉人现在巴黎拍戏,记者们肯定提前探听好他回东京的航班,下了飞机,就要被东京的记者们打个伏击。

要是不提前通好气,事情不好收场。

虽然这夫妻两个的关系,在经纪人观察看来,和普通的夫妻不太一样,不像是夫妇,倒像是合作搭档。

松田圣子若无其事,“等明天的发布会开完,我就带着沙也加去巴黎探班。”沙也加是她和神田正辉的女儿,神田沙也加。

“好的。”经纪人彻底败下阵来,决定闭嘴。

大牌明星里,脾气不好难伺候的为数不少。但松田圣子不是那种会给身边的工作人员使脸色的人,不管什么时候都有问必答、态度温柔。

但即使如此,并不代表她是个好相处的明星,倒不如说她丢出来的都是软刺。知道她是个看着轻飘飘,实际上比谁都要有主意的人,经纪人也不再多说。

直到这时,松田圣子才翻开那份发言稿,一边漫不经心的看,一边想起那天晚上的事,觉得好笑——

她明明一遍又一遍的说着真话,却谁也没当真。

那天晚上,她跟近藤真彦确实是凑巧去了同一家餐厅,也确实只是稍微聊了聊天。最先发现她,过去的人是近藤真彦,许久未见,他态度十分的热切。

松田圣子听他说起,得知他现在转型赛车手、在房地产和股票的投资上风生水起——都是近藤真彦主动说起。

他还相当殷切的表示,如果她想要投资股票,他可以给出相当可靠的建议。

一个人的无端殷勤背后,多半藏着点欲说却偏不能直说出口的目的。松田圣子把近藤真彦的想法看得清清楚楚,觉得他好笑。

无论男女,一个人倘若对异性献殷勤的样子过了头,看着就尤为可笑。

近藤真彦认定松田圣子性情轻浮,前来搭讪,反而让松田圣子生出一点想要戏耍他的心。她言语挑动,和他谈笑风生,耍得他团团转,心里却不屑一顾。

要是从前的近藤真彦还有些能吸引她的魅力与光环,但现在……她可不是什么垃圾都往篮子里捡。更何况——

“啊,抱歉,我去打个电话。”

松田圣子聊天到一半,包里的传呼机响起。打完了电话,她重新回去,跟近藤真彦道别:“我和朋友有约,先走一步了。”

一个人等人无聊,正好有近藤真彦在旁边活跃气氛。

只是没想到,两人在餐厅里聊天,会被《周刊文春》的记者给拍到,更想不到,她离开餐厅,紧跟着近藤真彦也出去,两人还去了同一个方向。

到头来,就成了现在这个需要开发布会来澄清的局面。其实本来也不用开,是杰尼斯的喜多川玛丽副社长,一定要让她开发布会把事情说清楚。

松田圣子无可无不可,反正确实没这回事,发布会她能坦然开,见了神田正辉,也能坦然说“和近藤那种人没什么可说的”。

除此之外,有个被放在台面上、却没有什么关系的人可以澄清,正好挡住了那天晚上,真正和她约好了要见面的人。

当天晚上蹲守在餐厅外面的记者,一定是听到有风声,特意跟了过去。结果没想到,阴差阳错,近藤真彦也在。

松田圣子乐见其成,胸有成竹。明天的发布会绝对不会说谎。

只不过,要把话说一半而已。

……

隔天一早。

“Matchy,你真的没有做?”

杰尼斯事务所,喜多川玛丽把近藤真彦叫到办公室,又问了一次。

这个问题之前已经确认了好几次,今天上午,松田圣子就要开发布会澄清事实,喜多川玛丽心里还是觉得放不下,又把近藤真彦叫过来,问了一次。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昨天晚上,女儿景子对她抱怨,说:“都是因为Matchy,才招惹来了这么多麻烦。”

歌舞伎座相亲以后,近藤真彦有喜多川玛丽支持,开始主动接近藤岛景子。

他似乎洗心革面,认认真真去和藤岛景子接触,时间久了,甚至让一向讨厌他的藤岛景子,对他的态度也有所和缓。虽然没把他当成可以考虑交往的对象,但至少把他当成个人看待。

结果,刚刚才有点变化,就发生了这件事。

在喜多川玛丽看来,这点小事,即使是真的也无足挂齿,反正只是玩玩而已。藤岛景子却觉得颜面受损,对近藤真彦刚和缓了的态度,又紧了起来。

真想把这家伙给甩得远远的……要不是碍着母亲的想法,她真想接受周刊采访,说和近藤真彦绝无婚约一事。

她处心积虑,想打消母亲的念头。

但是,喜多川玛丽心里,只要近藤真彦对她们母女两个忠实,那么这点小事不算什么,至多把他叫过去训斥一顿。

藤岛景子看透,要想让母亲打消这个想法,只能在“忠实”这件事上下功夫。

“Matchy就算真的做了,我现在和他没有交往,也无话可说。”昨天晚上,藤岛景子改变策略,和喜多川玛丽如此说道。

“但是,如果他为了讨好我,做了却要说没有做,把事情推得一干二净,这样的人,不配当个男子汉,我也不会和这样的人结婚。”

这一席话,喜多川玛丽也觉得有道理。第二天,又把近藤真彦叫过来问了一次。

近藤真彦撒了不少谎,但唯有跟松田圣子这件事上,可以拍胸脯保证,绝对没有任何事发生——尽管他确实带着某些想法过去搭讪,分别的时候还跟松田圣子说“下次一起吃饭”。

但没有发生过的,就不能算进去。

“绝对没有,玛丽桑。”近藤真彦一脸真诚。

他心里有底,在这件事上底气足,说的话也格外硬气,“我向您发誓,绝对没有。”

话说到这儿,感觉到一个绝佳的表忠心的时机来到,又说:“请您相信我,我绝不会背叛您!”

“那就好。”

喜多川玛丽感觉到他话里话外的真诚,打消疑虑。刚才的威严散去,冲他满意地笑了笑,“我知道,只有Matchy你,是绝对不会背叛我,绝对忠诚的。”

就说景子那孩子多虑了。Matchy虽然有些缺点,但绝不会背叛她们母女。

“绝对如此!”他发誓。

相邻推荐:秦汉漫威之怪物猎人大世界原始部落大冒险十万个氪金的理由宠你不后悔我有一棵神话树致富从1998开始从今天开始不当魔头九天剑主第一赘婿